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98 铁鼓仙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98 铁鼓仙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这次来找周萌理直气壮,这世界上的高人多得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一千载,观摩世界如掌上观纹的强者,阴谋诡计,各种手段只能趁人家没注意到的时候蒙骗一时,绝不能蒙骗一世。傅则阳当年用师真童施李代桃僵之计,是在长眉真人还没把目标锁定到他头上时候,才奏效一时,等他在南海跟陈紫芹斗法,亮出血影神光以后,他的前世今生所有底细,就都再也瞒不住人了。

    周萌是长眉真人的师叔辈,虽然道行境界上面,作为旁门散仙,远不及长眉真人的金仙,但单以法理而论,天底下能够胜得过他的并不多。

    周萌之所以耽延至今没有飞升,是因为他不愿意单以阳神飞升,而是想要效仿他师兄合沙道长肉身成圣,也要金仙成道,不然早就走了!

    俗话说人老成精,一个人哪怕不修道,能活千年以上,也已经成精作怪了,对于这种人,什么阴谋诡计都没有用,因此傅则阳这次用的是阳谋,为了北极无数生灵,请他挪窝。

    正因为有这份底气,傅则阳毫不惮跟朱缺等人动手,周萌这三个徒弟合称终南三煞,以师传五行真气纵横天下,无论正邪佛魔,都不愿意轻易招惹他们。

    商祝和朱缺同时发动五行神光,朱缺是两手十股彩色光气,化作数万米的长虹,全力猛攻。商祝只用左手发射神光,右手持一根龙头拐杖,挥舞之间,从龙嘴里喷射出连珠炮般的先后天五行神雷。他这一门五行道法跟陈紫芹有所不同,陈紫芹那一脉讲求凝光成针,最高等级的是大五行绝灭光针,每一颗雷珠bào zhà,都会霰射出无量细密的针形光线。

    合沙道长这一门的五行神光却并不向外迸射,而是十分内敛,带有一股粘性,能够收人法宝,夺人飞剑。傅则阳若是用斩龙剑一挑三打这三个人,绝对打不过,连两个也很勉强,斩龙?;岜欢苑嚼肚V?,再加上其他的法宝也是一样,唯有新炼成的这太虚吸星环,将对方三人所释放出来的两仪、五行真气全部吸走,连商祝释放出来的先天五行神雷被摄入圆心以后也再无声息,全被里面太虚煞火炼化,吸收增长自身能量。

    双方一伸手,傅则阳便已经利于不败之地,朱缺正要取厉害的法宝,下方山坳里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徒儿们,你们不许无礼,且让客人进来!”

    言毕有一道惊天长虹,由五色豪光拧成,螺旋形状从谷中飞来,在空中画了个数千米的长弧撞向傅则阳。傅则阳不敢怠慢,令吸星环升高去迎,被这五色神光撞入环心,铁环如被重击,剧烈颤抖,傅则阳也是气息滞涩,眼前一暗,急忙喷吐一口真气,催动吸星环稳定,重新加速旋转。

    对方那道长虹一发即收,把朱缺三人发出的数十股光气也都牵扯震回:“小友,周萌在此,你要见我,就下来吧!”

    傅则阳收回吸星环重新戴在手上,心中暗暗吃惊,这铁鼓仙的强大比自己预估的还要强大,方才那一击比朱缺三人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强大!无比沛然的能量骤然灌注,太虚仙环竟然来不及将其完全吸收,在刹那之间,里面太虚煞火凝就的双龙竟然隐隐有失去平衡,要当场bào zhà的趋势!

    周萌的实力要超过陈紫芹许多,这次火中取栗,谋得血神经下册,希望又渺茫了些。

    傅则阳沉住气,飞降谷中,在山口下面的冰穴里,见着了周萌。

    这铁鼓仙人一张脸又圆又扁,俗称的大饼子脸,放在地球上可以给普洱茶代言,圆头鼻子,也是又大又扁,仿佛贴挂在脸上,穿着俗家粗布的袍子,身旁放着一面尺许方圆的铁鼓??雌适趾桶?,笑眯眯的:“你就是任寿说的,当年跟着徐完倒出挖坟掘墓的小孩?等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找上门了。你能舍得把血神经传给别人,真的与别rén dà不相同?!?br />
    长眉真人果然把自己的所有底细都推算清楚了,像他这种高人,只要锁定某个人,细心推算,再怎么隐藏都没什么用处。

    傅则阳索性承认:“不错!当年血神子差点就把我杀了,多亏长眉真人救了我一命,还无意中将石神宫主留下的半部血神经送到我的脑子里,这些年我都念着真人的恩情,想着有朝一日,能报答三分。只可惜真人不在这里,不然我一定亲自向他表示感谢,并且邀请他跟我们一起共襄盛举,整治灾劫?!?br />
    “你若是真能有这份心,天下可就都太平了!我也不用冒雪突风从中土跑到这酷寒不毛之地坐关了?!敝苊壬斐霭着峙值氖?,让小弟子魏稽给傅则阳拿个pú tuán。

    傅则阳坐下以后,跟周萌说:“我这次召集了许多同道来北极救灾,想必真人也有察觉,北极圈之内,大部分地区都在劫数之内。我已经算明关窍,要从西北向东南,长达七万多里的地带,挑选三千六百处最紧要的节点,挖出横宽八百里的巨坑,这风吼山就是其中之一,还请真人能够行个方便,挪去别的地方,容我施法?!?br />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要整治如此大的天灾?”朱缺在周萌身侧,戟指喝骂,“你这妖孽,想找师真童,夺得血神经下册的内容,哪里是真心救灾?不过是拿着救灾当借口!”他前些天追杀寒光道人,在傅则阳受伤碰壁,心中不忿,处处针对,“师真童就在这洞穴伸出,你莫要耍什么花招,真有本领,只管杀进去便是!”

    傅则阳冷笑:“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来管我的事?我也知道,师真童就在那里?!彼檬种赶蛑苊壬砗蠛谄崞岬亩囱?,“我想取便取,不想取就不??!如今我就不想要那魔经下册,只想救灾!”他问周萌,“真人,我这次来,可不是说师真童的问题,而是因为要救灾之故,到了这里,你们挪是不挪,给我个痛快话。若肯挪动,尽快搬走,若不肯,未来强震开始,这里也要翻天覆地,天气地气全乱,群魔蜂拥而至,你们师徒未必还守得??!”

    “你……竖子好大的口气!”

    他说话如此不客气,别说朱缺,商祝和魏稽也忍不了了,三人要同时出手。

    “这里一切有我做主!”周萌将徒弟们何止,“小友要救这北极大地上的亿万生灵,我们自然不能不支持,不过这里有任寿亲手设下的禁法,请我看守,我既然已经答应他,就不能擅自离开,这样吧,你不是能利用诸天星辰之力把大地整块掘起吗?横宽八百里,足以将我们这里整锅端起了,你把我们整个带走,只要不破坏山体,一切由你!”

    “真人如此开明,让人佩服?!备翟蜓粽酒鹕?,“时间紧急,我这就去施法挪地?!?br />
    他飞到外面,到了最高的天吼峰顶上,如先前一般,祭起吸星宝环,勾动诸天星辰之力,吸摄住地层,将周围八百里范围的地面深根拔起……

    地动山摇,缓缓升空,朱缺在山洞里跟周萌抱怨:“师父!这魔头明显就是奔着师真童来的,方才难得他自入瓮中,咱们师徒四人联手经他打成魂飞魄散,也就是了!”

    魏稽道:“师父是何样的人?岂能做那样的事?况且师父要真有此心,何须用得着我们,他老人家单独出手,便足以让那魔头授首了!”

    周萌摇头摆手:“那魔头已经成了气候,封印尚难,何况彻底消灭?他以整治天灾,救亿万生灵的理由来找我,我若是不答应,跟咱们口中说得邪魔又有何异?”

    朱缺恨恨地道:“拯救亿万生灵,这是多大的功德?百世善人也难相比,若被他得去,日后更难治得了他,绝不能让他成功,我便去与他捣……”

    “住口!”周萌怒道,“他此次若是失败,那亿万生灵都因你而死,你是不怕天诛地灭吗?简直比邪魔更加可恶!我的门下,怎能有做出如此行径之辈?”

    朱缺不忿:“我说的并非让此事不成,只是这事要有咱们去做,让他白忙一场,最后功德全为我们所得……”

    周萌一阵摇头叹气:“功德是能抢的么?抢来的功德还是功德么?功德只能送,不能抢,而且最多也只能送出十之二三。你看着这场功德眼热,你有那能改天换地的宝物吗?”

    魏稽问:“师父,那咱们就按照他划下的道路去走,任由他摆布吗?他要是把我们挪到更险恶的地方去……”

    “随他挪到哪里去!”周萌颇有自信地说,“邪魔诡计多端,千变万化,对付魔道最好的办法便是以不变应万变!随他们耍什么花招,我只守住这地吼峰,哪怕他把这座山扔到大海里面去也是无妨!其实,若他不来挪山,等到数年后的大劫一来,这里也要天塌地陷,山峰大地支离破碎,任寿在下面布置的两仪微尘阵也得随之解体,烟消云散,到那时觊觎血神经的群魔蜂拥而至,更是难治。不若现在被他挪开,只要保得两仪微尘阵不破,以我的法力,绝对可以保得此处安然无恙,无论多么厉害的邪魔,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