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75 第三阵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75 第三阵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让崔晴整理好衣服,跟宝相夫妻相认:“从今以后,你就是本教神音使者,隶属于光明左使座下,由我和左使直接管辖。这些年我新创一门光明神音**,这就传授给你,待会对敌,不许丢了本教的脸面!”

    崔晴离家出走,为妖邪所迫,几乎身死道消,无意之中加入了光明神教,只想找个地方栖身,有个势力庇护,对于上升并没有什么进取之心。现在稀里糊涂跟一个女子发生了关系,竟然是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天狐宝相夫人,还没等消化接受,就被教主成封做光明教的神音使者,还能由教主亲自传功,不禁有些发懵。

    傅则阳抬手发出一团金光,迎面一照,便有无穷声光信息进入崔晴的脑海。

    “你好声习练,两个时辰之后,会有华山派的人来为先前死去的郭云璞报仇,你就用这光明神音将其杀死,不得有误!”

    崔晴从小跟他母亲学习音律,碧梧仙子崔芜也是个音律大家,有一件镇山之宝洞灵筝,稍稍弹奏,便能碎石裂土,仗此开山比斧钺之类的宝物还要好用。

    崔晴也好音律,手中的玉箫是他小时候自己琢磨雕刻而成,是竹节形状,开口为龙头形状,音域颇广。

    傅则阳教给他的,是脱胎于大小十二诸天秘魔神音,被他精简成为五个音阶,再按照五行八卦之法拆分成七个,应道家玄门正宗“琴心三叠舞胎仙”之理高低相叠,共得二十一个音阶,虽然比最先二十四个长短魔音较少,但是循环反复,可达无穷。

    任何乐器、任何曲子,都可以用这二十一个音阶演奏出来。

    崔晴乍见此法,觉得很不合理,用箫吹奏,常常破音,吹出来的声调十分难听。

    傅则阳传给他的,既有修法,亦有用法,他盘膝坐好,凝神静气,调运真炁,用心调试。总算他随母亲xiū liàn,除了崔芜自身gōng fǎ之外,还有崔芜从崔五姑那里学来渡劫的太清仙法,勤修百载,根基扎得稳牢,很快吹出来的音符便渐渐成了曲调。

    傅则阳教他:“你要人快乐,显得自己快乐,你要人悲伤,亦要自己先悲伤。音律之法,无论魔音、神音,皆不出此准则。佛门有天龙禅唱和各种佛音,须得自心清净,才能让世间清净。魔门各家音法尽都不同,有的悲伤如泣如诉,让人悲魔入体,痛苦不堪,有的无法无天,教人颠狂,自取灭亡。你修此神音,虽然名为光明,我看你性情十分忧郁,未来有两条路可走,一为‘抑郁神音’,你练起来是事半功倍,但是要人抑郁,你先比人家抑郁许多倍,伤人越多,自陷越深,最后走火入魔,不能自拔。要么改炼‘光明神音’,好生xiū liàn本教大小光明经,练到身心光明,内外透彻,可摧伐扫荡一切阴暗。但是这光明先摧毁的就是你自心内部的忧郁,修行路上改换心性,饱受煎熬,事倍功半,但一旦修成,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我把两条路都明确指给你,愿意走向哪条,你自己选择?!?br />
    崔晴犹豫了下来,狠下心来:“教主法眼如炬,我内心忧郁,如月下流水,吹奏出来的曲子似风吹落叶,越听越难过,越难过越听,时常对月长叹,潸然泪下。然蒙教主开示,此乃自取灭亡之路,绝不可行,我愿追随教主之光明,行光明大道?!?br />
    傅则阳说:“你能有这样的雄心和志气很好,但是说易行难,但愿你能成功。我要去善化感谢一位朋友,待会有华山派的人来寻仇,你务必将其斩杀,再由宝相将其元神收起,装进葫芦,然后给华山派送去当面交给烈火祖师。就说他这些弟子们有眼无珠,欺负到我的门下来了,死有余辜,让他以后好生约束门人,出来行走带上眼睛,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就亲自去华山找他这个称师做祖的问话!”

    他向来是喜欢给人选择的,这一次也是给烈火祖师选择,他若识趣,吞下这枚苦果,并且约束弟子再不来招惹他,双方便可平安无事。若是能屈能伸,专门派人带上厚礼找他道歉,并且请他去华山当面赔罪,他就去走上一遭,在未来斗剑之时,光明神教就有站在五台、华山这一边的可能。烈火祖师要是决定不服,还要找他寻仇,光明神教便与华山派成为水火难容的敌人,日后见着,便尽下死手。

    对于峨眉跟五台这场斗剑,乃是仙家整场劫数的序幕,目前峨眉和五台还不能算是正邪之争,而是两家积怨太深,又各逞义气,以公平斗剑来分高低上下。

    傅则阳跟峨眉派有过龌龊,餐霞偷走了他的断玉钩和吸星琢,后来他把餐霞擒住,差一点处死,被神尼优昙赶来化解,他还收了叛出峨眉派的灭尘子,但总算未解死仇。

    与之相比,傅则阳跟五台派结的仇恨可就大了,他把太乙混元祖师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七手夜叉龙飞的脑袋给揪下来了,新近,凌绿华又杀了华山派的郭云璞,他还杀了白骨门的三凤……这次斗剑,五台派、华山派、白骨门已经结成一党,同气连枝,据说还有请太阴教的冥圣徐完,跟傅则阳所积下的仇怨不可谓不深!

    对了,还有绿袍老祖,凌绿华刚刚斩了他的弟子,又是一笔仇仗。

    只有五鬼天王尚和阳跟他有过兄弟情谊。

    另一边,峨眉派助战的有朱由穆、姜雪君、凌雪鸿,全都是昔日的仇人。

    但是恩仇之事,并不在傅则阳考虑的范围之内,横竖这些恩人仇人都奈何不了他。

    认真算起来,他跟两边都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峨眉以替天行道为己任,又跟佛门勾搭连环,把他定义为魔道,是天然的敌人。五台派这边一味"jian?。椋睿⑹壬?,滥害无辜,傅则阳也是看不上的,不齿与之为伍。

    两边都不是朋友,傅则阳的总体战略思想,就是让他们互相厮杀,消耗实力,峨眉一边彻底覆没,以太乙混元祖师的尿性,肯地会联系一大帮人来跟傅则阳报仇。如果五台一边彻底完蛋,峨眉派也会跟他翻脸,联合佛教一起攻上光明顶。

    傅则阳藉由崔晴去送还华山派弟子元神,给五台阵营一个拉自己入伙的机会,同时也立下光明神教的威风,让天下人知道光明神教和武当派都不能碰,破头和尚等级太高,又多年隐居西昆仑,傅则阳干掉他只对上层人物有莫大的震慑性,像郭云璞这种根本不知道。

    当然,他也要试试崔晴的胆气毅力,并让宝相纳上一份投名状。

    现在他要给峨眉阵营一个机会,招来古神鸠,带上芝仙,飞往湖南善化,来找罗新。

    罗新被称为湖南大侠,武功gāo qiáng,被湘王高薪聘请,作为十二万湘军的总教头,傅则阳知道他没在家,直接往前线来找他。

    这时,江西的宁王正在攻略湖南,起三路大军,水陆并进,杀得尸横遍野。由于宁王手下有异人仙相助,先是火烧联营,破了湘王麾下最能打的铁甲军,紧跟着长驱直入,直杀向长沙。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先前乌头婆跟秦渔斗法,呼魂唤魄,秒杀了五千精锐,后来郭云璞又被杀死,导致宁军差点崩溃,止住了攻势,原地整军,联系后方。

    傅则阳直接飞到湘军的大营里,下方人人惊呼:“好大的神鸟!快去报告主上!”

    弓箭手纷纷张弓搭箭,指向古神鸠,又有持长枪、刀盾的摆开阵势,准备征战。

    古神鸠最喜欢敌人主动攻击他,这样他就有借口吃掉对方,不算违反傅则阳的禁令,他见这么多人摆出攻击阵势,故意张开翅膀,露出腹部从众军头顶掠过。

    果然有士兵被吓到,失手放箭,一人发箭,其他人都跟着发,霎时间乱箭如雨,飞蝗攒射。古神鸠愉悦地长鸣一声,故意不躲不闪,任由那些箭矢射在身上,卡在羽毛里,无色眼珠得意地转了几圈,心想傅则阳这会肯定不会阻止他了,于是放心地张口去衔起一个持弓的士兵,就要把他吞入肚里。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chī rén!”傅则阳隔空挥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把人好好放下!你就算要吃,也吃个得道的剑仙,吃凡人算什么本事?”

    古神鸠愤怒地“咕咕”叫了一声,终究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只能接近地面以后,把人扔下去,在地上摔了个半死,然后愤愤地双爪抓地,站直身体,不给骑乘了!

    傅则阳带芝仙飘然飞落,众湘军全都挺直长矛包围过来,古神鸠想要拍打翅膀掀起狂风把他们吹走,又被傅则阳止?。骸昂洗笙缆扌略谡饫锩??就说天运道人来找他?!?br />
    有士兵撒腿跑去通报,罗新早就看到这边的情况了,但是湘王御驾亲征,要跟宁军决一死战,他作为湘王身边的第一护卫,不能擅自离开。

    听见传令兵来报,他请示湘王。

    那湘王年纪才二十出头,颇为精明干练:“我看那异人非同小可,既然指名点姓要找你,你可去与他相见,若能求他借那神鸟,去破了宁军的烈火妖阵,便是得天之幸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