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49 白骨佛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49 白骨佛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见尚和阳自有主见,立志发愿要行无行尊者的道,态度十分坚决,便不再劝。

    半日之后,桓玉回来,采到了应用的草药,傅则阳指点他的白阳真诀、白阳图解,已经两匣芒饵也都拿到。为白幽女疗伤完毕,过来鞠躬拜谢大伯父指点。

    白幽女正在用功疗伤,驱除体内的魔火气,听见一口气没来,从嘴里涌出鲜血:“他让你去取什么了?你不是说过,绝不跟这老魔再有瓜葛了吗?”

    桓玉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劝,傅则阳笑道:“我指点他去取附近一位古仙白阳真人遗留下的仙法针诀,他若不是取,将来由我这大魔头去取了,你更愿意哪样呢?”

    白幽女从地站起来:“天生万物,各有其用,若那白阳真人真的是一位有道真仙,他老人家留下来的东西,注定不会落在你这魔头的手里!不是被桓玉得去,也会被别的正道剑仙得去!你休要卖弄人情!”

    傅则阳哈哈一笑:“我恩师三丰真人亦是天下有名的得道真仙,照你这么说,他老人家绝不会收我为徒的了?!?br />
    白幽女看了眼他身旁的灭尘子,轻哼:“长眉真人同样是得道真仙,不是照样收了个背师叛教的孽徒,他老人家前脚刚刚飞升,叛徒入了魔头教下!可见世事难料……”

    傅则阳拦住要过去教训她的灭尘子,跟白幽女说:“你也承认世事难料,那白阳真人的东西落到我这个魔头手里也不稀了。不止这里,玉儿,我告诉你,在嵩山还有一处白阳真人的藏宝,有一剑一镜,最为厉害,你有空去取了吧?!?br />
    白幽女说:“嵩山有白朱两位剑仙在,便是桓玉不取,你也拿不到?!?br />
    听她提起白谷逸,灭尘子又要说话,傅则阳再次把他止?。骸搬陨侥橇礁霭酉衷谙煞ㄉ形创蟪?,我并不放在眼里,本想跟天都、明河二老较量一番,他们却都早已飞升,日后等他们将仙法炼成,创立青城派,我们自然有一场战事,希望到那时候你也能参加?!?br />
    桓玉让白幽女不要再说,冲傅则阳鞠了个躬:“侄儿不孝,请大伯父万分担待。幽女和我因缘前生注定,今生再续,情金坚,只是性情刚……”

    白幽女怒道:“你跟这群魔头说这些做什么!”脚下一顿,合身御剑破空飞去。

    桓玉话未说完,只得连冲傅则阳鞠了三个躬,急忙忙从后面追去。

    尚和阳在旁边说:“修行人,以出家为业,转世投胎虽然不说是家常便饭,也不稀,但凡有些名气的,无论仙、魔、佛,哪个不是数世转生?唯有每一世的父母,略多花些心思,许以仙药,能够延年益寿,仅此而已,哪有连家族子侄都管的?人家前世便是一对苦命的鸳鸯,在桓家不过借体投胎而已,又已经过了这么多,父母兄弟都已经死绝,亲缘早断,哪里还有什么亲戚情谊?你又何必如此为他着想呢?你作为一代魔君,跟红莲老祖、伏瓜拔长老都平起平坐,干嘛如此迁他们?那贱婢敢跟你顶嘴,单凭这一条,可以把她的脑袋揪下来,给我炼成白骨锁心锤多好?!?br />
    傅则阳在他脑门拍了一巴掌:“知道杀杀杀,这世界的人都被你杀光了,只剩下你自己,还有什么趣味?像你这种,给你血神经你也练不成,必然会沉溺沦陷在天魔的杀戮之境当,日后遇到佛魔两教的高手,要么天龙禅唱,要么魔神幻界,你都难逃被zhì fú皈依之厄运。我要你做光明教的掌旗使,是知道你已经走进旁门左道之,我做武当掌教不过是暂代,不过一两甲子仍然回归光明神教,到那时候也正好是红莲道衰,光明道盛之时,你跟着我不但能有一番作为,还能晓得魔道真谛。游戏红尘,他化自在,拨转轮回,笑看众生,生生死死,欢乐忧伤,如无弦之琴演奏天籁,诸天美色装点乾坤,才得自在?!?br />
    尚和阳不服气道:“她当面骂你是大魔头,你也能忍得?如此还说什么自在,天底下,哪有这样忍气吞声的自在?”

    傅则阳点化他:“只有跟她处于同一境界里的人,才会生气,生气了才有忍气吞声一说,我俯视苍生,她说的犹如鸱以腐鼠吓鹓鶵,我焉会因此而动气?她劫数已至,因结仇太多,过去气运强盛,敌人害不了她,如今所有法宝都会在你手里,受魔火焚身内伤,气运已衰,过去的仇敌都要纷纷门报复。偏偏她还倒行逆施,跟唯一的倚仗桓玉又因为我生了嫌隙,我给桓玉东西越多,她的怨气越大??醋潘蠡隽偻?,犹不自知,仍然倒行逆施,最后自取灭亡,岂不是我亲自动手除她更有意思?偏偏她这一世死得极惨,含着一股怒气转生,来生今生更加辣手,结下仇怨更多,至有九鬼啖生魂之祸呢?!?br />
    尚和阳听前面他否定师父无行尊者的道路,心里很不爽,忍不住要反驳,等听到后面说白幽女的部分,心有些惊觉,白幽女仿佛一面镜子,跟他互相对照,有极多相似之处,也有不少矛盾对立的地方。

    只是他境界尚浅,心怨气又大,表面虽能御魔,实则时时刻刻为魔所影响,因此不能彻底了悟,气哼哼地说:“我不管那么多,遇着敢对我不敬的,我直接将其杀了,合适的话用他们的脑袋炼制五老锤,只有这样,方显魔王本色?!?br />
    “小禾苗啊小禾苗!”傅则阳用手指敲尚和阳的脑门,尚和阳脑袋又大又圆,没留头发,光溜溜的皮肤,嫩红嫩红的,敲着手感极好,“我这次带武当派的八位弟子来此地,是要取那边一座前古陵寝的宝物,里面有四五千年前留下的前古灯油。你跟我们一起进去取些带回去,我传你诸天秘魔神灯的祭炼之法,你祭炼七盏神灯,安放在你这座金幢里面?!?br />
    尚和阳吃惊道:“这附近竟然有前古神油吗?久闻那是天魔所畏惧之物,咱们魔教人应该见之立毁,以免被人得到,炼成克制咱们的法宝,哥哥你不但带着这帮玄门正宗的弟子取出来,还要教他们祭炼法宝?”

    傅则阳又在他头敲了一记:“天魔畏惧,咱们又不畏惧!此是天魔影响你的心智,让你形成固定思维,一旦没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了。修魔者,要御魔,作为魔主,千万警惕不能为魔所御,成了魔奴。因为这个缘故,那些魔头在我面前不敢放肆,回头肯定要影响你的心智,让你对我不满,疏远于我,甚至厌恶怨恨。久而久之,你必然越来越极端,受其暗制而不自知,心思再难清明。说实话,我说你师父的道有不足之处的时候,你有没有心生不满?”

    尚和阳有些不好意思:“确实不愿有人说我师父不好?!?br />
    “天魔最能乘人之危,你心里起了一点苗头,成了他们的机会,暗暗助长你对我的怨气。你若不想将来跟我成为仇人,听我的,见七盏魔灯炼成,日后只要不遇到太大的波动……唉,至少能够减少好些妨害?!?br />
    尚和阳乖巧地点头:“一切全听哥哥的?!?br />
    傅则阳跟他交流魔法,无行尊者的法脉,是以白骨观为入门的起手式。白骨观佛教也有很多人xiū liàn,主要观想人身体的本质,见着白骨支撑皮囊,里面充塞涕液屎尿,皮里肉外,生长着各种各样丑陋的寄生虫等等,各家观法大同小异,用来让修行者减轻对身体的执着,以及对异性或者同性的yù wàng。

    但是若要xiū liàn白骨观,必须得有强大的佛fǎ gōng底才行,最好有菩提心为基础,不然开始生出悲观厌世等种种消极的情绪,整个世界都变沉灰暗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全部沉落变色,甚至原有对众生的慈悲心也会退转。

    因此正常佛门是不会让入门弟子修这个法门的。

    无行尊者创下的白骨佛宗是从此法开始,利用人类生出的种种悲观情绪,练一颗对生命极度模式的心境,再召请天魔加持引诱,日夜熏习,彻底走向另一条泯灭人性,疯狂恐怖的魔教之路。

    尚和阳辈子经受炼魂之苦,积攒了无穷怨气,几乎失去理智,转世之后,从襁褓里被无行尊者教导,按部班地xiū liàn这套gōng fǎ,三观成形,魔心已铸,用佛道两家正道的说法是入魔已深,绝难回头。

    从魔门正宗的角度来说,他已经走入魔道的旁门左道之,成了魔的奴隶而不自知,以后会越来越疯狂,最后完全丧失理智,路的尽头是毁灭。

    要杀一人很容易,要将他从岔路拉回来却难,傅则阳正面劝说,必然招致他的不快,于事无补,于是另辟蹊径,随顺引诱:“诸天秘魔神灯乃是魔教排得号的几件至宝之一,当世只有几位魔教长老持有,伏道友有一盏,红莲有一盏,沙神童子也有一盏,每盏灯由于练法不同,威力也有不同。我教你的,经过我的改进,与他们的全不一样,虽然火候较短,威力他们的稍逊,但是你若能将七盏全部炼成,以多敌少,也不差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