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216 看破放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16 看破放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了天蒙禅师的话,傅则阳大笑:“老禅师说得十分有道理,我深表认同,就是嘛,大家各修各的法,各行各的道,没事总打打杀杀,毁天灭地的,实在不符合道德之士的所为,方才大家都为一念贪嗔所迷,不能自省自制,如今听了老禅师一番话,如同拨云见日!我愿意听从老禅师的劝告,放下!咱们大家一起放下,谢琳杀我徒众将士的仇,我不报了,放下了!于端杀人的仇,我也放下了,不报了,以后只要他们不惹我,我绝不再报复。老禅师,你说,我这么做好不好呢?”

    “阿弥陀佛!”天蒙禅师点头,“傅教主能够悬崖勒马,少造恶业,功德无量!”

    “只是我放下了,他们能放下吗?”傅则阳站在宫殿前面,往谢山、叶缤等人身上一划拉,最后又落在床上昏迷的谢琳和于端身上,“老禅师,你能否保证,让他们也放下?从此以后,一天云彩就都散了,所有仇怨一笔勾销,他们不再找我报仇,我也不找他们报仇?老禅师,你能以你的道业前途来保证吗?”

    谢山生怕天蒙禅师替他做主答应,抢先喝道:“魔头休要妄想!你毁人道行,斩人慧命,焉能不享此恶果?坏事做尽,一句放下便能完结么?不令你形神俱灭,我绝不成道!”

    他把不消灭傅则阳誓不成道的话又拿出来讲了一遍,先前芬陀大师听了就深觉不妥,这回天蒙禅师听见,更是把雪白的胡子连掂了几掂!

    原来,这谢山昔年曾经是天蒙禅师的师弟,早在千余年前,两人同时修佛,发愿约定,相互扶持,不管另一个人深造不测,甚至中途退心,不再修佛,不管过多少辈子,另一个都要将其接引救渡,重回佛门,同证佛果。

    两人都有仇家,不过天蒙禅师宿慧深厚,能够把持,劈破重重障碍,勇猛精进,谢山却因为过去世有个爱宠"qing?。颍澹睿?,相互爱愈生命,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在一起,被仇家幻化成对方的模样,乱了方寸,为魔法所败。

    自那以后,谢山转修多次,天蒙禅师自己也转世三次,中间去引渡谢山好几回,都阴差阳错,种种因由导致谢山未能重归佛门。

    在四百年前,天蒙禅师已经修证极高境界,世缘基本都已经还完,只剩下一个师弟、一个徒弟这两宗,算计因缘未熟,便在大雪山隐居不出。

    本来谢山这一世缘已成熟,只需要一个时机,天蒙禅师使出佛光普渡的无上神通,便能点亮谢山历世中积修的慧命所养心灯,破除诸生中的种种魔障,导其重归佛门,共登极乐,却不想谢山在这里发下了不消灭傅则阳,绝不成道的誓言!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水平,大多能够言出法随,每一句话,每一个念头,都要能自己掌控,不能乱说乱想,不然就有可能造成极其强烈的后果。傅则阳已经修证魔神之体,与域外的天魔本质误差,旁人避都避不过来,他却要主动招惹!天蒙禅师那颗经过千年打磨,金刚不坏的心脏,恍然有无数神兽奔跑踩过……

    听了谢山的话,傅则阳大笑:“老禅师,看见了吗?不是我不肯放下,是你这师弟不肯放下,为之奈何?”

    谢山有点纳闷地看过来:这魔头怎么说自己是天蒙禅师的师弟?

    天蒙禅师不理他,只跟傅则阳说:“阿弥陀佛!他是昏沉千年,痴迷不醒的凡夫,傅教主确实了悟大道,通达玄机的天人,当有智慧,有神通,伏此恶业。如今双方恶业现前,该当相互仇杀,如同林中禽兽,互相吞啖撕扯,生生世世,轮回不止。不若道友以无上智慧,伏住此业,转恶为善,连诸天龙鬼,菩萨罗汉皆要赞叹道友?!?br />
    傅则阳反问:“你劝我单方面放下是吧?那将来他们再来找我报仇呢?”

    天蒙禅师说:“道友放下了,便在极乐中,他们放不下,便在地狱里,善恶因果,自作自受,教主又何必为此担心?不过道友若实在放不下心,老僧愿意做这个担保,将道友的罪孽皆替你受了,将来他们要找你报仇,全由老僧一力承担,只叫他们来打我杀我好了,道友以为如何?”

    “老禅师!”谢山和叶缤失声叫道,“你怎可如此袒护此魔?”两人不解,鼎鼎大名的天蒙禅师,都说他具有无上降魔大力,本以为他来是出手降魔的,却处处为魔开脱。

    傅则阳摇头:“老禅师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你说的这种作为,乃是佛道,我不愿行之。我跟他们的梁子,既然结下,那便还是由我们自己来解决好了,以我本意,就是要跟他们在这轮回之中,生生世世,永远纠缠下去,老禅师要做的,是给他们讲道理,让他们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往生,而不是来劝我,我又不想跟老禅师共登极乐,禅师把引渡的对象搞错了……”

    严媖姆在一旁打断他:“凭你这魔头也配谈‘往生极乐’四字!禅师,此魔罪大恶极,不容宽恕,禅师虽然慈悲为怀,有意渡他,但其不愿自渡,便是佛陀在世,老君亲临,也无能为力,且由他自取灭亡吧!”

    傅则阳对这老婆子的印象十分不好:“你这老虔婆也配搁我面前说三道四?且不说你教出来那个姜雪君两手染血,造下多少杀业,单你过去修道之时,杀得比她更凶更狠,连我这个大魔头都自叹不如,且看看未来咱们到底是谁自取灭亡?!?br />
    严媖姆大怒将龙头银拐一抬,便打出一连串的乾天太乙无音神雷,她这无音神雷可比姜雪君用来厉害多了,投入阵中,打在自在天宫上面,无声无息,却震得天宫左摇右晃。

    谢山说:“他如今被困在芬陀大师的神阵之内,已经是釜底游鱼,大家不必跟他斗口,只把最厉害的手段使出来,震碎魔宫,然后佛光佛火上下夹攻,令其形神俱灭便是!”说完率先再度和叶缤一起催动心灯,放出数以千计的佛光灯花,他要把这些灯火在阵中结成一朵巨型灯焰,把整个魔宫收进去,摄于神灯之上,再将其逐渐慢慢炼化。

    与此同时,芬陀大师、严媖姆、安字辈高僧,以及后来的诸多高僧剑仙全都纷纷出手,打得自在天宫剧烈震荡,摇摇欲坠。

    傅则阳冷笑,回到偏殿:“谢山!既然如此,我便让你亲眼看着,谢琳这贱婢如何跟人行苟且之事……”他将手一挥,谢琳身上的衣服也都化作飞灰散去。

    “魔头你敢!”谢山目眦欲裂,只见傅则阳挥手放出一片浓浓的青烟,将殿内所有人一股脑裹住,随后光芒一闪,整座宫殿都瞬间消失不见。

    “不好!”天蒙禅师大喝一声,做佛门狮子吼,同时放出一片佛光罩在谢山前面。

    在佛光之中,有一道金色人影,正扑向谢山,两人脸对着脸,鼻尖相去不过半寸。

    谢山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影吓了一跳,立即反应过来,这是老魔傅则阳,急忙催动心灯,傅则阳冷冷一笑,身子左右fēn liè,化作两条人影,各自扑向左边的芬陀大师和右边的严媖姆,这两人也很诧异,不过毕竟是金仙一级的高人,同时施法。

    扑向芬陀大师的那个人影被芬陀大师用妙法曼陀罗禁住,佛火烧成飞回,扑向严媖姆的那个被一道无音神雷将人影拦腰炸成两截,这无音神雷差不多是天底下唯一能够克制血神经的法术,与心灯和血莲萼两件法宝各具妙用。

    傅则阳下半截身子向下坠落,上半截身子跳跃闪动,折转扑入一位中年剑仙的身体里,使这剑仙面露诡笑,募地全身爆开,化作万点血雨向四周乱打。

    众多高人反应也是极快,尸体刚刚炸碎,便有天蒙禅师的佛光罩落,血雨在佛光之中俱被凝固,化作飞烟,严媖姆和芬陀大师的攻击双双打来,谢山和叶缤的心灯火花也紧随着追到。傅则阳又扑入一个人的身体,他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秒,立即再度将尸体崩裂,然后离开,这时天蒙禅师放出大须弥神光障,如山岳般的金色佛光将所有人全部罩住。

    天蒙、芬陀、媖姆,三人联手,傅则阳跟他们硬刚必然要一败涂地,破局的关键还在谢山身上,方才傅则阳就是利用了他对自己的仇恨,极度渴望杀死自己的神念瞬间飙升到临界点,通过魔神感应,由他拖拽出了芬陀大师的妙法雷音阵。

    他晃身弹开,闪电般飞到万米之外的高空,仍然是半截身子的状态,他略扭了扭腰,元气喷吐,金光闪烁,下半截身子快速重生出来,这也就是他突破了第十层,不然的话挨上一记媖姆神雷,当时便要元气大伤,连跑都难。

    顷刻间,全身复原,他竖起右手,十指尖喷涌出屡屡青烟,结成一个不断翻涌的烟球:“谢山,你的女儿就在这里,还有于端那小子,我先带走了,将来等他们给你剩下孙儿,我再让他们回来省亲……”

    谢山和叶缤不顾一切地追上来,傅则阳掉头就跑,紧随三人之后,还有芬陀神尼发出来的须弥金刚手和严媖姆一连串的无音神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