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72 火云仙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72 火云仙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渔刚刚用师传至宝锁仙旗惊走乌头婆救下凌绿华,天狐宝相夫人便现身,告诉凌绿华:“你的丈夫和女儿已经被引到别处去了,有人要用他们引出天运老魔,他们最终都必死无疑。我引你到这边来似想借你的手引出渔哥,也算救了你一命,不然你追上陆敏,非但救不了人,也会跟他们一样死无葬身之地,因此你莫要怨我?!?br />
    秦渔看着她,怒道:“你这妖孽,我这些年回山苦修道法,早就要出来寻你报仇,都被我师父和师娘拦住。你不知好歹,今天主动来找我,我必要杀了你这妖孽,用你的皮毛做个皮套,先给我师娘用!”

    宝相满面含春,眼中波光闪闪:“若是你要用,我便把这身皮给了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不能给别人,由你一人带着,缝在领子上,每日让我贴着你……”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揭自己的脸皮,接下来一层,立即变作雪白的狐皮,上面挂满三四寸长的银针毛。狐皮掀起来,下面并不流血,又有一层嫩白的人皮,还是原来模样。

    秦渔骂声了不要脸,放出上次从元江金船里面取来的玄嚣双戈,化作两道亮白的百丈豪光,直扑宝相,凌绿华在一旁也放出六甲神钩,襄助夹攻。

    宝相以五根红云针抵住,三人在岳麓山下斗气剑来。

    秦渔回山二次学艺,李静虚是剑仙里的大宗师,不说法术,单以仙剑之道而论,天下能够跟他比肩的,不超过一手之数。经过百余年的刻苦修学,秦渔剑术大涨,用的又是前古西方白帝所留神兵,双戈大开大合,钩戈切砸,仿若两条穿浪白龙。

    凌绿华在武当派也下得苦功,她的资质,远比陆敏为好,更超过花绿绮和武当四友,多年来将三丰真人的太乙分光剑诀炼成。

    她那六甲神钩本是天府奇珍,由六甲天神伐木碾冰磨制,被她用分光剑诀来使,霎时间化作六九五十四道绿色钩影,好似群蛇乱舞,满空乱颤,先前乌头婆跟她斗剑,上来就差点吃了大亏,若非法力gāo qiáng,斗法经验丰富,几乎被凌绿华乱钩分尸。

    这两位剑术大家合力来攻,宝相哪里抵挡得住,只片刻之间红云针便抵挡不住,先被秦渔双戈准确地将一根如闪电般激射的飞针扣住,两下用力,咔嗒一声,绞成一片红芒。

    紧跟着凌绿华指定数十道青虹劈头盖脸乱钩乱拿,宝相愤愤地娇喝一声,扬手发出彩霓练,化作两米多宽,半寸来厚的火焰,不断延伸,似展开的绸带一般飞去,半途中分成十二股,分别缠向秦渔和凌绿华。

    秦渔当年吃过这宝贝的亏,早有对策,将在元江畔傅则阳从花绿绮手里给他换过来的分海钺祭起,半月形的碧绿斧头飞到空中,也不见得怎样快速,轻轻一晃,斧锋前面迸发出一道绿色的光刃,向下斩落,随着一阵裂帛的急响,宝相夫人这镇山之宝被拦腰斩成二十四段,各自纠缠结成一团烈火焚烧殆尽。

    “妖狐!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可用!”秦渔催动双戈去杀宝相。

    宝相见钩戈齐至,来速又快,急忙取出弥尘幡,信手一抖,化作一团红光将自己裹住,随着一声雷响,钻空飞起。

    秦渔急忙使分海钺去斩,竟没追上,钺上两颗眼睛似的珠子也未能将宝相元神锁定。

    宝相飞到半空,将红光展开,显出上半截身子,跟秦渔说:“我知道你是极乐真人的弟子,若是他老人家不同意,我是万万不敢纠缠的,只是他老家人并不管此事,甚至我们结合,于将来成道,乃至天下正邪消长皆有益处,我想他老人家说不定暗中是默许此事的。渔哥,只要你答应我,我必然洗心革面,从此以后只爱你一个,咱们永相厮守……”

    “不要脸的淫妖贱妇!”百余年间,秦渔学到了不少骂人的话,在胸中憋了多时,今日终于当着正主的面骂出来,左手驾驭双戈,右手指定神钺杀去。

    宝相再次发动弥尘幡飞走,声音远远传送过来:“那乌头婆虽然忌惮极乐真人,但她爱子被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必要杀凌道友而后快,你想英雄救美,只能寸步不离开她……”人已经消失,声音仍然在空中回荡。

    她这样说,秦渔也真不放心凌绿华,要送她回武当山,凌绿华冰雪聪明,觉察出有异,给秦渔跪下:“秦师叔,你肯定知道外子和小女的去处是不是?请你千万相告!”

    秦渔左右为难,碍不住她一再苦求,只有说了,凌绿华便要赶去浙江,秦渔苦劝:“我师父已经推算明白,着人去破局了,傅大哥神通广大,必然能够察觉,将人平安救出。若是退一万步讲,连他也不能行,你去也是白白送一条性命!”

    凌绿华掸了掸衣袖,整了整发簪,满脸肃穆:“他是我的丈夫,蓉波是我的孩儿,不论这段孽缘由何时起,到何处灭,终是一世家人。我是个不祥之人,害的母亲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累及父亲不能得天仙位业。如今又妨得父女成仇,要克死丈夫,克杀女儿!此去至多跟他们死在一处,也算是全了这一生的夫妻情分,母女因缘了!”

    秦渔劝不住她,决定跟他一起上路,虽然师父警告,让他不要掺入此局,否则仙途永绝,还有可能堕入魔道。秦渔对付师父的从来都是深信的,不过他心存侥幸,料想仙业修得如何,是否堕入魔道,全都在于自己,不在于他人,只要意志坚定,勤恳苦修,自然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自己的,哪怕千难万险,仍能修成。

    两人行至湘赣交界处又被乌头婆赶上,这回乌头婆带足了宝贝,跟两人展开大战。

    恰逢下方两军交战,乌头婆使出呼魂落魄之法,叫了几声,将参战的两军四五千将士魂魄全部叫来,将两人困住。

    这时候天狐宝相再度出现,趁着凌绿华被乌头婆逼得辛苦防御之际,打了她一根白眉针,然后将人掳走。

    秦渔看见她就生气,在后面紧追不舍,乌头婆也不肯放过,秦渔用的是李静虚的金光霹雳遁法,速度奇快,乌头婆呼名唤魄,声到人到,速度更快,但都比不上宝相的弥尘幡,追了一阵,又把人追丢了!

    却说宝相故意把凌绿华带到一处败军的军营里,将她扔了下去,那些败军参将士气正衰,忽然见天上掉下来一个倾国倾城的受伤仙女,都惊讶万分,然后就有人带头说临死前想要尝尝仙女的味道,立即得到其他人的连声响应。

    凌绿华中了乌头婆的邪术,又中了白眉针,幸得六甲神钩灵异,能够自动护住,得她稍微一点真炁相助,便能环身飞绕,将最先冲过来的兵痞斩成碎块,兵痞们用大刀长矛伸过来,都被神钩一斩两截,用弓箭射来,也会被钩绞碎,不能伤害到凌绿华。

    坚持到第二日,凌绿华凭借丹药,稳定住了元神,回复了不少元气,正要飞走,这伙败兵的一支援军到了,领军的是位得道的全真,名叫郭云璞。

    郭云璞原是旁门散仙,新近拜在华山派烈火祖师门下,新炼成一口火云飞剑,一个烈火葫芦,到了宁王门下做了供奉,被尊称为火云仙师。

    这次宁王和北边的楚王大战,lián zhàn连败,郭云璞主动请缨,只带两百多人出马,用飞剑连斩十六员敌将首级,又发火烧了三支人马,挽回了颓势。

    正好走到这里,收拢败兵,兵痞们向他报告,说是天上掉下来一位受伤的仙女,他过去一看,登时被凌绿华的美貌吸引,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出硫磺**砂望空抛洒,化作一蓬黄云,飞到凌绿华头上向下罩落。

    凌绿华认出是邪派的迷人手段,要是平时,哪里会放在眼里,如今内受乌头婆的邪术,又中了白眉针,抵抗不得,只吸入了一口便浑身发软,颤抖着几乎摔倒瘫软在地。

    她咬紧牙关,便要动念操纵六甲神钩zì shā兵解。

    忽然天上有人高呼:“光天化日之下,妖道竟敢害人!”先是落下一道清凉如水的太清神光,罩在凌绿华身上,让她遍体生凉,不再发燥,只见空中飘然飞落一个青衣公子,手里拿着一根白玉短笛,先一弹指,发出一点道家五雷真火,落到那硫磺**砂中,将砂引燃,噼啪爆鸣,轰然烧起。

    郭云璞大怒:“哪里来的小子,敢坏你家郭爷爷的好事!”张口喷出火云仙剑,化作数十米长的一道火光,直取那青衣少年。

    “你是谁的爷爷!本公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仙都山崔晴是也!”青衣少年从玉箫里射出十二支清宁玄光箭,看似光芒并不如何猛烈,威力确实不凡,跟火云箭一碰便相互挡开,炸起大蓬的火星,狂飞乱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