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67 洞玄仙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7 洞玄仙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到半路跑来一个妇人,想要桑仙姥,气势相当不凡。

    傅则阳站在白骨香辇上,背负双手冷冷问:“你是哪一个?”

    妇人欠身笑道:“贫道法号洞玄,久在南疆,很少出世,傅道友相比没有听说过?!?br />
    洞玄仙婆!她的徒弟天蚕仙娘在南疆被山民们当作神一样崇拜,绿袍老祖鼎鼎大名的百毒金蚕蛊就是跟她换取的金蚕蛊母,跟天蝎杂交,用九九八十一年苦功炼成百毒精魄,专食rén shòu之血髓,刀剑不能伤,雷火不能坏,仗之横行天下,罕逢敌手。

    这老乞婆常年隐居在南疆茫茫大山之中,向来不过问天下的恩怨纠葛,跟桑仙姥也不会有什么交情,为何此时出现跟我要人?

    傅则阳心里揣度,如果对方跟破头和尚联手,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你跟这老狗有什么交情?”

    洞玄仙婆温和地笑道:“道友莫要误会,我与这老桑毫无交往,从未见过?!?br />
    “那你为何要给她求情?”

    傅则阳口气不善,洞玄仙婆也不恼,依旧面色慈霭:“我并非为她求情,只是为她可惜,她毕竟是个天生地养的精灵,试想天地之大,能有几处福地滋养出这样的乙木精华?就这样被你用魔火炼化,太过可惜。不如送我,我带回去用五行真水洗练,再以太阳真火焚烧,将她还原成乙木灵根,以养蚕母。我前些年得红花鬼母之助,找全前古洪荒时期的五行灵蚕,培育出蚕母蛊王,正缺母皿培育,若能有这乙木灵根,便是得天独厚了!”

    原来她不是要救桑仙姥,而是要用她去养蚕,什么五行灵蚕傅则阳不懂,只听说过金蚕蛊,号称是蛊中之王,天蚕仙娘仗之成为南疆女神,独霸十万大山。

    绿袍老祖经过杂交的百毒金蚕蛊更加厉害,能够嚼烂剑仙的飞剑,生吞仙家的法宝,铁嘴钢牙,放出时满天金星,犹如蝗虫过境,见什么啃什么,连点渣滓都不会剩下。

    绿袍老祖十万金蚕蛊咬死了一个地仙,十几个散仙,东据尚和阳,西退毒龙尊者,坐镇百蛮山,开辟了南方魔教一脉。

    这么凶恶的蛊虫爬到身上,吞啖皮肉,吸食鲜血,啃嚼骨骼,想想就觉得恐怖。

    洞玄仙婆笑着劝慰:“这老桑毕竟曾经做过道友的亲姐,你杀她便有弑姐之嫌,不如给我,每日让灵蛊飞上她的身体,啃食血肉,吸摄精气。她是不死之身,又是生发之气最重的乙木精灵,第二日便能复原如初,到时候又可重复放牧。等到经年之后,再让五行灵蛊将卵产在她的五脏六腑之中,定能培育出最好的蛊神。道友,这样既能助我成事,形同功德,又惩罚了这个虽有人形,未有人性的妖孽,更免去了弑姐之名,一举三得,何不为之?”

    傅则阳刚才由于陆敏和陆蓉波的死,恨极了桑仙姥,一心要用魔火把她炼化消灭,如今冷静下来,听了洞玄仙婆的建议,又觉得若是这样,确实太便宜这妖孽了,若将她送给洞玄仙婆,按照她所说那样,更能解恨。

    傅则阳定了主意:“你说的方法确实很好,不过这妖孽恩将仇报,害我弟子门人,我若不亲手处置,被你三言两语凭白要了去,日后被别人知道,定然耻笑天运老魔怕了洞玄仙婆。这样吧,你那五行灵蛊说得神乎其神,不若每样送我一对,我家里有小孩子,近年来喜欢上了虫蛊一类,我带回去给他玩耍,这样算做交换,我们各有好处?!?br />
    洞玄仙婆脸上依然笑盈盈地:“我那灵蛊乃是数千万年前的洪荒异种,千年来,我走遍四极八荒,穿行地肺,深入地心,直到前不久才全部找到。说这些不是要讲我费了多少功夫,而是五蚕皆极凶恶,非比寻常,单那金蚕蛊,平素南疆见到的都是两翅,我给徒儿和绿袍教主是四翅,我自炼的是六翅,其他四蚕也同样凶狠,天下出了我之外,再无一人能够驾驭驯化它们,我倒是愿意给,只怕……道友家无人能够治得了他们,万一飞走逃亡,流落人间,更无一个天敌,被他们大量繁殖起来,势必为祸无穷?!?br />
    “不见得!”傅则阳说,“你只管把蚕放出来,看我治不治得住?!?br />
    洞玄仙婆犹豫了下,笑道:“好吧,不过道友若是治不住,就并非是老太婆倚老卖老,强人所难了,到时候我收回灵蛊,那乙木灵根也得给我?!?br />
    “那是自然!”

    洞玄仙婆举起竹杖:“五行灵蚕合在一起,便有五行齐运之功效,虽然他们在我手里时日不多,道行还浅,但也有一股天生的奇效,我一个一个放出来,给道友接收。第一个,这是六翅金蚕!”

    她说完,肩上huáng sè的小葫芦突然爆发,喷出一股白烟,里面射出五道金光,洞玄仙婆分出公母,用竹杖一指,拘住三个,强令回葫芦里,只把两个放开往傅则阳飞来。

    这金蚕雌大雄小,母蚕长度将近一尺,公蚕不到母蚕的一半,皆生六翅,全身布满细密的鳞片,只闪金光,头上顶着两颗红眼,口器张开,里面尽是黑色钢钩锐锉。

    他们飞行速度极快,落在旁人眼中,看不清长相是怎么样的,只能见着两道金线。

    傅则阳屈指弹出两团魔火,将两蚕包没,双蚕果然不惧,闪电般在魔焰中一穿透过,扑倒傅则阳身上,傅则阳用左肩膀迎上去,让他们落在肩头,咬破皮肉,"yun?。椋⑾恃?。

    他问洞玄仙婆:“把其他四个也一起放过来吧!破头和尚的法阵马上那个就要布好,莫要浪费时间!”

    洞玄仙婆见他竟然用魔道之中以身啖魔的法子对付灵蛊,心中颇为吃惊,暗道普天之下敢用这种手段的大约只有他和那血神子邓隐了,血神功真个神奇奥妙,换做别的魔道修士,要么被灵蛊啃咬干净,要么被蛊毒攻心毁掉肉身。

    她不再耽误时间,把肩膀上的小葫芦其余四个同时打开,将剩下四种灵蛊也各放出两只,全部往傅则阳身上飞去。

    傅则阳见着数点彩星托着极细的虹线电射而来,不闪不避,反而主动向前迎了过去,飞到空中被十只蛊虫咬住肩膀胸膛,给他们各吸了十几滴精血,暗用魔法约束,十只灵蛊皆似酒醉,被紧紧吸在他的身上不能脱离。

    猛然额头上金光一闪,傅则阳从这具三凤的身体里面脱体而出,三凤所有精神气血都被带走,只剩下一张人皮裹着骸骨骷髅,被他反手用人皮把十只灵蛊裹住,做了个人皮口袋,收进乾坤袋里,然后收回魔火:“老桑给了!”

    桑仙姥一得了zì yóu,立即纵身扑向地面,想要遁地逃走。

    洞玄仙婆用竹杖一指,从下面的泥土里飞出万点金星,尽是四翅的金蚕蛊,蜂拥而上扑在桑仙姥的身上,将她全身包住,形成诺大的金光虫球,大口啃咬,喀喀作声。

    虫球的体积急剧减少,桑仙姥的叫声也越来越奄奄一息,最后彻底没有了声音,金蚕蛊球飞到洞玄仙婆面前,骤然化作金星四下飞散,只剩下一节被啃得破破烂烂的根茎,不过半尺来长,青气缭绕,仿佛翠玉。

    傅则阳说:“这妖孽借给你用两个甲子,到时候会有我孙女的孩子到南疆去杀她为母报仇,希望道友知足常乐,莫要阻拦?!?br />
    洞玄仙婆扬起袍袖,满天金星皆钻入她的袖中,然后将竹杖一点,破空飞去:“既然道友有此安排,两甲子以后,我在南疆恭候道友大驾了!”

    最后一个字说完,人已经到了千里之外,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

    傅则阳又跟下方带着魏枫娘的两个老尼姑说:“破头和尚的魔阵就要布成,二位师太带着弟子赶快走吧!”

    广明师太竖掌见礼:“南无大慈大悲guān shì yīn菩萨,贫尼眼拙,同行一路,竟然没有看出来是光明教主当面,实在是罪过了?!?br />
    傅则阳在大雄宝殿顶上还礼:“师太过奖了,现在害死令师姐明悦师太的白骨夫人已经被我扑杀,树妖桑仙姥也被打落道行,给洞玄仙娘带去南疆养豢养灵蛊,你们的大仇也算得报了,赶快离开这里,回天山去吧!”

    广慧师太说:“不管如何,老尼姑恩怨分明,这次多谢教主替我们报得大仇,若非是你,我们两个恐怕也要折在这里,老尼姑报恩报仇都不隔夜,就让我们跟教主一起会会那传说中的破头魔僧如何?”

    傅则阳道:“不必如此,方才破头和尚被我骗过,以为我真身远在千里之外,等见我现身以后,才开始布阵,那是我要离开,他绝挡不得我们。我之所以容他将阵法补完再跟他动手,就是要在他的魔阵之中敲碎他的狗头,让天下其他惦记血神经的人,还认为我是软柿子的人都趁早死心绝念。一拳打得百拳开,若是有二位师太相助,就算我弄死了他,那些人也绝不心服,日后还要再用各种诡计来找麻烦。二位师太若是有心,可到wài wéi用佛光护持着周围的五行四大,尽量减少一些因我俩斗法震灭的大地苍生!”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