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01 地籁魔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1 地籁魔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蜀山魔门正宗正文卷101地籁魔音傅则阳站在云端,向下朗声喊话,声如雷滚,震彻群山:“铁鼓仙!于个人来说,我与你无冤无仇,我听说过你的大名,很是敬佩,如果换一个时间场合见着,我肯定会极力邀请你到我家里做客,拿出最好的仙果佳酿,向您请教法术经验。然而我要用下册里的gōng fǎ对付血神经里的魔神,师真童我必须得到!于大节上来说,我学血神经是个意外,炼成之后从未滥杀过无辜,更不曾像邓隐那样危害天下,于情于理,你都不应该阻止我!”

    洞中传来朱缺的叫骂声:“邪魔外道,也配谈大节情理!我听闻血神经是魔教无上**,xiū liàn以后便不死不灭,具有无限神通,言出法随,逢人一扑便能克敌制胜,取人性命于一念之间。你要战便战,这样啰啰嗦嗦,也配称自己学过血神经?真给血神经丢脸!”

    傅则阳并不理他,继续向周萌喊话:“铁鼓仙,我这大阵以十万大山为局,以天地乾坤为势,任你法力再高也抵挡不住,念在你苦修多年,依然不能肉身成圣,我盼你回头是岸,免得自误?!?br />
    他之所以说这么多,实在是周萌修道年间太长,法力既高,经验又足,自己布下的大阵虽然力大无匹,但就记忆中乌灵珠用秘魔神梭去炸仙都二女,结果把四十七岛全部炸沉,也伤不了拥有七宝金幢的仙都二女,保不齐周萌有什么厉害的手段足以自保,因此他要做两手准备。

    “铁鼓仙,我知道你一心期盼能够学合沙道长肉身成圣,金仙飞升,可惜耽延多年也无法成功。修道一途牵涉根骨、福缘、悟性、毅力等诸般因素,所谓念起火燥,意动火寒,水怕干,火怕寒,差毫发,不成丹。同样的道法,同样的修法,合沙道长就能修成,你就偏偏修不成。当然这也不能怪你,以你的资质成不了金仙,修个天仙来个阳神冲举也是可以的??墒浅っ颊嫒苏獯伟涯愀恿?,本来只要你放下万缘,闭关xiū liàn至多三两年,随时都能够白日飞升,他却让你来惹我,平添这许多是非,必是怕你在他前面飞升,抢了他的名额……”

    周萌心中是有执念的,就是像合沙道长一样金仙飞升。大师兄最先证得天仙位业,飞升而去,二师兄天纵英才,紧跟着修成更高的金仙,肉身成圣。自那以后,他又努力了几百年,却始终无法金仙圆满,飞升不了。

    直到前不久,周萌开始灰心丧气,放弃了肉身成圣的追求,打算放下万缘,闭关阳神冲举而走,却被徒弟们牵扯到邓隐事件当中,又跟着跑来北极参与仙魔大战,于此事上越陷越深,最后被长眉真人请托来看守师真童。

    傅则阳的话直击他心灵里最脆弱的地方,想起三丰真人的预言,再联系当下面临的情况,周萌知道,自己确实再难飞升了!

    其实以他的道行智慧,过去就己经知道,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这血淋林的事实,如今被傅则阳当众戳破:“周真人,你若是还想飞升,赶紧放弃这里的一切,最好连你的徒弟,尤其是朱缺都不要管,径直回中土去,找个地方闭关xiū liàn,抢在别人前面飞升!不然,你千年修行成为画饼,最后镜花水月,无数寒暑,付之东流,实在可惜!”

    周萌向来和气的圆脸阴沉下来,闷在那里,一言不发。直到听傅则阳把话说完,突然怪笑一声:“你这魔头,故意用这种话来挑拨我和任寿的关系,悄然施用魔法想要伺机暗算于我!我修道千年,一颗道心万劫不变,岂是你这小魔崽子能够轻易动摇得了的?张三丰于我来说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我修道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呢,他说未来万年之内只能有三个人飞升成道,我还说未来百年之中,日日有人飞升,时时有人成道呢!你这魔阵不过是当年那群邪魔玩剩下的,用来对付我?你且来试试!”

    傅则阳听他这么说话,心中暗喜,知道这位玄门宗师已然遭了自己的暗算。魔门正宗的法术从来不让人迷惑,只有旁门左道才会用那种迷人心智,让人如同磕了药的下乘法术。魔门正宗从来都是让人清醒的,在高度清醒的状态下直击要害,令其心性大变。

    对付旁门魔法,对方只要法力够高就不会被迷惑,然而对付正宗魔法,法力多强都没有用,必须得有极高的道行境界才行。玄门正宗xiū liàn也极重心性,周萌虽然法力极高,却属于旁门心性,道行不够深厚,被傅则阳一番言语,加上十万大山组成的魔阵暗制,便着了道。

    周萌现在很清醒,觉得自从修道以来从没有这样清醒过,傅则阳使得手段他心里跟明镜似地一清二楚,但就是忍不住生气,先是一小股怨气在心里油然而生,继而抑制不住地膨胀扩大,很快,开始怨怼长眉真人,继而连两位师兄也开始恨上了……

    傅则阳隔空感知洞中怨气勃发,知道魔法奏效,略等一了会,待时机成熟,朗声道:“周萌!我给了你回头是岸的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可不要怪我了!”

    他双手结印,勾动诸天元气,凡是被悄悄做过手脚的山峰全部从地脉中抽取地气,相互勾连向空中释放,天气与地气融为一起后再全部疯狂往傅则阳手上聚集。

    “去!”傅则阳手上飞出两个大力神魔,这两个神魔傅则阳并未怎么用心祭炼,当初在铜椰岛连镇海神舟都抬不起来,此时得到诸天秘魔之力加持,身体跟吹了气似地猛涨,每只高达三千米,大头巨爪,跟被活剥了皮毛的猿猴一般,浑身鲜血淋漓。

    他们跳到地吼峰两侧,四肢怪爪抓入山峰,同时发力。

    “喀嚓啦——”一连声地巨响,像旱地拔葱一样把地吼峰连根拔起!

    “孽畜欺人太甚!”周萌大喝,从洞中发出数千米长的两根五色长虹,将两个大力神魔缠绕住,似彩带一般从头到脚,轻轻一勒,神魔硕大的身体便断成十几节。

    “砰砰砰……”神魔碎烂的肢体伴随血水向下坠落,落的途中爆散成弥天的血气,血气相互吸引,连成一片,神魔的嘶吼声在血气之中响彻云霄。

    神魔被五行神光绞断,被他们拔起来的地吼峰重新坠落。傅则阳飞上高空,瞬息间释放出数百道血影神光,将山峰洞穿凿出许许多多的孔洞,然后施法向下镇压,使山峰压回底座。

    他站在山峰顶上催动诸天秘魔之力,同时对这些孔洞做功,似风吹大地,发出“呜呜”、“嗷嗷”、“嘶嘶”、“啊啊”等各种各样的声音,如鬼哭,如狼嚎,如鹤唳,如儿啼,此即魔教中的都天秘魔神音。

    这门魔法记载在魔神经上面,讲诉的是要修行人练就本命神魔以后,念诵相应的咒语魔唱,发出魔音。傅则阳变换思路,以这座山峰为乐器,让诸天秘魔来吹奏。

    如果说书中所写的是“人籁”的话,傅则阳改进的这个就是“地籁”!

    都天秘魔神音记载于诸天秘魔玄经之上,魔教中够资格的长老都有xiū liàn,多年传承,很多魔教大佬们都会,如谷辰、都芒这些人,就算不会也多次见过,但是今日见着傅则阳这一手,无不惊叹,暗挑大拇指。

    实在是他这一手太妙了,几千年来,甭管多么厉害的魔教大佬,就算是昔年的魔教教主,石神宫主,铁城山老魔,用都天秘魔神音也都是自己用嘴喊,从来没有像傅则阳这种,随手做个巨大的乐器,召唤诸天魔神替他吹的!

    魔音一起,群山回响,十万大山布成的阵势将魔音反复回荡,重叠共鸣。

    霎时间方圆数千里雪域之内,仿佛多了几亿个魔鬼,或笑或骂,或吵或叫,有的在人耳边,有的在人头顶,有的远在云端,有的在人心里……

    在阵法之内的修士,不管是奔着血神经来想要伺机摸奖的,还是帮忙救灾在旁边吃瓜看热闹的,凡是被魔音覆盖范围之内的,纷纷神魂颠倒,如醉如痴。轻者手舞足蹈,胡言乱语,重得御剑乱杀,到处乱窜。这些也还罢了,若是就地盘膝,凝神运功相抗,就会受到无形重击,纷纷吐血,元气大伤。

    只有极少部分的高手,才能在远处勉强抵抗住魔音的震荡冲击。

    周萌的地穴在山峰下面,首当其冲,被魔音贯脑,受到的攻击比其他人强上百倍。

    功力最差的魏稽最先忍受不住,运功相抗不过十数息,便口喷鲜血,颓然倒地。

    周萌也吃了一惊,他也见过许多人使用秘魔神音,但是这么高级的还是头一次,料别的手段都抵挡不了,急忙把铁鼓拿过来,屈指弹去。

    “咚!咚!咚!”他每次弹出一缕先天五行元气打在鼓上,发出不同的声响,有的清脆,有的沉闷,有的高亢,有的急促,正与时高时低的魔音相对抗,魔音尖锐时他也尖锐,魔音沉重时他也沉重。

    周萌绰号叫做铁鼓仙,这混元铁鼓正是他的成名法宝,与陈紫芹无弦天音琴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发出的声音仅有音节,不成曲调,但穿透力极强,传荡又远。

    可怜那些吃瓜修士,单魔音就已经够难听的了,现在又混杂了来捣乱的鼓声,魔音有高有低,有板有眼,这鼓声不随板眼,每下都敲在魔音的关节处,让人一口气上也上不来,下也上不去,想要疯狂大叫,又偏偏被鼓点拍在腮帮子上,无论多么努力也张不开嘴,发不了声,憋的气血膨胀,头晕脑爆,要么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不然就只能不停呕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