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21 长眉飞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21 长眉飞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为了不激化矛盾,让伏瓜拔带着女儿女婿收了漫天雷火,回玉京潭绝顶,照看好凌玉儿。他自带凌浑和崔五姑到另一座雪山顶上:“二位不记得我也就罢了,这事由两个孩子而起,幸好他们两情相悦,又没有造下不可收拾的局面,二位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事已至此,还得往好的方向去行,我想请问二位道友的意思?”

    凌浑最先气哼哼地说:“此事虽是有人使坏暗算,到底是她不知自爱,自误仙业!我们夫妻因半路出家,修行路上吃亏不少,幸蒙恩师垂怜,令在雪山闭关xiū liàn,将来仍只能做个长生不死的天仙,天仙仍是无份。此女生就仙根仙骨,偏生自暴自弃,从此她的事我不再过问,一切由她去吧!”

    崔五姑心疼女儿,丈夫又是这么坚决的态度,气苦无比,泪流满面:“我只要玉儿回来,你们必须立即将人交换,不然我决不善罢甘休!”说着,狠狠瞪了凌浑一眼。

    凌浑满脸的不耐烦,想要说什么,被妻子一瞪,又把话咽了回去。

    傅则阳沉吟说:“我那弟子虽然不堪,配不上令爱,但也是大有机缘之人,难得他们两相爱慕,不如就成全了他们,让玉儿也入得我的门下。我方才看她运数,三两年内就要大劫临头,身死命终,如今入我门中,可免却她这一重劫难,日后无论天仙地仙,或是精进或是转劫,都有他们自己选择,崔道友意下如何???”

    崔五姑皱眉道:“玉儿有天仙根骨,比我们夫妻二人更胜三分。只是仙道难行,命运多舛,但……终不能入了魔道!还请道友将人还来,我帮她另谋未来?!?br />
    傅则阳笑道:“你可知,我道魔双修,魔道遥承昔年石神宫主,仙道是武当派的开山鼻祖三丰真人,那是我的传道恩师。陆敏那孩子根性不适合魔道,我愿打算教他仙道功夫,令爱与他一起,将来我都让他们入武当派如何?”

    崔五姑狐疑道:“武当派自三丰真人飞升之后,弟子们分别另创五宗十三派,我怎么不记得有阁下一号?”

    “我是恩师教外别传,不在座下七仙之列,有昔年恩师所用斩龙剑、缚虎绦两件至宝作为信物,绝无差错。未来一甲子后,我就会持二宝上武当山,到时候必定让他们两人位列门墙,修学的乃是玄门正宗的仙法,道友尽管放心?!?br />
    大家都会推演天机之法,这么大的事情绝蒙骗不了人,就算能骗得了一时也绝不能骗得了一世。崔五姑终于点头认可:“还请道友允我去见我的女儿!”

    “这是自然?!备翟蜓羟氪尬骞萌ビ窬┨陡栌穸嗉?,凌浑并没有丝毫要跟去的样子,这家伙说不再过问凌玉儿的事就真的不再过问,心肠强硬超乎寻常,傅则阳问他:“道友可有一部昔年广成子所传的天书?”

    凌浑眉头一挑:“你怎么知道?”

    傅则阳拿出一部金册秘籍:“当年我曾偶然得到一部玉匣,里面藏着这部道书,我详加推算以后才知道是前古金仙广成子所留,我这个是下册,上册当在道友手里?!?br />
    凌浑的上册是他师傅巨山真人所传,给他的时候就说,此是玄门正宗的修法,让他好好参悟,日后想办法找到另外两册,好光大门楣,开宗立派。

    他先后推算了几次,得知中册已经被人得到,对方法力gāo qiáng,遮掩天机,暂时算不出来。下册应在东南江浙一带,藏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名字跟开口的食器有关,先后去寻了几次都未能寻到,万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出现。

    傅则阳道:“此书尽用上古蝌蚪文书写,到手这么多年,我也只参悟出不到一半的内容。我知道上册有蝌蚪文的真解,想用此书跟道友相互交换如何?”

    凌浑犹豫道:“不瞒道友,此书乃是恩师所赐,原书不能交给道友,只能给道友一观,还得请道友将此书原本给我。道友并不吃亏,上册有广成真人道法总纲,讲述大道神通,比其他两册都重要得多?!?br />
    凌浑说的虽然是事实,傅则阳却不愿吃亏:“此书于你关系到未来开宗立派的大事,于我却是可有可无,既然交换,就一本换一本,不然就此作罢?!?br />
    书凌浑是一定得要的,略作沉吟便把书拿出来。

    傅则阳接过上册一看,然有所有蝌蚪文的注解,傅则阳一目十行,飞快翻页,内容全部印入脑子里。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祭炼九天元阳尺的九字真言。

    九天元阳尺到手多年,傅则阳却无法使用,若用旁门手法祭炼,会减却好些威力,连宝尺本身一般的威力也使不出来。若用魔法祭炼更糟,这尺子本就是广成子用来降魔炼魔的,专克魔法,法力压制不住宝尺,反倒会被它所伤,法力强过宝尺,就把尺子炼废了。

    他今日跟凌浑交换天书,其主要目的,是为这宝尺,却不想凌浑提前在书上做了手脚,把九字真言给揭去了。

    另一边,凌浑把下册看完,两人互相还书,傅则阳问:“你把上册里的九字真言交给我,我把下册天书给你?!?br />
    凌浑眼睛里精芒一闪:“九天元阳尺果然也给你得去了!”

    九天元阳尺是纯阳至宝,如果能到手的话,足以作为镇教之宝,他也不必跟崔五姑辛辛苦苦在大雪山里另炼宝物的。如今宝物落到傅则阳手里,凌浑飞快地想了几种能够把尺子弄到手的可能,不过都立即打消,通过刚才击杀江芷云可以看得出来,傅则阳法力极高,他们夫妻两个一起上也未必能打得过,何况人家那边还有伏瓜拔老魔一家相助。来硬的不行,软的也不行,师父飞升之后,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遗产,夫妻两个几乎一穷二白,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交换九天元阳尺。

    “好吧!我把九字真言给你,你把天书给我!”

    傅则阳跟凌浑交换完毕,回玉京潭见崔五姑,凌浑是彻底不认这个闺女了,崔五姑将凌玉儿带到一边,用五岳锦云兜遮掩封闭,说了一通悄悄话,然后领出来见傅则阳。

    凌玉儿两个眼睛哭得跟桃似的,跟母亲来拜傅则阳为师,傅则阳说:“你尽管放心,从今以后没人能再欺负你,有了什么委屈,尽管来跟师父说?!彼逊讲糯咏圃颇檬绽吹牧咨窆炒透栌穸?。

    娘两个分别在即,凌玉儿先哭着给母亲磕头,又遥向凌浑磕头,父女缘分到此终止。

    凌浑带着崔五姑离开,傅则阳把广成子天书上的筑基gōng fǎ传授给凌玉儿和陆敏,教他们好生xiū liàn。两日之后,邓八姑将雪魂珠取出,众人齐归昆仑山。

    傅则阳率领众人,移来山峰,在东西昆仑交界的地方,新堆筑起一座大山,随顺着昆仑山龙脉的走势,东西连绵一千三百余里,最高处距离地面一万三千六百丈,比西边红莲老魔的小灵山还高一百丈,山腰以下共有三层云带,站在峰顶,滔滔云海皆在脚下,头顶蔚蓝苍穹,阳光普遍撒,光明普照!

    堆山立峰,疏通水脉地脉,再在上面修建神殿以及亭台楼阁,空中架设神阵,将北面来的寒流挡住,再将阳光聚拢过来,使得光明神峰昼夜长明,万年长春!

    如此大的工程量,他直忙乱三十年才彻底完工,然后将化身附在神殿中的巨大神像之上,跟信众们隔空感应,相互加持。

    自他这位教主以降,陈玉凤为光明左使,邓八姑为光明右使,九烈神君入教,被封做第一位护教法王。大光明教正式开始向中土传教,吸收信众。

    再说峨眉山凝碧崖上,长眉真人将所有门人全部召集到仙籁顶,宣布自己功行圆满,将要飞升,开始交代后事:“我此生最为记挂之事,一是承你们三位祖师之愿,开辟峨眉派,于人间留下道统。如今根基法脉等基础全都夯实,未来开府顺理成章?!?br />
    他三弟子灭尘子问:“师父飞升之后,我们未来开宗立教,自然是戮力同心,共创大业,不过蛇无头不行,该由谁执掌教祖之位?”

    长眉真人看了他一眼:“自然由你大师兄掌教?!?br />
    灭尘子点头:“玄真大师兄追随恩师修道六七百年,道行最深,法力最强,由他执掌教宗,我们自然都是心悦臣服的?!?br />
    玄真子却道:“弟子道力浅薄,不堪承继道统,二师弟将来又要重归佛门,只有七师弟九世积修,道高福厚,又是夫妻同修,多生历劫,并许下宏愿,为本门积修三千万的外功。无论内功外形,法力心性全都高人一等,为众表率,乃众望所归?!?br />
    灭尘子不高兴了:“七师弟所谓的九世积修,还有两世为转,论起法力道行,连我也不如,若代替大师兄执掌教宗,如何能够服众?”

    人群中沈琇与齐漱溟夫妇最是交好,出班质问:“齐师兄如何不能服众?他们人品道行,哪一样不让人佩服?”

    灭尘子冷笑:“你过去本是佛门中人,佛波大师托人送你转生,今生拜在师父门下,不过是暂住些年罢了,你服气我们老七也是理所当然,不过我们在推算未来的教主,不劳你费心参与,还请静默一旁,等我们论出长短再告诉你?!?br />
    长眉真人看他说得如此刻薄,斥责打断:“我已经定下你们大师兄做未来的掌教,还争执什么?都莫要再多言了!”

    灭尘子恭声答道:“大师兄做未来掌教,确实众望所归!徒儿未来必定协助大师兄,将本门发扬光大,让峨眉派执天下道门牛耳,使群魔听着我峨眉的名字就心胆俱裂!”

    长眉真人点头:“你能有此心最好。我的第二个心愿是你们的师叔邓隐,他虽入魔已深,最后这次被我擒住,向我潜心悔过,发誓定然弃魔归正,虽然卦象上仍然显示他未来还要重蹈覆辙,但我仍想人定胜天,给他一次悔改的机会,也算是给我们兄弟一次共同向天争命的机会,数可改,运可变,全看本人的诚心毅力。我将他封印在西昆仑星宿海,让他重修本门九天玄经,返本归元,炼去满身魔光,然后再去转劫,重归正教。将来他若真能如此,不管你们未来谁掌教,都要亲自去将他接引回来,重入仙门,我们已经约定好,我在紫府等他,到仙界以后我们仍是手足,因此你们切不可怠慢折辱于他?!?br />
    众弟子躬身称是,表示绝不敢忘。

    长眉真人又说:“我算到我走以后,你们当中会有人背师叛教?!?br />
    众人面面相觑,灭尘子瞪着沈琇,其他人也都看向沈琇,沈琇面露惶急,问长眉:“师父说的,可是我么?”她双膝跪倒,赌咒发誓,“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沈琇决计不敢背师忘恩,我生是峨眉的人,死是峨眉的鬼,若我将来真敢背师,必遭万魔啖魂……”

    “住口!”长眉真人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呵斥打断,“我又没说你,你急个什么?不过是卦象罢了,将来是否叛教,还不是由你们自己做出来的?我已经备下玉匣金刀,等我走后,你们都要在我的画像下面,向玉匣发誓,将来若真敢叛教,必遭金刀诛戮!”

    灭尘子得意地对着沈琇说:“师父如此处置最好,日后谁要叛教,便要被你这匣中金刀枭首!哪个敢不这样立誓,我第一个不答应!”

    (第七卷-圣光红莲-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