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208 呼名开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8 呼名开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傅则阳收了军魂,径直赶奔千石帆潮音小筑,到了这里,只见洞门前云遮雾绕,一片青烟,静悄悄地,两个鸟叫声都没有。

    傅则阳大踏步往洞门口走,才行了不到三米,忽然间风起云涌,四面八方尽是惨淡阴煞,连脚下也虚幻起来,便走滔滔大海,傅则阳一脚踏空,竟似要坠落海中。

    傅则阳哪怕不御剑,不腾云,一样能够凌空虚度,但此时下方的大海有无穷的吸力,将要把他向下扯入万丈深渊。

    此是颠倒五行类的阵法,道家本有五行攒簇颠倒用的理念。所谓五行正用,是金生水、木生火,但修行时候,于水中采金虎,于火中取木龙,是为逆用五行。

    这仙阵正是于此法之中衍化出来,水能生金,火能生木,金反克火,水反克土,寻常剑仙进来,按照正用的方法去抵御甚至破阵,就会受到当头一击,死无葬身之地。

    偏生对方手段高明,阵内五行能逆用,亦能正用,反复生克千变万化,破阵者如果不能超脱这个境界,正用也错,逆用也错,而且上下东西南北方向全是错乱,想跑也跑不掉。

    傅则阳就是跳脱这个境界的人,他直接使出血影化身,全身化作一道朦胧的金色人影,挣脱了下方的吸力,先闪电般掠向左侧,再忽而向右,瞬息之间将十方走遍,将阵内运作的五行精气强行镇住,再回来恢复本来面目。

    周围的雾气如被艳阳照射,迅速退散消失。

    傅则阳仍然站在原地,前方是清幽古洞,苍藤垂壁疏,绿苔铺阶满,甚是清静怡人。

    在离他三丈之外的一株松树底下,阴素棠盘膝而坐,她浑身汗湿,双目紧闭,皱眉抿嘴,满脸紧张,双手掐诀,驾驭那口磐龙?;飞砺曳?,仿佛有数不尽的敌人不断扑至,时而连喷真气,变换剑诀,如同陷入了万分紧急之境。

    仙阵虽然被傅则阳镇压,但幻象还在,阴素棠心性修为不够,她也是旁门心性,虽然xiū liàn昆仑派玄门正宗心法,但心性未能磨练纯熟,依然摆脱不了这类幻术。

    傅则阳抬手放出一道金光,迎面照去,打在阴素棠脸上,阴素棠身子一震,所有幻象全部消失,她睁开眼睛,见着傅则阳,再看周围的古洞青松,赶忙起身参见教主:“属下道力浅薄,陷入敌人阵中而不能自拔,又未能护住众军,致使损折严重,请教主责罚!”

    光明神教有规矩,像他们这种到凡间辅佐君王带兵征战的,手下士兵若是被敌人异人杀伤,他们都有责任,以防止这些人怠惰,不过凡人将士的死活。

    傅则阳摆了摆手:“五雷神锋非同小可,你能护住大部分将士,已经尽力了。功过暂且不提,回头再说?!彼恢付疵?,“这里应该是散仙谢山的洞府?!?br />
    阴素棠惭愧道:“这谢山到底是何人,我孤陋寡闻过去竟然没有听说过。先前我追踪那个蓝衣小狗来到这里,听他跟里面两个小女孩说话,正是先前动杀咱们士兵的两人。我问他们家大人,他们只报出谢山和岳韫的名号,又对我冷嘲热讽,我要破禁冲进去将那三个小狗擒住带回,用他们的狗命祭奠惨死战士们的在天之灵,却被他们发动阵法困在这里?!?br />
    傅则阳站在古洞门前,朗声说:“出来吧,还能在里面躲一辈子吗?”

    洞内悄无声息。

    傅则阳又说:“都是仙家子弟,谢山和岳韫没教过你们,修仙第一品格,首先要学会有担当吗?做了事不敢承担,这种心态,如何能在仙道上披荆斩棘,勇往直前?既然杀了我的人,就乖乖出来,以命抵命,我也不想以大欺小,只将你们的首级祭奠已故军魂,仍然由你们的魂魄去转世投胎,不过十几年功夫,又能转世重来了?!?br />
    洞内三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小声商量:“完了完了,父亲留在外面的护洞仙阵被那人给破了!他们就要打进来了!”

    于端说:“我听阴素棠喊那人教主,莫不就是天运老魔?原来他长这个样子……”

    谢琳埋怨道:“都怪你,自己没用,把那阴素棠给引到这里来了,单她一个还好,现在又来一个天运老魔,父亲又不在家,我们怎么办?”

    谢璎说:“于道友也是好意帮咱们报仇出气,何苦这样说他?咱们现在要做的,是想尽办法拖延时间,等父亲回来就好了?!?br />
    谢琳冷哼一声:“父亲什么时候回来谁能知道呢?你还护着他,我们何时要他帮忙报仇了?是他自己上赶着去,走的时候夸下???,说什么他有师传的镇洞之宝,用来对付白骨神魔的,却这般没用,连宝物都失了……”

    于端被她说得满脸涨红:“不错!是我没用,本是好意帮人报仇,却落得这般下场,我师兄死了,师父给的法宝也丢了。我是没脸再见师父了,必要以死谢罪的,横竖也是死,我……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出去让那老魔把我杀了便完了事了!”

    他说完快步往外走,谢璎赶忙拉住他:“于道友,切莫如此!咱们之所以落到如此地步,都是外面的魔头所害,你是帮我们的,小妹心存感激,容图后报。现在这里只咱们三个,千万不可再起内讧。这洞内亦有父亲留下的迷踪阵图,各处都是安置好的,只是没有启动,等我去寻宝物,将阵法启动,虽不及外面的阵法厉害,但胜在专能迷踪匿影,必然能将那老魔困住,咱们只要把他迷惑住,趁机逃出去,往仙都山去找母亲便安全了?!?br />
    于端见谢璎说得言辞恳切,又把心软了,胸口里热乎乎的:“妹妹放心,今天就算拼了这条性命,我也必然将那老魔挡住,拖延足够的时间,让二位妹妹逃出去?!?br />
    他们说的这些话,外有仙法炼制的洞门屏蔽,内有阵法遮掩,却依然被傅则阳听了个真切。他淡淡地活:“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就算你师父在这,能拦得住我么?”

    三人见他竟然能够听见自己说话声,吓得齐齐打个哆嗦,方才的讨论全都败露,震惊过后,沮丧至极,不过也无可奈何,眼前只有这一条路,谢璎悄悄打了个手势,拉起妹妹跑去后洞启动阵法。

    于端却没有跟两人一起去,而是挺起胸膛,大声说:“我知道你是天运老魔!我不怕你,我今日虽然难免一死,但福泽深厚,尚有后报,似你这等大魔头,虽然能够得意一时,却终究难免天堑劫数!”

    “放肆!”阴素棠大声喝道劈手放出磐龙剑斩向洞门,那两块门扇也不知是用什么石头制成的,又附着仙法,暗金色的剑光切在上面,激起五色豪芒,剑锋被反弹起来,竟然不能损伤其分毫,阴素棠大吃一惊。

    傅则阳说:“谢山是数世积修之人,细算起来,几辈子加起来也快有一千五百年了,原是佛门中人,今生只修术,亦有极高的造诣。这门能够调取山河大地的气脉形成防护神光,阵眼在里面,布置得十分巧妙。你若这样不??成习肴?,或许有破开的可能?!?br />
    阴素棠满脸惭愧:“属下无能……”

    傅则阳笑道:“并非是你无能,是他太厉害,这世界上能够砍破这门的人也为数不多,我要强行破禁,除非弄得山峰地裂,不然也得费上一番手脚,不过倒也不用那么费力,我直接让人从里面打开即可?!彼蛎爬锘降?,“傻小子,把门给我打开!”

    于端在里面听他命令自己开门,吃惊之余觉得好笑,心说这老魔异想天开,竟然教我主动给他打开洞门,莫不是失心疯了?转念一想,我为什么不能把门打开呢?似他说的,修道之人要承担之心,我作为男儿,更应该有这种勇气,我犯了师父的规矩,又弄丢了师父的镇洞之宝,反正烂命一条,若不出去跟那老魔拼了,哪怕死了,也不堕恩师的威名!

    他受了傅则阳魔法隔空暗制,胸中涌起倍增,大义凛然,脑袋发热,促使他要去做一件十分伟大的事,那就是去以弱击强,跟傅老魔拼命,虽然输得面极大,但自己身上还有师父早先赐下的三枚海风逐浪锥,冷不防给他一下子,万一能胜,非但师父会嘉奖自己,天下同道俱都高看,谢家姊妹日后也能诚心结交,岂不是好?

    想到这里,他整理好衣裳,转动墙壁上的八卦转盘,将洞门缓缓启动,走了出来。

    阴素棠看着这少年雄赳赳、气昂昂地从洞内走出来,用手指着傅则阳:“老魔,小爷出来了!你可敢跟小爷斗剑么?”

    “大胆!”阴素棠自然不能让傅则阳出手,抢先喝骂放出飞剑,“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崽子敢这样口出狂言,我必枭你首级为我将士报仇!”

    磐龙剑所化暗金剑光飞至半路被傅则阳抬手抓?。骸八还惶跣∶?,杀了他能抵得过我们那么多将士吗?这件事不能在他们这三个小朋友身上止步?!彼懦鲆恢淮罅μ焐?,便是昔日从一灯上人那里得来的大力神魔所化,“将他拿了,穿透琵琶骨吊在空中,等他师父来救,咱们再跟他师父说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