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18 凌家玉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8 凌家玉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和伏瓜拔赶到大雪山时,远远地见到一座雪峰顶,雷声滚滚,剑光连天。

    雷有阴雷有阳雷,阳雷是天罡磨动霹雳火,阴雷是九幽凝聚碧煞烟。

    剑有玉龙有黄泉,玉龙剑矫矫飞天撑穹骨,黄泉剑滔滔泄瀑灌流尘。

    正是千道豪光耀霄汉,团团碧火炙冰川,方圆百余里之内的寒霰雪气都似开了锅一般,有横跨数座山头,有一座矮峰拦腰折断,倒在皑皑的积雪之!

    伏瓜拔见状寿眉挑起:“是小婿的黄泉剑!”将身形一展,凭空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掺杂在一起的雷云之,徒手发出五颜六色的一盘魔光屏障。

    傅则阳紧随其后,用小诸天遁法瞬移到雪峰顶,陆敏搂着一个女孩坐在光明席。

    那席子是用光明境山一种特殊的草编织而成,再用药汤九蒸九晒,然后以仙法祭炼七七四十九日方成。面积可大可小,收缩起来不过一方手帕般,铺展开来可覆盖一亩地,自生光明,温暖宜人,伸手不见五指的隆冬夜里,躺在席子看书,既温暖又光明。

    陆敏和那女孩都衣衫不整,他光着半截身子,女孩哭得满眼含泪,抽泣着要寻死,被他用斗篷裹住,死死抱在怀里,不断说:“好妹妹,你要恨我,只杀了我便是,千万莫要自寻短见,不然你若没了,我也绝不独活!”

    傅则阳突然出现,两人都吓了一跳,等看清是他,陆敏赶紧跪起来:“师父!师父……徒儿闯下大祸,难辞其咎,本该早一刻自裁,以免师门蒙羞。只是师姐深入地下,多日未归,总要见您一面,说清原委,再自我了断……”

    傅则阳看天打得天崩地裂,跟九烈神君夫妇斗法的三个人都是高手,伏瓜拔未出大招,一时间竟然分不开双方,反倒自己也被扯入战局。

    他问陆敏:“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子是谁?”

    女孩这时又要寻思,双手掐诀,要以元神震碎天灵盖自尽,陆敏赶紧跪着把她抱住,恳求:“这是我师父,他老人家回来,定然给我们做主,好妹妹,你如果一定要寻死,容我禀明师父,然后……”他惊讶地发现,女孩全身固定,不再挣扎了。

    傅则阳将女孩禁住,沉声问陆敏:“你快点说明白事情原委!她到底是谁?”

    陆敏苦着脸说:“她姓凌,名玉儿,是前辈剑仙凌浑凌真人的千金?!?br />
    凌浑的女儿!那不是林绿华吗?不对,现在还没有转世到林家,还是姓凌,叫凌玉儿,她被陆敏给拱了?这样的话,她不要成为陆蓉波的母亲,小石生的外祖母了吗?

    傅则阳运用魔眼透过重重雪雾雷云往远处看,对面的雪峰,站着一个英俊的青年,果然是当年的凌浑,那柄似白玉飞龙的宝剑正是当年他用来对付徐完的那一把,只不过更加厉害了,一时竟然没有认出来。

    在他旁边的雪峰站着一个白发女子,长得十分年轻貌美,只是有着一头银发,正是白发龙女崔五姑,她的五岳锦云兜越发厉害了,将九烈神君夫妇打过去的阴雷全部挡住,除了驾驭飞剑以外,另用三支金刚神火箭,穿破钻地,往来纵横,好不厉害。

    除了他们夫妻两个,还有一个矮小丑陋的道姑,穿着破旧的蓝色道袍,在雷云之来回飞舞,扬手打出许多豆粒大的光点,轰然炸开,竟然是陈紫芹九天一元霹雳子的路数,威力只霹雳子稍差,但是数量众多,另外使用的飞剑法宝也都件件厉害,伏瓜拔连施魔法,竟然全被她破去,凶悍无。

    傅则阳知道,这个老妇人是自己预先算到的那个仇人,幻波池陈紫芹转世之后的师妹江芷云。如今距离南海那一场大战已经过去许多年,陈紫芹当初战败,回山以后不久便自行兵解,拜在一个前辈散仙门下,有了这个师妹。

    她那师父很快尸解飞升,但所授功道法远不她前生自学,由于阴魔纠缠元神,红莲老魔也乘虚而入,隔空遥制,想要逼她范,于是不久以后再次兵解。

    这江芷云前生也是很厉害的散仙,过去世也跟陈紫芹有过同门之谊,这次得了陈紫芹一些指点,师父尸解飞升,师姐二次转世,她独自一人潜修,本来十分貌美,刚刚炼成元婴,出游玩耍,被仇人找门来,毁掉了躯壳。

    她不愿再次转世,正巧碰一个修行千年的旁门散仙彭妪尸解飞升,她乘机把躯壳占了。刚钻进去,彭妪便回头质问她,用自己的法体竟然不跟自己说一声,简直可恶,便施法封了泥丸、紫阙两窍。她凭空得了许多法力,却被禁锢在躯壳里面,再也不能遁出元神,哪怕日后功行圆满,也无法脱体飞升……

    恰巧江芷云也在大雪山隐居潜修,想要借助地火之力,冲开被封闭的窍穴,碰邓八姑开山取剑,便出来为师姐报仇。

    她的境界不怎么高,不过是散仙一流,连尸解飞升都做不到,但是法力真强,数世积修,本是很厉害的散仙,再得了彭妪的气血真元。彭妪已经xiū liàn了一千三百多年,度过了三次天劫,最后世界飞升,遗体里面留下了大量的法力,都被江芷云获得。

    仙道飞升通常有三种,一种是金仙的肉身成圣,全身一点不剩,全部飞升紫府。

    一种是天仙的阳神飞升,因是神炁相合,形神俱妙,有了还丹的步骤,阳神是由元神和身体的本质精炁锤打合一,飞升之后剩下遗蜕。

    最后一种是尸解的元婴飞升,元神只融合一部分的精气,未能炼金阴渣,汞性圆明,只得神妙,未得形妙,飞升之后留下遗体。

    道家以金蝉作类,阳神飞升留下的遗蜕相当于蝉蜕,只有一具无用的空壳,所有生命的精华全部带走。世界飞升留下的遗体相当于尸体,生前xiū liàn的精血元气还都保存未能带走,等人死后再迅速消散。

    彭妪是元婴飞升留下遗体,刚刚离体被江芷云附了去,她一千三百多年xiū liàn积累的法力,飞升的元婴带走三分之一,尸解损耗三分之一,被江芷云得到约三分之一,还有彭妪生前所用的法宝丹药,再加她原来本有的,实力获得质的飞跃!

    在他和伏瓜拔未归之前,九烈神君夫妇已经相形见绌,若非凌浑夫妇没有拼尽全力,他们早不能支撑,算这样,再过半日仍无转机,他也要动用那核武级别的法宝,九天秘魔字母神雷跟江芷云拼命了。

    伏瓜拔加入战场以后,很快将战局扭转,不过凌浑夫妇也加强了攻势,双方仍然势均力敌,短时间内难分胜负。

    傅则阳见凌浑夫妇留着手,自己徒弟又睡了人家女儿,这种事宜结亲不宜结仇,便没有急着出手,而是询问陆敏详细经过。

    原来他们到了大雪山之后,找到玉京潭,邓八姑算准方位,祭起彻地神针,每日向下钻探,共要打入地底七千三百丈,两万余米,下面尽是万年冰雪锻炼出来的玄石坚冰,还不能用特别暴力的手段,以免造成地层太大的波动,使宝珠沉入地心,只能打一个小洞竖井,每日仅仅下降千余丈。

    陆敏新学了仙法,每日卯足了劲头勤修苦练,倒也进展飞快。

    九烈神君两口子得伏瓜拔暗嘱咐,有意跟邓八姑和陆敏交好,邓八姑人冷冰冰的,客气带着疏远,每日只用心打井,心无旁骛,他们便把精力都放在陆敏身。

    他们先试着教陆敏一门法术,陆敏很快学会,又连教几门,陆敏也都全部学成。陆敏自幼好武,学法心切,有人乐意教,他自然是乐意学的,于是来者不拒。

    这一日,他学了一门遁法,试着在大雪山飞遁行走。首次尝到可以只在飞行的滋味,他激动万分,不自不觉走远了,在一个山坳里遇着了出来玩耍的凌玉儿。

    凌浑夫妇来大雪山祭炼一件纯阳至宝,为将来开宗立派之用,凌玉儿也跟了来,遇着陆敏。她是父母每日忙着炼宝,无暇陪她,内心深处难免孤独寂寞,需要人陪伴。陆敏是从凡尘俗世来,从小为了练武禁绝女色的,头一次见着这样不似人间烟火气息,又不似邓八姑和陈玉凤那样沉稳老练的仙家少女。

    两人初时也没什么,只是互相需要,隔三差五约到一起,共同遁行巡山,玩耍取笑,倒也十分欢乐。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两人不过做个玩伴好友,分别以后,他日再见,已经站在敌对的立场,双方老师虽不至于打生打死,但也结下极深的仇怨,再无相好的可能。

    偏偏这次有枭神娘跟着,这厮诨号里有个“枭”字,性情又泼又辣,手段既狠且毒,偏偏对丈夫爱得死去活来,对于父亲也是至真至孝,时刻谨记父亲的指示,见陆敏喜欢跟这小丫头在一起,每日xiū liàn的功课做完,立即飞去雪谷赴约,于是便动了成全的心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