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26 天媱仙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26 天媱仙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见天媱发问,傅则阳暗道:果然没有看错你!

    他之所以敢跟灭尘子立下赌约,底气就来自于白天时临窗一望,看出这女子原出自旁门,本就有极强的法力,又兼修红莲老魔那一脉的魔法,虽然道行不如灭尘子高深,但诡异莫测,失了飞剑的灭尘子未必是她的对手。

    傅则阳诧异道:“天媱魔功竟然已经xiū liàn到如此神奇的地步,能够预知未来么?”

    天媱见他毫无前知的能力,心藏鄙视:“这不过是‘法身成就经’上,三辈九品花开见佛里中品上生的能力,我这只算是寻常?!?br />
    傅则阳羡慕地夸赞了几句:“这里离武当山最近,应该是武当派的人要来。前一任圣母就是死在武当派心明贼尼和灵灵子的太乙分光剑下?!?br />
    天媱摇头否认:“不会,武当派天音门的门主李琴生已经暗中皈依了我教,他这次飞剑传书向教内求救,说心明老尼和灵灵子炼成仙剑要回山duó quán,真武门的林莽已经被杀,徒子徒孙几乎全被斩杀殆尽,如今只剩下他和天剑门的郝行健还在苦苦支撑。他要我们派人来帮助他夺得武当派掌门之位,然后率领武当全部皈依本教,将真武观改为红莲道??!”

    还有这等事?傅则阳有些诧异,他在来之前并没有把武当山上那些人太放在眼里。

    张三丰留下来七位弟子,与当年王重阳传全真七子类似,也是六男一女。他飞升以后,弟子们谁也不服谁,前面五个各自另立门户,收徒传道,都说自己是武当正宗。目前以郝行健的武当天剑门和李琴生的武当天音门收徒最广,声势最大。

    张三丰别名张邋遢,说话做事随心随性,既无架子也无包袱,门规订的也不甚严格,五人自立门户以后,重订教规,越发宽松放纵,收徒也不严格,甭管什么歪瓜裂枣,看对眼了便授剑术,龙蛇俱至,一概滥收。

    很多地痞流氓,杀人惯犯,土匪恶霸也都托关系走后门,学到了剑术,有的深些,能够隔空御剑,斩人首级,有的浅些,练个百步劈空,单手开碑的凡间把式。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些人相互仇杀,争名夺利,来来往往,仇恨越积越大,徒弟被杀了师父报仇,师父被杀了师爷报仇,师爷被杀了还有师太爷!

    只谈关系,不讲对错,法力越高,杀得越多,结仇越大,最后五位门主都牵扯进来,相互斗剑斗法,都杀红了眼睛。

    天音门的掌门李琴生最为狡猾,跟真武门的林莽配合,将另外两人约到神农架,说好师兄弟四人相互斗剑,只决胜负,点到为止,却跟林莽在最紧要关头突然出手,将另外两人杀死。郝行健当日因为三个徒孙在洞庭湖被红花鬼母的人害了,亲自去稽凶报仇,躲过一劫。事后,李琴生和林莽率众杀入两个师兄的门派所在,把上上下下,所有徒众,连同他们的妻子儿女全部斩尽杀绝。

    这等同门相残滥杀无辜的人间惨事,终于让两个小的rěn wú kě rěn,心明本名叫做铭心,初级以后叫做míng xīn散人,跟灵灵子排名最末,料凭二人实力斗不过众位师兄,索性给自己找了位佛门师父,佛道双修一甲子,回来以后跟灵灵子在三丰祖师像前占卦问卜,祷告师尊,准备动手,却突然在神像下面发现了张三丰预留的炼魔剑诀,两人躲到贵州黔灵山炼成九柄太乙分光剑,回来准备大开杀戒。

    心明传书约三位掌门到真武殿说有要事商议,李琴生得知他们在路上斩了上一任的红莲圣母,算知两人炼成了师父昔年的太乙分光剑,料抵不过,急忙把林莽和郝行健找来商议对策,林莽不服,料想两人就算炼成了仙剑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于是跑去真武殿赴约,心明和灵灵子数落他的罪行,让他带着弟子在祖师派位前面发露忏悔,保证永不再犯,林莽拿受得了这个,率众火拼,最终和弟子们全部死在分光剑下。

    李琴生听说以后吓得要死,赶忙飞剑传书给红莲宗的人,表示自己愿意皈依佛门,请他们赶紧派人来支援,于是上边就把天媱给派来了。

    “李琴生说他会看住心明贼尼和灵灵子,只要他们有所异动,立即飞剑传书通知我。因此今天晚上要来的绝不是他?!?br />
    傅则阳听完心里发狠:“李琴生那个贱畜真的要把真武殿改供红莲老……佛?”他差点说出“红莲老魔”四字,多亏在最后换魔成佛。

    “他已经向我传给他的佛经起誓,若敢违约,便受红莲菩萨禁制元神,焉能有假?”

    傅则阳原来以为,单凭心明师姐和灵灵子就能收拾掉李琴生,他来只是打扫战场,接受胜利成果的,没想到由于红莲宗的兴起,李琴生竟然想要投靠红莲魔教,借着魔教的势力来做傀儡的武当掌门,简直可笑可叹。

    “玄门正宗之人不管是不是武当派的都不好惹,你打算怎么做?”

    天媱说:“我方才卜算了一卦,对方是只老虎,却是个被拔了牙的老虎,我要你给我取四十九盏红莲灯,我听问你昔年曾经得到一部血盆经,用产妇污血练就一个歃血盆,可借我一用,有了这些东西,嗯,还有你那大弟子法真,有此三宝,不管来的是谁也不足惧?!?br />
    傅则阳听她要这几样东西,就知道这魔女打的什么主意,果然够那灭尘子喝一壶的,他乐得看峨眉派的高弟如何应对,唤来法真,教他按照天媱所说的去准备,又回禅房,亲自到藏珍密室里取歃血盆。

    观在的密室里面有不少东西,大部分都是世俗的金银珠宝,上好的玉石论斤称,龙眼大的珍珠用斛装。不过这些傅则阳都瞧不上眼,不管紫云宫还是陷空岛,随便拿出一颗珍珠也有拳头那么大,白色的还不稀奇,得有各种颜色才行。至于那些名人字画,古董花瓶他就更不放在眼里了。

    唯有那些法器还值得他驻足瞧瞧,其中有一个铜盆,上面浮雕许多密咒,内里盆底六条铜鱼,排成莲花状,用眼看着金光锃亮,傅则阳却能看见里面含着一团淡淡的血光,他鼻子又灵,里面隐隐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果然是对付玄门正宗最好的宝贝!

    他自己不肯用手拿,把傻狍子唤进来,赏了一条鱼肉干,教他用嘴叼着给天媱送去。

    天媱把阵法布置好,叫别人都出去,只把法真留在房中,让他脱了袈裟法袍,只穿宽松的白纱中衣,光头赤脚,打了一大桶热水,撒上花瓣,伺候她沐浴。

    这边布置好不久,灭尘子便来了。

    灭尘子直接从天而降,落在院里,朗声喝道:“天媱娘子,你这妖妇,早就恶贯满盈,以头投靠了魔教就能逃得一死么?今日本真人要替天行道,还不快出来受死!”

    灭尘子不是傻子,这半天功夫没有闲着,把天媱的底细打听清楚,又潜心推算未来成败,从卦象上看,是锄地见金之象,当有收获,按照他自己解卦,应该能够轻松干掉天媱,赢得赌约,将光明魔教的人导引归正,成为一教开山之祖,超过齐漱溟!

    胸有成竹,他不遮不掩:“妖妇,你也成名多年,我若乘你不备,一剑将你斩了,谅你也不服,快快出来与我一决雌雄!”

    天媱仙娘笑呵呵地用玉瓢舀水往身上浇:“我本是雌,你自是雄,还决个什么!今夜圆月高照,天气真好,不如一起进来快活,让我看看你们玄门正宗的男人是不是比那些旁门左道的更强更猛,若不中用,日后看你们还如何在旁门中人面前夸口!”

    灭尘子追随长眉真人数世苦修,都是童身入道不近女色,被天媱仙娘几句话说得面红耳赤:“贱妇如此放荡,让你知道玄门正宗的厉害!”右手扬起,射出五道透明的剑气,嗤嗤有声,破空飞向室内。

    “喀嚓喀嚓……”剑气射去的方向,明明是房屋正堂,刚飞入门户,忽然周围景物疾速变化,房屋变成了院墙,剑气射在栽种在墙边上的柳树上,将树干洞穿,连同后面的青砖墙壁打出五个拳头大的窟窿。

    正堂跑到了他的左侧,天媱娘子在室内用玉瓢舀水,笑道:“好哥哥,你长得真俊,这手太清玄门剑气也很凌厉,射|得奴家差点经受不住呢,你再来两下让奴家爽爽?!?br />
    灭尘子又惊又怒,抬手又发出五道剑气,看看射入门堂,景物再次变化,这次把院门打穿,天媱娘子跑到了他的背面,咯咯嬉笑:“哥哥力气不小,只是准头不行!”

    灭尘子冷笑:“你这不过是旁门中的颠倒五行之法,也敢拿到我面前来卖弄!”他扬手发出太乙神雷,金光霹雳如同一条条急速扭动的金蛇从天而降,轰隆隆四下狂轰乱炸,打得树木折断,瓦片乱飞。

    乾天太乙神雷是玄门之中最正宗的雷法,一经发出,震荡乾坤,天气地气被搅浑,四大齐动。灭尘子趁着空间震荡扭曲之际,将自己花费一甲子之功练的破灭神钟打出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