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34 武当掌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34 武当掌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执掌武当,开紫霄宫祭拜祖师三丰真人,然后祭天、祭地,祭拜真武大帝。

    做上掌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灭尘子去把郝行健请回来:“这里有我一份亲笔信,你拿去交给你郝师叔,他看了以后,必然不肯回来,继续向北,你只在后面跟着。他此次北海之行,会遇到一个极凶恶的左道散修,凶多吉少。那散修手里面有一件元磁之宝,具体是什么我算不出来,是你郝师伯万剑葫芦的克星。你可在最后关头持我北冥伞去把他那宝贝收来,救下他们,那时候他才能跟你回来?!?br />
    灭尘子刚刚破掉了体内的恶咒,用纯阳仙火炼化了金蚕蛊的幼虫,脸色还很苍白,闻言也不说话,结果北冥伞,得了用法,转身往北海追去。

    傅则阳又唤来灵灵子和他那四个徒弟:“我武当派乃道家玄门正宗,你做和尚打扮在这真武道场里面出出进进太不像话,要么改回道家装束,要么像你秦师伯那样,离了武当当和尚去,专心修你的佛法,准备往生极乐?!?br />
    有根禅师看了看灵灵子,灵灵子面无表情,微微使了个眼色,有根禅师躬身应答:“弟子愿意重新蓄发做道士,从此虔心修道,再无二心?!?br />
    “你原来的道号也不怎么样,还有老三,叫什么癞道人,你额上的癞是故意留的么?咱们内修内丹,外炼外丹,最后连身体都保养不好,弄得满头疮癞,出去不给你三丰祖师丢脸吗?赶紧用药都去了,要是没有我给你,以后不许再学什么游戏风尘的癫狂样!”

    傅则阳看了看诸葛英,又看了看随心一,再跟有根禅师说,“你本名叫云根,佛门里的法号有根,你师祖当年传我二十四篇无根树,无根树着,凡夫无根,求以有根,归根复命,合道养生。你入于释家,有根却有羁绊,不得自在性空。因此无根反求有根,有根却要无根。我就从其中一篇里给你摘个法号,叫做‘正颠’,取自‘无根树,花正偏,离了阴阳道不全。顺为凡,逆为仙,只在中间颠倒颠?!?br />
    这无根树二十四篇是张三丰单独传给傅则阳的,只有十七篇公布于世,剩下的只有傅则阳知道,有根禅师是第一次听见无根树的内容,将这两句话品味了几句,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拜服于地:“正颠谢师叔赐号指点!”

    傅则阳又跟诸葛英说:“你在你们四个人打高中法力最高,常有自矜自傲之意,以为自己总观群山小,不知自在小山头,我从你师叔祖‘无根树,花正圆,结果收成滋味全。如朱橘,似弹丸,护守提防莫放闲?;岷舷忍炝舜蠡??!肽愕篮拧埂??!?br />
    诸葛英拜谢,退立以后,面露沉思之色。

    傅则阳已就半神之体,初具魔神的神通,把四人修行境界,心态性情,各种优点缺点全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又跟癞道人说:“你大师兄性情稳重,却缺乏灵活,呆板执拗,修行偏于一隅,不能纵观全局,心胸不能打开,境界很难提升,因此要他颠一颠。你二师兄资质最高,却碍于聪明,心思灵巧,常欲把机关算尽,需要还心自省。你则错会了逍遥之意,误入歧途,一味放纵,错时乱命,须趁早回头?!薷?,花正飞,卸了重开有定期。铅花乱,癸尽时,依旧西园花满枝。对月才经收拾去,又向朝阳补纳衣。这玄机,世罕知,须共神仙仔细推。我送你‘正玄’,你未来成道,皆要从这个‘玄’字中得力?!?br />
    最后是沧浪羽士随心一,傅则阳说:“‘防猿马,劣更顽,挂起娘生铁面颜。提出青龙真宝剑,摘尽墙头朵朵鲜。趁风帆、满载还,怎肯空行过宝山?!闳∽觥?,应你沧浪行舟,笑傲江湖之意!”

    随心一很是喜欢这个道号,也双膝跪倒,拜谢赐号。

    四人赐完,傅则阳又给花绿绮,陆敏,凌绿华三人赐号,还给灭尘子留了一个,他和灵灵子每人四个弟子,共八人,作为武当的下一代的中坚力量。

    心明的两个弟子苏玉衡和褚六妹都跟她走了,郝行健的弟子也跟他出走北海,李琴生的弟子被傅则阳斩杀了不少,剩下的四下逃散,林莽的弟子也是一样,剩下惨死在他们二人剑侠的那张王两人的徒众都被斩尽杀绝。

    傅则阳将剩下还愿意留在山上修道的,先分辨罪恶,再判断资质,只留下而是四个年轻的小道士,收做武当派的记名弟子,做些洒扫浇种的杂役工作,以后看情况再择优录用。

    半月之后,灭尘子带着重伤的郝行健回来,果然如傅则阳所算,郝行健率领核心弟子到了北海,遇着过去由于三弟子结下生死大仇的一个对头,当年斗法郝行健获胜,杀了对方满门,对方跑到北??嗔妨艘患伤?,专破郝行健的万剑葫芦。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动起手来郝行健便吃了大亏,眼看就要命丧敌手,灭尘子及时赶来,用北冥伞收了双龙飞梭,赶跑仇敌,将他救下来,弟子却全都死光了。

    本来灭尘子可以早一步赶到,半路上遇着赶去毒龙礁的屠龙师太沈,两人也是过去的冤家,未来的对头,见面就吵,吵完就打,互相指责对方背师叛教。

    灭尘子的道行法力是高过屠龙师太一筹的,但是新近先有歃血盆污秽仙体之厄,紧接着又中了毒咒恶蛊,大病初愈,抵消了这部分优势,随身多年的仙剑也被白谷逸绞碎。

    而屠龙师太持长眉真人所赐的戒刀,被她改名换做屠龙刀,凶狠非常,又跟心如神尼新学了许多佛法,动起手来灭尘子竟然斗她不过,多亏有北冥伞,才堪堪抵住。

    北冥伞十分神妙,能收敌人的飞剑和法宝,乍一出手,差点收走了沈的屠龙刀,被她拼命施法止住,伞里面又飞出数十魔头,都是李琴生用弟子元神血炼而成,生前凶戾残忍,死后怨气冲天,也打了沈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在大海之上斗法三日三夜,不分胜负,灭尘子渐渐冷静下来,想起还有事情要办,不能跟这臭尼姑继续胡搅蛮缠,等日后寻着一口好剑然后再找这贼尼算账,于是用太乙神雷炸开佛光,强行突围离开,屠龙师太也奈何他不得。

    郝行健受伤颇重,一条左臂只剩下半指厚的皮肉连接,心脏上也被敌人挂上一枚用魔法祭炼过的鱼钩,难受得不断要兵解。

    他这种情况,放在别人那里还真治疗不好,傅则阳却不在乎,先用万年续断灵玉药膏给他接上断臂,再取下太虚仙环,缩小以后顺着伤口送入,用手在外面指定,一双魔眼烁烁放光,透过皮肉看着身体内部构造,使仙环顺着血光进入心脏,将鱼钩套住,从心脏上摘下,再从伤口处带出来。

    那鱼钩用魔法炼过,另有一重恶毒效用,对方隔空施法,连元神都能一起勾住,治得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碰上太虚仙环这个魔教中的镇教至宝,就似小猫咪碰着大脑斧,一切魔法禁制全都被禁锢,被强行带出来,仙环转了几转,便熔化成数滴脓血。

    郝行健满脸惭愧,站起来向傅则阳鞠躬:“师弟!师兄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若不然连兵解也做不到,非得被敌人把元神一起勾了去不可!我先前跟李琴生一起那样对你,你还让徒弟不远万里赶去救我,这份以怨报德的心胸,足以胜任武当掌门了!”

    傅则阳笑道:“师兄不必如此,咱们都是恩师的亲传弟子,就如亲兄弟一样,未来当齐心协力,一起将武当派发扬光大?!?br />
    有了郝行健在,加上他和灵灵子,三个人就能发动武当派的九天荡魔大阵了。

    不过这些弟子们个人的作战能力还是不行,只灭尘子是个翘楚,诸葛英跟花绿绮尚能撑得住牌面,其余的都在峨眉罗浮七仙之下。

    傅则阳决定给这些徒众们弄些好的法宝装点门面,日后出去行道,不能显得寒酸,事实上现在的武当四友就很寒酸,飞剑法宝全都没有一样出众的,看见陆敏的南明离火剑,花绿绮的分海钺,凌绿华的六甲神钩,连灭尘子都欣羡不已。

    蜀山里的藏宝地傅则阳知道好几个,只是都不太好拿,傅则阳过去不重法宝,也没想过去费力犯险,这次正好去取些来分给小辈们以壮大武当派的实力,也要向郝行健和灵灵子证明,自己这个掌门当得很靠谱,让他们安下心来,莫要整天对自己提心吊胆,满脸戒备,生怕哪天自己魔性大发,开始大开杀戒。

    傅则阳选定了几处藏宝之地,让灭尘子带队,八个弟子一起去南海紫云宫找慧珠,跟她借青蜃瓶,再把天星殿下面的大禹神符暂时取来使用。

    他自己到黄山取上古水神共工氏合族锻炼的至宝断玉钩。

    到了黄山紫金泷,那断玉钩在地下沿着水脉四处游走,此宝本是水系奇珍,数千年来自生灵性,已经能够趋吉避凶,知道有人要捉他,更是游走不休,还设法御水成遁,抵御敌人的追捕。傅则阳在地上设下仙阵,算清水势用阵法截断水脉,将断玉钩约定在一定范围之内,再放出太虚仙环,像钓鱼一样深入地底,把它“钓”上来。

    连续钓了几日,断玉钩逐渐被逼出层层叠叠、千窟万洞的乱岩水层,这日忽然来了个英俊的少年剑仙,背着个大药篓,手持一柄青玉药锄,看傅则阳摆得阵法有趣,走过来笑问问:“这位道友,这下面有什么洪荒遗种,乾坤神兽,至于花如此多的心思布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