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14 银蝉神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4 银蝉神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和邓八姑到达魔宫时,伏瓜拔在宫门前迎接,陈玉凤跟在身侧,见着傅则阳紧走两步为双方介绍:“师父,这位就是伏瓜拔老前辈,前辈,这既是我的师父?!?br />
    伏瓜拔得道千年,只是一时疏忽,被切中内心的要害才为魔所乘,在不可收拾之前及时醒悟,立即恢复清明,了悟前因后果。向傅则阳抱拳致谢:“这次多谢贤师徒相助,帮我过了这场魔劫,也避过一场**,只是另一位高足被来人烧伤,让我愧疚难当啊?!?br />
    傅则阳跟他谦逊几句,以同辈相称:“道友神通广大,千年来制魔御魔本是家常便饭,玉凤不过近了些绵薄之力,不足挂齿。至于陆敏,还不算是我的弟子,让他来替道友看守大门,他若全听我的,本不会出事,偏偏自己贪功逞强,想要将敌人斩杀,若非玉凤临时借给他一件宝物几乎被活活烧死,实属活该。这入门的试炼算是失败了,我正打算赐些丹药将他治好烧伤,然后打发回家去!”

    伏瓜拔人老成精,十分上道:“不管成与不成,他都是为我出力,还受了那么重的烧伤,若因此误了他的仙缘,让老朽日后颜面何存?还请道友看在老朽的面上,千万把他收下,量他有了这次教训,下次必知谨慎?!?br />
    傅则阳先去看陆敏,伤得当真不清,敌人是东极一位散仙,,是人与火犴交和所生,长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鬼,跟没有脱胎换体之前的金须奴差不多,丑陋不堪,也没有父母教养,只得了个诨名叫做火无害。由于先天上的血统,擅长火系道法,采集太阳真火糅合自身真元连成一股神焰,十分厉害。

    火无害跟伏瓜拔的女儿枭神娘结怨,这次上门寻仇,恰巧九烈夫妇外出,伏瓜拔闭关,被他烧穿崖壁闯了进来,遇上陆敏,被打了一颗冷焰神雷,上来便吃大亏。

    陆敏先按照傅则阳的嘱咐,将冷焰神雷用打暗器的手段连珠打来,火无害几乎招架不住,一身火势,十层去了八层,以为有高人在场,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陆敏年轻气盛,想要在未来的师父和师姐们面前露脸,见火无害周身火气散尽,便悄悄绕到火无害身后,打算用最得意的奔雷劈空掌力在火无害后脑上来一掌,将其击毙,以竞全功,却被火无害嗅到气味,猛然回手狂发太阳神针。

    万幸陆敏机灵,见他转身,觉察到不好,心头一紧,急忙闪身躲避,被神针钉住肩膀,火焰瞬间迸发,傅则阳给他的三张灵符全部焚化。

    刹那间,他全身被烈火包没,好歹没有失去理智,还记得念诵陈玉凤教他的咒语,发动乌云神鲛网,化成一片黑色的浓雾反过来把他自己罩在里面,不但灭掉了身上的火势,还将火无害发过来的飞剑、飞针尽数挡住。

    火无害见他被一团乌云水气淹没,冷笑着喷吐真火,要把水气炼化蒸发。

    如果让他磨上个三天五夜,这件宝网还真有可能被他炼化,然而伏瓜拔很快在陈玉凤的帮助下渡过魔劫,知道宫中来了歹人,一面跟陈玉凤说话,一面暗暗使用魔法,隔空暗制,将那五帝八方大魔手凭空打出。

    火无害正在火烧陆敏,猛然间四周五色烟气涌起,激得他浑身汗毛尽皆竖起,急忙化一道火光飞去,仍然被五色光气凭空捞住,向内收缩,合成一团彩烟,火无害拼却一件至宝,向外崩散,爆起万道神焰,强行将烟气崩散出一条缝隙,逃窜离开。

    伏瓜拔一击不中,自重身份,不再追赶,面上只是跟陈玉凤说话聊天,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来到前堂,将“作茧自缚”的陆敏解救,施以灵药,送入偏殿安置。

    傅则阳来见陆敏,陆敏半边脸都烧得血肉模糊,身上更是大面积烧焦,已经不chéng rén形,看见傅则阳,忍不住流泪痛哭:“师……真人,我未能完成真人的任务,差一点就坏了事。自觉无颜再拜真人为师,只请真人给我一个痛快,容我来世再求入门?!?br />
    傅则阳问:“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

    陆敏哭道:“我……我不该贪功冒进,想要用凡间的武艺去杀火妖?!?br />
    傅则阳板着脸:“你心性不稳,又倔强又逞强,试炼失败,本不该收你,方才伏道友为你求情,念在你求道心切,也算有些毅力的份上,就破格收下你了!”

    陆敏不敢相信:“真的?您愿意收我为徒了?可是……可是我如今已经这样……”

    陈玉凤笑道:“本门仙药神奇,师父神通广大,别说只烧坏了肌肤,就算全身焚化,连魂魄都烧残了,只剩下一些残魂,师父也有办法为你重新固魄凝魂,重塑身躯!放心吧,不出三日,就能让你恢复如初,身上一点伤疤都看不出来?!?br />
    傅则阳跟伏瓜拔到别处聊天,邓八姑随行,只留下陈玉凤照顾陆敏,将仙药用水化开,为他清洗伤口,涂抹全身。

    陈玉凤已经活了好几百年,又xiū liàn魔道gōng fǎ,对于人类的身体,就仿佛地球上外科大夫,内脏脑浆,人皮人肉,都是相互起作用的组织,都是组chéng rén体的一部分。因此并无别样心思,只是作为师姐照顾后进的同门。

    陆敏却是个青涩的小年轻,从小习武,得武师教导,保持童子之身,如今赤|身|裸|体,被这样一位温柔似水的měi nǚ服侍,难免面红耳赤,尴尬万分。

    陈玉凤笑道:“世界我已经三百多岁了,当年初会欲|魔的时候,也很难堪。幸亏师父不打算教你魔道gōng fǎ,不然以后‘欲界天’你就很过了?!?br />
    给陆敏收拾完,她用毛巾轻点了陆敏好的半边额头一下:“莫要瞎想,好好养伤!”

    傅则阳跟伏瓜拔谈天说地,他是道魔双修,于玄门一途,有张三丰这位大宗师指导。虽然张三丰没有教他武当派的法术,但那七年里,他把自己过去xiū liàn过的道门法术拿出来请教,张三丰都为他一一解答,旁征博引,深入浅出,不止教会他某一法某一术,更教会其中的道理,类似于方fǎ lùn。

    有了那七年的系统学习,傅则阳xiū liàn道门功夫,无论是七禽秘术还是无妄仙经,全都能融会贯通,一通百通,精进神速。

    但是魔道一路,却没人教他,全靠它自学自修,总算血神经异常神奇,直接化成许多人影在他脑子里师范xiū liàn,他也极聪敏,能够举一反三,相互印证,才有现在的境界。

    如今遇着伏瓜拔这个魔道宗师,当面请教,受益良多。

    为了表示感谢,伏瓜拔把不但为他讲解魔神经,还把上部魔玄经也去来赠他,让他凑齐魔教中长老们才能xiū liàn的诸天秘魔玄经,此经仅次于至高无上的血神经,几乎所有魔教gōng fǎ都有它的影子,算是诸多魔教分支的母经。

    由伏瓜拔指点,傅则阳总算把魔教的gōng fǎ体系全部捋顺搞清,那秘魔三参自然也算不迎刃而解,对于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有了更正确认知。

    最后他把血神经里附带的九道符箓传给了伏瓜拔。

    从上古流传下来的血神经,想要练成圆满的血影法身,都得把自己身上皮活生生全剥下来,然后以金zhēn cì穴,魔火炼体,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最后往往性情大变,丧失人性,为魔所乘,终将自取灭亡,不得善终。

    唯有石神宫主在东海银蝉礁得到这九道灵符,仗之守护心神,创出一个办法,可以不用剥皮亦能将法身修成。他也是古往今来第一位不剥皮而成就的魔道大佬,最终飞升他化自在天宫,做大魔王去了。

    他为了摆脱血神经上的魔神暗制,重练经书,将这九道神符附着在上册之中,傅则阳能够顺顺利利地修成,除了他自身的悟性心气以外,也跟这九道神符有关。

    他传授自家人血神经,都会同时传这九道神符,而传师真童和红云城主就只传了前九层的经,没有传符。

    至于乌灵珠和伍神师,傅则阳不想害死他们,教给他们的是他糅合了诸天秘魔玄经和蚩尤三盘经临时编造出来的一套魔功。当时只编出来六层,许诺两人等炼成再去找他,他再传下面的。其实按照那上面的去炼,虽然也能练出强dà fǎ力,但永远也无法把第六层练成。

    反正他们俩也没见过血神经什么样子,只要外表看着像,每层xiū liàn到都得用到生物的血浆,弄得浑身血气,似是而非也就蒙骗住了。

    后来他每次祭炼秘魔神梭的时候,都觉得良心会隐隐作痛,他都要告诫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好,后来才逐渐心安理得起来。

    这九道银蝉神符能够克制魔头,对守护元神,珍贵无比,伏瓜拔学会以后,欣喜万分:“道友真个心胸宽广,难怪能够将那么至凶至险的血神经炼成,着实让人佩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