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16 老魔修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6 老魔修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红莲和尚说话声音很好听,温润厚实,忧郁之中绽放笑容,宛如红莲开在地狱的烈焰里:“你们两位竟然联袂而来,我方才骤然看见还不敢相信,伏道兄可是很多年都不肯出门了,我以为这次也不会来。当初送那请柬,不过是尽到礼数,实不敢奢望能够劳动出山,如今看道友春风满面,想必已经迈过了那道万魔天堑,傅道友真是我辈的贵人?!?br />
    伏瓜拔捋着胡子笑:“你说的还真不错,这次多亏了傅道友及时出手相助,我才度过了最后那桩劫数,再过不久便能成就不死之身?!?br />
    红莲和尚身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接口道:“不死之身对于我辈来说,也还寻常,我观伏道友周身隐隐有神光迸出,可是本命神尊的法身快要成就了?等这次fǎ huì以后,道友再潜修数年,便可成道飞升了!红莲道友也已经法身初成,再加上伏道友,继昔年掌狱大长老以后,我辈之中又能有两人成道,实在是可喜可贺!”

    红莲和尚笑着替傅则阳引荐:“傅道友可能不认得,这一位是火灵道友,人称火灵神君的便是。他跟玄门的李静虚是好朋友,昔年李静虚点评天下特立独行的大人物,将他与尸毗、苍虚,东极大荒山两个老怪物,再加上未入佛门的辛如玉,合称为宇宙六怪,被传说出来,大家皆传为美谈!”

    火灵神君穿着金红两色的法袍,头戴烈焰托日金冠,说起话来底气十足:“极乐道友夸赞太过,傅道友,我虽常年隐居,也听说过你的大名,知道你xiū liàn跟血神子一样的血神经,却是善恶有别,在南北两极都做下了天大的事业,很多人把你奉为我辈楷模?!?br />
    “只是道友杀死了佛门的洪崖禅师,燃脂头陀,惊动了好些佛道两教的高人,是个隐患啊?!闭獯嗡祷暗氖歉錾聿陌?,蓬头赤足的老妇人,长得干干瘦瘦,身穿一件黑má yī,手持鸠杖,火灵神君介绍说是赤身教主鸠盘婆。

    原来鸠盘婆是这样奇貌不扬的干巴老太太,这样的形貌打扮,如何能做得一教之主?

    傅则阳听出她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心,而不是嘲讽:“我带着家人好生在海上航行,吃着烧烤,看着风景,那两个和尚突然从海底蹦出来向我这寻死,我本不答应,一再好言相劝,他们却铁了心非死不可,唉,俗话说得好,不可能僧面看佛面,看在诸天佛祖和菩萨的面上,我只能成全他们,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婆婆,你将来遇到跟我同样的事情,会如何做呢?我估计你不会看佛面,只会看僧面?!?br />
    他拿话点播鸠盘婆,鸠盘婆若有所思,后面又有人说:“天运神君说的不错,遇到这等不知好歹的和尚,就得成全他们,大发慈悲,普度众生,那是佛祖的事,我们行魔道,最大的慈悲就是送这些和尚去见佛祖!”

    说这话的是个十二三岁的童子,长着一张白净净、胖乎乎的圆脸,眼睛也圆得可爱,大鼻阔口,皮肤从内向外泛着不正常的红润,穿红色短衫短裤,满口傲气:“鸠道友就是昔年遭受变故,信了那套神通不敌业力,因果业报的鬼话,这些年凡事小心,对正教的人处处忍让。那帮人一个个狂傲自大,心狠手毒,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肚子里全是男盗女娼,将来等你退无可退,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得罪了那白眉和尚又如何?杀了那天蒙和尚的弟子又如何?他们佛门贼秃贼尼能够同心协力,咱们就不能联合一处跟他们拼个地裂山崩么?”

    这番话得到了绝大部分在场人的称赞,魔门之中,道行越高,越知道克制和收敛,像红莲、火灵、伏瓜拔这等积事老魔,平时全都在家里苟着,各自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手段,而出去横冲直撞,目中无人的,同类之间都互相看不上,互相算计,除了昔年魔教体系尚在时,完成了一次合力进攻昆仑山的壮举,其余再也没有相互协作的大规模联合作战,全都是各自为战,最终被正教各个击破。

    傅则阳看着这个童子,不用人介绍,他就知道,这厮是五鬼天王尚和阳,东方老佛无行尊者的衣钵传人,傅则阳二次转世的时候,在襁褓里被他们师徒捉去祭炼魔头,若非张三丰路过将他救走,他xiū liàn血神经的事情就会提前暴露,等不到也没有实力跟陈紫芹约架,说不定早就被长眉真人消灭了。不过倒也因祸得福,跟三丰真人去武当山学道七年,为后来的修行道路打下了基础,找准了方向。

    当然,尚和阳还有另一重身份,傅则阳事后打算找他师父二人寻仇,推算之后,放弃了这个念头。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只看了尚和阳一眼,便继续跟大家寒暄。

    红莲和尚笑着把众人一起让进大殿,里面空间极高极大,天花板是椭圆形,倒扣在头顶,离地面有数十米高,上面画着一圈圈的云霞图案,在云霞之中,有数不清佛陀菩萨,飞天仙女。他们做着各种事情,或讲经或唱诵,或收妖或渡鬼,或戏水或玩火,没有一个长相神态相同的。他们似乎都是从云气里出生,而云气的根源处,是最顶上位于椭圆圆心的两朵红莲,所有的云气都从那里面飘逸出来,衍化无穷。

    那些云霞人物,乍一看似静止的,细看之下个个都在动,若是凝神看去,神识就会由注意力牵引,被勾动飞出,投入到这红莲穹顶之中。

    大殿之中摆放着一排排的桌案,后面是pú tuán,已经上了些瓜果茶点,都空着,唯有一个桌案后坐着个人,是个身材高瘦的道人,头戴金冠,手着金镯,神态甚是轻浮,看傅则阳的眼神,似乎很是不屑,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满。

    傅则阳懒得看他,红莲和尚请大家入席,伏瓜拔资历最老,位份最尊,红莲和尚请他做首席,他向傅则阳谦让,傅则阳摆手,还是让他坐了首席。

    二席先前有人坐过,就是火灵神君,火灵神君请傅则阳坐,傅则阳自然不肯占人家已经定下的位置,坚持拒绝。

    红莲和尚早有安排,请傅则阳入座无人坐过的第三席,傅则阳见第四席是鸠盘婆,跟她谦让了几句,便在第三席坐下。

    这又让许多人不爽,先前那位坐在第六席的道人愤愤不平:“咱们修习魔道,讲的就是当仁不让,舍我其谁,似你们这般让来让去,跟那些正教的伪君子有何不同?”

    红莲和尚问他:“那依金道友之意,你该坐在那个位置上?”

    他说话的神态未变,语气未变,还是先前那般忧郁之中带着谦和有礼,但是殿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他的不悦,那道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低头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杯酒,边喝边说:“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挺好,我只是不忿劳您的大驾出去迎接一个后生小辈……”

    红莲和尚转向大家,淡淡地说:“傅道友是我特地去南海下请柬请来的贵客,诸位也都是我的客人,任何人敢怠慢我的客人,都是故意给我难堪?!彼檬滞弦恢?,“我将送他去我那红莲胎藏法界里去享受一番!”

    那位金道友觉得难堪,满脸通红,想要发作,却又不敢,知道这红莲老魔心狠手毒,翻脸无情,更兼魔法高深莫测,让人防不胜防,上次fǎ huì初来时已经吃过苦头,不敢再惹,只能把满腔怒气都憋回心里,暗暗记恨傅则阳,定下日后报仇之志。

    众人分宾主落座,红莲和尚坐会自己的主位,命红莲天女为大家送上茶酒果点,再打开三百六十五扇窗子,让天女们把莲池外面的那些人也接引进来,他们没有资格进入大殿,只能在外面听见,从七十二座莲台上自助捡些仙果酒水享用。

    既然称作fǎ huì,自然有**的安排,红莲老魔千年修行,法力无边,每次fǎ huì都会将一种他自创的魔道神功,三种魔道dà fǎ,七十二项绝技法术,无偿贡献给大家,别说殿外那些人,就连傅则阳听了,也有很多地方能够有所借鉴,不禁暗赞这家伙学识广博,不次于伏瓜拔,着实深不可测。

    讲到动人处,红莲全身迸发金光,遍地涌起车lún dà的莲花,从店内一直扑向殿外,沿着台阶迅速填满前面的广场,跟远处池中的莲花连缀成一体,那七十二个红莲天女纷纷挟带鲜花香果飞天而起,环绕着殿内,乘着水波一样的金光飘舞游行。

    讲了一日一夜,将gōng fǎ全部讲完,红莲金光仍然不退,和尚端坐在浓浓的金光里面,宝相庄严:“我日前已经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修成佛果,法号妙法莲华如来,因观此五浊恶世,众生多苦难,我发宏愿,要普度众生,当今天下凡夫俗子,虽有佛经万卷,却不能解如来真实义,我著有佛门真解十二卷,解得法华、华严、梵网、弥陀、般若、金刚、楞严、地藏、阿含诸经,破除邪见,摄伏外道,使佛法真谛重现人间。诸位可有愿意跟我一起弘法传教,利益众生的?”

    所有人都傻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