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80 神鸠之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80 神鸠之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绿袍老祖被罗浮七仙加上芝仙围攻,岷江三侠虽然失了飞剑,仍然施法干扰,尤其罗紫烟的五行神火针还是颇有威力的。

    绿袍老祖垂涎万年肉芝精灵的神效,正要拼着豁出一点代价强行将芝仙掳走,忽然空中传来一声鹰啸,仰头看时,见到一个小黑点急速扩大,落下来一只浑身漆黑,双目五光流转的怪鸟,好不凶恶。

    绿袍老祖虽没见过古神鸠,却听人说起过,尤其是尚和阳,不止一次地给他讲过天运老魔的厉害,知道老魔身边带着一个万年芝仙,一只前古时期的神鸠,如今芝仙已经露面,古神鸠也出现,老魔必定就在这附近,自己今日未带百毒金蚕蛊,急切间拾掇不下这八个小杂碎,对上天运老魔恐怕难以讨到好处。

    他虽凶恶,却也知所进退,从尚和阳口中听得描述的情形,虽不十分深信,今日情形特殊,也颇为忌惮,不敢再打执行注意,将袍袖一展:“你们玄门正宗的人好不要脸,故意在这里布下埋伏引你家老祖来,老祖今天就放过你们,来日到黄山上再取你们性命!”

    他道法高绝,说走就走,罗浮七仙拦他不住,被他以绿云将剑网雷网强行冲破,荡开一个豁口,风驰电掣一般飞奔南疆,转眼不见。

    古神鸠见他逃走,十分不满,按照他的意思,是用炼就的五行精气隐去神形,悄悄地靠近,等到了近前以后再突然出现,将敌人身子撕裂,吞啖元神。

    傅则阳非得教他先长鸣一声,让对方知道,然后从云端以上凌空下击,这下好了,那三寸丁怕了他鸠大爷,夹着脑袋逃走了。

    眼看到嘴的肥肉如何能放?看那三寸丁所炼的妖运魔煞,不是取自死尸煞气,就是蛇虫毒涎,简直美味得让鸠口水流不停,横竖傅则阳没有交代不许追击。

    他急忙震动双翅,从后面火速追去,飞在空中,双眼内五光十色,彩芒耀眼,连续扇了十几次,追上那朵绿云,张开一双巨爪扑去云中抓绿袍老祖。

    绿袍老祖忌惮傅老魔,但以他的脾气,绝非能够容忍得的,见着鸠鸟不依不饶地追来,他反手放出三口百毒戮魂叉,化作三条火龙缠向古神鸠。

    古神鸠毫不畏惧,他有xiū liàn了四五千年的五行真气护身,根本不惧仙家的飞剑,双翅扑打,将叉拍飞两根,双爪抓住一根,五彩铁喙奋力一啄,将那戮魂叉拦腰啄断,就这里面流出来的磷火奋力一吸,全部吸入腹中。

    绿袍老祖这毒火用的是千年古尸的脊髓提炼出来的磷火,再用数百种剧毒虫豸取得毒液合炼而成,普通人靠近十米之内,被那火光一照便会毒气入体,差一些的飞剑,如岷江三女的,直接被污染失去灵性,彻底报废。

    但这旁人经受不住的毒火,却是古神鸠的美味,跟掰甘蔗似地弄完一根不过瘾,又要去取第二根,绿袍老祖大怒,用玄牝珠幻化成遮天大手凌空拍下:“扁毛畜生也敢欺我!”

    这两个家伙,一个是妖似人,一个为人若妖,都会chī rén拆骨,俱能杀生炼魂。一个振翅摩云,鼓风激浪三千丈;一个巨手擎天,凝煞炼形五百年。钢羽尖嘴,要破头裂体吃骨髓;碧眼鸟爪,想夺魂摄魄炼化身。一人一鸟,直杀得绿雾裹着乌云转,光手掐着铁翅根!

    古神鸠到底不是绿袍老祖的对手,被遮天大手抓住双翅要凭空拿去,被他奋力挣扎,口喷紫焰,啄断了绿袍老祖的两根手指,狼狈万分地逃回来。

    洞庭湖畔,岷山三女和罗浮七仙下落相见,互相通了姓名,罗紫烟前世跟长眉真人、嵩山二老都有过往,与峨眉派颇有纠葛,七指龙母因空师太在蜀地也颇有名,跟峨眉派许多剑仙也都相识,双方交谈之后,十分融洽。

    李元化捋着大胡子:“罗道友跟咱们不能算是外人了,你今生记忆虽未恢复,不知道咱们两家的过去,等日后记忆恢复了自然全部知晓?!彼笥已罢?,“方才那个小人,应该就是光明教主座下的万年芝仙了吧?”

    熊曼娘性情天真耿直:“你怎地知道是光明教主的?我听闻武当派有不少小人做弟子门人,其中有不少出类拔萃,御剑出游的,方才那个或许就是呢?”

    佟元奇接口道:“武当派的那些小人弟子绝无一个有这般法力的,绿袍老妖何等道行,我们兄弟七人合力布成太清玄门天雷剑阵仍然奈何不了他,幸而前几日出门时,大师兄算着今日之事,教我们结伴而来,若是落单被他碰上,如果不能及时跑掉必要遇害。似我们这般xiū liàn多年的剑仙面对那老妖都如此战战兢兢,方才那位小英雄独战老妖,斗了好几个回合,虽落下风,表现得比我都好,武当派那些小弟子们哪一个能有这般道行?”

    元元大师往南方天际看了看:“还有那古神鸠,天下只有光明教主身边独有一只,别无分号,他跟芝仙在一起便更无差了。方才我看那神鸟去追绿袍老祖,想必是得了光明教主授意,有他出手,绿袍老妖多半讨不到好去?!?br />
    白云大师说:“咱们今日脱困,一来是三位道友相助,二来也多亏了光明教主之力,等他待会归来,咱们一起向他致谢吧?!?br />
    熊曼娘说:“傅大哥在那边的林地里伐木造船,他去追绿袍老祖待会想必也会回去的,咱们去那边等他吧?!?br />
    十人带着芝仙一起来到傅则阳造船的工地,第一眼见着那样一艘巨舟泊在岸边,罗浮七仙俱都吃惊不小,元元大师跟李元化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产自小南极的玉晶神木!通体透明,如同玉质,竟然被他拿来这么多造船!”

    李元化捋着胡子感叹:“不错,这种神木据说只有光明境才有,每百年才长高一尺,听闻前些年光明教主创建光明教的时候,从南极移植过来十数棵,有一株最大的就栽种在光明宫的前面,高达千丈,枝叶如玉,开花之时昼夜放光!”他这些年走南闯北,人脉又广,消息也灵通,“这神木刀??撤ゲ欢?,风雷劈击不坏,只有用火焰为刀,一点一点炼化?!?br />
    正说着,发现傅则阳就站在船的甲板上,古神鸠好似个落汤鸡,耷拉着翅膀堆在他面前,不断地寒颤发抖。

    傅则阳正在数落他:“你过去凶横惯了,今天遇着更凶更横的了,感觉如何???你虽然修了四五千年,等闲剑仙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法力是法力,道行是道行,你毕竟不悟大道,对于更高层次的东西难知难觉,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比你厉害的高人会更厉害到什么地步,只知道一位逞凶,横冲直撞,今日不遇上绿袍,早晚也得遇上别人。你要我给你报仇?他炼就第二元神,也有诺大的神通,轻易我也弄不死他,你好好xiū liàn,日后等到他劫数到时,由你去亲自报仇,岂不是由我给你出头更好?做鸟要争气,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你要自立自强,莫要什么都要靠我,劫数来时,谁也护不得谁……”

    古神鸠委屈地不行,咕咕地带着颤音叫着,用嘴巴磕点傅则阳的脚背,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水光,一副“你再教训我我就跳船死给你看”的样子。

    傅则阳取出一颗仙丹喂给他,又拿葫芦倒出一对用北极深海鳕鱼和鲸骨制作的鸟粮,在他面前倒了高高的一堆,又酥又脆,古神鸠最爱吃,连啄了几大颗,才又高兴起来。

    “峨眉派罗浮七仙,见过光明教主!”李元化在船下带队拱手行礼。

    傅则阳邀他们上船说话,诸仙飞上甲板,看见古神鸠这副模样,李元化讶然道:“这神鸟是吃了绿袍老妖的害么?那老妖手段歹毒异常,沾上一点边就受害无穷,傅教主还要千万小心诊治放好?!?br />
    傅则阳笑道:“无妨,这鸟横行霸道惯了,正好借绿袍之手让他知道,天外有天,鸟外有鸟,免得他妄自尊大,无法无天?!?br />
    李元化是最会交际的,身穿白色道袍,捋着三缕长髯,卖相又好,说话也让人如沐春风。当年他拜长眉真人为师,是灭尘子引荐的,两人关系在诸多同门之中关系最好,跟傅则阳说话天然便带了几分亲近之感。

    这罗浮七仙十分知趣,不谈过去傅则阳跟餐霞散人的过节,不谈傅则阳的魔教出身,只说来感谢芝仙和古神鸠的仗义相助,合力赶跑绿袍老妖,并且在定性上将光明神教跟诸多魔教分开,不沾半点“邪”“魔”类的字眼,就像寻常道友交谈一般。

    傅则阳见他们这样的态度,便有点意思要在这次斗剑之中站在峨眉派一方,论仇怨他跟五台和华山结下的仇太重,他拧下了龙飞的脑袋,还连杀华山派好几名弟子。

    除此之外,白骨门、太阴教、南方魔教……那一阵营的几乎全都跟他有难以调和的矛盾,他这次站在峨眉一边,也想还长眉真人的人情,不管怎么说,长眉真人昔年在邓隐手上救了他一命,又机缘巧合把血神经送到他的手里。上次放过餐霞算是还了一次,这次再还一次,从此两不相欠,免得日后给某人说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