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 > 35.动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35.动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气功被骂,脸上都有些挂不住,缓缓的放下已经举起的法杖,他们举起法杖的时候,光头亮眼睛一亮就想潜行,南明赶紧说道:“别动,鸭子的冰箱还没使用,他们不可能现在放出大招的”。

    看到气功无力的放下法杖,光头亮不禁有些佩服眼前这个玩家,到现在,南明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字:机智。

    已经准备好冰箱技能,余光看到气功举起的法杖发下,会飞的鸭子眼里那丝期待消失的无影无踪,转眼被不甘代替。这些人毕竟不是一般的玩家,没那么容易对付。

    当剑侍提着大剑带着寒风突到鸭子面前的时候,鸭子无奈的开启了冰箱技能,整个人在原地被冻成一个晶莹的冰雕,剑侍以极快的速度围绕着鸭子砍出九刀,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反而给鸭子回复了一些血量,只是现在这些血量已经可有可无。

    回到正常状态,鸭子没有立刻认命,反而躲开剩下那个豪杰的一击,顺便含怒给了他一个火弹,这才闭着眼睛开启金刚罩,双脚稳稳踩在地上,标准的马步,有力的双手微微张开,紧紧的托着金huáng sè的罩子。

    看到面露戏谑,提着bǐ shǒu缓缓走来的井上菊花,会飞的鸭子吐了一口痰,轻蔑的说道:“渣渣一群,欺我势单力薄,单挑你们谁能在我手里走过几招?就连以人数取胜,也照样被我屠掉一个,我复活后会打造自己的势力,终有一天会让你们肝胆俱丧”。

    也许是被戳到痛处,井上菊花面色阴沉的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像疯狗一样冲向犹如战神一样托着自己尊严的鸭子。

    井上菊花队伍里的气功此时收到命令也做好了大招的准备,只等菊花的割喉将敌人固定。

    “动手”,南明说话的同时,光头亮已经进入潜伏状态,缓缓的朝距离近的那个气功摸去,周围的玩家看到这么精彩的战斗,要么在欢呼,要么在低声讨论,也有一些开始为鸭子打抱不平,只是没有实际的行动,就嘴里迸出一些不雅的词语,不停的朝着井上队伍的那些人招呼,谁也没有发现一个玩家突然消失。

    剩下的那个豪杰一斧头砍在鸭子背上的时候,井上菊花的bǐ shǒu也呼啸而来,面对对手的进攻,鸭子没有丝毫的动作,坚挺的撑着自己的罩子。

    以为鸭子会躲避,井上菊花刺下去的时候故意朝脖子旁边移动一些位置,刺完后发现鸭子并没有叼他,感到自己和小丑一般的菊花几乎是贴着鸭子耳朵吼道:“以后我遇到你一次,带人弄死你一次,你这个可恶的东西”。

    虽然经过自己的“精心”计算,并没有打出眩晕的效果,但是配合着豪杰的背部打击,必定出现的虚弱标志从鸭子头上冒了出来,同一时间,罩子也像被子弹击中的镜子一样,从顶端开始崩塌,呼啦啦碎了一地。

    现在鸭子没有罩子,没有技能,处于虚弱状态,井上队伍里的两个气功进入蓄气状态。

    就在他两带着笑容的时候,旁边突然闪过一阵冷光,光头亮的割喉技能准确的击中近处气功的喉咙,-477数字飘起的同时,这个气功也进入眩晕状态,大招马上就被打破。

    早已蓄气完毕的南明照着气功的脑袋丢出混元球,快速激活混元球的二段属性,一明一暗,一前一后,两个带着bào zhà伤害的球呼啸着飞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耽搁,南明看都没看那个气功一眼,开启bīng huǒ影第一段做了一个快速短距离的位移,接上后翻滚,人已经快速逼近另外一个气功。

    光头亮打出眩晕后没有继续输出,转而在另一个气功脚下丢了一个烟幕弹,眼里寒光一闪,用分身术突到气功面门,释放了意外得到的特殊技能--刺心。

    刺心:以迅雷般的速度锁定目标的心脏,并且快速出手,目标若是被该技能打中,马上会进入倒地状态,在一定时间内进入失控状态,并且受到的伤害额外提升百分之二十。

    “砰”,没有火种的叠加,没有暴击,但是南明准确的打出致命一击,满血的气功头上冒出一个骇人的数字:-4773

    秒杀!另一个气功还没反应过来,惊骇的发现自己不但倒在地上,处于失明的状态,而且还是让人无语的失控状态。

    本来想袭击仙术士的南明,猛然发现另一个气功倒在地上毫无反抗的被光头亮拿着bǐ shǒu切割,心里一喜。

    还担心第二个气功被仙术士救活,看来光头亮有特殊的技能,不然也不会打出这种效果,调整位置,南明已经冲到倒地气功的面前,期间一个火弹已经准确发射,本来距离就不是太远,加上南明早就有了足够的准备。

    在乾坤挪移亮起的刹那间,倒地气功已经被抓在自己手里,他的地下不但有冰龙吟的减速效果,更是有伤害吓人的火苗不停的烤着,南明几乎是释放乾坤挪移的时候就扔出了冰龙吟和末日焦土。

    刚感到自己脱离失控状态的气功,还没来得及释放保命技能,已经悲催的发现自己又被人控住,想先躲闪一下的光头亮发现暗夜狂乱竟然这么短的时间抓住最准确的位置,并且连续准确释放两个伤害技能,心里满是惊骇。

    虽然惊骇,也知道现在这点时间非常宝贵,当下对着被抓住的气功就是一通乱捅,也许这小子有特殊嗜好,下手的位置竟然不是伤害最高的上身,而是伤害一般的菊部。

    短暂的时间,火弹,冰龙吟,末日焦土的两层火种,气功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经是四层火种,而且光头亮持续输出达到可观的地步,已经打出持续出血的效果。

    南明现在伤害本来就高,加上光头亮的输出,脆皮的气功已经只剩下少许的血量,惊讶一个气功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挂掉两个仙术士在短暂的呆滞后也恢复正常,看到另一个气功也只剩血条,当下两个加血技能就扔了过来。

    南明快速的在语音里说道:“你试过用乌龙调戏对手没有,我让你看看”,说完后仅仅盯着急速飞来的两道绿光,在仙术士技能到达的前一刻,南明抢先一步丢出火弹。

    悲催的气功所剩不多的血量直接见底,眨眼化作一道白光回去读秒。

    带着丝丝绿光的两个小球突然失去目标,在死去气功的尸体上盘旋一下,无奈的往回飞去,落到两个满血的仙术士身上。

    “哈哈哈,厉害厉害”,光头亮收起原来害羞的样子,豪爽的夸奖起来,心里却已经平静不下来,面前这个玩家已经不能用机智来形容,应该说是强,不,是很强。

    其实刚组成队伍的时候,看到对方id叫暗夜狂乱,虽然光头亮有些敬佩,也没上升到现在的高度,毕竟自己有了特殊的技能,刷过月影坟地的单人副本,也仅仅是在他们上榜后三个小时而已,对于自己,还是比较的自信。

    看到南明秒杀第一个气功那可怕的伤害,光头亮已经重视起南明,看了南明后面乌龙的表演后,光头亮已经把南明划分为顶尖选手的行列。

    乌龙这个词不是在梦幻兴起,很早网游就由于这种说法,大体上就是让某些有轨迹的技能落空,在接近目标的时候目标突然消失,依照设定要么消失,要么重新回到释放者的身上,把释放者当成目标。

    一般在看不起对手的情况下才这么做,带有很明显的嘲讽,鄙视的意思。

    想想也是,施法者一般都是安全的状态,而这样的技能一般都用来救治自己的队友,要是治疗前自己的队友死掉,那么反过来就会治疗满血的自己,这简直是**裸的打脸。

    想要做到这样的玩家,不但要对释放的技能有准确的认知,对时间的把握也到了苛刻的地步,当然,远超常人的反应那也是不可缺少的因素。

    气功被秒的时候,井上菊花的队伍里出现一条提示:玩家暗夜狂乱对你们发动攻击,你们可以反击而不用受到惩罚。

    接着又来一条提示:队伍中玩家井上xx被玩家暗夜狂乱击杀。

    还在震惊中,提示再来:队伍中国玩家井上oo被玩家暗夜狂乱击杀。

    “八嘎,你们都是吃屎的吗,暗夜狂乱,又是暗夜狂乱,我一定要杀了你,豪杰靠近仙术士,剑侍在旁边掩护,仙术士注意我的状态,虽然主要加血技能被人给耍了,你们其他增益技能也要留着给我”,井上菊花加快对鸭子的输出,粗暴的下达了命令。

    想象中的催命混元球并没有飞来,会飞的鸭子瞅了一眼对方的气功,刚好看到那个可怕的数字,心里满是震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伤害,稍微一想,会飞的鸭子就知道了大概。

    那个神秘的气功肯定用强化丹加过混元球,武器至少是加三以上,乾坤牌子肯定偏重攻击。

    看到另一个气功也跟着倒下,会飞的鸭子由震惊转为狂喜状态,这两人看来是打算帮助自己,既然不用掉级,也不用抱装备,那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令人激动?

    打了鸡血的鸭子少了致命气功的威胁,马上反击起来,开心的嗑了一瓶药,顶着菊花的输出丢了一个冰龙吟,现在不是别人的靶子,自然用了一直没使用的乾坤挪移,井上菊花反应也算不错,知道现在没了机会,马上离开鸭子的范围,让鸭子的乾坤挪移放了一个空。

    一边注意着剩下人的位置,南明,光头亮,会飞的鸭子三人慢慢聚在一起,虽然还没配合过,可几人都有不错的功底,屠仙术,盯刺客,揍剑侍,宰豪杰。

    没多大功夫,除了被围在中间的井上菊花,其余人全部被免费送到了复活点。

    井上菊花现在没了技能,也知道自己逃不过他们三人的夹击,只能恶狠狠的不停扫视三人,就像被抓住七寸的毒蛇一样,虽然很想咬人,却被人控的无法动弹。

    看到菊花这吃瘪的样子,会飞的鸭子嚣张的说道:“狂啊,小b,你不是很狂么,要爆我的装备,要杀我掉级,你到是来啊,渣渣”。

    南明对井上有着说不出的厌恶,也是打击的说道:“你说你们,身材矮小就矮小了,玩个灵族不好么,短小精悍,非要选择大个头龙族,选了就选了,可是你们选龙族依然和我们选灵族一样大,真特么的丢人,算上这次我可是屠你两次了,你不服气的话就带人来干我”。

    光头亮更是绝,一脸鄙夷的说道:“现实叫井上还嫌弃不丢人啊,游戏也井上开头,不知道你们在这里有没有山口,田边,村下。渡口这样的工会,知道你们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姓氏么”。

    听了光头亮的话,井上菊花满是怨毒的目光,虽然没说话,可是他好像知道些什么,看到南明和会飞的鸭子一脸迷惑的样子,光头亮笑嘻嘻的说道:

    “其实原来他们不这样姓的,那段时间,他们全部变得丧心病狂,总觉得自己这条小小的蛇能吞下大象,人少瘦弱还到处发动战争,缺人实在没有办法,于是少年都被送到战场,一时间男丁少了许多,为了不断后,他们老大下了命令,可以明目张胆的和女孩做那种事情,可以在任何地方做,不但不收惩罚,还有奖励”。

    “于是,在井上,田边,山口,树下这些地方就出现了许多不堪入目的画面,那些出生的小孩根本不知道谁是自己的老爸,更不知道自己有几个老爸,于是取名字的时候就以他们还是液体时所在的位置作为了自己的姓氏”。

    一口气讲完这些,光头亮饶有兴趣的看着脸色发白的井上菊花,那轻蔑的表情显露无疑。

    南明和会飞的鸭子听了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周围围观的人群也大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少数人则是一副劳资早就知道的表情。

    现在,不但会飞的鸭子是红色的昵称,南明和光头亮也是一片鲜红,那些看热闹的人见识过这几人的凶残后,全都没了那丝侥幸的心里,待几rén dà摇大摆的离开后,也都各自散去。

    去月影的路上,会飞的鸭子一边道谢,一边讲起来这次事件的缘由。

    原来他带自己刚来游戏不久的表妹做杀蛇的任务,运气不错,遇到一条极少出现的大肚蛇,这种蛇被消灭后,一般都会出现蛇蛋,而让人有些不爽的是,这爆出来的东西人人都可以捡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