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65 白骨夫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5 白骨夫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入魔分为两种,一种是神智不清楚,完全是被人迷惑操纵,形同木偶傀儡,哪怕说话做事跟正常人一样,也是被昧了心窍,比如宝相夫人迷惑帅哥,就是这般。

    另一种是神智完全清除,只不过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之后的三观不只是与绝大多数人所拥有的“主流”“普世”不同,甚至与所有人类、所有生物,乃至于天地运行法则相悖。

    傅则阳能够感觉得到,桑仙姥属于后者,他深吸了口气,让魏枫娘问:“你是对我一直都有恶气吧?虽然如果没有我,你根本不可能修到今天这种地步?!?br />
    “不错!从最初在武夷山你来入胎开始,我便讨厌你!恨你!你自以为是地替我安排一切,以为我会感恩戴德吗?呸!”桑仙姥大声嘶吼,“你就是压在我头顶上的一座大山,始终压在我的心上,镇压着我的元神,让我不能zì yóu!现在我已经修成了不死之身,我可以永生不死!但是我还能够做什么呢?男欢女爱?仙宫幽居?我都不喜欢!”

    傅则阳怒道:“那你想要怎样?”

    “我要chī rén!我要chī rén!”桑仙姥疯狂地大声咆哮,“人类的精血是这世上最美味,最大补的东西!我要在这里吃上一万个童男童女,用他们的精气血肉塑造最完美的法身!我要为所欲为!我要无法无天!我要任何人都奈何不了我!桓则阳,我知道我这么做你一定会来找我,就像当年我要夺得铜椰岛时一样,你用飞剑穿身之刑折磨我,逼我按照你的意愿去活着,告诉你,从今以后,那是休想!我必要杀了你,然后得真正的大自在!”

    傅则阳感觉到很难,心脏像刀割一样难过,他是把桑仙姥当作真正的亲人,在她心目当中,桑仙姥的地位和慧珠一样。他这四世三生里,六亲缘极为淡薄,屈指算来,只有桑仙姥、慧珠、桓超群、桓玉四个亲人,其中后两位一个是舅舅一个是侄子,毕竟都隔了一层。

    他虽然没有给他们很多法宝,让他们能够无敌于天下,但都给了他们足够的zì yóu,慧珠喜欢清静,就在紫云宫内清修;桓超群和秋云由他主持,永相厮守,在武夷山过小日子;桓玉痴恋白幽女,又有前世的情缘,傅则阳也想办法成全他;桑仙姥是个惹祸精,傅则阳给他找到天痴上人这么个大靠山,让她度过许多天劫人劫,可以在南海为所欲为。

    天痴上人和桑仙姥双双修成不死之身,傅则阳还派陈玉凤送去贺礼,请他们到光明顶做客,并有意要他们加入光明教,执掌青木旗。

    万万没想到,桑仙姥把他当成是约束自己的牢笼,镇压自己的塔碑,非得要他死了、灭了才能甘心!

    傅则阳操纵魏枫娘说:“既然你这么说,那也罢了,咱们姐弟之情从此断绝,再无瓜葛!不过看在这么多年相识的份上,你把我徒弟父女还回来,我可以再放过你这一次,将来只要你不再来招惹我,我绝不会对你出手……”

    桑仙姥近乎疯狂地嘎嘎大笑:“我已经练成不死之身!你就算不放过我又能怎样?你就是这样优柔寡断,真是枉费了天运老魔的名声!你那徒弟和孙女已经被我吃干抹净,我到哪里再弄出这对活人来还给你?况且,今天哪怕你不对我出手,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她话音方落,地下又钻出源源不断地树根,粗的赛过车轮,细的也超过人的大腿,似一条条的怪蟒毒蛇,往魏枫娘身上缠绕过去。

    魏枫娘双眼一直是闭着的,双腿盘膝端坐在金花里面,这时双手掐诀,使得金色的魔焰四下泼洒,一条条的火龙,一只只的火凤,以及火象火马,火鸠火鹰,各种各样的动物形象从火焰里诞生,也似源源不断,振翅扬鳞,展牙亮爪,扑进密密地树根里面,烧得噼啪作响,那些树根也跟有灵性有痛感的蛇蟒,疯狂扭曲挣扎,在火焰里面化成飞灰。

    桑仙姥大叫:“三凤儿,你还不快跟我一起出手?你只顾怕他,在一旁偷奸?;?,却不知道,这小子是在隔空施法,操纵这小女孩与咱们对话,本身怕不下还在千里之外!咱们必须把这小女孩灭掉,逼他本身过来,那位大师才能出手,不然他这样借着这个小女孩隔空显圣,便把咱们打得落花流水,将人救走,那位大师只会在旁边看笑话?;赝氛庑∽颖厝焕凑以勖潜ǔ?,我老人家是无拘无束,居无定所,你在庐山的基业怕是难保!”

    三凤长啸一声:“哪个怕他!当年在紫云宫时大姐二姐都怕他,唯我不惧,如今我已经和夫君共同炼成白骨舍利,他本尊到来我也不怕,更别说只是借人显圣了,方才那样说话,不过是故意诱他罢了!”

    说话之间,从后院飞来一颗颗足球大的骨珠,每隔三尺三分凌空悬停,一直延展到大雄宝殿上空。骨珠绽裂开放,形成一朵朵的白骨莲花,莲花蓬里向上喷出一股股血气,凝做点点雨滴,每点血滴在下落过程当中伸展化作血红的曼珠沙华,盈盈飘落。

    三凤就在漫天的彼岸花雨之中,踩着白骨莲花飞步而至。

    时隔多年,她比当年气质沉稳了许多,更多了几分飘然的身材,紧致的肌肤,笔直的小腿,周身裹着月亮精华织成的纱衣,身前身后,各有四名婢女提着白骨莲花灯相伴。

    直到大雄宝殿顶上,所有白骨莲花合二为一,组成一架白骨香辇,三凤卧于辇上,双手向下一压,辇的四角各升起一盏白骨花灯。

    桑仙姥的树根被大量消灭,她大声叫骂:“臭贱婢!还不快快动手,偏有这许多华而不实的臭排??!再不动手,姥姥我把你和你手下这群艳尸都一并生嚼了!”

    三凤暗恨,她摆出这套华丽的出场仪式,并不是要故意显摆,而是要让桑仙姥承担下傅老魔的大部分攻势,毕竟让桑仙姥被傅老魔干掉,也是她跟陈嫣所计划的一环,她怎肯出力帮助桑仙姥对付傅老魔?被桑仙姥骂了,她才放出三十六枚白骨风雷箭。

    她这白骨风雷箭可比之前白鹄和汲占他们使出的白骨阴风箭厉害得多了,并非从她手上发出,而是从她做下的白骨香辇里发出,前端是一道数米长的白光,后面拖着数倍长的碧绿火焰,从辇前的莲花口里面射出以后,迅速长大,骤然连声雷响,电射飙飞,瞬息间到了魏枫娘面前,被魔火一烧,纷纷爆裂,炸起大团的白光。

    这些白光里面,蕴含着地煞天罡,相互摩擦,化作千百道绿色的电蛇,似开锅了一般,密集bào zhà,许多火?;鹇矶荚谔睦椎缰蟹鬯橄?。

    与此同时,桑仙姥又把那青山连云扎障放出来,化作连绵十三座山峰向下压落,又取出三木灵光网笼罩在伽蓝寺上空。

    魏枫娘则不断打出一团团的火魔,与两人相持,单独用一团火焰向下将树根焚烧开裂,把下面的两个老尼姑放出来:“我借你们徒弟的身子显圣行法,局限太多,很多妙术无法施展,你们跟我一起,灭了这些妖邪?!?br />
    广慧师太十分不愿,但知道自己不是桑仙姥的对手,再加上一个白骨夫人更加不敌,只能选择跟这老魔联手:“事成之后,你可要保证放过枫娘?!?br />
    魏枫娘冷笑:“本尊要杀她这样一个小女孩,自然会把她还给你们,然后当着你俩的面再把她杀掉!还不快快动手!”

    广慧师太还想反驳说几句硬气话,见广明师太已经出手,于是也放出自己的飞剑。

    傅则阳一面利用魏枫娘和两个老尼姑托住敌人,一面隔空施法,操纵房中的茶水在桌上写字。杨鲤刚刚破了身上的邪法,从床上下来,那位“乐至”大哥不见了,房门还是从里面反锁的,疑惑不解,听见外面的打得惊天动地,正要推门查看情况。

    忽然桌上的茶壶响了一声,回身看时,茶壶已经自动飞起,水流落在桌上形成字迹:“你要找的姑娘就在这间房的下面,快摘下墙上那个的大弓,射开地面去救她!”

    杨鲤看墙上果然多了一杆大弓,旁边挂着九支黑黝黝的铁箭,他把弓摘下来,奋力拉开,搭箭向地面射去,乌光迸出,喀喇一声,破了桑仙姥的禁制,裂开层层树根,炸出一个丈许深的地穴。

    杨鲤大呼神奇,将自动飞回的箭接住,重新搭上,再次射出,又是一声震响,地穴再深过丈。他跳下洞窟,连续发箭,后羿射阳弩乃是前古神器,他虽然得了傅则阳一滴精血所化元气,还不能完全应用,每一箭只能射出一丈左右的空间,傅则阳隔空御箭,为他校准方向,迅速破开被密密地树根锁拿的土层。

    越往下行,傅则阳越觉得心惊胆颤,一股莫名地能够克制自己的能量渐渐浓郁,他跟落日神箭之间的感应受其影响,越来越淡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