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02 血钩钓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2 血钩钓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蜀山魔门正宗正文卷102血钩钓鱼傅则阳的法力远不如周萌强大,他将整座地吼峰凿成法器,召唤诸天秘魔吹万奏成都天秘魔神音,再用十万大山布成的阵法制造回音混响,使魔音威力成倍增长,在数千里方圆的雪域之中震荡回旋,最后全部集中攻向周萌所在的洞穴。

    周萌满脸凝重,全神贯注,调转所有法力催动面前的铁鼓,他想起几百年前跟师兄在东海钓鳌矶,联合太元真人、樗散子、连山大师合力设局,诱骗围剿轩辕法王师徒的情景。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样强度的斗法,敌人的法力在他看来并不甚高,却善于借势,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悄然布成这么大的魔阵,把自己困在里面,果然魔道妖人,都是诡计多端,让人防不胜防!

    当年参与钓鳌矶斗法的人,同辈的除了一个连山都已经飞升。连山是自己作死,放着玄门正宗的坦途正道不走,非要用旁门左道、甚至魔道的修法证道飞升,最终道浅魔高,被万魔侵袭,坐化尸解。

    那时候还有三个刚入道门从旁围观的小辈,任寿已经修正金仙位业,随时都可以飞升,只为未来的峨眉道统才耽误未走。申无垢后来虽然由正宗转向旁门,但也已经成道飞升。邓隐自甘堕落,跟魔教妖女缠杂不清,最终放弃了九天玄经改去修血神经……

    想起邓隐,他心中一阵惋惜,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竟然变成了那副模样,前些时见到时,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至于任寿……想起长眉真人,周萌胸中又鼓荡起一股怒气,他知道自己不该怨恨,这是魔头挑拨和魔法暗制的结果,但是他没有办法不生气。他有一种预感,自己可能真的飞升不了了,要么陨落在这北极冰雪之中,要么在未来天劫下灰飞烟灭……

    修行人最忌分心,道家入门第一课就是收心,收心即是降魔,因魔最擅长让人心乱,妄念纷飞,无法控制。佛家人更是一条道跑到黑,专门跟心念意识死磕到底,最终无明破尽,自性圆融,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周萌千年修行,早就练到心静如水,意念如一,今日受了傅则阳魔法暗制,心乱不能自制,明知道这样不对,却控制不了不去想,越想越急,越急越失控,为求不败,只能把法力夹杂怒气像开了闸的洪水般倾泻出去,激得铁鼓叮咚,连响成片。

    他的法力也真gāo qiáng,盛怒之下不加节制,更是沛然势不可挡,傅则阳跟他互拼了半日,那座三千多米高的地吼峰再也支撑不住两股能量的摧残,轰然崩裂。

    傅则阳相当于用这山当法宝跟周萌对拼,这山虽大,却也远远不如周萌那面性命相随的铁鼓,最终不堪重荷,被酷寒风暴打磨了千万的山骨岩髓,被无形的音波碾压得跟面粉似的。

    傅则阳早料到这山峰难堪大用,山峰一碎,他立即释放出浓黑的太古混元毒雾。

    当日在紫云宫跟陈紫芹斗法时候,他这毒雾还未完全炼成,被陈紫芹用准备渡劫的九天灵气破去。时隔多年,他这混元毒雾已经彻底炼成,根据蚩尤三盘经记载,当年蚩尤跟黄帝大战时,曾经用此混元毒雾笼罩战区三天三夜,黄帝被困无法突围,lián zhàn连败,最后得古仙人风后造出指南车才反败为胜。

    经书下面有后人红笔小注,说后来黄帝得了天下,去崆峒山拜访广成子向他问道。广成子听说了这件事,仿造指南车另炼制了一枚指南针,除了专破两极和地肺中的元磁真气以外,也是这种混元毒雾的克星,叫后辈xiū liàn者小心留意。

    这世界与地球不同,北极地区终年阴冷晦暗,如长夜岛每年只数个时辰能见光明,其余时候永远漆黑。北极圈内的地方,向来昼短夜长,如今正值夏季,才昼夜参半,傅则阳堆造这座北极山的地方更是在极北之地,每日有七八个时辰黑夜,太阳只能在正午两三个时辰内露头。本就黑多亮少,这毒雾一放出来,立时漆黑满目,很多仙人能够夜视,道行高的,再黑的夜晚也能看到千里之外,但有此毒雾遮挡视线,眼里再好也看不出三丈远。

    周萌也不能例外,四周骤然陷入漆黑,认出是蚩尤魔道炼成的毒雾,急忙用五色神光护体,正要招呼弟子,猛然间感知到左侧上方三丈之外有一道红影飞过。

    他怒喝一声,扬手放出五色神光,被对方用一团粉红色的光雾挡住,光雾里面藏有密密麻麻数不清的飞针,不断向这边攒刺,将欺过去的五色神光逼开。

    “原来是红云散花针,也是跟外面那小魔崽子一路上的!”他右手屈指虚谈,铁鼓“咚”地一声脆响,听上去也不如何震撼人心,那跟五色神光相持的红雾却轰然解体消散。

    “叮!”铁鼓二次作响,失去红雾?;?,剩下的那些牛毛光针弹指间如冰刺般碎裂。

    周萌紧跟着第三次催动铁鼓,来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全身骨肉内脏都被震碎成肉糜。那人把元神遁出,从碎肉里面汲取精华气血,凝成一个朦胧血人,扑到周萌近前,在五色神光外面双膝跪倒,高声呼喊:“师叔祖请饶我性命!”

    周萌引而不发,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喊我师叔祖?”

    那人哭求道:“弟子恩师姓申,名无垢,她跟弟子提起过您!”

    提起申无垢,周萌微微吃惊:“你说你是无垢那丫头的弟子?既然是她的徒弟,即便不跟她学得九天玄经,也该xiū liàn野云仙子申无妄的功夫,怎地练起蚩尤三盘经来?而且我看你这周身血气,分明就是血神经的路数!贱婢,焉敢骗我!”说着就要把对方彻底击杀。

    那人赶紧痛哭求饶:“我师父真的是申无垢,只因她飞升以后,我没有了靠山,经常为人欺凌。后来恰好无意中得到残缺的蚩尤三盘经,上面有很多厉害的法术,便稍作习练,以应诸劫,弟子绝不敢忘本,至于血神经,晚辈……”

    她话没说完,外面又有人进来,使用遁法极其诡异,又快又飘。

    周萌大喝:“有我在此,容不得你们放肆!”催得一声鼓响,黑暗里像掉许多苍蝇一样,跌下十几个人,全都没了气息,被鼓声一击毙命。

    傅则阳算计到了红云城主地残要来,众人都想利用他,他也在利用别人,红云城主正适合打头阵。他提前感知到了红云城主藏身的位置,利用魔阵暗暗挑拨她的心弦,将她急切的心情扩大了几十倍,直觉得晚进去一会,师真童就要被人抢走,血神经就要不翼而飞。

    混元毒雾一起,傅则阳滴血分身化成一道红影从她面前飞过,她以为傅则阳提前飞去,于是赶忙冲向洞内。她飞遁时也是一道红影,其他人以为地吼峰bào zhà,周萌已经被打成重伤,将她当作傅则阳,都怕落在后面,于是都争先恐后追进去。

    他们很难想象,周萌的法力到底有多么的生猛,似先前那样惊天动地的魔音对轰,非但没有让周萌受伤,实际上还是傅则阳落了下风,因为他用来对战的“法器”地吼峰碎裂了,而周萌却安然无恙。

    这帮人没头没脑冲进来,全被周萌轻易秒杀,法力最强的红云城主也挨不过四声鼓响,只能按照事先想好的退路,攀亲求饶。

    傅则阳原本不知道长眉真人暗布两仪微尘阵,他只是感觉到里面十分凶险,用无妄神卦算出,里面有一个眉毛很长的人留下的东西,跟二和六有关,用心一想便猜到有可能是这世界上第一仙阵。因此他要引别人先进去替他探探路,看这传说中的阵法到底破得破不得。

    先抢进去的人实力太弱,都被周萌秒杀,只有红云城主告饶得了性命,血罡元神匆忙飞出来时,正遇上谷辰和都芒哥俩。

    谷辰手持玄阴聚兽幡,见到血影扑来,迎着一晃,便把她元神收去,见不是傅则阳,心中十分吃惊,把原本笃定的心提起来,猜测傅则阳到底是已经进去了,还是仍在外边。

    周萌不给他们考虑的时间,扬手发射出两道五色光虹,谷辰急忙摇动玄阴聚兽幡,释放出滚滚煞气,将彩光接住。身旁都芒也祭起一颗宝珠,抵住另一道彩光。合二人之力,又仗着法宝,才勉强接住这位铁鼓仙的攻击。

    三人正在缠斗,又有两位高手到了,乃是新创五台派的掌门太乙混元祖师和他的师弟摩诃尊者司空湛。这两人俱是旁门出身,因嫌弃法力不够gāo qiáng狠辣,与人斗法不能一锤定音,震慑群敌,又辗转求得魔道gōng fǎ,糅合到原来的旁门道书里面,道魔双修,闯出了诺大的名声。

    后来太乙混元祖师在大漠得到一部前辈真仙遗留的道书,乃是玄门正宗,于是称师做祖,开创五台派。不过到底秉性难移,二人痴迷魔道功夫xiū liàn又快,威力又大,更不必调心熬神,节制**不能快活等优点,因此原来的魔道gōng fǎ都没有放下,还变本加厉,四处搜罗更多的魔法道书,想要以玄门正宗为根基,合修魔道,另创神功。

    他们前不久也参与了那场仙魔大战,由于来襄助李静虚,站在长眉这一边,在那时候他们便觊觎血神经的神奇,尤其司空湛更是垂涎三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