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35 宝相夫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35 宝相夫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虽行魔道,却向来是喜欢与人为善的,见来人气质超凡脱俗,神识内敛,是玄门正宗的路数,但毫无颐指气使之意,说话面带三分微笑,十分和气,便问:“我观小友气质不凡,不知如何称呼?”

    少年被称一个“小”字,也不着恼,谦逊道:“我姓秦,单名一个渔字?!?br />
    “原来你就是秦渔!”傅则阳微微吃惊,“你师父可是极乐真人么?”

    “那正是家师?!鼻赜嫣谷恢雷约旱拿?,有些惊喜。

    李静虚得道千年,先后收了许多弟子,却个个都不成器,挨个中途败道,他为这些徒弟们四处奔波,操碎了心,愿还打算跟长眉真人一样,在青城山创下一个仙门教宗,到头来却一个能挑大梁的传人也没有,后来也灰了心志。

    如今李静虚门下只剩下秦渔这么一根独苗,前世为邪魔妖人所害,前些年刚刚转世归来,还不到二十年光景。

    他在李静虚门下已历四世,李静虚不要他为前生恩怨所累,只助他恢复了过去的法力,没有恢复前生的记忆,怕他再遭祸害,平时管教极严,无事不许出山,这次是他头一次远离西南,来到中原腹地。

    随便遇着一个人,竟然知道自己,秦渔很是高兴:“敢问道友尊号如何称呼?”

    傅则阳如实说:“我姓傅,名则阳?!?br />
    秦渔没听过傅老魔的传说,礼节性地点头:“久仰大名?!比缓笥趾闷娴匚?,“傅道友还没说,你弄这么大的阵仗,是要捕捉下面的什么灵兽么?”

    傅则阳唤他到近前给他解释:“这下面有一对断玉钩,是千古水神共工氏夺天地造化铸造的异宝,已经通了灵性,其本身锋利无比,较之一般的灵兽更不好对付,下面水峡叠拼,暗道交错,地形十分复杂,一不留神就要被它顺着地下水脉游奔东海,到时候化形成龙就更不好对付了?!?br />
    秦渔头一次遇着这样的事,满脸好奇,连采药也顾不上了,就在这里看热闹。

    傅则阳一边施法一边跟他闲聊:“我新近做了武当派的掌教,徒弟们手里没有好的宝物装点门面,看着太过寒酸,我这教主也脸上无光,想要寻两三处山野之间的无主宝物给他们,你要不要也跟我们一起去试试缘法?”

    “我听闻武当派自三丰真人飞升紫府以后,门下弟子各自创立门派,有五宗十三派,九九八十一门,不知傅道友是哪一宗哪一派哪一门的掌教?”

    “我就是武当派的掌教,从前些日起就已经不分宗门了,只有一个武当派?!?br />
    傅则阳略说了自己和武当派的关系,以及清理门户,执掌武当的过程,秦渔惊讶万分,不由得重新打量傅则阳:“没想到道友竟然是武当教主,失敬失敬,难怪方才唤我小友,我还以为道友拿大?!比缓笥治?,“那傅掌门打算带弟子去哪里寻宝?”

    傅则阳说:“你可听说过广成子当年留在崆峒山的金门至宝?”

    秦渔点头:“前古金仙广成子飞升之前,留下许多平生所用的宝物丹药,还推算后世天地气运,又炼了百十余件,全都用一个金船装在封印在崆峒山的山腹里。过了几千年,有绿毛真人刘根联合许多仙人炼就五火神焰,烧山八十一日,将封锁破坏。听我师父说,当时里面的仙丹发出异香,引得万千精怪妖魔纷纷来抢,绿毛真人率众将其诛戮赶走,那藏宝的金船却自动飞走。傅掌门可知道那船现在落于何处吗?”

    “嗯?!备翟蜓舻阃?,“我已经推算清楚,已经派我的弟子们去南海取应用的宝物,等他们来黄山跟我汇合,我拿了这下面的断玉钩,然后一起赶去取宝,相见即是有缘,你也跟我们一起去,若能好运得到前古金仙留下的奇珍异宝,极乐真人也会夸奖你的?!?br />
    秦渔听得怦然心动,他师父对他十分严厉,至今随身只一口飞剑,什么法宝也不曾赐予,并且说他过去四世都不争气,败道丧命,这回是他最后的机会。

    他不知道自己过去世经历过什么,虽然对师父的话坚信无疑,但也未尝没有几分不服气,笃定自己这一生肯定能够修成正果,并且暗暗发誓,要努力精进,修成和师父一样的金仙,肉身成圣,在师父飞升以后,创立一个不下于峨眉派的仙门,将师父道统发扬光大。

    如今有这么一个上进的机会摆在面前,秦渔犹豫了下便答应了:“如此我便先谢过傅掌门,不过我这次来黄山是要采几位这里特产的灵药,先得把药采到?!?br />
    傅则阳让他尽管去:“断玉钩还得一段时间才能上钩,我的弟子们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有的是时间?!?br />
    “我就在这山里采药,黄山虽大,傅掌门想必会传音之法,若我一时赶不及,还望傅掌门通传叫我一声,免得误事?!?br />
    秦渔提锄要走,傅则阳又把他叫住,他这段时间闲着没事干,在紫金泷源头处找到一株千年人参,已经通了灵性,见着他便要跑,被他捉住,强行移植回来,每日给那人参一滴精血,施法催化,如今已经结籽。

    傅则阳摘了三枚人参籽,用一个锦囊装起来交给秦渔:“我观道友面色不好,此去采药或许有些凶险,还请把它们贴身带着,能扶正气,解恶咒,说不定能得大用?!?br />
    秦渔半信半疑地将锦囊接过来,看那上面的绒绳很漂亮,是用某种从未见过的植物草茎编织,还穿着草珠,带有淡淡的香味,便随手戴在手腕上。

    却说本山中住着一个得道千年的白狐,岁就通灵,法力强大,已经修成天狐一类,曾经佛前拜月,起名叫做“宝相”。

    这狐狸修chéng rén形以后,长得千娇百媚,倾国倾城,虽不伤害人类,吃肉啖魂,却专一往采补上用功,极爱身材壮硕,尚未破身的少年。

    无论什么样的男子,除非天生百分之百厌恶女子的,否则甭管身上有无法术,行事是否自律,只要远远看她一眼,先被勾走三分魂魄,就近吸着她身上的一点香气,魂魄再被勾走三分,若是再被她唤一声“小哥哥”,立刻浑身酥麻,神魂颠倒,对她百依百顺。

    即便再坚强守礼道学先生,或是有些道行的玄门修士,能够勉强抵住前面这三重yòu huò,她在悄悄用些千年修成的媚术,也难以逃脱。

    这天狐出手,百发百中,只当年在东海遇着诸葛警我,本已经手到擒来,突然惊觉他是玄真子的徒弟,知道玄真子是长眉真人的大徒弟,已经有十甲子以上的道行,已经修成纯阳天仙功果,只因为了帮助长眉真人开创峨眉基业,更想肉身成圣,位证金仙,才没有飞升紫府。她不愿意招惹这样一位强敌,也推算出未来自己的劫数若能仰仗峨眉派,便能顺风顺水,一切好过,便把已经到了碗里的诸葛警我放了,还帮助他采到一株仙草,结个善缘。

    今日这天狐刚刚将前些时从三个刚入道的少年身上采来的精气反复锻炼,化入元丹,反观内照,查看增长得道力,只有一丝丝。她现在道行太高,采补凡人少年已是杯水车薪,只有向修行人下手。

    而旁门左道的修士,多是歪瓜裂枣,间或有一两个成样的,也早被一众淫{1}娃贱婢瓜分干净,毫无节制地采成了烂筛子。正教里的少年最好,十个有九个都是童身入道,纯阳之体未破,又以自身阴阳安炉立鼎,内练大药,若能采来元精,一个剩的旁的百个。

    可是正教弟子往往都是百里挑一,甚至数世积修,师门极为看重,长辈们个顶个地厉害,惹上了便后患无穷。

    去掉这些以后,能下手的就所剩无几了,前几天诱来的是海外散仙的弟子,虽是童身,道力却差许多,体内只产了小药,采来炼化了对于自身修为也增进有限。

    这天狐在洞中自怜自艾一番,摆下卦式,推算去海外猎食能否有所收获,若是没有的话,就只能在左近的人间随便划拉几个回来了。

    起卦以后,分辨局势,去海外并不会有什么收获,但是待在家里却有守株待兔之象,而且还是一个金兔,自己命里五行缺金,来人正是良配,若能采得元精,不但自身法力大增,道行大涨,未来的劫数也能凭得许多助力,毫不需要劳心劳力便能度过!

    天狐大喜,赶忙把洞府好好布置一番,将东西摆放整齐,在香炉里燃上自己进行炼制的“百媚柔情香”。到外面施法引来泉水冲洗庭院,把谷里的石子小路修缮整齐,催化百花齐放,万紫千红,铺满山野。

    最后,她挑了温泉香汤,静心沐浴,出来换上自己最得意的一套缤纷烂漫纱裙,坐在谷口的亭子里,一边喝茶一边焦急地等待金兔上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