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47 青白双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47 青白双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忽然向东北方向开口说话:“你们当中两个都是我的故人,你们之间有天大的恩怨,也不容许在我眼前解决,要么飞向别处,另觅地点决以生死,要么收了法宝,过来说话?!逼讨?,他跟灭尘子说,“你过去迎一迎,将前面两人接引过来,不许后面那人再逞凶威,告诉他我在这里,他若愿意,就过来见上一面?!?br />
    灭尘子还没有感知到情况,依言飞去,向东北行了五百余里,看见远处山林之间有两道剑光狼狈飞来,后面有一团火云,是魔教修士炼成的魔火,裹杂着滚滚黑烟,里面还有许多磨盘大的骷髅上下翻滚,对前面两人紧追不舍。

    灭尘子喝道:“五台派掌教傅真人在此清修,要你们过去见面!”

    前面两人是一对少年男女,男穿青衫,女穿白裙,见着灭尘子,那少年不认得,女的跟灭尘子互相知道:“是峨眉派的师兄么?武当派掌教可是心明神尼?”

    灭尘子不及回答,两道剑光晃眼掠过,后面那团火云汹涌追至,不由分说,从里面似炮弹般迸出两团小山似的烈焰,烈火里面包含着上百个骷髅,个个双眼通红,口喷魔焰,再组成两个巨大的骷髅,张开巨口竟要把三人全部吞下。

    灭尘子双手射出十指太清玄门剑气,竟被骷髅吞入口中,为魔火炼化消失。

    他怒道:“魔头安敢如此嚣张!”放出来祭炼多日的九宫轩辕神剑,出手化作九道百米长的金光,剑锋向前,后面拖着耀眼的金色长虹,三柄一组,左右两组射向烈焰骷髅。神剑钻入骷髅,乱飞乱绞,将两个巨大的骷髅弄得支离破碎,解题化成魔火四下倾泻。

    当中三柄神剑直射入火云中央,灭尘子锁定了敌人,神剑穿透魔焰,飞削敌首。

    “轰!”火云崩塌,烈焰飞泻,逼得对方终于露出真身,是个十二三岁的童子,一张那个圆脸,浓眉立目,大口阔鼻,全身皮肤火红发热,右手指定五个白骨骷髅上下翻飞,将三口神剑挡住,左手托着一柄黄金宝幢。

    灭尘子认得他:“尚和阳!有我在这里,容不得你放肆!我师父傅真人要我告诉你,你若愿意就过去见他一面,若不愿意,趁早滚蛋,莫要自误!”

    尚和阳连喷真,连续催动五枚白骨锁心锤向前猛攻,竟然不能稍占上风,对方神剑太过厉害,削得骷髅上不断掉渣,要是持续下去,自己在阿尔卑斯山上苦修多年炼成的异宝就要毁坏,这还是对方只出了三口飞剑,要是另外六口也过来围攻,自己万不能敌。

    他也有秘术神通,暗中推算,知晓因果,便晃动金幢,将漫天魔火如长鲸吸水般全部收回金幢里面,又把五个骷髅合成一柄五老锤:“我跟你去见他!”

    灭尘子带着尚和阳回来见傅则阳,先前那对男女早先到了,青衣少年正跪在地上给傅则阳磕头,口称大伯父。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武夷山桑树坪桓家的千里驹桓玉,过去跟着桓超群和秋云在山中xiū liàn,桓超群和秋云比较宅,常年待在武夷山中清修,他本有宿慧,前生就是修行人,近些年道法渐渐修成,了悟前因,于是出来寻找昔日的旧友,以及情侣。

    他前生的情侣便是旁边这个白衣少女,大名白幽女,九天魔女陈紫芹的闺蜜。

    如今陈紫芹从昔年南海紫云宫斗法以后,已经连转两世,不但创出依环神女、圣姑的称号,还得一位神僧指点,游往身毒国,即印度地区。她在一颗枯树洞里寻到一块神木,里面有一部佛家真经,上面有佛法封禁,需要对着神木用三年零六个月的禅功,以先天庚辛金气将其分解,才能拿出真经。

    她约定白幽女去一人打坐,一人hù fǎ,将来一起参悟,白幽女因为崔盈的事情,始终不肯原谅,她不除掉崔盈,白幽女就不肯登门。

    圣姑自行xiū liàn佛经,欲以无上法佛法导崔盈归正,数次试探,崔盈表现得道心坚固,勇猛精进。圣姑日渐放心,便自行坐关,让崔盈为她hù fǎ。

    崔盈淫心难抑,只勉强压服,师父闭关以后,便按耐不住,跑出勾搭美少年,又跟旧日的情侣厮混,更把圣姑得到佛经一事泄漏出来,得好几个面首要怂恿,共同回来要干掉圣姑,把佛经夺了,并占据幻波池,作为她们的欢娱之所。

    白幽女那时候刚刚跟桓玉相认,见到崔盈又从幻波池里跑出来,跟一群左道妖人混在一起,便尾随他们跟入幻波池,想要当面救圣姑一次,并指出崔盈的种种恶行。哪知圣姑预先埋伏下了大五行绝灭光针,那些妖人才到寝宫便被炸成粉碎,连崔盈也被制住。

    白幽女知道圣姑早有准备,心生失落,带着桓玉一起悄然离开。

    后来又过了些年,圣姑派崔盈给白幽女送信,大意说你身在旁门,不得正果,眼看大劫临头,再不悔悟,难免兵解之厄,快来幻波池跟我学习佛法,同参正果,并指出桓玉是昔日仇敌傅老魔的侄儿,沾染魔道,日后恐怕重归魔类,要么立即杀掉桓玉,然后送他转世投生,断了血亲,要么逼他立誓,永生永世再不见傅老魔,不然将来必有大祸。

    白幽女看见圣姑一副高高在上,尽皆前知的口吻说话气就不打一处来,送信的又是崔盈更让她愤愤不平,于是也给圣姑回了封信。

    她在信里告诉圣姑,自己福缘浅薄,道力低微,不配皈依佛门,将来结局如何,皆是自作自受,不劳费心?;赣袼淙桓夏в醒?,但两人过去世就曾相识,圣姑也见到过,应知道他的秉性作为,这一世不过借老魔家族转世投生,现在连父母亲人全都丧尽,早还了生恩养恩,绝不会再跟老魔有任何瓜葛。

    反倒是圣姑,守着一个心狠手毒的妖孽当作良善,早晚变生肘腋,悔之不及。圣姑要么立即杀掉崔盈,送她去转世投胎,一世不行,非得连转三世以上,磨掉劣性劣根,方可救药。不然等将来一旦爆发,悔之晚矣,必然带累圣姑不能解脱,更有堕劫之险!

    写完以后交给崔盈带回去与圣姑看,从此以后,双方再无来往。

    之后又过了许多年,白幽女性情刚烈,桓玉前世也是被妖人围攻,折磨害死,两人纵横天下,嫉恶如仇,专门跟各类旁门左道中的修士过不去,便有小错,也砍手砍脚,仗着法力gāo qiáng,往往将人打得魂飞魄散。

    终于,在她们连斩五台派六位弟子之后,引得太乙混元祖师出面,用太乙五烟罗将两人捉住,摆下法坛,要用他们祭炼阴阳魔魂剑。天幸桓超群和秋云及时赶到,紧跟着在太行山顶约架的桑仙姥和陈嫣也到了,一通混战,多人合力才把他俩救出来。

    白幽女耻与桓家人,以及桑仙姥、陈嫣这等不问是非的旁门之人为伍,脱困之后道了声谢,立即离开,桓玉也跟着追来。

    前不久,他们遇着尚和阳在杀人取肝制饼,祭炼神魔,出手干预。

    三人斗法半日,白幽女历年来积攒所剩的法宝都被尚和阳用魔火焚烧毁坏殆尽,只能逃跑。尚和阳被他们炸坏了法坛,引得神魔反噬,若非法力gāo qiáng就要为魔所害,动了真怒,要用他们两个的头颅祭炼第二套白骨锁心锤,于是紧追不舍,从江浙一带追到云贵高原,眼看就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遇着了灭尘子出手相救。

    白幽女先还以为武当派的掌教必定是一位玄门的有道高人,没想到竟然是鼎鼎大名的光明教主,天运老魔,顿觉眼前直冒金星,桓玉跪下来给傅则阳磕头,她一旁怒声道:“谁允许你给他磕头?你不是说终生不与魔类结交,不跟魔道沾染吗?你忘了上一世你是怎样惨死的?桓家人只你大爷爷大奶奶两个旁门散仙,尚算可交,其余皆是害人的妖魔鬼怪!”

    她跟尚和阳的斗法多日,虽然没有烧到,只是隔空烘烤,依然中了魔法侵害,能跑到这里全凭一口气支撑,又气又急之下,身子一晃,几乎跌倒。

    桓玉赶紧把她扶住,拿出药瓶,往外倒丹药,却发现早已经罄尽,急忙再求傅则阳:“大伯父,恳请你赐下仙丹……”

    白幽女怒道:“我绝不吃大魔头的东西!”她用手指着傅则阳,扫过灭尘子,落在尚和阳的身上,“他们都是一丘之貉,chī rén害人,为天地所不容,早晚必遭天诛,我就算死了,也绝不受他们的一点恩惠!”

    桓玉记得直跺脚,见她反应激烈,身子摇摇欲倒,用双手抱着:“好好好,咱们不吃他们给的丹药,只是你中了魔火毒害,骨焦髓枯,须得赶快医治,你千万别再动怒,按住心火,等我去为你采药救治?!?br />
    他说完看了一眼傅则阳,有心请他照看,又怕白幽女再生气动怒,转念一想,大伯父绝不会害自己的女友,也不能容尚和阳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这里看似很危险,其实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让白幽女靠在一株松树底下坐着,御剑飞去寻找对治的草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