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19 南明离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9 南明离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浑夫妻所学亦不是玄门正宗,属于旁门之列,他们师父铁肩老祖巨山真人也转劫数世才修成正果。他飞升以前曾经流露出开宗立派的心愿,凌浑自告奋勇,要将本门法脉传承发扬,从他飞升以后便着手准备开山事宜,大约在二十年以前,夫妻两个来大雪山的冰壁之中,合力祭炼一件未来的镇派至宝。

    凌浑两口子颜值很高,男的英俊,女的美丽,他尤其看重自身的长相,这次炼宝要持续三十年,外面是寒风酷雪,里面是地火烘炉,两下里夹攻,对肉身损伤极大,会使人快速衰老,无法再永葆青春。

    好在他们遇着了极乐真人李静虚,得到一种灵药,内服灵丹,外敷全身,可呵护骨肉,保养肌肤,两口按日使用,以驻颜养形。

    他俩入山之时,凌玉儿才两岁,凌浑嫌婴儿累赘,想把她托付在湘潭凡间的亲戚家,等练完以后再去接。崔五姑舍不得骨肉分离,硬要带来,三口人同在大雪山中炼宝修行。

    前不久到了炼宝的关键时期,外寒内热夹攻,正该用药。极乐真人给的药,共只够两个人用的,崔五姑偷偷把自己那一份给了凌玉儿用了些,知道丈夫肯定不依,第二日便想把凌玉儿送到仙都山,托付给自己的好友碧梧仙子崔芜照看。

    枭神娘正跟丈夫悄悄争执,到底是应该直接找上门去,跟凌浑夫妇当面做媒,还是等离开时偷偷把凌玉儿摄法拐走。

    九烈神君苦口婆心:“那铁肩老祖我昔年有缘见过一面,法力真个gāo qiáng,凌浑是他的弟子,性情有极为高傲,咱们拐了他的女儿,他岂肯善罢甘休?毕然追到九华山去,闹个天翻地覆。不若直接上门,咱们一手托两家,只做媒,不提亲,成与不成,都不损伤两边的颜面,也有回旋之地。若他真个不答应,再做打算?!?br />
    枭神娘不同意:“正如你所所,那凌浑确实高傲,玉儿生得如此美若天仙,他必然视作掌上明珠,焉能答应?若被拒绝,再被他当面说几句,咱们脸上无光不说,他们有了准备,咱们再想带玉儿走,就千难万难了?!?br />
    他们还没有争出个结果,发现崔五姑要送凌玉儿走,枭神娘哪能坐视,于半路上出面阻拦。崔五姑真个把女儿爱若珍宝,真不同意,三两句话说僵了,动起手来。

    九烈神君不愿意以多打少,欺负一个女流之辈,在一旁观战并未出手,单枭神娘和崔五姑两个就打得天翻地覆。

    崔五姑放出五岳锦云兜,要把枭神娘困住,枭神娘打出跟丈夫合炼的九烈阴雷,他们夫妻这阴雷自成一家,全用地肺之中纠结万年的恶毒阴煞炼成,专能污染敌人的法宝,品质差一些飞剑,挨上就成铁渣,简直无坚不摧。

    她见崔五姑的锦云兜厉害,上下四面,尽是五色烟气,绵绵密密,如潮翻涌,无尽无休,便把阴雷大把大把地扔出来,炸成漫天碧绿阴火,满空bào zhà激荡。

    她们两个鏖战多时,竟然把附近的三座雪峰炸得崩塌,其中一座下面露出地穴,恰巧陆敏刚来,想要劝架,因枭神娘和崔五姑斗法声势太过浩大,他在数十里以外的地方被彩云绿火逼住,无法近前,悄悄雪峰崩塌,他在附近,从地穴之中得了一个长长的石匣。

    那边凌浑闻讯赶来,未及动手,九烈神君迎上去劝下双方,讲明自家的意思,凌浑听说女儿竟然背着父母,私自在外面结实陌生的青年男子,还多次在雪谷之中玩闹嬉戏,供餐共饮,顿时气得不行,恨恨地把老婆闺女带了回去,严加看管。

    再说枭神娘回来以后,不住声地埋怨丈夫不肯帮忙,不然两口子合力将崔五姑打退,至不济也可一个接住崔五姑,一个把凌玉儿带回来。

    九烈神君任他唠叨,只把陆敏捡到的那个石匣拿在手里,按照出土的地点时间,以及石匣的外观材质,详加推算,再结合自家过去所见所闻,惊讶地得知,这石匣是西方功德池中的一丸神泥所化,里面封印着一柄绝世神?!厦骼牖鸾?。

    此剑是昔年达摩老祖未渡江之前所炼,取西方真金,用南明离火精英,融汇金火,按照先后天生克之法,从有质到无质,再从无质到有质,反复祭炼了十九次而成。

    后来达摩祖师修成正果,见得诸法实相,非空非有,无相无着,想将他随自己一并化去。弟子归一大师觉得可惜,再三请求,想给佛门留一件异宝,以待将来有缘拿去降魔。

    达摩祖师笑他:“剑是宝?砖是宝?你无魔,有甚魔?说谁有缘?你便有缘!你既有此心,一剑不空,万法不空,将来恐怕解脱不得?!?br />
    后来达摩老祖飞升,归一禅师仗此剑斩杀不少邪魔,法力日益增加,到底应了达摩的话,无法解脱。最后跑到南疆红瘴岭,学习达摩面壁,不再以法力神通降魔,只仗着智慧安忍,如如不动,以无魔胜有魔,深入三昧一十九年,终于解脱自在。

    临飞升之前,归一禅师欲将其舍入道家,用神泥将剑封住,藏在大雪山,留赠有缘。

    没想到今日这剑竟然被陆敏所得,九烈神君夫妇合力用阴雷狂轰滥炸,费了三日夜功夫,将外面的神泥磨碎瓦解,将剑取出,果然神异无比。

    邓八姑从地穴中回来以后见着这剑也极为惊讶,她也是头一次见着如此神物。

    陆敏见三人全都对这剑赞不绝口,便不肯收,先要将剑给九烈夫妇,两人自然不肯要,陆敏又说要给枭神娘肚子里的宝宝留着,枭神娘稍有动心,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咬牙拒绝,陆敏又要把剑给邓八姑。

    邓八姑不耐烦:“既然是你得的,你就好生xiū liàn,莫要辜负了这等人间神器,至于那凌家人……”她想起当年被凌雪鸿从中土追杀到小南极的事情,如果不是遇着傅则阳,她恐怕早已经形神俱灭多时了,不过凌雪鸿是凌雪鸿,凌玉儿是凌玉儿,她还不屑于把仇恨发泄到少不更事的小丫头身上,“既然人家父母不同意,你不许再去招惹!好生在这里练功?!?br />
    邓八姑虽然这样说,枭神娘却不以为然,用一件异宝蚩尤九宫鉴,隔空遥视,看凌浑两口子在冰壁之内炼宝,内洞被宝光运气遮住,无法看清,外洞凌玉儿却很凄惨,被凌浑禁足,整日郁郁寡欢,时常被父亲斥责,伤感流泪。

    原来凌浑不止恨她不守礼法,由于崔五姑把自己的药拿出来一部分给她,事后身体别处都好,唯有头发没有药物滋养,七日之内变作雪白。凌浑知道以后勃然大怒,越发讨厌凌玉儿,认定她是个讨债鬼,崔五姑虽然护着她,恨不能带着她到别处去,但由于师命遗愿,宝未炼成,不能离开,只能尽量劝住丈夫,并且安慰女儿而已。

    陆敏见着凌玉儿落得这般境地,也是心疼不已,枭神娘趁机怂恿,使用魔教中的一种秘法,叫陆敏隔空喊话:“你若心里有她,她也心里有你,这样心意相通,不管相隔多远,一施此法,便能互相听见对方的声音。厉害之处在于,旁得不相干的人都听不到,哪怕我这个施法人也不行,量那凌浑法力再高也察觉不到!”

    陆敏便隔空呼唤,声声直接传入凌玉儿心里,凌玉儿先还惊奇,得知是枭神娘的神法奥妙,方才不再怀疑,每日跟陆敏聊会天,心情逐渐好了起来。

    然而,很快凌浑就发现女儿的变化,暗中窥视,发现她经常自然自语,用术数推算,竟然有曲径通幽,藕断丝连之兆,顿时怒不可遏,逼问凌玉儿真相。凌玉儿不会撒谎,只能把实话说了,气得凌浑剑眉倒竖,几乎要提剑杀人,被崔五姑拼力劝阻。

    事后崔五姑去玉京潭找到枭神娘,让他们管好自家子弟,以后不要在骚扰自家闺女。她走了以后,凌浑又到,出言威胁,要枭神娘撤了魔法,若再敢纠缠,决不轻饶!

    枭神娘气得够呛,想要动手,被陆敏和九烈神君央求劝住。

    陆敏告诉枭神娘,这事就此作罢,他不会再跟凌玉儿通话,以免既损害凌玉儿名誉,又让师父蒙羞。枭神娘气得不行,无奈正主打了退堂鼓,她也没办法,只得作罢。

    两家都以为这几日的事不过是一点小风浪,过去也就罢了,连陆敏和凌玉儿两个当事人都死了心,认定以后再也见不着面,哪知,事情再起变故。

    这天突然两家大人发现,自家孩子不见了,凌玉儿跟陆敏同时失踪,凌浑夫妇以为是枭神娘捣鬼,枭神娘认定是凌浑报复。

    九烈神君性情稳重,施展诸天秘魔dà fǎ,预算遥知,惊觉当日枭神娘跟崔五姑斗法,震到三座雪山,其中一座下面藏着南明离火剑,另一座里面有位散仙,本就敌意甚浓想要找茬,正好借此机会,将人掳走,想要双方火拼,她好乘机下手。

    对方法力极高,暗中颠倒阴阳,遮蔽天机,若非他全力施为,竟然无法查知。

    凌浑由于怒火损却理智,未能及时醒悟,推算卦象,全是九烈神君将人掳来,于是带上心急火燎的崔五姑,杀气腾腾到玉京潭绝顶,要给九烈夫妇一点颜色看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