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10 通天神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10 通天神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了陆公子的话,华瑶崧面露为难之色,看向餐霞散人。

    她性喜山水,出来行道,多流连于海内外各大名山之中,采药炼丹,随缘施医舍药。

    这次出山时,她师父特地嘱咐她:“如今天下道涨魔增,正邪混战,一千五百年神仙杀劫马上就要到来。我知道你交游广泛,但我旁门中人,切不可参与正邪是非过多。滚滚红尘,是个大泥潭,咱们好容易跳出来,切不可再沾染入世。身在旁门,既不必像玄门正宗那样去人间积修,也不似佛门要普度众生,更不想采天下众生之不足以奉自身之有余,只关起门来,自我逍遥即可?!?br />
    华瑶崧消息灵通,听说过这位魔君的厉害,不想招惹太过。

    餐霞散人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不过这事也不能怪陆公子,他肉眼凡胎,被魔迷惑很正常。前些时拜师,神尼优昙给自己**,说:“我们行菩萨道不能让世人离苦得乐,远魔向佛,不怪魔头狡猾,不怪凡夫愚昧,只能怪自己道力不深,智慧不够。我们能做的只有勤修六度,勇猛精进,等到智慧圆满,时机成熟,再去渡化?!?br />
    她稍微忖度一番,料想自己炼成仙剑已历近千年,数世转劫精修,本门九天剑诀更是独步天下,以法术论,除了峨眉九天玄经,新近又跟优昙师父修成了优昙华云,此是师父独门降魔护身dà fǎ,虽只小成,亦可保立于不败之地。

    她开口说:“魔君自南来,欲传教中土,贻害苍生,我虽然道歉力薄,但深受两位恩师教会,守正辟邪,刻不敢忘,今日要向魔君请教一二?!痹谒墓浪愕敝?,傅则阳的实力应该跟他差不多,即使比他高些也有限,自己精修佛道两教正宗dà fǎ,颇有胜算。

    唯有可虑的是这魔头手上有能毁掉小半个中土的魔道法器,不能把他逼急了,只要给他一些挫折,让他知难而退就好。至于要斩魔除根,她自问没有这个本领,既是有也不能在这里动手,必须在海外广无人烟之地才可。

    傅则阳笑道:“我与你动手,日后传出去必会被人笑我以大欺小,要是你那两个师父来,还差不多。不过你执意要比,这样吧,让我这两个徒弟陪你们搭搭手吧?!?br />
    华瑶崧赶紧笑着摇头:“贫道只会采药,不会与人斗剑?!?br />
    餐霞被傅则阳这样轻视,不禁有气:“既然如此,我就先会会两位道友,然后再向魔君请教吧!”她身子毫无依托,凌空飘起,飞上正殿房顶,心想,我就想斩了你这两个宠姬魔女,然后再对付你!

    邓八姑冷声说:“大言不惭!对付你何须两人!”说这话之前,她还在院落当中,把话说完,人已经出现在大殿房顶,跟餐霞散人一东一西站在房脊上。

    两人同时放出自己的飞剑,餐霞散人用的是一口虹霓剑,是她日日早上餐霞服气时候养炼而成,已经随身数世,放出来时,是百余米长的一道红光,仿佛柔软的红纱,随风飘起,鼓胀起来,剑光直撩苍穹。

    邓八姑的飞剑是她这些年在光明境采炼太阳神焰炼成的一口通天神剑,才一发出,便迸射出万道豪光,恰似太阳升起,白炽的光焰缭绕在百余米长的剑光表面,烈火飞腾,非但精光刺得人双眼难睁,那酷热也逼的人面皮发紧,头发焦曲!

    这口剑一出来,餐霞散人便吃了一惊,她原想邓八姑出身旁门,剑光势必不如自己的正气浩然,光明正大。若是顺利,将她飞剑绞断,即便不顺,也能逼迫她使出魔道法术,到时候阴风阵阵,血气冲天,姓陆的公子一见便知谁正谁邪了。

    却不想,邓八姑这口飞剑放出来,比她的还要正气磅礴,气势惊人,待双剑对拼起来,更绝对手诀沉重,压力山大。

    她深了口气,知道遇上了劲敌,急忙凝神定志,将师传九天剑诀施展开来,百米长的红霞剑光似飘带,似纱练,似长蛇,蟠空卷地滚将过去。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餐霞散人这一手剑术使出来,傅则阳看得也是暗赞不已。他会不少剑诀,跟餐霞散人比起来,都差了一筹。无妄天雷剑诀凌厉有余,大气不足,太古七禽剑诀古朴有余,进取不如,至于什么太阴剑诀,五行剑诀,虽然各有独到之处,但总体比起来,尽都不如。

    唯有三丰老师教的星潮剑诀能相匹敌,但自己于飞剑一途下的功夫有限,远比不上这位餐霞散人精纯,如果公平斗剑,自己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邓八姑出身旁门,绰号女殃神,七禽剑术练得又凶又狠,xiū liàn魔法以后,这些年把魔法融入剑术之中,另创出一门七禽通天剑诀。无论剑诀,还是这口通天神剑,都还没有全部完成,但已经焕发出不凡的威力。

    邓八姑与人斗剑经验丰富,看出餐霞的剑势大气不失灵动,凌厉不缺稳重,简直毫无破绽,这也是玄门正宗剑术的特点,自己的剑诀虽然厉害,但是一味偏门抢攻,杀起同样为旁门左道的敌人自然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但对上玄门正宗剑诀就会处处受制。

    于是她决定不再以巧取胜,改为以力破敌,将真炁疯狂注入剑中,催得那剑上光芒暴涨,烈焰狂飙,也不讲什么剑诀剑法,只管大开大合,横砸直撞过去。

    餐霞散人的功力不比她差,剑诀也更胜一筹,但是虹霓剑比她的通天剑差了不止一个层次,如果不是自己法力深厚,剑诀高妙,早在对拼第一下,就散了霞气,熔化成渣了!

    邓八姑这样一味蛮干,接连硬拼硬架,虹霓剑上霞光飞散了不少,从百余米长减到百米以下,再缩到三四十米长,完全被邓八姑压制住。

    “妖孽欺人太甚!”餐霞散人扬手发出乾天太乙神雷。

    “轰隆”一声,金色霹雳如灵蛇急转,从天而降。

    邓八姑凛然不惧,用通天剑硬抗,太乙神雷劈在剑上,炸起大片的烈焰星雨然后反手御?;尤?,餐霞用虹霓剑架住,再发神雷。

    餐霞连放了十几道太阴神雷,皆不济事,被逼的倒飞到庙外的槐树顶上,抖手发出密密麻麻的寒光,这是她的法宝,名为诛邪刀,都是用太白精铁炼成的三尖两刃刀,共是一百零八口,本以道家手法练成,新近又用佛法祭炼,越发神妙,是她颇为依仗之宝,料想这下必能建功,即便杀不死邓八姑,也能把她的魔道法术逼出来。

    可是,邓八姑并没用任何法术,把通天神?;梢惶趸鹆?,蜿蜒而起,把百余道寒光全部裹在身子上,只听得“咯嘣咯嘣”连声,所有的刀都被绞碎,随后熔化成铁水。

    餐霞散rén dà吃一惊,赶忙再发如意神矛,化作一道金光射向邓八姑,她随后身剑合一,连人带剑裹成一道红霞,随如意神矛并排杀至。

    邓八姑仍然只用一口剑,纠缠片刻,如意神矛先熔化成水,紧跟着虹霓剑也被绞碎,散成满天红光,餐霞大师急忙划一道长虹飞走。

    华瑶崧还算讲义气,揣度邓八姑原来就有女殃神的称号,以睚眦必报著称,后来又修入了魔道,势必不会放过餐霞散人,急忙放出仙剑飞向餐霞身后阻拦。

    陈玉凤一直在细心观战,见状放出自己的罗刹金刀将华瑶崧的青色剑光架?。骸盎烙?,你要动手,我陪你玩,虽然师姐不惧,八成还要怪我多事,但我却不能看着你们以多欺少。你的飞剑正被我的金刀克制,若要动手,还是不要斗剑的好?!?br />
    华瑶崧无奈收回飞剑,心知这陈玉凤外貌看着温柔可亲,和气如水,实则外善内狠,不然也不会闯出来个“玉罗刹”的诨号了,正要向傅则阳认输,餐霞已经飞回落到她身侧,邓八姑并没有乘胜追击。

    傅则阳出门之前就跟她们说好:“这次去中土是为了传教,你们以后都是教中圣使,这与过去一个人修行无拘无束不同,不可以怒兴兵,尤其咱们修魔的,更容易招惹魔头,更要万分小心魔头暗算?!?br />
    邓八姑已经完全知道了自家师父跟长眉真人之间的恩怨纠葛,现在长眉真人是不会轻易来找自家师父的茬,自家也不能主动去招惹峨眉派,暂时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和平,因此跟餐霞斗法并没有下杀手,只是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知道知道自家的厉害,莫要总以为峨眉派得天独厚,天下第一,把其他各派中人都看扁了。

    餐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终于向傅则阳拱手认输:“是我技不如人,先前妄自尊大,我无能挡住魔君南来的脚步。只是我虽不堪,却算得此人与极乐真人有缘,他老人家……”

    “他们有缘,现在无份,等到三万年以后缘分成熟了在做师徒吧,如今他却是要拜我的!”傅则阳挥了挥手,“下了盘棋,比了场剑,咱们也该走了!”他起身跟餐霞和那老尼表示感谢,“谢过主持的茶,就此告辞!”打头往门外走去。

    邓八姑和陈玉凤双双跟随,陆公子见状也急忙撒腿追了过去,到得外面,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弟子陆敏,诚心拜师,恳请神仙渡我入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