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100 秘魔神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0 秘魔神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蜀山魔门正宗正文卷100秘魔神阵听了谷辰的提议,傅则阳点头:“也好,你们帮我缠住周萌和他的三个弟子,我进洞去抓了师真童离开,然后咱们到西北的长夜岛汇合,我把血神经前九层的gōng fǎ教给你们?!?br />
    都芒怒声道:“你说话焉能算数?须得把gōng fǎ先交给我们,再帮你对付周萌,至少也得先传一半?!?br />
    傅则阳摇头:“那就没得谈了!你们怕我说话不算,我也怕你们说话不算,拿了我的gōng fǎ然后一走了之,我上哪找你们去?”

    都芒气得剑眉挑起:“我兄弟二人纵横天下**百年,可曾有哪次说话不算过?”

    “过去没有,不代表未来没有,为了血神经破天荒来上一次也未可知啊?!?br />
    “你……”都芒恨恨地作势要发难。

    傅则阳根本不怕他们,背负双手,转向一边,做出一副风轻云淡、有恃无恐的样子。

    谷辰又拦住都芒,跟傅则阳正色说:“道友,我们没有血神经还有别的办法修证不死之身,等我们度过未来的天劫,也能自然成就,并不是非得血神经不可。而你,却非得到师真童不可,不然普天之下,只能从邓隐那里得到下册不可。据我们所知,血神经上附有魔神分身,行魔法暗制xiū liàn者的元神,除非上下两册同练,方能不被控制,不然魔劫一到,必要走火入魔,形神俱丧!你要知道,如果此次不成,未来可就没有这种机会了!”

    傅则阳淡淡地说:“我未来怎样,就不劳二位道友操心了?!?br />
    都芒铁青脸色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傅则阳举起葫芦喝了一大口朱果酒:“我自斟自饮,不用人敬,也没人能罚!”

    谷辰再次拦住跟个豹子要扑人似的都芒:“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修证不死之身吧。不过道友要是回心转意,可以再找我们?!彼贸鲆坏懒榉莨?,“你把符烧掉,我立刻便能感知,哪怕远隔几十万里,我也能尽快赶到!”

    傅则阳把符收好,目送二人离开。虽然相处只有这么一番话的功夫,但傅则阳已经清楚地感知到,这两人既贪又狠,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都是伪装,这时看似洒脱离去,其实对师真童并没有死心,必定还要再琢磨其他对策。

    任你东西南北风,我只稳坐diào yú tái,这件事我才是关键的变数,我一变卦,全局皆变,我若不变,结果就会按照长眉老妖的安排走下去,你们谁也吃不到!

    他老神在在,不慌不忙,继续每天抠地搬山,也不管背地里tōu kuī的人急成什么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地震越来越严重,半月之间,高度超过四千米的高峰崩折了一万多座,方圆十几万里的雪域高原似波浪般起伏波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地下仿佛埋了无数闷雷,轰隆隆震爆不息,碎冰残雪,被掀到千丈高空。到处都在震动,声势猛恶骇人,这还是经过群仙一通努力的结果,将能量先卸去了十之**,不然大半个北极尽成绝地。来帮忙的剑仙中,有很多道力不济,被震得头晕脑胀,目眩神驰,傅则阳让慧珠将人请到陷空岛小住。

    很快来到了最终的定数大震之期,这时候是地底能量集中爆发之时,还要剧烈震动七七四十九日,从第一天开始,地震的烈度比先前提升了十倍不止,火山四处喷发,浓烟滚滚,处处山崩峰折,天塌地陷。

    这日,傅则阳将最后一块地块带到北极山南麓,将其安放好。

    此时北极山南面,由于被从天柱神峰反向飞射过来的元磁真火灼烧,峰谷间的冰雪纷纷融化,聚集成湖泊,滚烫的沸水自东向西蔓延,经过几年的积攒,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内海,傅则阳最后这座山,就放置在海水里面,形成一座岛屿。

    将这座岛屿安置好,傅则阳飞去周萌所在的风吼山,站在天吼峰顶,运足气力向下大吼:“周真人,还请你把师真童交给我,免得伤了和气!”

    这一声大喊,震惊百里,周围群山同时回响。

    周萌在洞中笑道:“这魔头终于按耐不住,要动手了!”

    朱缺不屑地道:“我还以为他忍了这许多年,能有什么阴谋诡计,原来还是这般直接,我去会会他!”他早就按耐不住要跟傅则阳打一架,这几年被师父约束着,不能随便离开,心中怨恨堆积成山,这回终于有了机会,他把自炼的几件至宝带上,就要出去。

    周萌又把他叫住,吩咐商祝:“你去把我的话告诉那魔头,看他如何行事?!?br />
    朱缺急道:“跟一个魔头还多说什么,凭白浪费口舌!”

    周萌板着脸摇头:“做人留一线,这也是任寿心地慈善,留给他最后的回头机会?!?br />
    商祝奉命出洞,飞到傅则阳对面,把拐杖一晃,喝道:“你这魔头,忒不知好歹!长眉真人和我师父料定你必来,早就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你。长眉真人因此事由他而起颇为自责,若当年他不情急救你,事后捉住血神子,从他魔光里面拯救冤魂时候再救你脱难,虽然你一样沉沦魔道,但也不会造成如今这么大的罗烂。因他自领三分责任,你xiū liàn的又是善册,许你改过自新,可与师真童一般,用他教授的gōng fǎ在这洞中xiū liàn,褪去魔光,一甲子以后再兵解转世。你这次积修了偌大的功德,足够你来生的享福报,多则三世,少则一世就能回转正道,他可教他门下大弟子玄真道友接引你入未来的峨眉派,玄门正宗,像他一样修证金仙位业!”

    傅则阳道:“我自有恩师,三丰真人,亦是玄门正宗,岂能不经他老人家允许改拜师父?况且血神经到我手里,乃是昔日石神宫主做的局,不然邓隐焉能得到下册?这其中一半天数,一半人为,长眉真人本不必如此自责,日后见着,我当面开解他便是。至于血神经下册也是我的必得之物,你告诉周真人,莫要逆天而行,赶紧自修自成,我老恩师留下预言,未来万年之内,玄门只有三人能够飞升,他老人家自占了一个名额,周真人再不抓紧,跟我纠缠下去,恐怕就飞升不得了!”

    “放肆!”商祝大怒,“我师父能否飞升正果,岂是你一介妖邪能够断言的?依着我们兄弟,早就带齐法宝去将你打杀了,师父他一再阻拦,希望你能回头是岸,你可知道,这几年来夺师真童的人不知凡几,俱都魂飞魄散。只有一个地仙被我师父铁鼓震碎肉身,于最后时候幡然醒悟,恳求饶命,我师父放他元神离开,去转世投生,你有多大道行,敢来找死?”

    傅则阳身子向上飞起:“我自然知道周真人厉害,所以这些天在这周围布下了大小诸天秘魔神阵,你们师徒都已经入我彀中,任你们法力再高,还不回头,也难免身死道消之局!”

    商祝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出什么蹊跷,冷笑:“你的阵法在哪里呢?你若布阵,我怎的不知?即便能瞒得住我,也不能瞒住我师父的法眼,虚张声势……”

    话音未落,周萌的声音从洞中传来:“徒儿快回来!我们上了他的当了!”

    商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从师父的急速往地吼峰底部洞穴飞去。

    然而,他明明是瞄准了地吼峰,又是拼力飞行,以他的速度,转眼间便能回去,疾飞了一阵,那洞穴与自己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缩短,反而越来越远!

    “徒儿,快快回头!”周萌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他急忙回头,见着一个身高百米,全身黄皮紧包骨头的神魔,双目中红光闪闪,脑后绿发飘扬,张开一双鸟爪似的大手往自己身上抓过来,那手比一间房子还大,要把自己凭空捞去!

    商祝急忙用左手放出五股彩色光气,右手挥动藤杖,释放五行神雷相抗,却仍被那神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在手里。

    他还要挣扎,听得耳边师父呼唤:“不许妄动,师父在这里!”面前五色光彩迸发,在眼前爆闪,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山洞之中,师父满脸担忧坐在面前,两位师弟面带不忿之色,跃跃欲试。

    傅则阳在外面喊:“周真人,我念你是前辈真仙,又是被长眉真人骗来的,这一下不过是显露显露我的手段,希望你能知难而退,带着你的徒弟离开。因此并没有阻止你救你的徒弟离开,再要不知好歹,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原来,按照长眉真人预先的推算,北极巨震之日,他布下的禁制阵fǎ huì由于天气地气同时改变而崩解失效,到时觊觎血神经的人会蜂拥而至,周萌只需按照计划按照震荡过后的地势将两仪**微尘阵变作五行颠倒八门阵,把群邪困在里面,再利用师真童令其自相残杀,互相毁灭即可,周萌师徒存在的意义,就是在一旁补刀。

    可是傅则阳利用救灾的理由,把风吼山给整个挪了地方,不再处于原来地震的主轴位置,保留了两仪微尘阵,让躲在暗处的谷辰、都芒、五台派教主混元祖师和司空湛等高手全都因为忌惮而没有出手,来的都是杂鱼烂虾,被周萌师徒轻松解决掉。

    傅则阳接下来做的,是利用这几年搬来的一座座超大形的地块,在风吼山周围不知不觉地布成了大小诸天秘魔神阵……

    这阵法以十万雪山做为一座座祭坛,遥相呼应,横宽各有三千多里,几乎相当于四分之一个中国那么大,东一堆,西一堆,有的山峰折断,有的山峰崩塌,高高矮矮,乱七八糟。

    不管是身在其中的周萌师徒,还是隐藏在暗处窥伺的谷辰诸人,都万万没有想到,傅则阳竟然会利用以天地为棋盘,以山峰为棋子,在数年之间,神不知鬼不觉地布下如此大的一座阵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