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57 玄阴剑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57 玄阴剑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对于所谓黑手老七的埋伏,傅则阳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现在只想搞清楚杨鲤的铁伞门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猜测八成是有人打着自己的旗号搞事情,但直觉对方跟自己必定有某种关系,不然为什么要叫做铁伞门呢?

    自己有北冥伞,但很少使用,在武当山做掌教时候只用过两次,后来回光明顶这么多年一次也没用过,那个古来稀对自己的事情知道很清楚,必然跟武当派有莫大的关系。

    到了门外,这里已经聚集了四个身穿劲装的彪形大汉,每人手里提着一柄钢刀,见两人冲出来,立即成扇子面合拢,挥刀劈砍。

    杨鲤用铁伞拨挡劈过来的钢刀,跟傅则阳说:“你到底能不能打?这些都是夜叉帮的好手,都练夜叉毒掌的。你若能打,赶紧亮出家伙来,你若不能打,赶紧逃跑,别给我添乱!”说话之间,四位敌人横砍竖劈,刀中夹掌,呼呼刮风,杨鲤铁伞乍开忽合,掌劈脚踢,全部接了下来。让他为难的不是这四个人,而是屋里的掌柜黑手老七。

    “来了!”黑手老七翻越柜台,从屋里使出“燕子穿帘”,身体与地面平行飞出,双掌猛击杨鲤和傅则阳的肩膀。

    杨鲤撞开傅则阳,吐气开声,右掌平推,跟黑手老七对了一掌。

    “砰!”杨鲤身子一晃,重新站稳,左手持伞向后倒挑,格开砍向后背的两口钢刀。

    黑手老七退回屋里,噔噔噔连退三步,面色潮红,气喘吁吁。他将双掌甩了甩,冷冷地说:“铁伞门的龙虎真气果然厉害!不过我门中的夜叉手也不是浪得虚名!你已经中了猛鬼追魂之毒,必然难逃一死!”

    杨鲤右手整只手掌呈现诡异的青紫色,确实是中了极厉害的毒,傅则阳看出来,方才如果不是杨鲤及时将他撞开,他势必也要中黑手老七一掌,虽然他不并不当一回事,但杨鲤这人确实值得一交:“小鲤子,我帮你挡住这四个人,你捉住他,逼他交出解药?!?br />
    杨鲤摇了摇头,转身使了个“乘风三击浪”,铁伞撑开向前戳打,双脚腾空连环猛踢,最后一脚正踢中一个大汉的下巴上,将人踢倒。他抓住傅则阳手腕,把他推向自己的马匹:“解了毒也没有用,咱们快走,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伽蓝寺!”

    “为什没有用?难道此毒没有解药吗?”这时有一个大汉挥刀砍过来,傅则阳也是剑仙,剑仙跟剑侠的区别在于,剑侠的剑只能握在手里,剑仙的剑能够隔空杀敌,剑侠的剑招是贴在地表的平面攻击,剑仙的剑招是海陆空离体攻击。

    傅则阳昔年跟张三丰学过剑侠的剑招,可以说武当派的人都学过,大部分人都是从剑侠的招式打基础,通过不断炼气御剑,最后宝剑脱手,成为剑仙。傅则阳只是没有把精力放在剑侠的功夫上而已,但是境界水平已经远远超出剑侠的天际之外。

    大汉挥刀劈脸砍来,傅则阳知道应该怎么躲闪,怎么反击,但是他懒得动弹,只将真炁从指间射出,“喀嚓”一声,钢刀折断,大汉眉心出现了一个小红点,他被剑气贯脑,短刀落地,整个人瞪着双眼,满脸的震惊和恐惧,向后仰面摔倒。

    所有人都被镇??!

    “玄阴剑气!”杨鲤脱口而出。

    傅则阳问:“什么是玄阴剑气?”

    杨鲤纳闷:“你这不是玄阴剑气吗?相传玄阴教老祖传下一门神功,能够将自身精气从指间穴位发射出去,练至大成以后能够洞石穿铁!当世只有华山派切金熔铁的火焰神刀能够抵挡,合称北刀南剑!你你你……你竟然是玄阴教的!”说着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似乎对傅则阳“玄阴教”的身份十分忌惮。

    玄阴教啊,那是谷辰创下的教派,相传长眉真人临飞曾经将他七剑诛心而死,果然销声匿迹了百事来年,前不久重新出世,创下了玄阴教。

    傅则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自从红莲魔教深入基层,撼动佛教根基以来,其他教派全都有样学样,都开始强占低端市场,疯狂传教,连佛门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僧神尼也都不再隐居,纷纷入世,到各大寺庙做了主持方丈,有计划地在人间开坛**,显示神迹。

    峨眉派更是早就跟人间的剑侠来往颇深,佟元奇专收人间侠客为徒,醉道人更是扎根民间,常年背着个大酒葫芦在峨眉山脚下的村镇里面行走似乎,被人称作酒剑仙。

    傅则阳本来也有这个计划,只是都着落在普通百姓身上,并未想到江湖豪侠,他决定,回头就编点鹰王擒拿手,乾坤大挪移什么的武功,发展江湖上的基础。

    黑手老七见了他这手“玄阴剑气”又惊又喜,笑吟吟地走出来,抱拳施礼:“原来是玄阴教的朋友,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阁下能够xiū liàn玄阴剑气这等神功,必定是神目天尊的嫡系传人了?我们夜叉帮是夜叉太岁汲真人的属下,两家的祖师爷都是好朋友,又有过同门之谊!”他看了地上被洞穿眉心的手下,面露狠厉之色,“这等有眼无珠之人,死不足惜,还请朋友同我一起,先将这铁伞门小狗崽子拿下,然后再入内详谈,我有一种大买卖,要跟阁下同享!”

    傅则阳说:“我可不是什么玄阴教的人,我用的功夫名为六脉神剑,并非玄阴剑气,你说的什么神目天尊我从来没听说过,不知道跟谷辰有没有关系,不过就算是谷辰来,跪在地上求我加入玄阴教,我也懒得答应他?!?br />
    “好!”杨鲤拍手叫好,“果然是条铁骨铮铮的好汉,就算是那玄阴教祖跪下来求我们,我们也绝不会加入他那邪教!”他说完箭步向前,右手猛拍向黑手老七面门。

    黑手老七怒喝:“你还敢跟我对……”还未说完,杨鲤陡然变招,由单掌平推改成擒拿,拇指和中指锁拿黑手老七腕上穴位,黑手老七急忙做掌刀向下猛切杨鲤手腕,哪知杨鲤这式擒拿也是虚招,突然丹田气下沉,左足发力将石板震碎,然后飞踢黑手老七小腹,那碎裂的石板块也跟着他的左脚一起砸过去。

    黑手老七不断倒退,七双掌乱挥,将激射的石板打碎,杨鲤乘势进逼,铁伞从碎石中间穿过去,前端的伞尖正中黑手老七心口!

    他两人这下交手不过转瞬之间的事,剩下那三名打手忌惮傅则阳的“六脉神?!?,一迟疑间,黑手老七已经被杨鲤戳死。

    杨鲤大笑一声:“小爷早就要除掉你们这群chī rén的恶魔,刚才故意示弱,你们还当真了吗?”伞打掌劈,干净利落地把剩下三人解决掉。

    “痛快!痛快!”他用死人身上的衣服把铁伞上的血迹擦干净。

    “阿弥陀佛!”三个尼姑始终在大街上看着,沧桑无比地颂了声佛号。

    傅则阳问:“师太,你眼看着这小子当街杀人,也不管管吗?”

    大尼姑叹道:“我若管了,那些家伙得了性命,势必要再杀更多的人,阿弥陀佛!”

    二尼姑说:“我们昔年也是风尘侠客,自从皈依佛门,受了戒条,约束起来,过去的习气仍在,看了这种人就手心痒痒,方才如果不是这小兄弟出手,我也要亮剑了!”

    杨鲤很是惊奇,把尼姑上下打量一番:“师太也会剑法吧?你说亮剑,可是身上并无剑匣剑囊,如何亮剑?这位大哥倒是带着剑匣,却只宝贵得很,不肯亮出来。不过他那一手六脉神剑也足以纵横天下,罕见敌手了?!?br />
    傅则阳笑问:“那我的功夫和你铁伞门的功夫,哪个更厉害?”

    这话问得相当施礼,杨鲤有些不悦,沉吟了下说:“我的功夫不如你,但我师父可不比你差,本门铁伞荡魔七十二式乃仙人所传,我们则阳祖师是能出入青冥的剑仙,能使飞剑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他掌中还有一把北冥抟风伞,相传为太空陨金和玄铁之精打造,你那剑气绝不能射穿,若能挡住你的剑气,凭借本门的荡魔伞法精妙招式,定能胜你?!?br />
    傅则阳忍不住大笑出声,没想到这帮凡俗侠客不但编排了自己的传承,还编排了自己的北冥伞,果然是见过自己用过那伞的人借自己名头搞出来的铁伞门么,倒也有趣。

    “好吧,你家则阳祖师厉害,我甘拜下风?!?br />
    杨鲤叹道:“我家则阳祖师你必是比不得的,便是我师父,若有一把能够挡住你剑气的宝伞,也能胜你。只可惜则阳祖师已经百余年没有消息,恐怕已经作古了,那把北冥抟风伞也不知道落在何处。我和师兄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此伞的下落,走遍大江南北,凡是有则阳祖师传说的地方我们都去了,跑了二十多处地方都没能见着,唉?!?br />
    大尼姑插口问:“小兄弟,我刚才听你说要去伽蓝寺,不知所为何事?”

    杨鲤说:“我答应了一位友人,要去营救一位落难的姑娘,特地从扬州那边赶过来,日夜兼程,半路上遇到一个仇家,耽误了半日,今天天黑之前无论如何我也得赶到!”

    大尼姑说:“我们也要去伽蓝寺,只是不知路径,不如咱们一路同行?”

    傅则阳说:“巧了!我也要去伽蓝寺,也不知道路径,咱们就一起走吧!”

    他已经算到,杨鲤就是他要等的那个人,而他口中所说落难的姑娘,就是陆蓉波,跟着他去伽蓝寺,就能找到陆蓉波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