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60 七手夜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0 七手夜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自然不会让杨鲤自?。骸罢夷闶ψ婊沟每磕阕约?,那小丫头我帮你抢回来!”

    他把杨鲤手中的bǐ shǒu夺过来,想了想又把铁伞扯到手里,飞步冲向远处的白骨神魔。

    杨鲤自幼跟师父古来稀学艺,练就一身的能耐,谁见着都得称一声杨少侠。在他心目当中,放眼整个天下,武功能够胜过他的不超过十个,还都是老一辈的高手,但就算武功再高,也休想从他手里把兵器夺过去。

    傅则阳使出“六脉神?!?,杨鲤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但若不用剑气,他还是不服,以为对方只有内里强过他,兵器拳脚,擒拿短打,自己都不输于人。哪知先被傅则阳攥住手腕,挣了五次也没挣脱,这下宝剑被夺,连视若性命的铁伞也被随手扯去,望着傅则阳的背影,他呆了一呆,知道对方武功远远超过自己,甚至还要胜过自己当年的老师!

    白骨神魔身高过丈,又凶又恶,口喷绿火,眼冒黑烟,仿佛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怪物。傅则阳与之相比,显得又弱又小,这下义无反顾地直冲过去,即便武功再高也无异于主动送死。杨鲤迈步从后面急追:“乐大哥,你快回来!”

    他话未说完,傅则阳被白骨神魔当头喷出一道碧绿色的鬼火,似瀑布一般浇灌下来,把整个人都给罩进去。

    杨鲤看得目眦欲裂,大吼一声,弯腰捡起拳头大的石子,用上内里往神魔身上砸去。

    神魔被石块打中,恍如不觉,俯身用那脸盆大的爪子把傅则阳拦腰抓住,送到嘴里想要啃咬。这魔头也是被主人宠溺,养得忘了形,虽然觉察到傅则阳是魔神,有一种让他心惊胆颤的神威,待见到傅则阳如此弱小,生了贪念,想要把傅则阳吞食,炼化元神,好把自己也进化成魔神。他抓起傅则阳,獠牙林立的大嘴,就要把傅则阳的脑袋咬进肚子里。

    “不要脸的东西!”傅则阳挥动bǐ shǒu,齐肩横扫,像切豆腐一般,把魔头偌大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要吃我!”那魔头的脑袋悬在空中,又往他啃咬过来,傅则阳再次挥动bǐ shǒu,唰唰两下,把抓着自己的手臂砍断,在地上一滚,躲过飞来的头颅,反手用伞脑袋兜住,抬起bǐ shǒu刺入囟门泥丸宫的位置。

    魔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想要逃跑,傅则阳抓住他的头发强扯回来,抡巴掌抽在脸上:“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砸碎了你!”

    他连抽了十几巴掌,魔头被打得嗷嗷惨叫,深深凹陷的眼窝里面流出两行血泪。

    这白骨神魔一身钢筋铁骨,连仙剑都敢硬抓,魔爪跟广明师太的辟天神掌连续对轰,虽然处于下风,但也能屹立不倒。然而,他却受不了傅则阳的巴掌,被抽在脸上,有一种整个整个魔要碎裂成渣的感觉,那种痛苦深入魔心,连挨了十几个大嘴巴,被揍得怂了,再不敢反抗,只能呜呜哭叫。

    他那身子没了最坚硬的魔爪,被广明师太趁机运??吵墒?,受他召唤,想要四下飞散。广明师太用佛光将其全部罩住,放出佛火剧烈焚烧。

    傅则阳把魔头的脑袋放进伞里,回来交给杨鲤:“你把他拿着,谁要你也别给,等我待会回来处置?!彼低暧趴罩蟹衫吹募傅澜9饪焖倥苋牒诎?。

    杨鲤提着伞,看里面呜呜哭泣的魔头,很是傻眼,抬手摸了摸插在魔头脑门上的bǐ shǒu,心说我这bǐ shǒu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厉害了?这两个魔鬼刀枪不入,两位前辈的仙剑也不能将其重创,我这bǐ shǒu在乐大哥手里却能轻松zhì fú魔头。

    他想到这bǐ shǒu是师父古来稀所赐,师父临终前将生前所用的乾坤倒悬伞给了大师兄,那是铁伞门掌门的标志。将这bǐ shǒu给了自己,说这bǐ shǒu是武当山上的仙师所铸,乃是则阳祖师亲传,平时用着确实能够削铁如泥,切金断玉,想必不止是锋利,还有降魔之效。

    在他心目当中,傅则阳是介乎剑侠与剑仙之间的水平,而两位师太是真正的剑仙,师太们对付两个恶鬼都如此吃力,傅则阳却能斩下一个魔头的头颅,除了他自身武艺gāo qiáng,胆大心细,临阵果决以外,自己这bǐ shǒu想必也在其中占了很大的因素。

    另一只神魔见同伴被斩首擒拿,自己斗不过两个尼姑便想逃跑,被两位师太用佛光将上半身罩住,两柄飞剑结成一个光圈,环绕魔身急速旋转切割,顷刻间将其斩成无数块。

    二尼同时喝念咒语,出掌放出佛火,那魔头碎成了几百块碎尸,似一群无头苍蝇在佛光里面上下左右乱飞乱撞,先后都过上一团佛火,烧得鬼哭神嚎。

    “贼尼休要猖狂,五台派龙飞在此!”远处的来客方才在半路上被广明师太以佛珠放出的佛光挡住,他们合力将佛光击破,把发动佛光的佛珠震碎,杀过来时已是怒气汹汹。

    最前面是一团乌云,里面不停穿梭着一道道惨白和灰黑两色的光芒,带着无数女人和婴儿撕心裂肺叠加的哭嚎,风驰电掣而至。

    两位师太见了面色大惊:“是九子母阴魂剑!”急忙同时施法发动佛光,连成一座光山,两口飞剑并行穿空,迎了上去,相互略一触碰,便各自收缩,都感觉到对方的厉害。

    二尼把飞剑收到面前,那黑云也收敛体积,现出一个全身白衣,面色也很惨白的青年。紧跟着后面又飞来两人,脸色也都白得跟尸体一样,手里拿着绿火纷飞的麻幡,大声喝问:“你们两个贼尼是哪里冒出来的?连白骨夫人豢养的神魔也敢攻击!不要命了么?”

    广慧师太冷哼道:“纵魔食人,天诛地灭,我老人家今天替天行道!”

    “南无大慈大悲guān shì yīn菩萨!”广明师太态度比较和蔼,“贫尼广明,这是我师妹广慧,龙道友是太乙混元祖师的得意门徒我是认得的,这二位看着眼生,似白骨门路数,不知跟白骨神君如何称呼?”

    一人说道:“我们乃是夜叉帮三位帮主,这是七手夜叉龙飞龙大哥,这位是白骨夜叉白鹄白二哥,我是小夜叉汲占,我们三人义结金兰,共创夜叉帮,白骨神君是我和白二哥的师父,新近,龙大哥也拜他老人家做了记名弟子,敢问二位师太是什么来路?”

    广慧师太喝道:“你们连我们也不认得!我师姐便是天山派的掌门!”

    “天山派?”汲占跟白鹄对视一眼,“没听说过?!?br />
    龙飞沉声说:“这两个老尼跟一发和尚昔年都是江湖上的侠客,后来得大雪山了了和尚点化,得了佛门心剑的传授,意念起前生记忆之后,将过去所修佛法与之融会贯通,创出佛门慧剑一路,颇有独到之处?!?br />
    听他说得这样慎重,白鹄不服:“管他什么心剑、慧剑,且让她们尝尝我的白骨阴风箭!”他将肩膀一晃,将费劲许多心血炼成的宝箭发出,三道丈许长的白光自背后升起,直上数百米高空,然后调转过头,对准两个尼姑飞射而去。

    傅则阳在远处看见,暗道:这倒是有点弹道导弹……不是,有点诸天秘魔神梭的意思。也是有地煞混合磷阴鬼火做添药,送上天空以后吸引天罡,使得罡煞摩擦形成阴阳生克之势,一路旋转着冲向目标。使用者功力越强,威力越大!

    他追上神魔下半截身子,把魏枫娘夺过来,把神魔两条大腿撕开,在地上采成稀巴烂,然后把魏枫娘夹在肋下赶回来。

    等他赶回来时,师太们正凭借两口仙剑跟三支白骨箭绞在一起,两人同时发力,剑上涌出佛光,二人左掌凌空拍出,也发出成片的佛光,内外相合把白骨箭封冻在里面,二人喷涂真气,剑上精芒爆闪。

    “喀吧吧!”三支白骨箭全部粉碎,里面的磷阴鬼火炸裂开来,形成大团的碧绿鬼火向外膨胀,但被佛光裹住,只略涨大了一圈,然后向内收缩,被全部消灭。

    白鹄被毁了宝物,又急又怒,问龙飞:“大哥为什么还不出手?赶快用你的九子母阴魂剑把这两个老贼尼全部杀了!”

    龙飞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傅则阳身上,并没有理会白鹄,而是向傅则阳发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傅则阳从杨鲤手中把神魔的脑袋拎出来,晃了晃:“我是能手撕神魔的人?!?br />
    看见师娘平日精心养炼的神魔,如今只剩下了一个脑袋,额头上插着bǐ shǒu,眼眶里流出血泪,呜呜哭泣不停,汲占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这还是平素威风凛凛,让人闻风丧胆的白骨神魔吗?别说是普通的江湖侠客,就算自己这群白骨神君的亲传弟子,平时对什么垂涎三尺,每个人都梦寐以求想要拥有一只。在师娘的yín wēi之下,大家对这群神魔更是当祖宗供着,每日让手下想办法取活人的脑浆和心头热血回来供奉喂养。

    往日凶神恶煞的大神魔,现在成了这副模样,反差之大让他们有点接受不了。

    龙飞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仔细看傅则阳的深浅,看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只能归之于两个尼姑使了手段,插在神魔额头山的那柄bǐ shǒu想必也是神兵利器。

    他用手一指傅则阳和杨鲤,跟两个尼姑说:“我听说过您二位的大名,我师父混元祖师也不止一次提起过您,他说你们前生曾经跟他一起在北海参与过围捕血神子邓隐之役,让我们以后在江湖上遇到您二位要恭敬着些。今天我也不为难二位,那个小尼姑是你们的徒弟吧?带着她赶紧离开,让我们把这两个小子带去伽蓝寺交给夫人发落,日后还好相见。不然,就休怪我九子母阴魂剑下无情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