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202 仙都二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2 仙都二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选择的策略是,能够用仙道手段解决的,就用先到手段解决,比如白骨门和华山派支持宁王,他直接出手把白骨门老巢捣毁,将两派在军中带队的人杀光,然后再让罗新率兵厮杀,攻城略地。江浙福建一带共有七个割据的大小藩王,全都信奉东方魔教,傅则阳直接把他们的教主尚和阳给收了,罗新带兵杀过去的时候,同样势如破竹。

    黄山一役,让东方魔教的人死伤殆尽,尚和阳的师弟蔡德、袁韶,以及两人的弟子途中全部死在峨眉派群仙的剑下,高阶的精英全部死绝,剩下的那些基层教众群龙无首。

    尚和阳让他当年在无华氏古墓收的那只石人骑着石鸟,到各个道场里面说自己已经加入光明神教,做了掌旗使。

    无行尊者过世后,整个东方魔教就他最大,魔教的体制本就是元首说一不二,教主想做什么下边的人都得听着,不然就会被直接干掉,就算他那俩师弟还在也不敢反对他,于是各处传檄而定,皆改头换面,成了光明神教的地盘。

    芬陀大师在天台山,她如今是妙法莲华宗的宗主长老,被尊称为法华菩萨,因此宗以一部妙法莲华经为基本dà fǎ。

    偏偏红莲老魔自称妙法莲华如来,所传三部经书就包括一部《佛说红莲净土法身成就经》,他的信徒在传教时候,故意混淆二者的差别。

    他们要么说妙法莲华经不够究竟,只能修成菩萨,后面的红莲净土法身成就经才够圆满,能修成佛陀。要么说前经是简化版本,叫做小法华经,后者是完全版,叫做dà f?;?。

    凡此种种,在民间百姓之中口口相传,越来越面目全非。

    芬陀大师本有弟子凌雪鸿,却不是佛门中人,凌雪鸿的根性属于道家根性,她只向往崇拜佛教的法相庄严,佛法的威力强大,至于要她解悟真空妙有,诸法无我,直入一真,见性成佛这些,她是根本入不得其间三昧。

    芬陀大师跟她有三世师徒之缘,前面凌雪鸿已经转过一劫,被许多旁门左道害死,死的也是极其惨烈,目前是第二世,未来凌雪鸿还要再转一劫,然后回入道家,因此芬陀大师只叫她带发修行,没有做尼姑,还顺水推舟,让她跟白谷逸成婚。

    凌雪鸿过去世救过芬陀大师,也供养过她,芬陀大师对她很好,连镇山至宝法华金刚轮都传给她,但终究没办法传承法脉。

    直到当年心明师太从武当山出走,被她点化,收为弟子,方认定了衣钵传人。

    心明跟凌雪鸿正好相反,凌雪鸿是误入佛门的道家人,心明是误入道家的佛弟子,先前跟张三丰学习多年的降龙伏虎,抽坎填离,三转河车这些,总不得力,虽是照方抓药,期间的火候总掌握不好。

    如今入得佛门,学习摩诃止观、空中三昧、五十判教这些,真的是如鱼得水,越看越爱看,越修越爱修。

    红莲魔宗和白骨魔宗泛滥以后,芬陀大师叫心明下山传法,普度众生。

    刚开始心明在山上xiū liàn得十分得力,自觉的天地清明,三界通透,已经拥有了无穷智慧,见着山下众生陷于苦难,不能解脱,十分难过,发下大宏愿,一定要渡化这些众生离苦得乐,信心满满地带着三个弟子下山去拯救世界。

    心明刚开始决定只凭智慧渡人,不擅开杀戒,结果到了山下,遇到各种各样的刁民,任她怎样掰皮说馅,要么连讽刺带打击,有的干脆直接喝骂:“挺大个姑娘,倒出抛头露面拿着钵盂要饭!无父无母的狗秃驴,连祖宗都不要了,也配在这里跟我们讲大道理?托住钵盂讨饭的家伙,给你们一碗还不知足,再敢聒噪,一锄头把你秃头刨漏!”

    旁边有人劝:“何必这样呢,她们三个尼姑,八成是从北方逃难过来的,长成这般姿色还能囫囵来到这里,也不容易了。不过嘛,你们方才说什么布施供养,我听庙里的大和尚说过,我们给你财布施,你们也要给我们法布施,我不要法布施,只要身布施……”说着便来捏褚六妹的脸,“不如跟我走吧,我回家打个板给你们供起来,每日咱们互相布施……”

    心明师徒三个忍了又忍,几乎把牙齿咬碎,三个小徒弟没有她的耐性,数次要放出飞剑把侮辱他们的人砍了。

    心明将其何止,讲了一番,行菩萨道,要修忍辱的道理:“他们骂我们是对我们好,我们忍的越多,忍辱波罗蜜积攒得越多,质量越厚,成就越快,未来成就越大……走走走,听他们话里的意思,是被一群附佛外道乱传经典,这种人就是披着袈裟的魔头,专门来败坏佛法的,咱们去仗剑除魔……”

    心明原本在武当派时候就是极厉害的剑仙,比罗浮七仙还要高出一个档次,后来随芬陀大师学佛多年,越发神通广大,白骨佛宗和红莲佛宗的普通传教弟子哪里会是她的对手,甚至她只在庙门前看着,三个弟子放出飞剑就把里面那些披着袈裟歪讲佛法的魔头给砍了,光头滚落一地,鲜血染红砖道。

    师徒四人在江浙一带大开杀戒,尚和阳当时正在不周山祭炼白骨锁心锤,他的六个师弟合力去阻止,被心明斩了四个,只剩下这次死于黄山的蔡德和袁韶暂且逃过了一劫。

    白骨佛宗实力受挫,红莲佛宗却找到办法,红莲老魔接到报告以后,料想即便自己亲自出手,解决了心明师徒,对上芬陀老尼也没有胜算,便叫徒众们在民间传播,说心明师徒是四个从他化自在天下来的天魔,专门tú shā真正的佛弟子,败坏佛法……

    不过数月之间,心明师徒就成了世界上最可怖的女魔头,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招人待见,红莲老魔还让人召集了不少狂教徒,组团去伸长脖子让她们杀,只说是得妙法莲华如来教诲,要用自己的血封印魔头,将自己献身给佛法,死后能够立刻于莲池之中花开见佛,莲花化身,与佛陀在一起,共享七十二位红莲天女。

    心明师徒从最开始杀“附佛外道”,到杀“披着袈裟的魔头”,再到杀这些狂信徒,终于杀到手软,她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这些年学的佛法竟然斗不过魔法!

    她对芬陀大师和所学的佛法都产生了些许的怀疑,没有回天台山,而是跑去武夷山中,寻了个山洞,带着三个弟子苦参苦修,想要弄懂自己错在哪里……

    再说傅则阳拿下了江岸之地以后,一面让湘王到南京去定都,一面让赤城子督造舰队,封锁长江,不让北兵难度,将来也可出海寻宝,同时,再派罗新领新兵老兵共五万余,向南取广东、广西、夷州、琼州等地。

    大兵经过武夷山下,路上遇着两个小孩,是对双胞胎姊妹,只有十二三岁年纪,长得粉雕玉琢,可爱无比,精致的跟两个玉娃娃似的,并排站在道路中央。

    前面的战士喝问:“哪里来的小孩子?别挡着路,赶紧滚一边去!”

    那小姊妹俩闻言皱起眉毛:“你这腌臜蠢汉,就不会和和气气地讲话吗?我们不过看你们这许多人行军比较好奇,你便这样凶神恶煞地呵斥我们,可见你们的长官也不是个爱民如子的,只会欺负穷苦百姓……”

    行军紧急,一旦停下后面长官就会查问,那些大兵哪里肯跟两个小毛孩子废话,带队的百户直接派个人去把两人抓起来提到路边。

    一个身材魁梧的士兵打马过去,在马背上弯腰伸手,要把两个小女孩抓起来带向路边,其中一个女孩喝骂:“你们这等粗蠢的东西,也敢来碰我一下!”扬起一只又白又嫩的小手,飞出白色剑光,好似顽童在墙壁上涂鸦,随手轻轻一划,便把那战士连人带马砍成四块,借着惯性甩在地上,尘土和鲜血染做一片。

    “是异人!”湘军大惊,纷纷勒马后退,那百户赶忙派人火速去后面通知总兵。

    先锋总兵叫做白元清,闻报有异人拦路,是两个仿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心生好奇,他最近xiū liàn光明经颇有心得,也新炼了一口飞剑,心道若是只有两个小姑娘,那也不用怕,我先去看卡他们的尽量,若是能够解决就不用麻烦阴仙子了。

    因此他也没叫人放出乌灵鸩通知后面随军的阴素棠,自己打马向前。

    到了军前,见着两个小女孩,果然看上去精致可爱,哪怕皱着眉头,满脸怒容,让人见着也生不起恨意。

    他在马上喝问:“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练就仙剑的异人,不过你们还小,我只问你们,你们的父母在哪座名山,那座洞府之中xiū liàn?道号上下如何称呼?”

    左边的女孩刚要说话,右边的女孩嗔怒道:“你少跟我们装大辈分,认真算起年纪来,我们应当可做你们的姑奶奶呢!只是我们久在山中,不曾见过许多人,不像你们外面这些人世故圆滑罢了!我们的父母尊号高贵,你也不配听,只须记得,我姊妹二人姓谢,我姐姐单名一个璎字,我单名一个琳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