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203 冰魄神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3 冰魄神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谢璎谢琳,这姊妹俩在过去世修佛的时候,跟小寒山神尼忍大师、武夷山寒月禅师谢山、幻波池圣姑伽音都有关系,俱为一门师徒。

    此生二女成为同胞姐妹,才一出生便被弃在大雪地里,正逢谢山路过将她们捡着,推算出前生因果,将她们收做女儿,小时候托付在仙都山锦春谷碧梧仙子崔芜处抚养,平时只在谷中生长xiū liàn,不许外出。

    近些年来,崔芜由于天劫邻近,时常闭关,她俩有前生夙慧,道法越炼越高,逐渐偷开禁制跑出来,所行范围越来越远,也曾经数次在人间显露过神迹,被称作仙都二女,后来打听到父亲谢山在武夷山潮音小筑,便常来省亲。

    她俩如今已经在武夷山中住宿多时,下山溜达游逛,见着大军通过,起了玩心,因过去曾听母亲跟其他长辈说起过光明神教和傅老魔的事迹,见湘军打着光明神教的旗帜,便认定正邪,主动出来找茬,要替天行道。

    白元清见她俩年纪幼小,说起话来满口稚气,便想问出她俩家大人的洞府名号,禀报给阴素棠,再请上面酌情研究,是否上门兴师问罪。他是带兵的总兵,只负责打仗,虽然也炼出了不少成就,到底仍然觉得仙人们高高在上,自己有家有业的,不配过问仙门之事。

    仙都二女今日却是故意找茬来的,两人双手叉腰,站在路中间,脆声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谢琳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收尾警告:“若是不肯买路财,说不得,姑奶奶可就要一剑一个,管杀不管埋!”

    她刚才杀了一个士兵,后面的袍泽们都看着呢,心中义愤:“谁家交出来的,如此凶恶的小妮?她们俩这种德行,他们家大人想必也不是能讲道理的……”

    仙都二女听他们讽刺自己义父养母,都动了真怒,谢琳喝道:“把你一张鸟嘴斩碎,让你再敢胡说!”扬手又将先前的剑光放出,射向说话那名士兵。

    白元清吃了一惊,急忙放出自己的飞剑。

    天外神山矿藏丰富,各类人间难得一见的金晶玄铁大量存在,傅则阳教不夜城的妖族人族各自采挖提炼,上供给光明境的大光明宫。

    光明左右使坛各有分工,邓八姑率领手下负责祭炼各种神魔,陈玉凤负责炼制法宝和丹药,二人交叉负责记功录过,年节时依照教规赏善罚恶,不夜城的妖族和人族只要不违反教规,每年都能得到许多赏赐,有法宝、飞剑、丹药、道书、魔头、雷珠等等不一而足,上交得越多,赏赐得越多。

    按照傅则阳的规划,不夜城是个大矿区,城中的居民种植、捕捞、采挖等大量的资源,进行初级加工,然后贡献给光明境。光明境类似一个大工厂,对材料进行二次提炼和加工,制造一些比较低级的成品,精品再送到光明顶,由邓八姑和陈玉凤统一调配,炼制出最顶尖的成品,再交由傅则阳处置。

    从去年开始,湘军的武器就不再自炼,而是统一从光明境发货,叫钱莱用镇海神舟运过来,虽然不及剑仙的飞剑,但个顶个都是削铁如泥的利器。

    白元清自修有成,作战有功,得阴素棠指点,传授了一门炼剑之法,他用军功兑换了不少太白精铁,又加了二十块百炼火铜,花费不少功夫炼成一口飞剑,炼成之后,放出去时是一道青白色的剑光,比普通异派剑仙所炼飞?;挂骱?。

    飞剑出手,半路上拦着谢琳的剑光,两相对撞,谢琳以为必能将对方飞剑斩断,哪知她那道剑光并非真实的飞剑,仅是谢山以自身真气糅合西方太白金气,凭空凝练出来的一道太白辛金剑煞,放出去时也是一道白色剑光,普通人看不出有何异状,只当是真正的仙剑。

    她们姊妹俩各有一道,过去也曾遇着白骨魔宗和红莲魔宗的和尚,两道剑煞真是当者披靡,砍着敌人的禅杖、飞叉、钵盂、佛珠等武器法宝上面,应者即碎,绝无例外。

    二女对父亲谢山崇拜到了极点,以为天下能当得住这两道剑煞的,也只有母亲崔芜的碧蜈钩、叶姑姑的冰魄神光剑,以及极乐真人和芬陀大师,余者皆不堪一击。

    然而白元清资质极高,得阴素棠看中,传授他的乃是昆仑派的嫡传,玄门正宗炼剑之法,所称的那口飞剑也非同小可,毕竟太白精铁和百炼火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弄得到的,很多旁门剑仙,寻找了一辈子,也只能搜寻到巴掌大的一块,炼就一把bǐ shǒu而已。

    耀眼的豪光剑煞跟青白剑光互砍,像两条蛇一样相互绞在一起,数秒之后,剑煞崩溃瓦解,光芒瞬间消失。

    谢琳吃惊之余,更是大怒:“你竟然敢毁掉了父亲送给我的剑煞!你真是想死了!快还我剑煞来!”她将小小的身子一扭,平地掀起一阵狂风,向前吹得战马稀溜溜站立而起,马上骑士皆掩面低头。

    在风中,谢琳张口吐出一颗宝珠,那是叶缤从海外带来送给她的,姊妹俩每人一颗。

    原来叶缤跟凌雪鸿是至交好友,当年曾经一起攻入天外天外神山光明境的,四个人里面,就她最知趣,最终全身而退。

    在天外神山外面不远,有一个金钟岛,昔年钱康一家曾经在岛上修行,被傅则阳拉去北极海底玄凕仙府清修以后,就把金钟岛废弃下来,有好几位旁门左道的散仙上去开辟道场,又过了若干年,叶缤见钱康不可能再回去了,便跑去扫荡诸洞,占了岛屿。

    叶缤和谢山过去世都是佛门弟子,这一生虽然都是道门散修,依旧与佛有缘,跟芬陀大师、白眉禅师等都有交好。当年她没有一个好的道场清修,芬陀大师只是顺口提了一句,说小南极金钟岛特别适合。她料想以芬陀神尼那等高明的境界,必然不会随便说话,每句话皆有因果深意,于是便特地跑去占了金钟岛,一过多年,果然进境飞快。

    她经常来中土武夷山做客,对于谢山收的这两个女儿爱屋及乌,特地用千年龙珠混合南极冰魄神光练就了两颗冰魄神珠,交给她们每人一颗,交代不到危急时刻绝不能轻用。

    在谢琳看来,父亲送给自己的太白辛金剑煞被毁掉了,这情形已经十分危急了,便将自己那颗冰魄神珠吐出来。

    谢璎在旁边看她施法,原以为她是想弄些沙尘戏弄对方一番,便没有阻拦,只提防白元清用飞剑上了她妹妹,万不曾想,妹妹竟然将这件宝贝放出来。

    那宝珠有碗口大小,飞到空中,也不见如何刺眼,只是一缕缕的蓝紫色光芒在宝珠表面缭绕翻腾,好似火焰一般。

    此珠一出,周围空气里的温度急剧下降,空中析出细粉般的冰晶,地面上结成霜凌沿着道路向前铺去,离着敌人尚有十数米,那里的人马已经全被冻??!

    最前面的十余匹马扬蹄昂首,想要倒退,马上的骑士面带惊恐,抖缰抡鞭,瞬息间成了寒冰雕像。在后面的看见前面的战友突然就不动了,听见总兵喊快跑,急忙调转马头,有的才刚转身,有的马转人未转,有的马头转过马身打横……时间仿佛在一瞬家凝固静止,一百多个身经百战的士兵,全部成了冰雕肉像!

    总算谢琳尚未能恢复过去世积攒下来的发力,不能完全发挥此珠的威力,所发冰魄寒光只照住了百余个人,后面的人虽被冻伤,仍然来得及逃走。

    最前面的白元清上次因为打进杭州府的战功,兑换了一张光明神符,危难之时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寒光才刚扑面而至,胸口便有一股暖流喷涌而出,护住全身,连同座下的马匹,然而暖流很快减弱,寒光依旧强烈。

    他一面调换马匹号令撤退,一面发出飞剑斩向谢璎。

    谢璎也没想到,叶姑姑给的法宝,过去冻死熊虎犀豹都极轻松,今日竟然未能冻死敌人,正全力催动那颗宝珠放光,想要加大能量输出,将敌人冻毙,正巧飞剑迎面砍来。

    她放出宝珠冻僵敌人不过一瞬间的事,谢璎急忙出声阻拦,白元清的飞剑已经飞来,谢璎赶忙放出自己拿到辛金剑煞,迎上白元清的飞剑,绞了几下,也散碎成了一片光气。

    这时白元清已经调转马匹,往后疾驰,一面在马上回头,御剑去砍谢琳,本是要一剑穿心,先被谢璎剑煞阻拦,后来距离远了,到底真气不济,剑势偏了,在谢琳肋下划出长长一道血口。

    “哎呀!”谢琳用手捂着腰肋跌坐在地,那颗冰魄神珠也掉了下来。

    谢璎看她满身鲜血,惊得手足无措:“咱们快回山上去找父亲!”

    谢琳不服:“只是皮外伤,不打紧!”她操纵冰魄神珠飞起来去挡住再次砍来的飞剑,“那蠢汉要致我们于死地,咱们先杀了他们,再回去禀报父亲不迟,不然日后恩母知道了又该数落,说咱们只能在外面惹事,总要她和父亲来给我们善后,今天咱们自己把事情善后了吧!”说完率先鼓荡一股风气,腾空飞起,指定那颗冰魄神珠飞去。

    谢璎见妹妹伤成那样,也动了怒气,把自己那颗冰魄神珠也喷了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