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58 天山掌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58 天山掌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和三个尼姑都要跟杨鲤一起去伽蓝寺,杨鲤有些为难:“我只有一匹马,没办法带上你们这么多人,若是下马跟你们一起步行,天黑之前无法赶到?!?br />
    二尼姑说:“无妨,没有马,我给你变出几匹马来!”她让小尼姑去取些树枝草叶,用手扎成妈的形状,共是四匹,摆在地上,口诵佛号,挥手甩出一片佛光落在草马上,待金光过后,原地显出四匹活生生的高头大马,比杨鲤那匹还要神骏。

    杨鲤大吃一惊:“师太真的是活菩萨!”

    二尼姑飞身上马:“不是着急赶路吗!有什么话边走边说!”

    杨鲤高兴地跳上马:“师太未入佛门之前,想必也是江湖上有名的豪侠,敢问师太名号?小子或许听说过?!?br />
    三匹马齐头并进,二尼姑打马急行,果真有些豪爽气息:“我俗家姓余,大名真慧,你小子听说过么?”

    “余真慧……余真慧……”杨鲤摇头,“恕小子孤陋寡闻,这名字我听着耳熟,只是想不起当今江湖上有这么一号高人?!?br />
    尼姑提醒他:“你别只想眼前的,往八十年前去想?!?br />
    傅则阳也没听过余真慧这个名字,八十年前他还在武当山做掌教,不过多在武当山上整制山景,xiū liàn玄门正宗的仙法,或者带着小辈们炼剑炼丹,这三个尼姑法力高深,不像是半路出家的,但他也没有听说佛门当中出现过这么两位。

    “哎呀!”杨鲤忽然一拍马头,“您二位就是昔年天山派的开山祖师灵鹫双剑?”

    “正是!”尼姑哈哈大笑,“难得你这么大的年纪,还能记起我们?!?br />
    天山派!傅则阳也想起来了,就在百十年前,天山上修建了一座灵鹫宫,是佛门道场,供奉释迦牟尼佛,共分为南北两院,北院是和尚,住持法号叫做一发,南院是尼姑,主持叫做广明,广明还有个师妹叫做广慧。听说三人原数世积修,这一生前半辈子都是纵横天下的豪侠,和尚俗家姓陈,尼姑俗家姓余,结为异姓兄妹,仗剑行侠,杀人无数。忽然一天得高僧点化,一朝觉悟,寻找前生留下的经书法宝,一起到天山开辟道场,法力俱都极高,声势竟然不比昆仑派稍弱,红莲魔宗数次围剿都大败而归。

    原来这两个老尼姑就是广明、广慧,那么那个小尼姑就是魏枫娘了!

    傅则阳细看小尼姑几眼,见她眼中波光流转,正在偷看杨鲤,面带羞赧之色。

    杨鲤对于xiao jie姐喜爱的目光毫无察觉,他此时正沉寂在遇着传说中的江湖前辈的喜悦当中:“您两位可是江湖传奇,广明掌门,昔年持剑连诛祁连六怪,广慧师太,大战广东鬼眼达摩,鏖战三天三夜,将那专chī rén心的鬼眼达摩杀死,这是我们后生晚辈最敬佩的。那鬼眼达摩炼有邪功,能chī rén心练功,还养有一种恶蛊,江南一带的武林人士被他害死无数。听我师父说后来江南的武林人士被逼得没辙,联合起来到武当山来请则阳祖师出面,则阳祖师没等动身,鬼眼达摩就被人灭了!真是大快人心!”

    我咋不知道有人来请过我呢?傅则阳问广慧师太:“那鬼眼达摩是什么来路?”

    提起昔日的那场恶战,广慧师太也心有余悸:“那厮本是长江上有名的江洋大盗,侠僧轶凡多次想要除他,未能如愿,后来他跑去南疆躲了十年,拜在百蛮山阴风洞绿袍老祖门下,学了一身邪法,再次出山,找轶凡师兄报仇,轶凡师兄斗不过他,便请我们出山,恰逢一发师兄和师姐去河北追杀一个弑母的逆子,我便和轶凡上路,跟他先后大战二十七场,从宜宾杀到广东,最后在一艘出海的大船上,我们决一死战。我和轶凡师兄提前准备了避邪的东西,破了他的邪法,将其杀死,却被他的恶蛊咬伤……”

    难怪这厮好chī rén心,原来是绿袍老祖的徒弟!蜀山世界里有两个家伙以颜色并称,一个是东方魔教教主小红尚和阳,一个是南方魔教教主小绿,也就是绿袍老祖。傅则阳自持身份法力,这些年只是自己逍遥享福,偶尔推演天机,也是三教气运消长,或是天蒙、尊胜、哈哈、极乐这等绝顶高手的动向,像小红小绿这个层次的人都不在傅则阳的视线之内。如今下的云端来到人间,经成了两眼一抹黑,一切人物、掌故都不知道。

    他的魔神之眼能看方圆五百里的范围,风吹落叶,见人说话,如面对面,看山川大地,风土人物,如同掌上观纹……但是他懒得看,想看了才看,不想看就不看。

    他暂时不愿意在两个尼姑面前暴露身份,便不使用神通。这次伽蓝寺是个蹊跷之地,他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那里仿佛有个无底的深渊陷阱在等着自己,还是先借尼姑掩盖自己的锋芒,装作个平凡人先搞清楚敌人要用什么花样吧。

    时隔百余年,他已经变了模样,血神经虽然没有进步,但其他gōng fǎ境界具有突破,诚心隐藏自己,别人也看不出他的本质,这两个老尼姑就没看出来。

    对方应该有一个跟自己实力相若的高手在颠倒阴阳,遮掩天数,让自己推算出来的卦象都是错误的。但是傅则阳还有魔神感应,这个人做到这些已经是极限,再进一步,必然会被自己发现。那人很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只做了这些,剩下的都借旁人之手,被借之人还不知情,做局十分精细缜密。

    傅则阳暂时隐藏身份,瞒不住这个人,但能瞒住其他人,而他也不能告诉那些人,不然有了联系,会被自己顺藤摸瓜推算出来,他做的局也就破了!

    广明、广慧两个尼姑应该也是局中之人,杨鲤却不是,是对方算计之外的变数!

    傅则阳越过杨鲤问广慧师太:“他用的是百毒金蚕蛊么?”

    “不是?!惫慊凼μ?,“是天蝎蛊。百毒金蚕蛊是什么?我听说过南疆有一种金蚕蛊,号称是百蛊之王,那百毒金蚕难到比普通的金蚕还要厉害么?”

    “确实,我也只是听说,南疆有人用天蝎和金蚕蛊杂交,培育出一种百毒金蚕蛊,便是xiū liàn多年的剑仙被咬上一口,不出一个时辰也要丧命?!?br />
    “剑仙?!碧秸饬礁鲎?,杨鲤来了兴趣,扭过头,“这么长时间,我还没请教大哥的名姓,你既然会‘六脉神?!?,武功远高于我,肯定也不是无名之辈?!?br />
    傅则阳笑道:“我姓乐,单名一个至字,实不相瞒,我就是一名剑仙?!?br />
    杨鲤有些不敢相信:“乐大哥,你也是剑仙?莫要蒙我!两位师太是剑仙也就罢了,难道我今天一共遇着了三位剑仙?”

    小尼姑魏枫娘不高兴了:“杨鲤哥哥忘了我了,我也是剑仙!”

    “是是是,你也是剑仙?!毖罾鹁醯盟幌?,只问傅则阳,请求看剑。

    傅则阳拍了拍腰间的剑匣:“我本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后来有一次上山游玩,跌落悬崖,在崖下的山洞里捡着一部神功秘籍,炼成剑术,能够隔空御剑,百步之内取人首级。后来又在黄山找到这对古时候留下来的宝钩,日夜对其吐纳炼气,比原来的飞?;挂褚?,能在千步之内取人首级了!只是我这钩出必见血,不能轻易示人?!?br />
    杨鲤羡慕不已,巴不得马上遇着几个江洋大盗,见识见识传说中飞剑的威力。

    距离伽蓝寺还很远,杨鲤不断打马,加急赶路,广慧师太用树枝变出来的四匹马是假的,跑得近乎于飞,又快又稳,跑多远都不费力。杨鲤骑的是真正的马,连日赶路已经筋疲力尽这会越跑越慢,嘴里往外吐白沫子。

    傅则阳问:“你到底有什么事,非得在天黑之前赶到伽蓝寺?”

    杨鲤心疼地看着马,又看了看远处即将落山的夕阳:“实不相瞒,本来也不用这么急的,只是我白天跟那黑手老七对了一掌,他那掌上的剧毒也还罢了,既是不吃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解药,单凭我铁伞门则阳祖师传下来的仙丹,再加上我的内里也能将毒力化解。只是他们夜叉帮的掌力另有一重功用,打谁一掌就相当于做了记号,等到入夜以后,就会有两个索命的恶鬼赶来,一个穿黑,一个穿白,便似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如果人已经死了,白鬼就会把人的魂魄勾走,黑鬼挖出人的心脏,一同往江西庐山白骨洞去归案复命,献给白骨夫人。哪怕把毒解了,这两个恶鬼也会把人杀掉,取心勾魂?!?br />
    “竟然有这等事?”广慧师太让他在马上伸出手,查看他的手掌心,皱眉道,“方才你这手上毒气未去,又黑又紫,我竟没有注意。这是阴火鬼符的路数,倒也不难除去!”

    她抬手要发佛光将鬼符除去,傅则阳将她拦住,这符他早就看出来了:“师太且慢!听杨鲤所说,那夜叉帮用这手段也不知害了多少人,不如让他把那恶鬼引来,再由师太以佛法将恶鬼初灭,如何?”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