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41 元江取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41 元江取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往百花山方向飞去,迎着秦渔,秦渔把吸星琢交还给他。

    原来,他用滴血分身之法置于锦囊之中,系在秦渔手腕上。当着优昙的面,锦囊中爆出血影扑向优昙,优昙用佛光将其扫灭,一时不察,以为他计止于此,不想锦囊系口的绒绳另被傅则阳做了手脚。

    优昙离开百花山急忙赶去救餐霞,半路上惊觉失算,再一推敲,知道餐霞已经落入魔头的手中。如果自己返回去镇压吸星琢的话,餐霞必死,虽然齐漱溟请了鸠盘婆去救,但根本救不下餐霞,餐霞两次惊扰老魔,老魔必要报复,虽然顾念着当年长眉真人留下的一段善缘,不会让拿她祭炼神魔,或者令她形神俱灭,但必定想办法把她打入畜生道。

    优昙神尼在吸星琢和餐霞之间做出取舍,还是赶去见傅则阳,把餐霞要回来。

    在她离开之后,锦囊的绒绳里面迸出金光,傅则阳的血影化身再度出现,教秦渔一起突破封禁的佛光,再隔空催动吸星琢,里应外合破了禁制,叫秦渔带上吸星琢去完璧归赵。

    傅则阳拿宝物,将秦渔体内马上就要走到心窍的白眉针吸出来:“这是那妖狐脱胎换骨修得人身之前的畜生本体,你若愿意,我可以教你一个法子,隔空咒她,教她为魔所困,三年之内,必定走火入魔,自残而死?!?br />
    秦渔挺起胸膛:“男子汉大丈夫,对付一个雌性畜类,若用这种手段,即使成了也太丢人,更给我师父丢脸。从此以后,我自然用心修练师传道法,再好好炼成几件厉害法宝,将来找那妖狐一句雌雄便了?!?br />
    “那也随你,我马上要带弟子们去元江取广成子的遗宝,你要不要我们一起去?”

    对这事秦渔倒是很感兴趣,连说愿意同行。

    两人一起赶去元江,八位弟子已经事先接到飞剑传书,提前等在这里了。

    广成子的宝贝藏在一艘金船里面,现在金船就落在下面的水眼之中,被地肺里的真磁之气牢牢吸住,无法取出。

    傅则阳先给大家讲了宝物的来历:“正教中人要取此宝,须得两个洪荒异类,能吐丝的巨蛛,至少都得有千年以上的功力,方能强行把船拖拽到水面,还得事先为巨蛛准备补充体力的蛛粮,费时费力。而且一旦宝物出世,异光四射,还有灵丹香气逸出,引来觊觎的修士和精怪,一个差错就要前功尽弃,血本无归?!?br />
    众弟子都没想到取个宝物竟然如此之难,只有灭尘子对这昔年藏于崆峒山的宝物有些了解:“我听闻能够拖拽金船的巨蛛,只有在岷山白犀潭底潜修的韩仙子,养有一只金蛛,除她之外再无所知。不过若能借来,虽然单蛛力薄些,咱们众人合力施法,或许来得及取出几件也未可知。只是不知师父跟那韩仙子是否有交情?”

    花绿绮咋舌:“岂止是没交情,简直是对头了,当年在北极跟师父斗法的铁鼓仙周萌是大方真人乙休的师叔,乙休就是韩仙子的丈夫,这金蛛如何能够借来?”

    灭尘子沉吟说:“那也未必,乙休当年杀了韩仙子娘家满门,兄嫂侄甥全在五行真气之下伏诛,韩仙子一时情急发狠,走火坐僵,不得不在潭底坐关潜修,只近些年才将元神修成气候,几乎与真人无异,偶尔元神出游,访友采药,听说还收了个徒弟。她身子不便,需要灵药恢复,师父是最不缺各类仙丹灵药的,若能拿去跟她交换,她或许能够答应?!?br />
    傅则阳把手一挥:“不用这么麻烦,我自有办法让金船出水,不过那船除了受水眼强磁吸住,还有广成子的仙阵封禁,内有镇船之宝,使得船每上升一丈,便增重一倍,到时候我要全力施法,你们俱要在周围用心防护,除灭尘子以外,从秦渔开始,轮流持青蜃瓶和大禹神符登船收宝,不可贪多,每人只取一件。灭尘子要守在空中,若有人来袭,不听我警告,擅自靠近金船的,尽皆斩杀,不得有误!”

    众人齐声听令,傅则阳飞到空中,悬于滚滚江水之上,将太虚仙环祭起。

    他先催动宝物上升至万米高空,勾动得大大小小的星星纷纷在白日出现,个个光芒爆闪,其大如斗,似被此宝吸引拉向人间。傅则阳连吐真元,强行使太虚仙环下降,临到江面上,透过浩浩汤汤的江水,锁定住下面的金船。

    “起!”星辰开始归位上升,空中绷紧了许多道无形的绳索,将金船拽离水眼。

    傅则阳这太虚仙环当年便有移山之效,拽这金船并不十分费力,难的是只吸住金船,不吸引别的。他这宝贝不止是五金之物,世界上一切固体、液体、气体,五行四大,除了先天真炁以外,一经施法全被勾动,稍有不慎,就把整个地块揭起来,势必引起下面地肺里的煞气狂喷,酿成灾难,弄不好还会勾出地心力的岩浆。

    而且广成子那镇船之宝也十分厉害,作为仙阵的阵眼,跟天清地浊二气生发反应,另有一重神威。用玄门手段去做最好,用佛门功夫就事倍功半,用魔道法术触碰,几乎是沾火即着。傅则阳勾动诸天星辰之力,既要压制广成子的阵法,令其无法反弹,还要把它小心翼翼,不触碰其他的东西单独吸出来,可谓是千难万难了。

    过了约有顿饭功夫,水下开始出现金光,一层层的光霞把江水染成流动的金液。随着金船距离水面越来越近,这光芒也越来越强烈,终于轰隆一声巨响,金船被完全吸出水面,江上涌起千丈惊涛,骇浪壁立如山,霞光万条,上冲霄汉,传遍四野,另有一股奇异的香气向外扩散,让人嗅一口,便神清气爽,如欲乘风飞去。

    傅则阳本来要让秦渔第一个登船,秦渔拼命推辞,于是改了约定,花绿绮早准备好了,左手持大禹神符,右手持青蜃瓶,金船才刚出水,她便纵身飞去。

    由于磁气相吸,仙阵玄妙,在金船附近不能用五金之宝,否则全要被吸入其中,因此北冥伞用不得,傅则阳才让他们跟慧珠把青蜃瓶一起借来。

    那船形制奇古,通体全用纯金打造,浑然天成,有七八丈长短,首尾向上翘起,中央耸起一座七层金塔,下面均是六角形,最顶上有一圈圆形金芒,最为耀眼?;嚏仓滥巧厦娌氐梅ūΩ?,但禁制也最为厉害,她不担心,持符施法打开中层的一扇门户,进去用青蜃瓶收了一件宝物,立即出来返回空中,把青蜃瓶和大禹神符交给凌绿华。

    广成子金船藏宝,关系重大,一经发动,天地变色,先惊动了千余里之外一伙旁门左道,这里是大竹山,为竹山教总坛,由于近些年红莲魔教泛滥成灾,逼得各地原有的帮派邪教都活得艰难。

    竹山教在云贵地区是第一大教派,教主之下还有七大长老,个个法力gāo qiáng,率领教众不断反扑,先后杀死了三个圣母,五个hù fǎ,终于将红莲老魔惊动,派来一位铁伞罗汉,率领一大票高手跟竹山教厮杀,双方都损失惨重。

    这次竹山教主特地到湖南去请那里的地头蛇边山四恶过来开会,打算五家联手,把云贵湘赣连成一片,共同抵抗红莲魔教。

    傅则阳在元江取宝的这时候,五大巨头正在万竹楼里喝着茶开闭门会议,突然见着远处金光爆闪,直冲九霄,都吃了一惊。

    红花鬼母最先推算出来:“是有魔道高人在元江吸摄金船,谋取广成子的宝贝!”顿了下,又补充道,“能引起诸天星辰垂落人间异象的,只有北极那位天运神君了!”

    竹山教主沉吟道:“天下知道广成子金船在元江水眼的人不少,但这么多年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收取,其过程极不容易,而且不管是谁去取,别的人都不会作壁上观。那老魔敢动这宝库的念头,胆子真心不小?!?br />
    披麻教主最是阴狠:“那老魔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取宝,必然为正教所不能容许,佛道两教的高人肯定会去前往阻止,咱们也浑水摸鱼,去船上夺得几件宝物,日后再对付红莲魔教便更有胜算了!”

    财帛动人心,修行人虽然不爱凡俗银钱,但另有追求,便是佛道两教苦修数世的高僧高道,很多也不能彻底无欲无求,心有挂碍,更别说这些旁门左道了,宝贝在前,五人立即达成共识,同时从大竹山起飞,直奔元江飞来。

    再说,云南昆明池畔开元寺,原本是禅宗道场,近几年被红莲魔宗占据,改名为莲花寺。特地被红莲老魔派来主持云贵事物的铁伞罗汉正跟红莲圣母行那欢喜双修dà fǎ,忽然心神震荡,隔着敞开的窗户,正看见远处金霞满空。

    铁伞罗汉略一推算,便知晓前因后果:“元江在我这里,宝物自然也要为我所得,天运神君虽然跟佛祖有些交往,但也不能处处让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