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31 龟蛇剑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31 龟蛇剑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琴生看见连灭尘子都痛苦万分,只能打坐凝神运功硬抗恶蛊毒咒,心中得意,又接连默念即便咒语。

    陆蓉波和陆敏最先经受不住,晕厥倒地,再过片刻,凌绿华和花绿绮也都双双软倒。

    唯有灭尘子浑身汗湿,眉心紧锁,浑身周身毛孔中涌起乳白色的仙气,在他头顶上方汇聚成云,聚而不散。

    李琴生暗叹他道力gāo qiáng,加紧法力输出,不断强咒,只是咒灭尘子不倒。

    忽然,他看到傅则阳依旧坐在椅子上,神态自若地往昏倒的人身上拍了几巴掌,被毒咒摄动的元神便重新稳固,他使足了力气也无法再将几人的元神摄来,不禁大吃一惊:“你你,你怎么会没事?”

    不止是他,就连心明和灵灵子他们也大感神奇,本来要动手的心明也按捺住了。

    傅则阳轻拍金眼狍的头顶,镇住他的元神,破去鬼咒,又给金眼狍嘴里塞了颗丹药,杀灭毒蛊。金眼狍呜呜地拱进怀里求安慰,他用胳膊搂着,反问李琴生:“你方才口口声声说我堕入魔道,是天下闻名的大魔头,那你知道我xiū liàn的是什么魔法吗?”

    李琴生道:“哼,谁人不知?你练得是跟邓隐一样,万恶不赦的血神经!”

    傅则阳点头:“正是,血神经xiū liàn大成以后形神俱妙,将精血神气打成一片,浑然一体,体质早已经与常人不同,你用这种小手段焉能害得了我?来来来,你那金蚕蛊卵还有多少,给我弄两斤,用油炸熟了再拌上孜然肯定好吃?!?br />
    李琴生听完,差点把一口老血从腔子里撅出来!

    金蚕蛊,号称天下第一恶蛊,有蛊王之称,身有剧毒,飞行快如闪电,一切毒蛇毒蝎,蜘蛛蜈蚣全部是他的对手,经由仙家培育以后,水溺火烧全不能伤,可硬抗剑仙的飞剑,现在却要被人跟普通的茧蛹一样用油炒着吃,蛊王的颜面何存??!

    “血神经不愧是世间第一魔经!只是你毕竟没能事先看出茶内有毒,你自己不怕,你的这些门人徒众都难逃一死了,洞玄仙婆亲自培育出来的蛊王,绝非易与?!?br />
    傅则阳用手抚摸傻狍子头顶,微微叹息:“他们平时被我?;さ锰?,这一家三口刚到襄阳就着了鹿野寺魔僧的道,这位原来的峨眉高弟,跟人斗法,也中了那天媱……嗯,她跑得倒快,也中了那天媱妇人的暗算,我得让他们知道江湖险恶,不要以为法力高明,法宝厉害,就能无往不利,大江大浪不怕,只怕阴沟里翻船,借你的手,让他们张张记性?!?br />
    他话刚说完,灭尘子喷出一口老血,先前扑跌在地,不省人事。

    李琴生咬牙切齿:“果然是邪魔外道,连自己弟子的性命都不顾!”

    “不要再说这些了?!备翟蜓粑?,“李师兄,看在恩师的面上,咱们也算作师兄弟一场,我再给你一次回头的机会。立即到恩师牌位前面忏悔认错,去把张王两位师兄的转世之身找到,接引回武当,然后按照昔日的教规,将你门下的徒子徒孙依次处置,最后自己兵解了结,将来我再让人将你接引回来,重归仙道!你,肯是不肯?”

    李琴生瞪着他,天人交战,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休想!”

    他双手一翻,清角仙琴翻转放光,横在胸前,十根手指信手弹去,只听得连声急弦响过,直冲向傅则阳冲击过去,同时大喝:“众弟子听令,与我斩妖伏魔!”

    傅则阳见他琴声来势凌厉,好似隐藏了千百柄无形仙剑,又似无数道乾天神雷,不敢怠慢,左手把金眼狍推到身后,右手祭起北冥伞。

    铁伞撑圆,磁光乍现,飞速旋转,将音波全部吸入其中。

    傅则阳不愿意毁了紫霄宫,用北冥伞硬接他的攻击,只这一下,宝伞震动,将表面的北冥玄气震散了三分之一!

    他朗声说道:“我有恩师所传斩龙剑,缚虎绦,所有武当弟子听我号令,都呆在原地不许动,否则以叛教论处!”郝行健、心明、灵灵子三人连同他们的弟子果然全都不动,李琴生的徒众们可不管这些,三个一群,七个一伙,各自放出飞剑,布成龟蛇剑阵。

    傅则阳用北冥伞接住李琴生一连窜的琴音急攻,左手祭出斩龙剑,似一片纸人,轻飘飘地飞向大门口。那龟蛇剑阵由七七四十九个人合力布成,每人驾驭一口仙剑,分成七道剑光,每道剑光分射七道剑气,千万道剑光剑气如疾风骤雨一般追射傅则阳。

    到了外面,李琴生喝令剑阵变化,两千多柄光剑合成一条晶亮的长蛇,数百米长,在紫霄宫前面蜿蜒盘飞,募地张口,喷射出无穷无尽剑气,好似龙吐天浆。与此同时,李琴生的琴调也发生了变化,皆用按弦发出颤音,每一声都似一只无形的手拧在人的心脏上。

    “天应星,地应潮,扫尽三千六百条!”傅则阳左手骈指向天,斩龙剑变作千余米长的一条毫光巨剑,剑锋里面群星璀璨,好似浩瀚苍穹,骤然下落,挟带开天辟地之势,正砍在那剑光合成的天蛇七寸上,光气爆闪,天蛇碎裂,七零八落。

    下面的弟子们被反震冲击,跌得人仰马翻,李琴生的大弟子是个留着三缕长髯的中年道人,练就一对黑白双剑,合璧之后,化作数百米长的一条剑虹,身剑合一,直取傅则阳。

    “米粒之珠,也放光彩!”傅则阳伸手一指,斩龙剑弯成螺旋形,将黑白剑虹绞住,咔砰一声,连人带剑绞得寸寸断裂。

    李琴生的弟子中有三个最杰出,唤作岁寒三友,各自有一把天魔琴,同时弹奏,召唤天魔,琴弦纷飞,凝光成气,释出亿万条光丝琴弦,好似三朵巨大的妖花在阳光底下绽放,席卷天地似地扑向傅则阳。

    傅则阳再祭斩龙剑,剑芒剖入妖花蕊中,星辰光芒喷涌如潮,顷刻间光丝俱碎,琴弦断裂,剑气随后斩去,把那岁寒三友全部枭首,弦崩琴裂,血迸如泉而死!

    这四个人都是成名的剑仙,在人间称宗作祖的人物,都被傅则阳一??乘?,紫霄宫里出来的人全部震惊,郝行健脸色大变,连灵灵子都暗暗赞叹。

    李琴生心凉若水,如果傅则阳用魔道法术杀人,他就有办法说服郝行健和灵灵子帮助他启动张三丰以武当山龙脉地气为根基布置的九天荡魔大阵,傅则阳就算xiū liàn的是血神经,一旦被荡魔仙阵卷进去,也难逃化作灰灰之运。

    只是此阵必须得一个人主持,两个人辅助才能启动,原来林莽在时,他做任何事都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俩结成死党,再拉上一个郝行健就可以发动此阵,只要不出武当山,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可恨心明贼尼和灵灵子杀了林莽,林莽也是托大,即没想到他俩敢在祖师牌位面前动手,更没算到他们炼成了太乙分光剑,他是死不足惜,李琴生最大的倚仗却没有了。

    他觉察出灵灵子对傅则阳不服,甚至怀有怨怼,若是傅则阳真的用传说中的血影子在紫霄宫大开杀戒,他有八成的把我说动灵灵子跟他站在一起!

    可惜,不管他怎样出招,傅则阳都没有任何魔道手段,连那北冥伞也是道家的宝物,没有丝毫邪魔之气,启动不了荡魔仙阵,他就斗不过傅则阳,再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李琴生做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他拨动清角琴,七根琴弦飞出来,卷住他面前二十多名弟子,飞向空中,半路上琴弦勒紧,砰砰砰,所有人都化成一团血雾,每个血雾里面的元神都在邪法加持之下凝成魔头,凄厉地惨叫,不顾一切扑向目标。

    “你竟然在我面前使用魔法!”傅则阳祭起北冥伞,飞到空中,旋转不休,释放出元磁真气将这些魔头裹住,强行吸入伞里去了,再一剑劈落,喀嚓一声,李琴生两人带琴裂成两半,竟是一个木雕人形,跌在地上,从木头里面不断渗出血来。

    “你要往哪里走!”傅则阳一双魔眼将李琴生锁定,晃身直奔西南,在后面紧追不舍,在空中祭起缚虎绦,要把李琴生锁拿归案。

    李琴生早就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要面对师父留下的这两件宝物,特地费了许多心血把清角琴寻到,抱在怀里,驾驭北斗七星九神遁法,急速逃窜。他见缚虎绦化作插翅白虎,咆哮追至,急忙凝神弹琴,这次发出嗡嗡不断左右乱拐的音调,每次弹出,就强行改变白虎的攻击方位,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蛇形狂奔,只是追不上他。

    傅则阳看着这蛇皮走位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还负隅顽抗个什么呢?我只是想用恩师留下的东西清理门户,不然使出血身**,你早已经形神俱灭了!”他又祭起斩龙剑凌空斩去,被他放出七根琴弦隔空遮拦,叮叮当当,虽然不敌剑势,却能把飞剑强行引到一旁,颇有点四两拨千斤的意思。

    连续数次,斩龙缚虎皆不能建功,傅则阳暗道惭愧,自己这些年把所有重心都放在xiū liàn血神经上,对于恩师传授的玄门道法太不上进,若是有师父亲手使来,只一剑就能把李琴生连人带琴砍成四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