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96 姜雪君VS尚和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96 姜雪君VS尚和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尚和阳自称跟姜雪君两人都不擅长飞剑,要靠法力大战一场,但动起手以后,两人却是只用飞剑,而且都不说话,一味哑斗,拼得却是激烈,越是没有声音。

    姜雪君剑术学自严媖姆,严媖姆早年也是旁门,是北海水母姬旋的弟子,能称为水之母的人,自然是将水系道法xiū liàn到登峰造极的,这蜀山世界当中,再无人能再水法上望其项背。但偏重于一门,亦不脱旁门之列,剑势犹如极地最凛冽的风暴,锋芒四射,又快又狠,要冻结击碎一切剑锋所及的东西。

    后来严媖姆另寻到一部太玄天章,那是玄门正宗的金仙正法,里面另有一套太玄运剑真诀,剑势攻守兼备,使出来似天上霄汉,地下黄泉,大气磅礴。

    但是姜雪君性情偏激,一味追求杀人效率,虽然知道太玄剑诀更重要,但潜意识里更喜欢水母的天一剑诀,这几百年来更多用的也是后者,实在是其本身为旁门心性,修行玄门正宗事倍功半,xiū liàn旁门剑法却事半功倍,进境一日千里。

    因此她使出来,两条金色剑虹仿若两条寒冰巨龙,掀起漫天云气,寒气内凝结无量细碎的冰霰,结成乳白色的冰雾,被她法力操纵,化作极地冰海,不断掀起一座又一座山峰般大的“巨浪”,冰浪如潮,上面又有寒罡冰云,共同簇拥着两道金虹席地卷天扑向敌人。

    尚和阳所在的东方魔教本不擅长剑术,他们都炼叉子跟魔火的,他的剑术是傅则阳教的,乃是傅则阳根据血影神鞭的使用方法,结合了蚩尤三盘经中的上古御剑之法而成,剑势诡异莫测,又凶又狠。

    五口血剑才从骷髅嘴里吐出来时只有寸许长短,迎风一晃,化作百余丈长的血色长虹,飘动时好似软纱彩带,硬时笔直如刀,更似光剑,得白骨锁心锤五个魔头喷出来的魔火黑烟,弄得愁云惨淡,鬼哭神嚎,好似前古时期百万大军刚刚拼杀过后的战场,跟姜雪君那边的冰霰雪浪对在一起,毫不示弱。

    这两人斗在一起十分好看:剑气铸银雪,血凝红玉晶,金虹贯日月,黑风扭苍穹!

    二人不用法术,不用法宝,单凭剑术,既分上下,亦决生死,都卯足了劲,斗了两个多时辰,竟然不分胜负。

    外面的人,不论是峨眉阵营还是五台阵营,都没想到尚和阳竟然在剑术上有如此高的造诣,能跟姜雪君打平!就连傅则阳也对他刮目相看,自己让他用千古神油炼制魔灯还真是做对了,这小子有了脱胎换骨般的精进。

    外面那些人更是惊奇,都知道姜雪君厉害,两口宝剑,一柄仙剪,遇神杀神,遇鬼斩鬼,所向披靡,杀起旁门左道的妖人如同割草切菜,若有人能够接住她一剑,乃至两剑、三剑而不死的,都可以被称为剑术大师了。

    大家都知道尚和阳一身魔法很凶,尤其百余年前闭关之后二次出山,更加厉害,曾经跟绿袍老祖斗法多日难分高下,被路过的太乙混元祖师劝解,双方化敌为友,后来绿袍老祖炼成了百毒金蚕蛊,他也将七盏诸天秘魔神灯全部炼成,又重炼了白骨锁心锤,两大魔头互相不服,也互相忌惮,被并称为红绿二魔。

    众人都想,尚和阳剑术是肯定斗不过姜雪君的,必然倚仗他那白骨锁心锤和七宝魔焰金幢,而姜雪君有严媖姆嫡传的乾天太乙无音神雷,专克各类魔头,最后取胜的应该还是姜雪君,不想尚和阳单凭剑术就跟姜雪君拼了个半斤八两。

    这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谁也不肯先用法术,先方法宝,只是咬牙运剑,跟敌人对刺对砍,最后七口剑,金虹血影绞在一起,搅成一团乱麻,两人连喷真气,既无法挣开也不能将对方飞剑绞断绞碎。

    姜雪君催动仙剑生发炼魔神焰,化魔神光,尚和阳的血湖剑上也不断向外喷涌粘稠的魔火毒焰,他炼制的毒火乃无行尊者嫡传,于各派之中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内里又有蚩尤魔血助涨,跟化魔神光相互烧得噼啪作响,好似东风大战西风,谁也奈何不了谁。

    姜雪君终于不耐烦,高喝一声,使出师传神通,化出一只金光大手,好似纯金打造,手心手背上缠绕着数不清的霹雳电蛇,喀喇一声巨响,飞到空中,遮天抓下,将那一团乱麻似的飞剑抓住,想要强行夺走。

    尚和阳哪里肯放,也施展他东方魔教的秘术,凭空生出一个巨大的骷髅,当年无行尊者就是用此法跟严媖姆隔空斗法,让严媖姆吃了不小的亏。

    按照他教内原来的密法放出来的骷髅本是一团黑气,经过傅则阳指点,改进了炼法,发出来的是个血呼啦的天魔首级,好似剥了皮的脑袋,鲜血淋漓,眼窝深陷,从眼眶里伸出两只小手,各自托着一个眼球,瞳孔殷红,向外迸射出道道血影神光。

    骷髅张开嘴巴,咧得极大,下巴都要掉下来的那种程度,口中獠牙森然密立,喉咙里喷涌出滚滚魔焰,汩汩黑烟,他变得跟姜雪君的那大手一样大,上去咬住便啃,把巨手的拇指给啃了下来!

    姜雪君受到反噬,胸口闷痛,右手拇指根部剧烈疼痛,跟被咬掉了一样。

    她怒喝一声,全力施法,双手掐诀,如托万丈高山,用剩下的四根手指去抓骷髅头顶,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雷响,四根金光手指狠狠插透骷髅的脑壳,深入到颅腔之内。

    尚和阳也受创不轻,脚步踉跄,一阵天旋地动,急忙站稳,咬破舌尖,喷出一股精血之气,催动那骷髅旋转飞舞,眼眶外面的两颗眼珠射出连续的血影神光,打在金光手掌上面,将其染上血光,用最快的速度腐蚀钻透……

    双方僵持片刻,金光大手和滴血骷髅同时bào zhà散开,这下尚和阳占了便宜,光手散掉以后就消失了,他那骷髅破碎以后里面还有一个魔头。严格说来,这一场斗法并不公平,尚和阳的骷髅并不单纯是法术,还用了一个自炼的神魔,得神魔之助才跟姜雪君打平。

    魔头化作一道红光裹着滚滚黑云扑向姜雪君,姜雪君取出天龙剪祭起飞到空中,两条龙脉成型的金龙迎着魔头飞去,头并头,尾并尾,喀嚓一下,将这只尚和阳祭炼数百年的神魔绞成两半,形神俱灭!

    双龙紧跟着又去绞尚和阳,尚和阳摇动魔火金幢,他这新炼的金幢共分为七层,每一层里面都有一盏诸天秘魔神灯,顶上还有一颗用高僧坐化以后的舍利炼就的血神舍利,被尚和阳轻轻一晃,立即发出千丈魔火,井喷似地化作无穷火焰浪潮,狂涌而去。

    天龙剪并不怕被魔火焚烧,在火焰浪潮里面锁定尚和阳,要把他拦腰剪断,尚和阳发动金幢顶上那颗舍利,射出一股笔直的血光点住双龙,将其钉住,下面七盏魔灯再各自飚射出一股魔火,聚在一处焚烧双龙。

    姜雪君发现天龙剪被制住,心中惊骇,更无比愤怒,急忙取出一颗无音神雷打过去。

    无声无息,无边无际,接天连地的魔火大海里面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天龙剪周围的魔焰全被消灭,连血神舍利所发神光都被震碎。

    天龙剪恢复了zì yóu,姜雪君自持师传无音神雷威力无穷,并未将剪召回来,而是喷了一口真气,催动双龙加速向前,决心要把尚和阳剪碎!

    尚和阳扬手跑出自炼的七情网,他这宝物是魔网的一种,上面附有许多无形无相的魔头,专以七情为突破口诱人堕入魔网,跟许飞娘的六贼无形针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不如六贼无形针那样歹毒,能刺人心窍,但更加地诡异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姜雪君见他随手一挥,放出一片朦胧的红光,扩撒到空中快速消失不见,随后心中升起警觉,料想尚和阳用了无相天魔类的宝物,想起当年二次出山时候,师父曾经嘱咐过,教她“勤修道心,谨防六贼”,说她生性率直,嫉恶如仇,又立志要扫荡群魔,不怕有形有象的魔头,最怕无形无象的魔头。

    为了怕她遭难,严媖姆特地炼了一串金铃铛给她戴在手上,一旦有无相天魔来袭,铃铛能够立即响动示警,不过这类魔头无形无质,并不能直接对人造成伤害,全凭内心勾动,但要想降服,也只能靠一颗道心,任是多大的法力也防御不住,外在的一切法宝更是无用。

    姜雪君自身也有极高道行,心头的警兆跟手上的铃铛同时发作,知道有无相天魔靠近,急忙默念太玄真言,又取出三颗无音神雷打向方才红光消失的地方。

    又是无声无息炸出三个大窟窿,七情网被炸出诺大的豁口,上面的天魔也被轰碎了许多,但尚和阳放出这七情网就是给她无音神雷轰的,他一面催动七宝魔火金幢,再度发威,将那天龙剪钉住,七灯发火焚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