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66 破头和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6 破头和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鲤逐渐下到千丈以下,傅则阳已经跟落日神箭彻底失去了联系,他操纵魏枫娘狂喷魔火,化作金色的火焰浪潮,澎湃翻涌,把桑仙姥的青山连云嶂烧得直冒青烟,不断缩小,又单独发出一股浪潮,泼向大雄宝殿顶空,席卷三凤的白骨香辇。

    他逼得这两人凝神全力应对,无暇旁顾别的,趁机使出魔神法眼,透视底层向下观望,只见杨鲤找到了他先前所见,困住陆敏和陆蓉波的地穴,这会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金光,乃是佛门最厉害的大福德大光明云,里面蕴藏无量佛火佛音,骤然爆裂,让傅则阳一双魔眼金星乱晃,竟然暂时致盲。

    好厉害!果然是个陷阱,幸亏方才觉察到有危险,没有直接下去,而是借杨鲤之手下去查看。若是自己的话,这一下就得让自己炼就的魔神之体受到重创!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霎时间感知到了许多东西,这道灵符竟然是东北海交界尽头处毒龙礁上的心如神尼所制,共用了九九八十一天方才炼成,交由屠龙师太带来中土,在路上碰到陈嫣,将符给她,又指点了几句。陈嫣又将符交给三凤,在这下面做了个陷阱,自己先前所看见的陆敏和陆蓉波被困的样子,根本就是这道灵符所幻化出来的假象!

    心如神尼原名辛如玉,本就是跟大荒二老、尸毗老人等齐名的宇宙六怪,深得极乐真人李静虚的认可,跟九天魔女陈紫芹是至交好友,昔年跟石神宫主约定在邛崃山斗法,走到半路,遇着一位神僧点化,皈依佛门,取法号心如。

    这几百年来,她由原来的旁门转修佛门正宗,法力比当年更高更强,深不可测。

    傅则阳昔年跟陈紫芹斗法的时候就想到了有朝一日会对上她,并且他以乘隙石神宫主道统自居,也要代替石神宫主,完成当年跟辛如玉斗法的誓约。当年打败陈紫芹之后,他迫不及待地搞到诸天秘魔神梭,又将两梭合一炼成太虚吸星仙环,就有对抗心如的意思。只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动静,竟然在今天设了个局中之局!

    若非有杨鲤在,自己今天肯定要吃亏,推动让杨鲤入局做变数的人肯定不会是罗新那样一个普通的江湖侠客,定然另有高人,日后找到,一定得好好致谢。

    心如的大光明云神符只专门克制魔道,像大力神魔、白骨神魔这中,被她这佛光一照,瞬间融化,但是对于杨鲤这种普通人却毫无影响。

    佛光散去,傅则阳重新以魔眼观看,那洞穴里面只有杨鲤一个人在,地上散落着两副白骨,另有一口南明离火剑失了统御,满洞乱窜,激得杨鲤腰中剑匣里的断玉双钩锵锵作响,跃跃欲试,恨不能立刻迸出来跟那剑决个高低胜负。

    陆敏死了!陆蓉波也死了!

    没有了心如的神符制约,傅则阳清晰地感知到,那两具骸骨就是陆敏父女两人的!

    桑仙姥藉由二人骸骨幻化出来一副仍然活着的假象,借着心如神符佛光的遮掩,竟然将自己给蒙骗过了!

    傅则阳长啸一声:“桑仙姥!三凤!你们不是要见我吗?我现在来了!”他从凝芳的身体里面脱体飞出,化作一道金色人影从檐下飞上大雄宝殿的房顶,直扑三凤。

    三凤惊呼一声,张口喷出一团白光,正是白骨门的镇教至宝白骨舍利!

    只是她这舍利并非取自某位数世修行的高僧,而是一位在家居士,由于生前修佛有功,死后结成舍利,被白骨神君用法术祭炼以后,虽然仍然有无穷奥妙,却伤不得傅则阳的血影真身,只被她这舍利挡了一下,金色人影一晃,绕过舍利,仍往她身上扑至。

    三凤以为白骨舍利能够挡住傅则阳片刻,她急忙施法,使出秘魔三参上最厉害的颠倒阴阳大混沌魔法,才刚咬破舌尖,就被傅则阳迎头扑来,夺了精血元神,占据肉身躯壳!

    龙飞过去只是听师父太乙混元祖师说起过傅老魔的厉害,师叔司空湛表示不服,龙飞也跟着不服,见三凤喷出白骨舍利,料想任何敌人也抵挡不住,便也飞来助战,手指所向,将近两百口九子母阴魂剑结成一大摊黑云,往白骨香辇上覆盖过去,随着万千阴魂发出的鬼哭神嚎,无数道黑白剑光好似群龙出海,争相踊跃,直要把傅则阳绞杀。

    傅则阳张口吐出一股金色的魔焰,散成薄薄一片金色光网,迎着黑云罩烧过去,两下里一触,阴煞黑云瞬间被火光照散,凶魂戾魄犹如被迎头浇了沸水的雪人,急速融化,只剩下一百数十的黑白飞剑,也不过多耽了三五秒钟,然后化成漫天流萤……

    龙飞大吃一惊,他这九子母阴魂剑融合了五台派和白骨门两家之长,威力远胜过神婴剑、白骨剑等,只比五毒剑稍弱。自从练成以后,仗之纵横大江南北,尚没有遇到一个敌手,便是今晚碰上的两个老尼姑,一对一斗剑自己仍能完胜。

    现在,他这套无往不利的绝世凶剑却被敌人一口气吹化了!

    龙飞肝胆俱裂,急忙驾驭遁光升空想跑,被傅则阳隔空抓了回来,夹在肋下,右手按住脑袋,轻轻一拧,将一颗大好头颅生生拧下!

    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里发生,傅则阳把龙飞的脑袋和无头尸体抛落尘埃,大声说:“老桑!你个毫无人性的贱畜!你今日之所以能够成就不死之身,皆是由我而起,既然不想要,我现在就赐你一死!”

    他说完以后,也不见怎么动作,天上地下的魔火快速聚拢,形成一只金光魔爪,放出纯金铸成,烈焰飞舞,从天而降,一把掏入地下,直透土石三千丈,最后把一团浑身长满绿毛枝条的怪物给强行抓了出来。

    那怪物大声尖叫:“桓则阳!陆蓉波的儿子还在我的身体里,你要是杀了我,他也要被你一起杀掉!”

    傅则阳冷哼一声:“没有心如贼尼的灵符,你也能骗得了我!”魔爪合拢,结成一团金色的魔焰,把怪物裹在当中剧烈焚烧。

    那团怪物的枝条和绿毛在魔火之中被迅速炼化,她疯狂地涌动挣扎,大声尖啸:“神僧救我!神僧救我!桓则阳就在这里,血神经就在他的身上,你快来??!”

    连喊数声,周围并无人回答,也没有任何动静。

    怪物又叫:“贼和尚!魔和尚!你怕了桓则阳,不敢来了!我们事先讲好的,你修道千年,德高望重,关键时刻却做了缩头的王八……”

    她虽然感觉不到,傅则阳却察觉周围方圆五十里之内,月下雾霭悄然变作黑红,越来越浓,并往伽蓝寺,准确来说,是往傅则阳这里来聚集。

    傅则阳冷笑一声:“看你用的手段竟然佛魔两家都有,要么是个半路出家的魔头,要么是个离经叛道的和尚,不论怎样,何不现身一见?这样鬼鬼祟祟的,岂不有**份?”

    这一回,声音从地底下传出来,闷声闷气:“天运小儿,你已经入了我的血炼金刚八十八佛尊法阵,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绝闯不出去,识相的,交出血神经,我饶你不死,不然即便你已经炼成不死之身,我也有能力赐你一死!”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如此大言不惭,藏头露尾,又不敢真名示人,若此畏畏缩缩的也配说要赐我一死?”傅则阳有太虚仙环在手,根本不怕被困住,“不过我倒是听我教下护教法王赤尸神君说过,昔年有一个破头和尚跟邓隐争夺血神经不成,反遭到邓隐和长眉的双重打击,发誓定要报此仇。这破头和尚就是佛魔双修,将所炼神魔都化作诸佛菩萨的样子。听你说八十八佛血炼金刚法阵,想来你就是破头和尚了?”

    对方沉闷数秒:“不错,本尊就是破头佛尊!”

    傅则阳说:“邓隐是你昔年宿敌,你有发过一定要找他报仇的誓言,现在他被长眉真人用两仪微尘阵擒住,禁锢在西昆仑星宿海,你为何不去找他而处心积虑地来找我呢?”

    破头和尚说:“邓隐不但得到了血神经的下册,还得到了上册前九层的修法,这些年虽然被禁锢,但关起门来静心xiū liàn,必定进展飞快。而你只得了下册三成的修法,上册只xiū liàn到第九层,尚没有突破到第十层,炼成真正的血神法身,两难相遇取其易,我自然是先找你要上册真经,炼成以后再去找他要下册的了!”

    傅则阳冷笑:“你以为我是软柿子,因此先来捏我么?好好好,你这大阵尚未完全布成,我先让你一刻钟的时候,将阵法布置完全,我也用这功夫把这脏心烂肺的老狗炼化成灰,然后再领教你这血炼金刚大阵!”

    破头和尚初时不知道他在哪里,也疑心他在千里之外,借魏枫娘显圣施法,因此并没有动手,生怕打草惊蛇,后来见他在伽蓝寺内现身,才开始布阵,本以为三凤和桑仙姥能够多支持一会,没想到两个家伙都被傅则阳一招秒杀,正愁阵法不全,傅则阳提前逃走,还很担心。傅则阳主动给他时间布置,正中下怀,破头和尚不再说话,默默布阵。

    傅则阳恨极了桑仙姥,用魔火将其裹住,连喷真气,剧烈焚烧。

    桑仙姥在火中来回翻滚,先是喝骂,骂完再哀求,哭天抢地,让破头和尚救她,破头和尚毫不理会,求傅则阳饶她,已经知错能改,傅则阳更不理她。

    眼见她外面的乙木青气越炼越少,显出本体,这时南方漆黑的夜空里飞来一道清白光气,似彗星般,眨眼到了近前,现出一位老妇人,身穿一袭青袍,外面罩着白纱大氅,满头青丝打理得一丝不苟,被挽到脑后,用一根碧玉簪子别成一个发髻。

    这妇人右肩膀上缀着碧绿的藤条,上面吊着五个小葫芦,分作红黄白黑红,非金非玉,乃是天然形成的颜色,十分小巧可爱。

    她手持竹杖,面容和蔼:“傅道友,还请留下这老桑一命?!?br />
    欲知这妇人究竟是谁,请听下回分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