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77 五火仙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77 五火仙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罗紫烟听说过天运神君的大名,知道他是个战败九天魔女,干翻铁鼓仙人,在东海连杀两位佛门高僧的大魔头。

    但那是上辈子,这辈子层次太低,平时在人间江湖里厮混,因空师太因她是道家人物,这一世了却师徒缘分,只传剑术,未传佛法,一切等她将来自己恢复记忆以后,再重修前生道法。在此时的罗紫烟印象当中,只知道天运神君是光明神教的教主,而光明神教素来被人称作魔教,却并没有见其教众做过什么恶事。

    她看傅则阳并没有什么恶感,反而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再见着芝仙这个萌物,不禁好感大增,心想有这么可爱的草木精灵相随的人,又怎么会是大魔头呢?可见传言有误,不然按照惯例,不说xié è的魔头,但是普通的xié è之徒,遇着一根灵草也要大打出手,真有成型的灵药,早就炖汤喝了,哪能留在身边,这般宠溺养活的。

    芝仙有万年道行,虽然原本法力不高,但万年岁月,磨练得心性远超常人,应了圣人那句“含德之厚,比于赤子”的至理,世界上德行最厚的是赤子,而非胡子苍苍的学者。芝仙天真质朴,魔劫又微乎其微,得了血神经以后,修行进境,一日千里,似邓八姑、陈玉凤等人遇到的门槛瓶颈,对于他来说全部存在,如今已经修到第九层,练就血影化身。

    但从血神经的修行次第上来说,他已经跟傅则阳相同,当然只是某个方面相同,全面看来,仍差许多,就像阿罗汉之于佛陀,佛陀也叫阿罗汉,但是阿罗汉不是佛。

    不过就算这样,也已经很了不起,成就不死之身以后,几乎没有什么天敌了,傅则阳才放心让他单独行动,遇着危险即使打不过也能逃得掉。于是不再隐藏身份,光明正大地告诉别人,他,就是万年肉芝修成真身!

    罗紫烟十分喜欢芝仙,把从岷山带来的仙果给他吃,芝仙不喜欢,她又被辛苦才来的灵药青灵草给芝仙,芝仙才允她摸摸抱抱。

    不多时,外面传令官进来:“敌军又来搦战,宁王身边第一供奉,华山派的火扇仙尹节来阵前,指名要让杀他两个徒弟的人出去说话?!?br />
    罗紫烟腾地站起:“我不曾去找他,他竟要主动寻死!我这就去取了他的首级!”

    傅则阳也带着芝仙和古神鸠出来,到的营寨外面,看见对面有个红袍道人,端坐在一只仙鹤之上,手里拿着一柄羽毛扇,指点喝骂:“就是你这贱婢害死我的两个弟子么?先前那只恶鸟在何处?一起出来受死!”

    古神鸠闻言就要从傅则阳肩膀上飞起来,被傅则阳按?。骸安灰廊朔缤?!”

    罗紫烟果然已经放出飞剑去斩那尹节,尹节亦吐出一口的飞?;够?,两柄仙剑:一个紫烟缭绕,一个赤焰生辉,恰似狂龙斗恶蟒,张牙亮爪蟠飞。两世仗剑行侠,百年纵火为非,剑割仙途化迷梦,火焚霸业成灰。

    两人斗罢多时,不分胜负,火扇仙尹节把掌中仙扇举起,对着罗紫烟猛扇,一扇扇起石中火,两扇扇起木中火,三扇扇起水中火……共是五扇,五火合成一火,被他喷吐一口本源真炁,化成五条火龙,飞去将罗紫烟缠在里面。

    罗新大吃一惊,求傅则阳:“恳请仙师救小女性命!”

    “不必如此,紫烟姑娘手段还没有全部使出来?!?br />
    果然,罗紫烟抛出前生养炼了五百多年的镇山之宝纳芥环,化作青光莹莹一片寒光将自己全身罩定,任凭火龙环身飞绕,只是奈何她不得。

    “狗道士,凭你这火还想伤我!”罗紫烟在火中打出另一件至宝五行神火针。

    尹节正发力狂扇烈火,猛觉?;盗?,急忙运剑抵挡,叮叮数声,将飞针格开三根,另外两根正中肩膀,痛入骨髓,几乎跌下仙鹤。

    他一面用飞?;飞矸扇?,抵挡神针,一面大骂:“贱婢暗箭伤人,可敢随你家道爷来么?”催开仙鹤掉头就跑。

    罗紫烟从小跟父亲学的一身侠义精神,本着除恶务尽,又艺高胆大,御剑从后追来,脚踏飞剑,指定五枚神针围绕着尹节周身上下乱戳乱刺,尹节被他杀得手忙脚乱。

    罗新看出便宜,请湘王创下号令,全军出击,宁军先前被古神鸠一通猛扇伤亡惨重,早已经士气涣散,这回是仗着尹节仙师才敢出战,尹节一拜,士气再次跌落谷底,领兵的将军约束不住,扔了旗鼓火器,全军溃散。

    湘军直追了五十多里,前方火气冲天,烟影重重,一杆杆幡幢土墙接连成片,布成阵势。尹节在阵前跨鹤悬空,阴沉着脸:“方才那贱婢已经入我阵中,被我炼化成灰了!我知道你们那里还有一位剑仙在,便是先前那恶鸟的主人,快快出手相见!”

    罗新听说女儿死了,又急又怒,咬牙切齿地大骂:“终有一日要杀你为紫烟报仇!”

    古神鸠听见对方指名点姓叫自己,愉悦地叫了一声就要飞去出战。

    傅则阳把他止住,教跟芝仙等在原地,独自飞向阵前:“你是烈火道人的徒弟么?”

    尹节拧着眉上下打量他:“你是何人?跟罗紫烟那贱婢是何关系?”

    傅则阳自报家门:“我乃光明教主,天运神君,你瞎了狗眼,敢在我面前放肆?”

    尹节听完大吃一惊:“你就是天运老魔?呀呀呸!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在西域海外逞凶,安敢来中土称王称霸?凭你也配叫‘神君’二字?来来来,我这里有五火神焰仙阵,你可敢来破?”他嘴上骂得起劲,心里却怕得很,别的不说,傅则阳执掌武当派六十年,他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在元江取宝,一举灭杀了三位教主级别的人物,带着一只千古神鸟古神鸠纵横天下,连烈火祖师谈起他来也是忌惮重重。

    他曾经听师父烈火祖师和五台派的太乙混元祖师、摩诃尊者司空湛共同讨论过若是对上天运神君能有几分胜算,司空湛说若是三人齐上,当有九层胜算,混元祖师摇头说不足五成,烈火祖师想到的方法就是布成镇派神阵都天烈火大阵方有跟傅老魔一较高下之力。

    尹节听说站在面前的是昔日武当派的掌门,现在光明教的教主,头皮发麻,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口中说的极凶,动作却快,赶忙撤回阵中,料想他这阵法虽然比不上都天烈火阵,但也有其六七成的威力,若是傅老魔进阵,他即使不胜也能将其困住,以烈火猛炼,将其一点一点炼化!

    他刚打算好,傅则阳就随后飘入阵中,尹节赶忙使出浑身解数,咬破舌尖,混合真炁喷出,再猛扇手上的羽扇。

    他这五火神焰仙阵,能发石中火、木中火、水中火、金中火,最厉害的是火中火,化作离火之精,五火合一,煅铜炼铁,顷刻成汁!罗紫烟的飞剑方才来时就化成铁水了!

    谁知傅则阳立于火中,被他一股股炽炎火浪催过去,包住狂烧,烧得整个人都被耀眼的白炽火光遮掩,却依旧毫发无损。

    傅则阳在火中以法眼观看他的阵法,确实颇有奥妙,除非自己这般道行,便是灭尘子他们进来,也要用法宝护身,稍差一些的飞剑都经受不住。

    烧了片刻,傅则阳将阵法奥妙尽收眼底,笑问尹节:“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看看能奈本座如何?”

    这阵法就是尹节最大的倚仗,连此阵都奈何不了傅则阳,尹节再也没有什么咒念,急忙纵身化成一道火气,融入周围的熊熊烈焰之中,想要借火遁而走,傅则阳从火中飞出,金光人影从后一扑,登时将其扑杀。

    傅则阳取了尹节的五火扇,破了漫天火气,天地重新恢复清明,东一堆西一杆的法坛幡幢纷纷显露出来。

    罗紫烟先破禁而出,她的飞剑虽然被大火熔化,但纳芥环妙用无穷,始终将她?;ぴ诶锩?,任凭五火如何焚烧,仍然遍体清凉,不损毫发,可惜了那口随身数百年的仙剑了。

    湘王和罗新见傅则阳入阵之后许久没有动静,还以为他也遭遇了不测,来问芝仙,请他想办法,芝仙满不在乎:“就凭他们这几头烂蒜也想害了我师父?就算他们华山派的掌门烈火老妖来,也不够我师父一根手指头碾的!”古神鸠在一旁应声表示同意。

    待火气散尽,傅则阳带着罗紫烟飞回,湘王大喜,罗新也常常吐出一口气,传令众军,全军出击!湘军呐喊着向前冲阵,宁军抱头鼠窜……

    在傅则阳到来之前,湘王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东边的宁王军队一路凯歌,lián zhàn连捷,几乎要打到长沙,南边的桂王、西边的蜀王,全都有趁火打劫,瓜分湖南的打算,这一战,打回了士气,让湘军重得了生机。

    在庆功宴上,湘王朱镭当众到傅则阳桌前,双膝跪倒:“其他诸王都有异人相助,朱钒皈依竹山教,朱钡皈依红莲教,朱钋皈依白骨门,小王愿意皈依光明神教!日后小王所在之地,家家俱都供奉光明神王,恳请教主收下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