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25 观在大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25 观在大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鹿野寺的观自在大师,原名观在,本是江西鄱阳湖金风寺的方丈,从小出家,除了跟原来的老方丈学得佛法,还另拜师父,修成剑仙。自从师父圆寂,他接替成了方丈以后,开始为所欲为,于女香客私|通,在庙外养外宅,闯出诺大的名气。

    红莲宗传到江南,看他不错,将他吸收提拔,观在仔细研读红莲老魔所传经论,极有心得,能坐禅,能**,天花烂坠,辩才无碍,深得上面的器重。这次将他任命到鹿野寺来坐镇襄阳,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观自在,自称是guān shì yīn菩萨转世再来,在襄阳极受尊崇。

    这晚观在于自己的禅房里面修习晚课,诺大的房屋里面竖着三面经幢,都用上好的真丝绸缎织成,上面用黑线绣着教祖亲传的《佛说红莲净土法身成就经》,在黑夜之中,释放着凡人看不见的红光。

    他身披袈裟,端坐在禅床之上,口诵“妙法莲华如来”,声声入耳,澄心净念,在心中观想,从泥丸宫种出现一个红点,红点里面绽放出红色的莲花,莲花越拉越大,缓缓旋转,逐渐盛开,千瓣齐放,中间金芒吞吐,现出一个金色的朦胧人影。

    观在又惊又喜,往常他只能让莲花盛开,上面一团金光,并不能看清楚人形,今晚人形竟然成就,可见是自己功力大增,也是诚心感动教祖,隔空显圣,想必再用功些日,花开见佛,佛祖金身圆满出现,就能接引自己的元神往传说中的西天小雷音寺去了。

    他正高兴,红莲上金光忽然说话了:“观在,听说你不把我光明神教放在眼里,抓了我家孩子还敢口出不逊!”

    观在大吃一惊:“你是什么人?你你你……你怎么跑到我脑海里来的?我观想的明明是红莲佛祖!”他急忙凝神定志,念诵“妙法莲华”佛号,并施展法术。

    金光人影冷笑一声:“雕虫小技,也敢在我老人家面前卖弄!”合身向前一扑,观在惊叫只出来一半,只见满世界里都是金茫茫的一片,然后便再无意识。

    傅则阳夺了这和尚的身体,活动适应地动动手脚,昔年他在北极整治天灾,获得百万功德,藉此功德炼化魔光,利用四十五年时间,将原本血红的魔光血影洗练成金huáng sè,如今飞出来时,是一道金色的人影,再无丝毫血色,神通比原来也更强的多,于观在xiū liàn时出手,将其一击秒杀。

    顶着观在的身体下地,这厮身体庞大的,肚子尤其圆滚,怪不得被业内同道成为恶弥勒,长得肥头大耳,慈眉善目,表面看来,真的跟弥勒菩萨一样。

    身上的袈裟也够大的,裁成衣服够四五个人穿,傅则阳没穿过袈裟,玩弄了一会,那上面的玉环和挂钩是两件宝物,倒也有趣。

    他大摇大摆地在房中转了两圈,看了看那三竿经幢,上面各有一尊神魔,若是别人突然闯进来,他们会立即扑过去攻击,但傅则阳如今已经是魔神之身,他们见了傅则阳,都跟家犬遇到恶狼,乖乖地缩在经幢上,丝毫不敢动弹。

    傅则阳伸手把一个天居神魔,两个地居神魔抓下来,这三个魔头是***一类,同为欲天五淫神魔之一,虽有形象,却无形体,专爱把人的欲|火勾起来,吸食欲|火燃烧生发出来的精神元气,不仅赖以为生,还能仗此修行,吸得越多,他们自身的欲|望越大,能够勾动人欲|火升发的神通也就越强。

    这类**与普通的啖精气鬼都是由生前欲|望极重,甚至纵|欲而死的青少年男女变成,不同之处在于,啖精气鬼神通有限,只能从外用力,多是无形中舔舐人身体的敏感私地,诱人生发欲|望。而这类***却能变化měi nǚ,与人梦中交|合,让人防不胜防。

    很多修行人白天情形时候能够把持,一心不乱,等到也见熟睡以后就失了控制,被这类魔头所乘,遗|精泄气,损耗精神,佛道两家的高人都挖空心思,想了许多方法来对治这种魔头,方法虽然都很管用,但极少有人能够做到,有的人甚至巴不得能够夜夜遇到他们,甚至似观在这般,请来了供奉在经幢上,既能克敌制胜,又能助兴欢娱。

    由于傅则阳有魔神之体,这三个***不敢放肆,乖乖地缩在他的袖子里,跟受了霜打的鹌鹑一样瑟瑟发抖。傅则阳问什么,他们就回答什么,把鹿野寺和观在的所有底细都透漏给了傅则阳。

    唯一的缺点是,魔头们所站的视角和关注的焦点与常人不同,他们知道寺内每个男人女人的身体情况,在某方面的能力大小更是列出了排行榜,观在竟然不能位列前十,因观在虽然xiū liàn养身练气的gōng fǎ,但自制功夫太差,泄露太多,后天气壮大,先天炁早已经干涸,魔头们最爱的是那些刚刚长成的少年僧人,时常偷偷跑去撩拨,总有收获。

    傅则阳把魔头拢在袖中走出禅房,外间屋卧着观在养的金眼狍,那袍子外形似一只山羊,顶着一张人脸,浑身白毛如霜,前爪宛如人手,后爪生有倒钩,从前肘到腋下,两边各生着就只圆眼,有桂圆大小,开合之际,金光乱冒。

    看见傅则阳出来,金眼狍发出一声婴儿般的叫声,人立而起,扑倒近前。

    傅则阳站得笔直,等他辨认。

    金眼狍睁着十八只怪眼,金光闪闪,对着傅则阳又看又嗅,用头蹭傅则阳的大腿,还跟狗似地摇尾巴。

    傅则阳准备等他发现不对,暴起发难时就动手掐死它,等了半天,他却完全把自己人做主人,还撒娇卖萌,便决定饶这傻狍子一命,还拿出一枚朱果给他吃。

    金眼狍是吃肉的,不喜欢吃素,嗅了嗅,把头歪在一边,继续卖萌。

    傅则阳知道观在用少女的血肉炼成丹丸做狍粮,储存在禅房里面,他不想碰那些东西,就又取了块北极深海的雪鱼肉干给他吃,那肉干是甄艮和甄兑做得,用朱果醋酿过,傅则阳尝了以后,味道极好,就随身带了不少。

    金眼狍吃到嘴里,耐不住细嚼,巴掌大的鱼块,被他狼吞虎咽下去,然后又跟傅则阳要,傅则阳伸出肥大的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把狍子拍得在地上跌了一跤:“再给你一块,美味不可多得,尝尝就可以了?!?br />
    他知道金眼狍是个凶残的恶兽,观在没少用它杀人,但禽兽食肉是他们本能的天性,纵狍食人,狍子只是工具,狍子的主人才是凶手恶徒,比狍子本身更坏。

    他大摇大摆地往外走,狍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不住地舔手卖萌,想再要一块鱼肉。

    院外迎头走来一个青年僧人:“师父,圣母大人有事与您商量?!?br />
    这是观在的大徒弟,叫法真,长得又高又帅,又会讲经说法,在襄阳地区已经小有名气,深得女性香客信众们的喜欢,已经在外面攒下三套宅院,养了五个外宅,生了一个儿子,四个女儿。观在也极为器重他,很多法事都让他来做。

    白天迎来的红莲圣母被安排在了后面的观音禅院,傅则阳让法真带路,往这边走来,路上随口问:“圣女挑选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圣母可曾过目?”

    法真回答:“已经都梳洗打扮完毕,本来马上就要举行开光仪式,圣母忽然说另有要事,叫把这个暂缓,让我们赶紧来找您?!?br />
    “她这么着急,想必确有要事,咱们赶紧过去吧?!?br />
    到了观音禅院,红莲灯笼下面,站着四个身着红纱的少女侍者:“观自在大师来了,圣母在里面,请您快进去?!?br />
    傅则阳踏着红地毯走进房中,白天见过的那位红莲圣母穿着很简陋的纱衣,正在榻上打坐,这时见着正脸,果然长得国色天香,肤若凝脂,看上去十**岁的样子,但是傅则阳知道,她最起码得有三百年以上的道行。

    见他进来,红莲圣母让侍女们都离开,亲手从羊脂茶壶里面倒了杯香茶,双手捧过来:“您就是观自在大师?先谢过大师的款待,天媱初来贵地,亏得大师一切操劳打点,方才如此顺利地入主这里,日后圣母宫的修建,还要大师多费心呢?”

    看她这副浪样,根本不像是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反倒更像是要找借口让自己来,想要勾搭自己,听她自称天媱,想必是她本来的名字。

    傅则阳把茶杯接过来:“圣母闺名叫天媱吗?那我以后就以此相称了?!彼攘丝诓?,将杯子放在一边,“天媱这样急忙忙地叫人找我过来所为何事?圣女的开光仪式怎么延后了?”

    红莲圣母本要等他发问,然后再请他直呼自己本名,显得亲近,却没想他直接了当自己先叫了,心里暗骂一句“肥狗淫僧”,面上依然媚态天成:“我方才洗澡的时候,忽有所感,今夜会有玄门正宗的人来杀我,大师可有所察觉么?”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