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88 绿袍来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88 绿袍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将近傍晚的时候,白骨神君挟带新任的白骨夫人邵冬秀以及众门人驾临天都峰,再过一会,徐完也带着太阴教的教众到来,大家都爱荤腥酒肉,他一混元祖师着弟子去山中打来新鲜的野猪野鸡,黑熊黄獐,现场宰杀,取心头热血和鲜肉献与宾客。

    武当派众人早都辟谷,平常不过饮碗清茶,吃些山果,就算偶尔迫不得已吃菜吃肉,也都细致烹饪好了,略尝几口罢了,何曾这样野蛮,竟喝鲜血吃生肉,看着心里就不舒服。

    花绿绮看着这些奇形怪状,吆五喝六,大吃二喝的人,心生厌恶。尤其华山派的赵金珍、胡彩春、朱凤仙等人,主动坦胸露背,借着敬酒的机会与男人勾勾搭搭,眉来眼去,还在众人的叫好声中依次喝起了交杯酒。

    “这位花道友请了?!币桓龀さ们逍惚曛镜那嗄甑廊硕俗啪票吹交嚏裁媲?,“在下华山派金沈子,人称玉杆真人的便是,能够花道友相见,是金某人的荣幸,还请共饮此杯,方不负如此好花圆月?!?br />
    今天是五月初三,哪里来的圆月!

    花绿绮婉拒:“请金道友见谅,我最近在凝练元婴,不能沾烟火气,更不能沾酒?!?br />
    “哎!”金沈子看着花绿绮桌上只摆着一壶茶水,三碟坚果,笑道,“贵派三丰真人不也说过‘无花无酒道不成’吗?天师许旌阳也说,酒能助气,能涤荡阴渣,能炼真养气,酒后气当易通,得道之人无不好酒呢。酒是好东西,贵派戒了这个,戒了那个,辛辛苦苦活了几百年,只是独守空闺,似释教那般孤伴青灯古佛,即便炼成无边寿命,无尽神通,又有何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尊空对月!”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又斟上一杯,“我已经喝了一杯了,还请姑娘跟我共饮一杯,以全宾客之礼?!?br />
    花绿绮是个很有性格的人,自从陆敏一家遭了变故,凌绿华转世投胎,她开始孤僻沉寂起来,平素不跟人往来,只在自己的青花小筑里面清修,等闲连门都不出。

    她看金沈子满脸sè sè的猥琐,心里说不出的厌恶,哪怕他拿出主客的礼节来说话,也毫不妥协,正色道:“各派有各派的规矩,本派修法与贵派不同,你尽可在花酒之中快活城道,我自独守空房,自修自得?!?br />
    金沈子自负容貌,非但华山派的师姐师妹个个爱他,同欢共好,连别派中的女性道友只要他开口,也绝没有拒绝的,今日主动敬酒,被花绿绮当场硬撅,心中不快,暗自咒骂:我是看你长得漂亮,想要拉你一把,若是愿意跟我到偏殿去得鱼水之欢,待会绿袍老祖来,杀了武当派上下,就能白得一条性命,到时候我再带你去师父面前跪求,入了我们华山派,从此一双两好,皆大欢喜,你既然不干,待会被剖心而死,才是自找!

    可惜啊,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却生就这样一般臭脾气,碍着太乙师伯的面子,还不能动手用强,到底是与我无缘……

    金沈子面上依旧笑着,端着酒壶酒杯,摇着头走了。

    众人狂欢,赵金珍几人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拈酒轻啄,舞动乾坤,引得一叠声的叫好。似白骨门教下的弟子,如碧眼神佛罗枭、恶鬼师储晴等,早都跟她们有过床底之幻,如今虽当着师长的面,不好当中行吟,但搞搞暧昧,互占便宜,倒也玩得兴致大开。

    武当派诸人不习惯这种场面,尤其花绿绮,越来脸色越冷,灭尘子看见便跟太乙混元祖师提出已经吃好喝好,要归自己的院子里去休息。

    太乙混元祖师正要应允,脱脱大师率众举杯过来:“武当派的朋友远道而来,与我们齐心协力匡扶正义,对抗残暴的峨眉伪君子,乃是敝派的贵宾,怎能如此冷落?来来来,我先敬诸位道友一杯!”

    灭尘子举起酒杯跟他喝了,脱脱大师又去敬别人,灭尘子阻拦道:“我这些师弟师妹们都不胜酒力,我一人代劳足以!”

    他跟脱脱大师连喝了六杯,然后玄都羽士林渊、日月僧千晓、女枭神蒋三姑、焦衫道人等依次过来敬酒,五台派的人喝完,华山派的人再来。

    灭尘子是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他看出来这帮人暗地里另有勾当,不过他自持法力,并不放在眼里,索性一起喝完,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泡泡好冒。

    很快华山派的人也敬完了,绿袍老祖还没有来,众人相互打眼色,脱脱大师示意罗枭等几个再来敬酒,罗枭本不愿意,被赵金珍搂着往要害上掐了两把,终于身酥意软,答应下来,端着酒杯来敬灭尘子。

    灭尘子把酒杯倒扣在案上:“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不能再喝了!”

    在他心中,五台和华山,行事再如何不堪,到底是正经的道教仙门,昔年五台派创教之时,极乐真人还到场庆贺,现在这般情况,只能说是教规不严的问题,道无差异,法有高低。而白骨门以杀人炼宝为道法,是彻头彻尾的邪教,这是性质问题,双方道不同,不相为谋,别说罗枭,灭尘子连白骨神君都看不上,焉能跟他喝酒?

    罗枭下不来台,场面一时僵住,仗着师父在座,发狠道:“我敬你酒,你敢不喝?”

    灭尘子冷笑:“我便不喝,你能奈我何?”他站起来向太乙混元祖师拱手,“敝派已经酒足饭饱,谢道友款待,这就回去养精蓄锐,等待端午正日,好与敌人见个高低了!”

    他一起身,花绿绮等人早都等得不耐,也都纷纷离席,跟他往外走。

    罗枭不忿,募地将双肩一摇,发出白骨阴风箭,带尖啸,喷绿火,从后急追。

    灭尘子等人正走到门口,突然尖啸声起,六人早有提防,武当四友同时放出飞剑向白骨箭迎过去,二者看看碰上,忽然凭空出现一层薄薄的五色烟岚,将仙剑和飞箭隔开,正是混元祖师的太乙五烟罗。

    “诸位皆是贵客,不可自相残杀,留着力气,改日用在峨眉派身上岂不是好?”太乙混元祖师顿了顿,瞟了白骨神君一眼,“哪个再敢出手,便是与我为敌!”

    白骨神君皱眉,他旁边的新夫人邵冬秀喝道:“你做什么?我还在这里坐着,焉有你随便动手的份?还不快跟你师姐们耍去!再敢乌鸡眼似地没有轻重就滚回庐山去!”

    她本是三凤的婢女,虽然也伺候过白骨神君,但顶多只能算是个通房丫头,现在三凤死了,她被扶正,罗枭等人全都不服,偏她爱在白骨神君面前耍威风,大家敢怒而不敢言,只在心里暗暗记恨罢了。

    灭尘子率众往外走,突然平地迎面吹来一阵凛冽的阴风,五月天气,让人遍体生寒,直凝骨髓,室内屋外,所有的灯火蜡烛被这风吹得狂摇乱摆,颜色急速变成碧绿。

    绿袍老祖来了!

    灭尘子见了这般声势,也知道必然是这些年纵横无忌的南方魔教教主绿袍老妖,忙示意花绿绮和武当四友躲向门廊一侧,他顶在前面,势若凝渊。

    他知道绿袍老祖爱chī rén心,而且是混不吝的,不管在什么场合,只要想吃了,随手捞过来一个,抓开肋条掏出来便吃。

    师妹林绿华未转世之前又结过仇怨,灭尘子怕他报复,早有提防之心。

    呜呜风嚎,夹杂厉鬼嘶叫,庭前的台阶下面突然平地窜出一道绿光,悬在空中,是颗车lún dà的圆形光芒,将周围亭台楼阁都照得绿油油的。

    绿袍老祖在绿光里面,双目碧光闪烁,张开一桩细长的手臂,鸟爪戟张,迎面扑向灭尘子,伸手往他脖子上抓来。

    “呛!”灭尘子调动九宫神剑,仙剑未出,锋利的剑气向前迸射,将那团绿光连同里面的绿袍老祖一劈两半。

    眼前的金光瞬间散去,灭尘子知道不好,急忙回身伸手指去,袖中飞出破灭神钟,飞向正帆的脑后。

    正帆昔日绰号沧浪羽士,名字叫做随心一,最是喜欢潇洒倜傥,放荡不羁。后来在无华氏古墓之中中了尸毒,遭受尸僵之劫,回山之后苦练道法,这些年大有进境。觉察到身后绿光爆闪,跟前面的不同,心念急转,没有放出飞剑,而是把当年在元江广成子金船里得到的一柄分野殳打出去。

    绿袍老祖看出灭尘子是个厉害的角色,便分化元神,将灭尘子骗过,真身跑到队尾来抓正帆,五道青碧色的光芒飞去就要将正帆箍住,先是分野殳打来,只一撞,青光竟然似翠玉一般,纷纷折断,随后灭尘子的破灭神钟也到了,叮咚乱摇,发出一圈圈的声波,将他发出的五道百毒磷光震碎成萤火虫一般细碎,漫天飞散!

    绿袍老祖一击不中,长啸一声,以玄牝珠再度发出碧光,化作第三只手,凭空捞去,将破灭神钟和分野殳全部捞在手里,强夺过去,然后张牙舞爪再度扑向正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