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204 孙侗于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4 孙侗于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谢璎和谢琳各自喷出一颗冰魄神珠,驾驭狂风,在距离地面四五米高的地方向前飞。

    冰魄神珠悬在二女前方,不住旋转,绽放出蓝紫色的光润,下面的士兵被这一圈圈如水般的光润照到,顷刻间全部冻僵,继而断绝生机!

    白元清不断催马急行,在马上回身掐诀御??聪蚨?,这次仙都二女有了防备,每次飞??垂サ氖焙?,都被她们用宝珠抵住,只耽误了些许行进的速度。

    白元清在马上大吼:“放箭!全部给我放箭!射这两个小娘皮!”

    他手下有千余士兵,走在前面的被冻住,后面还有数百,先见前方人喊马嘶,狂风卷起,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会见两个女孩裹在狂风里面凭空飞来,又听着千户下令放箭,都认作二女是chī rén的妖精,纷纷张弓搭箭,向风中射去。

    湘军原本只有五万,全都是百里挑一,被养练出来的精锐,打下jiāng zhè mǐn北一代以后,扩军招收了不少,但白元清所率领的先锋队伍依旧全是从湖南带来的老人,每一个都力大无穷,可以赤手空拳格虎裂豹。

    他们马上带着的都是用百炼精钢和蛟筋制成五石铁胎弓,搭上狼牙铁箭,数百人同时发射,而且都用的是连珠箭,有水平差些的三星连珠,厉害点的五星连珠,最强的能做到九星连珠,还有同时射出三五支箭的。

    狼牙铁箭蕴含着极强的能量,强行穿透扭曲的狂风,密密麻麻射向二女。

    二女过去也被人用箭射过,记忆中最差的就是一个凡人猎户的弓箭,木头做的弓,箭也是木头杆的,只能欺负可爱的小白兔,被她们聚风一吹,就不知道刮到哪里去了。

    比较厉害的是浙江五雷观妖人用的飞箭,发出时后面拖着绿色的阴火,嗷嗷尖叫着能够自动追着自己飞,很烦,不过被父亲给的太白辛金剑煞一砍便成两截。

    今天他们遇到的这些箭矢比不上妖人的鬼火飞箭,但是数量太多,瞬息间两三千支铁箭像炸了窝的封群一样劈头盖脸倾泻过来,让她俩有些手足无措。

    二人同时掐诀,喷吐精气,向那可冰魄宝珠一指,珠子加速转动,迸射出更加耀眼凛冽的寒光。虽然是双胞胎的姊妹,几乎同时出生,但谢璎是长姐,性情比较稳重,见飞箭来的厉害,施法的同时也飞速向后退。

    谢琳却向来自大惯了,不把凡人放在眼里,操纵神珠上下乱打,狼牙铁箭只要触碰到宝珠的实体就会碎成铁渣,哪怕靠的太近,也会变糟变脆,再被风一吹便断成几截。

    她催得宝珠舞成一片光幕护住前方,到底飞箭太多,一蓬箭雨过后,小腿、左肩、右脚等处纷纷中箭,连头皮都被一支箭刮过,发髻破碎,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淌。

    仙都二女自从懂事起,就被崔芜和谢山两个人宠着,哪怕有时候调皮不听话,崔芜相管,她们只要跟谢山撒撒娇,卖卖萌,再大的事故也都能过去了。后来又有个叶缤姑姑,常来常遇,比崔芜对他们还要,每次见着都送给她们一些小礼物。

    娇生惯养之下,又极少见到外人,二女别说**上的痛苦,连精神上的些许委屈都没受过。谢琳身上纷纷中箭,痛得惨叫一声,从空中跌下来,昏死过去。

    谢璎扑来抱起妹妹,再急忙蹬地飞起,背后又撒来第二蓬箭,虽有冰魄神珠?;?,仍然被两支箭分别插在右肩胛骨和左肋下,落荒逃走。

    谢璎感觉伤口越来越疼,简直痛不欲生,咬牙苦撑飞回武夷山千石帆潮音小筑。

    正值谢山不在家,她俩前几天来的时候,谢山就提前走了,往南海去找叶缤,祭炼前不久才重新得到,过去生中所用的至宝散花檠。

    谢璎抱着妹妹进入洞中,带着空荡荡的洞府里面,忍不住痛哭流涕。

    她寻思母亲崔芜在锦春谷坐死关,别说见不着,就算能见着现在也不能打扰,不然一旦坐关失败,便有大概率走火入魔,即使不入,未来天劫也绝过不去。

    父亲谢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两人都没有什么弟子门徒,除了他们以外,只知道母亲崔芜有两个儿子,一个投身光明魔教做了什么神音使者,一个跑去小南极跟一个叫乌鱼王的魔头共创海外魔教,再有叶姑姑远在南海,只知道有个地名叫金钟岛,距离这里不下百万余里,大海茫茫,去哪找去?

    她大哭了一阵,知道得把箭先取出来,但那箭前端具有狼牙倒钩,已经深入肉中,轻轻一拽便疼的浑身发颤。

    正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外面有人来拜访:“西湖超山唐梅坞玉洞真人门下孙侗、于端,求见谢真人?!?br />
    谢璎没听过他们的名号,不知是敌是友,装着胆子在洞门前问答了几句,才知道是那玉洞真人岳韫是连山大师的记名弟子,她听过连山大师的名号,知道是好人,跟父亲也有偌大的渊源,于是就打开禁制,让两人进来了。

    孙侗于端进来一看,见着二女身上中箭,血染衣裳,榻上躺着的那个更是已经开始发起高烧,说起胡话来了。得知是谢山真人的女儿,双双肃然起敬,谢璎想他俩求救,两人自然义不容辞,加了十二万分的小心,先把狼牙箭给取出来,然后取出师父岳韫所传灵药,给二女内服外敷,救治周全。

    两人纳闷:“谢真人那么高的道行,如何会让二位贤妹受人如此欺负呢?”

    谢璎哭着把事情的经过讲诉了一遍:“我听恩母说过,凡是打着这种旗号的军队,都是光明魔教的信徒,那魔教专能蛊惑人心,跟红莲魔教一般可恶……”

    孙侗右拳砸进左手心,恨恨地说:“我们知道这个!我师父在太湖也有一处洞府,跟姆大师都是相熟的,她的衣钵传人姜姊姊,前不久在黄山命丧在白骨魔教教主之下,那魔头怕姆大师杀他报仇,竟然连教宗都不要了,投入了光明魔教寻求庇护?!?br />
    经过前面的救治,谢琳已经醒了,这时候问:“那姆大师有杀去光明魔教的老巢,去给姜姊姊报仇了吗?”

    于端摇头:“我师父说过,那光明老魔xiū liàn上古魔教至高无上的**血神经,神通广大,又十分乖巧,懂得趋集避凶,不似别的魔头那样一味逞凶作恶,不是被仇家群起攻之消灭,就是丧命在天劫天诛之下。他出头庇护那鬼娃娃,这事情就非易与呢?!?br />
    谢琳听说严姆不敢去给徒儿报仇,心中生出鄙视,寻思要是自己死了,不管是谁杀了自己,父亲都一定会去杀了那人给自己报仇,什么光明教主,什么白骨魔宗,只要父亲出手,群魔都要灰飞烟灭!就算这次,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等父亲回山,也会替自己报仇,将那光明魔教的信徒全部杀光!

    孙侗和于端也是少年心性,见着谢璎谢琳长得如此精致可爱,生出爱慕之心。

    二人刻意讨好结交:“谢真人八成是出去云游了,十天半个月回来也有可能,十年八年也不稀奇,等他老人家回山,说不定你们那些仇人早都死了。我俩跟随师父学道多年,也算有些手段,这次出来到各地拜见尊长,因光明教的魔军占了江浙,倒出不太平,师父将他的两件镇洞之宝也赐给我们,正好拿来一用。你说那魔军头子也会飞剑之法,我俩去将他杀了,也就不算欺负弱小?!?br />
    “对,就这么办!”孙侗又将左拳砸进右手心,“我师父说,光明魔教意图支持湘王朱镭统一天下,到时候斥道抑佛,唯他独尊,这次魔军南下,应该就是要去打广东,咱们在这里将他们的将领杀了,也免却南边的百姓受此刀兵之苦!”

    两人计议已定,跑下山来来寻湘军的晦气。

    湘军行进速度很快,这回已经掩埋完了战友,再次上路,行出老远,新任命的前锋队伍已经过了这个山区,两人看见大军南北拉扯出老远,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研究了一下,决定直接杀奔中军,帅气最多,队伍装备最好的地方。

    兄弟二人各自身剑合一,化作两道白色长虹,从半山腰上飞掠而下,直往中军扑去。

    阴素棠正在中军坐镇,募地见着两道剑光从天而降,来者不善,急忙将自己的新炼成的磐龙剑放出去,化作一道暗金色的红光迎住两道白虹。

    两条白虹,各有二十余丈,好似两条下山白蟒,阴素棠的暗金剑光长过百丈,如同升空脑海的苍龙。阴素棠原本就是昆仑派的长老,玄门正宗,剑术不似旁门中那般一味追求凌厉必杀,初时平淡无奇,但是随着日积月累,越练威力越大。

    她加入光明神教,做了锐金旗的掌旗左使,这些年来兢兢业业,凡是傅则阳下达的命令,无不不可不扣,甚至超额完成,傅则阳很欢喜,传了她一些广成子天书上的东西,阴素棠勤苦xiū liàn,越发剑术通神,新近用功劳折换了一些太白金精,九天玄铁,炼成了这口磐龙剑,正是剑锋正盛,所向披靡的时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