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210 光明神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10 光明神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仙都二女见向来坚强的母亲哭了,也都吓坏了,一左一右跪着拥抱着母亲,也都哭道:“母亲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哪怕是去刀山火海,女儿也绝不退缩?!?br />
    崔芜拉着二女来到后屋,这里地面上铺着条八卦图案的毯子,拉二女到毯子上面:“光明教主潜伏在侧,那老魔老奸巨猾,精于算计,听你们所说情形,在武夷山你义父那里时候,他绝不会发现不了你们的行踪。他是故意放你俩跑回来,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此刻或许就潜藏在侧。我是斗不过他,只能在这里尽快拖延时间,你们俩赶快出去求援?!?br />
    二女惊讶道:“义父出游,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我们往哪里去,向谁求援?”

    崔芜说:“在这里东北有一座天台山,山上有一座法华寺,寺内主持是一位神尼,就是我和你义父过去不止一次说过的芬陀大师,她老人家精修佛法,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你们只要见着她,小命就算保住了,请她老人家出手,我也可得救。你们记得,速度一定要快,不能耽搁,不能停留,不然的话为娘性命不保?!?br />
    谢琳已经乱了方寸,只知答应,谢璎却道:“我俩不认得路径,不若由我们依托谷内阵法托住他们,娘亲你去请芬陀大师来降魔吧?!?br />
    崔芜怒道:“你们这点微末道行,哪里能够拖得住人?且不说还未现身的光明教主,但是外面那位昆仑派的弃徒你们就对付不了!快去快去,再拖延下去,咱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你们两个讨债鬼死了不要紧,我好歹抚养你们一场,也要被你们拖累死了!”

    她不由分说,退出毯子范围,双手掐诀,向那八卦毯一指,毯上迸起八卦行的金光,炸起以后,将仙都二女卷住,化作一条筒状金光,透窗飞出,直往北方电射而去了。

    送走了二女,崔芜怔了怔神,听见谷口雷声越发猛烈,赶忙起身,将法宝等应用之物全都检查了一遍,然后二次出来见阴素棠。

    锦春谷的防护仙阵已经被阴素棠轰得七零八落,谷口一片狼藉。

    崔芜到谷口跟阴素棠说:“我的女儿是绝不能交给你们的,正所谓子不教,母之过,她们做错了事都由我来承担,你们要杀要刮,只管冲我来吧!”

    “说得好!”阴素棠刚要说话,忽然后方大放光明,回头看时,只见空中闪现出一片耀眼的金光,傅则阳在光云里现身,左右各站着一个好几丈高的光明天神,手里都用光明锁拎着一个人。左边的天神拎着个少年,是先前在武夷山捉住的于端,右边天神拎着个女孩,仙都二女长得一模一样的,阴素棠尚未分辨得是哪个,崔芜却一眼认出是谢璎。

    见着女儿被个顶天立地的金甲天神拎着,也用绳子穿了琵琶骨,血染衣襟,手足反绑倒吊着,似条奄奄一息的金鱼,见着崔芜,满怀痛苦地叫了声:“娘?!?br />
    这一声“娘”把崔芜的心都要叫的碎了,她浑身剧颤:“怎……怎么会……”

    傅则阳笑道:“我看你把两个孩子用个毯子送出来,就随手捞了一个,这个应该是老大,嗯,长得虽然一模一样,气质却不同?!?br />
    “你……”崔芜自从被丈夫负心背叛以来,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这么无力过,她有一种立即扑过去把女儿救回来的冲动,但是她不能,理智告诉她必须克制,还有一线希望?;づ皇苌撕?,她跟傅则阳说,“您是鼎鼎大名的天运神君,至乐神王,何必跟两个小孩子一般见识?量她俩微末道行,您随便伸伸手指就碾死了,这样大张旗鼓亲自出手对付两个小女孩,岂不是要被天下同道耻笑?”

    傅则阳摇头:“她们两个当然不值得我出手,但她俩背后的家大人可一个比一个厉害,我若不出亲自走这一趟,我的手下可就要接二连三被你们欺负?!?br />
    崔芜说:“您……您自诩玄门正宗,得三丰真人的道统传承,总……”

    “我可没有自诩玄门正宗?!备翟蜓舸蚨纤幕?,“我是光明神教教主,魔道双修,当年跟恩师学道也是郊外别传,并非是道门一路?!?br />
    崔芜没招了:“那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傅则阳笑了,伸手在谢璎粉嫩的脸上捏了一把:“我名下有洞府、神宫好几处,宫殿楼阁千间万间,数也数不过来,却是屋里冷清缺人,正好我的血神经xiū liàn到了瓶颈,需要借助外力,本要借助血神子的,因我教下一个护教法王的脸面,不好去找他。根据经中教法,倒是另有一路男女合炼,阴阳匹配的法门。我打算广建后宫,为天下的美貌女孩广开通往大道之门,因此,我打算把她带回宫中,与我合修血神dà fǎ?!?br />
    崔芜听了这番话眉头一跳:“她还是个孩子……”

    “什么孩子!”傅则阳不满,又在谢璎脸上抹了一下,“她现在怎么也得有三十多岁了吧?只是被你给养废了,好好的孩子,发育不良,不过还好,我有办法让她尽快成长,饮了我的精血,再施法用功,不过是三五日,就能长成一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你莫要这样愁眉苦脸,我先给自己定下了个小目标,先收一万女子入宫,分作九等。像这样的小女孩刚进宫,只能做个小答应,现在提前入宫,我直接封她做光明神妃,岂不是好?”

    谢璎被她连捏了两下脸,想要开口喝骂,又不敢,只能扭头躲闪,但哪里躲得开,心里委屈,再加上身上剧痛,眼泪又无声无息地狂涌出来。

    崔芜见了心如刀割,暗道这天运老魔果然又贪又狠,别的魔头不过纳上三五个妻妾,弄些丫鬟仆人,也就二三十人,这老魔竟然要弄一万女子,还是个小目标!一想到自己跟花儿一般的女儿要被这老魔糟蹋蹂躏,她就心如刀割,恨不能一??彻?,但是打是打不过的,女儿又在人家手里,如何处置都在人家一念之间。

    “神君!”崔芜上前几步,眼含热泪,缓缓双膝跪道,“神君大人,她不过是个身子还未长成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好意思顽的?方才我说子不教,母之过,她们做了什么坏事,后果都由我们当父母的承担,你若是在想要……我愿意跟她交换,从此进入魔宫,去伺候神君!万望神君瞧着我这点爱子之心,成全了我吧!”说完双手撑地,向下磕头。

    傅则阳被她这番作为感动,叹息道:“你这又是何必呢?跟我走,对她对你都未必是坏事,像她们这种讨债鬼,只能累你堕劫,要是没有她们,今天你焉能有这场劫数?况且她们俩被你常年养在谷中,不见外人,三十多年了,还幼稚任性跟十来岁的小孩子一样,遇到我,帮她们快快长大,正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应该高兴才是?!?br />
    崔芜泪流满脸:“她们两个是我命里的孽障,还请神君成全!”说完连连磕头不止。

    看到母亲这般,谢璎大声哭喊:“你不要碰我母亲,你要怎么对我都随你!”

    傅则阳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许闹!大人谈判,哪有你说话的份?再闹我可要让你说不出话了?!备翟蜓舸涌罩蟹山?,落在崔芜的面前,让崔芜抬起头,托着崔芜的下巴仔细打量,“嗯,不错,还不错,你虽然常年孀居,清冷如灰,但姿色还不错……”

    崔芜一来是故意要诱他靠近,二来也是被他这样动手动脚气得几乎炸飞,把银牙一咬,双手向上猛推,将一对随身祭炼多年的碧蜈钩给放出来,两道碧绿色的钩影,带着凛冽的寒光,如一对青蛇般螺旋缠绕而起,将傅则阳绞在里面,光影交错,切割碎烂!

    这一下变生不测,阴素棠喝道:“大胆!”急忙放出磐龙剑去,傅则阳已经被绞碎,崔芜分出一柄碧蜈钩去抵住磐龙剑,左手驾驭另一柄腾空飞起,人在半空,袖中飞出一只笑筝,迎风便涨,劈手弹去,急弦放出刺耳的炸音,两个光明天神瞬间被炸散成两团金光。

    “孩儿莫怕,娘亲来救你了!”崔芜飞向谢璎,想要将她接住,怎奈神魔身体虽然被炸碎,却并不曾消散,两团金光各自裹着两个俘虏,急速上升,崔芜急追紧赶,只是总差了丈许远。

    那两个天神在上升途中重新幻化,凝聚形体,各自执一把霹雳神枪向下打来,同时阴素棠也御剑从下方紧急追上,磐龙剑和霹雳枪上下夹击。

    崔芜二话不说,又把五星神钺给祭起来,五点星光围绕着个金色半月,旋飞起来,只一下就把左边天神的脑袋给砍下来。她这宝贝是古仙人遗宝,能斩人元神,神魔受了重创,虽然未死,却也抓不住谢璎,任由她从空中坠落下来。

    崔芜赶忙飞去要把谢璎接住,堪堪到了一丈之内,募地面前金光一闪,傅则阳重新出现,抢先一步把捆着谢璎的光明锁抓住。

    崔芜料想方才那一下触不及防,将傅则阳斩碎,虽然想到不能杀死,但也能令他元气大伤,这会即便重塑身躯,也会大不如前,她将银牙一咬,把两口碧蜈钩、一件五星神钺全部打过来,同时双手狂拨洞灵筝,使劲浑身解数要把傅则阳再次打碎,好把女儿抢回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