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71 天狐设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71 天狐设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傅则阳提起“铁伞门”,灭尘子脸色有些古怪:“昔年三丰祖师飞升之后,五位师伯各创一宗,皆是剑仙门户。当时各自广收门人,仙凡混杂,又分出十三派,再后来五宗宗主先后遭劫,连大师伯也常年闭关不出,各宗弟子依然在人间传播开枝散叶,fēn liè成九九八十一门。铁伞门的事我也略有所致,那古来稀的父亲古凤春是李琴生的弟子,当年在紫霄宫前见着师父用北冥伞大发神威,心存羡慕,后悄然下山,将此事跟他儿子说了。不久之后古凤春身死,古来稀就打着师父的名头创立了铁伞门?!?br />
    “原来是这样!”傅则阳感觉有些好笑,“竟然是李琴生的传人奉我为祖师创立门派,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怎么没告诉我呢?”

    灭尘子哂笑道:“人间打着某位传奇仙师的名头创立门派的事多如牛毛,奉吕祖为祖师的香堂教会有几十个,说是三丰祖师显圣传功的宗派也有不少。铁伞门就在襄阳左近,我看他们以侠义道自居,仗义行侠,古凤春有剑仙的弟子,古来稀虽然当时年纪尚小,学到的不多,所创铁伞荡魔七十二式倒也有些意思,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他们厮混了?!?br />
    傅则阳听完这些觉得好笑,杨鲤却是把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不可能!我师父绝不会骗我,他并没有提到过师祖的事情,只说是则阳祖师梦中授艺……”

    “古凤春是本门叛徒李琴生的弟子,古来稀应该是怕打着他的旗号行走江湖,怕我们报复他?;蛐硎枪欧锎旱P母哟瓷鄙碇?,连武当怕这些nèi mù都没有告诉古来稀?!泵鸪咀硬虏?,“你那铁伞门的事情,因为牵涉到我师父的名声,我还特地去铁伞宫看过,见你们也还算知道好歹,就没有插手?!?br />
    接着,灭尘子把他去铁伞宫查看那一年的情况,时间、地点、人物,全都说得清清楚楚,连古来稀教徒弟们学习铁伞功夫第四十八式“风起云涌”这一招都给指出来了。

    当年杨鲤才只六岁,还是个垂髫童子,他都已经记不太清了,灭尘子却说得清楚明白,他才终于认清现实,脸上满是失魂落魄之情。

    古来稀已经死了,傅则阳自然不会跟一个死人计较,再说古来稀也没有打着他的名号做什么过格的事,便宣布,认下古来稀这个弟子,让古来稀进武当派他这一支的家谱,这样杨鲤就是他的亲徒孙了。连同杨鲤的师兄,现任的铁伞门掌门谭簏,也招上山来,共同正式叩拜祖师,日后由大师伯灭尘子代师传艺,教他们道法。

    古凤春死的时候古来稀还是幼年,并没有得到什么传授,对于当年李琴生叛出师门的事知道的也不多,他只听父亲在弥留之际感叹过,三丰真人有一个小弟子郊外别传,法力gāo qiáng,神通广大,使一把铁伞,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古来稀长大以后,xiū liàn记忆中父亲留下的残存口诀,又学了一些江湖上的功夫,创下铁伞门。后来年纪渐长,他偶尔接触到仙道众人,心甚羡慕,入武当山三次想要拜师,大家知道他是李琴生那一支的后人,连山门都不让他入。

    在晚年他又遇到南海散仙凌虚子崔???,看中杨鲤想要收为弟子,他很高兴,已经定好,要让凌虚子给杨鲤带走,却不想半路出了岔子,凌虚子跟红莲教的人斗法受伤,从此一走了之,再也没有了音信。

    古来稀知道杨鲤资质非凡,连凌虚子都赞不绝口,说他是仙道中人,便寻思想要杨鲤未来“认祖归宗”,临死前留下让他们兄弟寻找“则阳祖师”的遗愿。杨鲤和谭簏找了许多年,终于遇着傅则阳,入了武当派,完全了这段仙缘。

    傅则阳就把北冥伞赐给谭簏,要他继续做武当派铁伞门的掌门,学了仙法以后,再新创几套武功,增加武功类别,扩大武功种类,将铁伞门在人间发扬光大。又将断玉钩和后羿射阳弩给了杨鲤,要他好好xiū liàn。

    当日凌绿华在陆敏之后下山,想要去将他追回来,至今未归,傅则阳算到她是牵扯到一桩前世的情孽之中,全凭她自己做主,并为干涉,后来算到她有劫难,便要下山去救。

    听说凌绿华有难,灭尘子便道:“师父为了师弟的事,万里迢迢从光明顶赶来,皆是我这个做掌门师兄的缺少担当,不能立世之故,这次就有我下山去接凌师妹回来吧?!?br />
    傅则阳摇头:“这次你师妹是勾起了前世的一宗情孽,又关系着好几个厉害的人物,况且据我推算,天下各门派斗争愈演愈烈,马上就要有爆发,你还得在武当山主持大局?!?br />
    灭尘子沉吟片刻,问:“前些时,峨眉派我昔日的故旧李元化来见我,说起正邪消长之势,要见分晓,他们要跟五台派决一雌雄,说我武当派秉承三丰真人道统,亦是玄门正宗,要放弃私怨,跟他们同仇敌忾,共同对付五台派。后来不久,五台派的万妙仙姑许飞娘来见我,说峨眉派自从长眉真人飞升以后,越发横行霸道,对得罪他么的人斩尽杀绝,要我助他们对付峨眉派,既报当年的私仇,又为被霸凌的同道主持公平,还说东方魔教的尚师叔也已经答应相助五台了。正因为有这事,我才没能阻止陆师弟的……”

    傅则阳听完笑道:“此事我早在当年在武当山随恩师学道时就已经有所预料。当初我xiū liàn血神经,被恩师从无行尊者手上救下来,学习玄门正宗。我要放弃魔功,一心一意跟恩师学习金仙大道,恩师却不允,说如果我放弃了原来的魔道,也学不成他的仙道,最后一事无成,万道皆休。我至今仍然只能大约明白一些,仍然无法见得透彻。现在我也要你坚守自己的道,莫变初心,该如何做就如何做,你是武当派的掌门,哪怕哪怕将来有朝一日,你跟峨眉派攻上光明顶,也不算你欺师灭祖?!?br />
    灭尘子赶忙跪下:“弟子的剑是恩师所赐,若以此剑攻向师父,必遭天诛地灭!”

    “我知道?!备翟蜓舭阉銎鹄?,“我只说你带人攻上光明顶,又没说你要想我出剑。恩师曾经说过,无论佛家、道家、魔教,所知所觉的,都是一个道,只不过犹如盲人摸象,各见一隅。若局限于一家之内,画地自囚,便永远见不得大道真相,除非超然三教之上,道无界限,心亦无界限,方能与之相合。我开创光明神教是走神魔之道,重立武当山门是走金仙之道,我想看看二者有何不同,互相对照,期待将来有朝一日能够超然并包。你在仙道之中,就行仙道,他们在魔道中,就行魔道,你们是敌是友,是恩是仇,由你们行去,横竖出不了我的手掌心!”

    灭尘子觉得自己能够听懂这段话,但是又不太透彻,默默地细细咀嚼。

    傅则阳交代完毕,暂时将石生留在山上调养,带着芝仙,乘上古神鸠去寻凌绿华。

    却说凌绿华离开武当山去追丈夫,却受了天狐宝相施法暗制,明明陆敏是往浙江金华去的,凌绿华却看着丈夫是往南来的。

    一路追来,直过了洞庭湖才发现不对,正好遇着一伙妖人在残害百姓,被她用六甲神钩一口气斩了三个,不成想里面有两个是南疆百蛮山绿袍老祖的徒弟,还有一个是邪教中有名的散修乌头婆。

    知道儿子被斩,乌头婆立即赶来,先收了儿子的魂魄,然后便跟凌绿华斗起法来。

    乌头婆一身邪法,又凶又狠,诡异难测,林绿化不是对手,逃到岳麓山下,被乌头婆困在一处山谷之中,眼看不敌,突然有一个少年出手,将乌头婆惊走,将凌绿华救下。

    这个少年就是秦渔,原来他意外得知傅则阳的门人有难,便想出手相助,被他师父李静虚阻住,告诉他:“那傅道友道魔双修,为人亦正亦邪,现今正是天下正邪消长,拼杀激烈之时。这次他们许多人设伏算计光明教主,各怀心思,其中还有一个昔年的老朋友也掺了一手,莫说不许你去,你就是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br />
    秦渔却不敢违逆恩师,便求极乐真人出手。

    极乐真人说:“那位光明教主的边最好莫要沾,你沾了他的光,逃过一劫,可免三世兵解,自以为是福,却于未来飞升大有阻碍,正是?;鱿嘁滥?,却休要叫我出手!”

    秦渔十分倔强,师父不管,他便要亲自出马。

    极乐真人推算良久,只给他一条道路,让他去善化求罗新,让他请铁伞门的杨鲤出面,作为一个局外之人入场,成为变数,破了心如神尼的神符,免却傅老魔的一次劫数,同时也免了心如与傅老魔结仇的机会,心如如果现在及时悬崖勒马,仍可飞升,若是她铁了心要跟傅老魔为敌,便要纠结在人间不能往生极乐。

    李静虚这一手算是刀切豆腐两面光,一石数鸟。

    秦渔求了罗新之后,也没有离开湖南,而是在这里等消息,正遇着天狐宝相鬼鬼祟祟,便一路跟踪,最后遇着凌绿华,将其从乌头婆手上救下来。

    却不想,这都是天狐宝相之计,正是要用这种方法引他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