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63 白骨红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3 白骨红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教杨鲤如何运用丹田里面的那股能量化解这迷仙dà fǎ,虽然有充沛的真炁可以调用,也需要当事人有足够的意志力,不然满脑子遐思乱想,哪怕不中魔法也自泄了精元。

    杨鲤在床上盘膝用功,傅则阳先起了一卦,卦象显示,陆蓉波现在地下。

    他使用魔神法眼,往地下望去。

    三教圣人,都有仰观天文、下见地理、中察人心的神通,看宇宙时空,世界万物如同掌上观文。如尸毗老人、红莲老魔那等魔教巨擘,能观望周围五千里方圆山河大地,看人如在对面。傅则阳的这魔神法眼比他们更加高级,能看破种种障碍迷象,但若有跟他在同一境界的高手,就能觉察到他的目光。

    傅则阳觉察到这次事件是有人暗中策划,专门针对自己,对方既然能够颠倒阴阳,遮掩天机,让自己卦象失灵,境界当不在自己之下,因此不好随便用魔眼乱看,万一跟对方隔着重重房屋楼舍,或是岩石地层来个对视就尴尬了,自己暴露身份倒不怕,只怕陆蓉波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性命不保。

    这次他用卦象算准陆蓉波的方位,然后再睁开魔眼,向下看穿层层砂石土层。

    伽蓝寺下面的土地里,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树根填满,暗黑色的树根之间,流动着诡异xié è的阴毒煞气,还穿插着许许多多的rén shòu骨骸,都已经被磨碎绞烂,化成骨粉被树根搅住,汲取营养。很多鬼魂无处可依,也跟自己的骨灰一起被树根锁拿挤压,在缝隙之间苟活,都已经看不出人形。

    若是普通的透视法术,必然被树根遮掩,魔神法眼却能看破树根继续向下。

    直到地下过千丈,傅则阳终于找到了陆蓉波,还有陆敏。

    父女被重重树枝缠绕包裹,仿佛一个大蚕茧包裹着两人。

    亏得陆敏有南明离火剑,那剑内含有南明离火精英,被他用取自小南极天外身上的太阳神焰养炼多年,越发锋利炽热,化作一道光焰光柱竖在两人中间。树根畏惧神剑之威,不敢过分紧闭,上下无法相合,被撑出一方小天地。

    陆蓉波大着肚子,昏迷不醒,陆敏满脸愁容,咬牙切齿,苦苦支撑。

    原来他们在这里,见他们尚还平安,傅则阳松了口气,他现在只不明白,桑仙姥为什么变成这样,多年未见,堕入魔道,竟然达到这种地步,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若是自己仗着法力,强行打穿地面,下去把父女二人救走,料想也无人能够拦得住我,只是总感觉这事有蹊跷,魔神感应觉知,此事绝不会这么简单。

    他在来之前用天魔炼形dà fǎ改变了形体容貌,血神功神英内敛,普通人绝看不出自己的蹊跷,就连广明广慧两个老尼姑,也以为自己不过是个得有奇遇的江湖游侠,桑仙姥和那白骨夫人也绝对想象不到,堂堂光明教主,天运老魔,会扮作别人的小厮。

    自己隐藏在暗中,就有进退谋算的余地,一旦暴露,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他隐隐感觉到,这次并非一个人布局,应该是有很多位敌人,目的手法各不相同,才让局面如此混乱纷扰,难拆难解。

    傅则阳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桑仙姥为什么会这样,他想当面质问一下桑仙姥,但又不能暴露身份,杨鲤作为剧中变数,是贵人让他进来利于自己的,不可轻用,还得另找一个抓手,代替自己见桑仙姥,质问她的变化。

    “笃笃笃?!鼻妹派炱?。

    傅则阳打开房门,是两位红衣女子,各端着一个木盆,盆里盛满香汤,边上搭着毛巾:“大姐让我们姊妹来服侍二位洗漱安寝?!?br />
    “我家公子正在练功,不方便打扰,你们把盆给我?!备翟蜓舨挥煞炙?,把水盆夺过来,放在屋里的地上,再拽过第二个木盆,“请回吧!”

    红衣女子双手皱眉,对视一眼,抬起手抓他的手腕:“好哥哥,你家公子练功,你总不练吧?**难得,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好好……”

    “不好!”傅则阳把手抽回来,“我要为公子hù fǎ,绝不能离开这间屋子!你们去早别的男人解渴吧!”傅则阳把门用力拍上,还在里面横上门闩。

    两个女子对视一眼,满脸无奈,只好转森离开。

    她们刚刚转身,傅则阳突然化成一道暗金色的朦胧金光透过门板飞出,扑入走在后面的女子体内,夺了她的躯壳。

    这一下无声无息,又极隐蔽,女子距离门板不过半尺距离,瞬息魂魄飞扬,换了芯子,走在前面的女子毫无察觉。

    傅则阳夺了她的元神肉身,获得了大量碎片化的记忆,得知她们都是白骨夫人的侍女,这个身体名叫凝芳,是白骨夫人座下八大女弟子之一,另一个是她的跟班,叫做幼兰。

    凝芳原是湘西红花鬼母朱樱的弟子,当年鬼母在李静虚剑下遭劫,徒众大多死在乾坤针之下,活着的都四散逃命,她到了江西,被白骨神君看中,要纳为小妾,白骨夫人不允,强要了来充作侍女,要用各种恶毒的手段把她折磨死。

    这些年她如履薄冰,小心服侍,逐渐得到白骨夫人的信任,成了八大弟子之一,还成了一尊神魔的侍奴。

    傅则阳之所以推算得不准,一方面是有高人遮蔽天机,更主要的原因是所得信息不够,只能亲自来查看情况,这会得了凝芳的记忆,努力消化,寻找有用的信息。

    刚走出回廊,忽然南天上一声雷响,龙飞驾驭着一大团黑云阴煞急速飞来,后来紧跟着一只金光大手,在伽蓝寺门外的空中撵上。佛光凝成的辟天神掌狠狠拍入黑云之中,虽然很快被里面的九子母阴魂剑割裂切碎,还是把黑云震出一个窟窿。

    龙飞火速飞到院里,才刚落地,外面又有一记金光巨手拍进来,龙飞急忙向前飞掠躲过,大手似陨石一般拍在院子里,打得石板破碎,泥土飞扬,形成一个巨大的手印深坑!

    龙飞怀里抱着昏迷的魏枫娘,交到傅则阳手里:“凝芳,师娘在哪里?”不等回答,便转身发动飞剑,迎战紧追过来的两个尼姑,“快去通知师娘,就说天山派的两个老尼姑来了!”然后向前笑骂,“两个淫尼!你家龙爷已经说了,只喜欢如花似玉的小尼姑,对你们两块风干的老腊肉没有兴趣!你们竟然追到这里,非要自荐枕席,真真是xià jiàn……”

    广慧师太破口大骂:“妖道害我师姐在前,掳我师侄在后,天山派与你们不共戴天!今日必当拆了这伽蓝寺,将你戳骨扬灰!师姐!”

    广明师太伸出一只左手,跟她右手相对,真炁连成一体,同时将剩下的手向前平推,合力使出辟天神掌。

    又是一个巨大的金色手掌凌空打去,龙飞不能硬刚,只能化成一股黑煞多想一旁,佛掌拍落,正打在大殿之上,喀拉拉,将大梁折断,红瓦碎裂,青砖尽成齑粉,大雄宝典被从中拦腰打出一个巨大的豁口,里面的释迦摩尼佛像露出来,面上带着诡异的笑。

    龙飞口喷真气,将二十四口九子母阴魂?;鞫僖皇篮诎捉9?,裹着腾腾恶煞,带着鬼哭神嚎的惨叫,往两位倾泻射去,同时大声吆喝周围看热闹的红衣女子们:“你们还不快快出手,跟我一起做了这两个老尼姑!”

    红衣女子们大多跟龙飞有过床笫之欢,知道他法力gāo qiáng,阴魂剑纵横无敌,都等着看他斩下两个光头,然后再争夺鱼水之欢权利,见他如此气急败坏都很吃惊,知道今日遇着劲敌,纷纷放出白骨飞剑,一道道惨白光束,后面拖着绿色的火焰尾巴齐向中央。

    广明师太双掌合十:“尸骨邪魔,皮包脓血,早该尘归尘,土归土……唵!嘛呢,呗咪吽!”周身金光大作,急剧猛涨,成了一座金山,像潮水一般席卷八方。

    所有的红衣女子被这佛光罩住,都觉得炽热逼人,大声惨叫,楼上楼下的人,无一例外全都双手捂脸,要么是左半边脸,要么是右半边脸,咝咝冒烟,皮肉焦烂,直到露出森森白骨,双手上的肌肤也都焦枯消失,只剩下黑漆漆的五根指骨。

    原来,白骨夫人座下的弟子,全部要用一种磷火把半边脸烧掉,露出白骨骷髅,有的是左边,有的是右边,遮住半边脸,就是个绝世měi nǚ,遮住另半边,就是个骷髅妖尸。

    弟子们烧半边脸,侍女们要烧整张脸和双手,平时以法术幻化成měi nǚ形象,迷惑男人,白骨夫人说,能以白骨骷髅之躯勾引上男人,才算法力gāo qiáng,并承诺,若是有男子见了她们本来的骷髅形貌,仍然能够痴心不改,愿意永相和好的,便可放其zì yóu,跟男子归去隐居,如仍愿在白骨门的,连那男人也可收位弟子。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