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73 前世情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73 前世情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郭云璞原本是极厉害的散仙,拜师华山派以后,更炼一身用火的功夫。进本站。

    那少年崔晴剑术也极为高明,看似柔弱可欺,实则柔带刚,六支清宁玄光箭下翻飞,配合太清神光有功有守。

    两人斗剑多时,郭云璞不能取胜,心懊恼,见敌人太清神光颇有些道行,便将手举起,喝令身后的三十六名亲兵都把葫芦打开。

    他作为宁王府的供奉,跟宁王要了三十六名亲兵训练成道兵,每人身皆带有一个葫芦,分成三组,每组十二人,所持葫芦里面分别装用仙法精炼的硫磺、硝石、焦炭,用一股乙木精气裹定,分作一百零八颗火珠。

    得到郭云璞号令,亲兵们把葫芦捧在手里,解开盖子口诵密咒,跟郭云璞相应。

    郭云璞右手掐诀,斜指向天,一声暴喝,亲兵们的葫芦里“嗖嗖嗖”连续射出七团青光,全部被他法术接引聚向凌绿华所在地方喷去。

    霹雳声响,郭云璞手诀里射出一道红光,跟那几百枚青色光丸敲在一起,相互摩擦引燃,轰隆一声,天摇地动,炸起十余米高的烈焰!

    崔晴的太清神光像水晶罩一样支离破碎,随风化去,受到反震之力,施法的崔晴呕出鲜血,踉跄两步,差点跌倒。坐在地凌绿华也喷出一口鲜血,好在她已经恢复了部分元气,右手向前一指,六柄神钩排成一行,仿佛怪物的巨爪,劈头挠去。

    郭云璞以为这下定能将两人震晕,火云剑崩开六支飞箭,正要飞入把崔晴斩了,募地飞来六道钩形光影,他急忙回剑拦架,只挡住了四柄神钩,余下两柄将他左右两匹马的持葫亲兵连人带马劈成四块!

    崔晴还要重新振作跟郭云璞斗剑,凌绿华急声道:“咱们快走!”她坐在地站不起来,伸手抓住崔晴的手肘,崔晴只觉得精神一震,来不及多想,急忙放出太清神光将两人裹住,腾空飞起,往西边飞去。

    郭云璞不依不饶,大声咒骂:“小狗男女哪里走!”从马背跳起,御剑来追赶。

    他打开腰的葫芦,发出千丈烈焰,结成一个巨大的火云,风驰电掣追两人。

    崔晴的太清神光只能抵挡一时,凌绿华虚弱地说:“咱们到那座山峰去?!?br />
    郭云璞看见两人带着整团火云紧急降落在一座矮峰顶,火气入林,清脆的草木涌起大量黑烟,并且快速变黑焦枯,然后开始燃烧。

    郭云璞把两人当作的游鱼,落在火焰沸腾的林:“小狗男女,看你们还往哪里跑!”他在火转了两圈,发现崔晴和凌绿华竟然失去了踪影。

    怎么回事?郭云璞能够觉察得到,两人在这附近,只是看不见,也找不到确切的地方。他狞笑一声,张口喷吐元气,晃动葫芦,将火越烧越旺,烧得草木化灰,土崩石解,连地面都烧得红了。

    “你们还不出来么?再不出来,我把你们一起炼化成灰,你们的魂魄依然要被我收走,受那永远不尽的炼魂之苦……”

    “妖道!我在这里!”崔晴在烈火之现身,他双脚离地,外用太清神光护体,将火焰排开,玉箫捧在唇边,开始吹奏。

    郭云璞见他现身,御剑斩去,崔晴飘然一荡,向后退去。

    郭云璞料想他现身必然是支撑不下去了,要把自己引开好让那女子逃跑,本不想再继续追,但崔晴那啸声却似有一种特殊的魔力,钻五官穿七窍,在他心脏急速摩擦切割,又疼又痒,恨得不得不离地飞起,御剑追砍:“小狗敢坏你家爷爷的好事,我宰了你!”

    两人一逃一追,飞出火场,在掠过一株大树的时候,凌绿华突然在他背后现身:“妖道受死!”拼尽全身气力将六甲神钩合璧一处,自而下凌空斩落。

    也是武当派剑术高明,凌绿华这一钩又使出了分光剑诀那一剑裂阴阳的剑势,郭云璞被啸声暗制元神,影响视听,竟来不及应变,被凌绿华一钩拦腰站成两截!

    这一下使完,凌绿华再也支撑不住,从树直掉了下来。

    崔晴赶忙飞来把她抱?。骸跋涉?!仙姊!你怎么样?”

    凌绿华被一个陌生男子抱住,条件反射地想要挣开,却没能如愿,只得轻声唤道:“男女授受不亲,你先把我放下来?!?br />
    崔晴看地满是飘散的黑灰,远处的林火正被风吹着往这边燃烧过来:“事急从权,我先带仙姊寻个好休息的地方!”

    也不知怎么地,他看见凌绿华第一眼觉得万分地亲切,看她坐在地,被妖道和一群军痞汉欺负,觉得万分地气恼。此刻软玉在怀,心脏砰砰乱跳,连看也不敢多看怀佳人一眼,抱着凌绿华飞到距离此地不远,自己个月找到的洞府。

    进洞之后,把凌绿华放在榻,他背过身子守在洞口:“仙姊只管用功疗伤,我为你hù fǎ。我有一位前辈赐予的疗伤灵药,已经放在枕头旁边,仙姊可自行取用,若有什么差遣只管开口,刀山火海,小弟万死不辞!”

    凌绿华委顿坐在榻,长长叹了口气,问道:“我听道友方才自称仙都山崔晴?”

    “正是?!贝耷缤芬膊换氐厮?,“还请问仙姊尊姓大名?”

    “我姓凌,武当派则阳真人弟子,崔道友可否见告师承长辈?”

    崔晴沉默片刻:“我从小跟我母亲学道,不敢吐露母亲姓名,以免给她老人家丢人。自从离家之后,四海漂泊,前不久经朋友介绍,加入了光明神教,现为青木旗魔音堂下弟子?!倍倭硕?,他又说,“听闻本教教主昔年曾经在武当派做掌教,有一甲子时间,道号便叫则阳,仙姊既然是他老人家的弟子,咱们便不是外人了?!?br />
    “嗯?!绷杪袒α艘簧?,她内观自己体内状况,五脏六腑之间仍然有屡屡黑煞未驱除干净,昨晚一直分心,要防备兵痞骚扰,运功不纯,万幸她xiū liàn的是玄门正宗,基础打得极牢,对邪教的法术抵抗能力也很高,才能保住一条性命,没有被乌头婆隔空把元神摄去,那两枚白眉针也被逼在肋下,未曾刺破心窍。

    忽然凌绿华感觉嗅到一股香气,通五官走七窍,散入四肢百骸,紧跟着升腾起一股炽热的暖流,从手脚似潮水般涌向心间,到了心头轰然炸开,脑子里嗡地一下,软倒在榻。

    她知道自己是了极烈的淫要,并有邪法催动,暗恨崔晴看去像是个正人君子,实则竟然是个奸邪之徒。她想喝骂,非但没有力气动弹,连说话也不能,眼皮更睁不开。

    而此时,崔晴也了邪法,浑身燥热难耐,血液沸腾,正不知所措,眼前出现凌绿华的影响,此声此影,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笑吟吟地向他摆手:“崔晴弟弟,你快来啊,姐姐想你抱我……好弟弟,你莫要让姐姐空守床嘛,莫不是个傻的……”一边娇滴滴说着,一边宽衣解带,褪下衣服……

    崔晴闭眼睛,不敢看那白花花的身子,但那魔法影像是直接出现在脑子里的,闭眼睛依然存在,不得不看。他浑身颤抖,心想绝不能玷污了仙姊姐姐,实在不行,自我了断,除此残生!而与此同时,榻的凌绿华也暗暗准备,只要崔晴扑来,她立即逆转五行精气,zì shā尸解!

    一男一女,这般较劲,凌绿华不能动弹,较被动,崔晴却大是考验自己的毅力,挨了片刻,全身像筛糠一样哆嗦,嘴唇都要破了,猛地大叫一声,纵跃跳起,大叫道:“仙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崔晴去了!”

    他跳出洞口,举起右手运足真气,要挥掌击破自己的天灵盖,忽然耳边传来声音:“勿须自戕,既然有美人在前,安心享用?!鄙粝炱鹬?,脑海里凌绿华的影像便破碎消失,散于无形。

    他大吃一惊,咬牙切齿:“你到底是谁?你在哪里跟我说话?”

    “你刚才还谈起我,说要入得我的教下,现在听了我的声音,需要牢记在心?!?br />
    传音的正是傅则阳!

    崔晴见是教主的命令,让他去做,又是凌绿华的师父,心一喜,若是得了长辈允许,那性子又不相同了:“只是,此事还得仙姊允可……”

    “用她允许什么,我允许行了!”

    崔晴还想再说,双脚骤然离地,似云里雾里跑向远方,跌跟头打把式地乱飞,最后撞在一个床榻面,热气蒸腾,香雾撩人,他刚要挣扎而起,便被两条滚烫的胳膊搂住,强拉回去,口呢喃:“渔哥,莫要太狠心呢!奴家要给你生孩子?!?br />
    说完张口亲过来,崔晴既了魅}1{药,又种魔法,这回měi nǚ主动缠绕,终于再也抵抗不住,周身血脉喷张,冲大脑,不管不顾,反抱回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