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90 燃脂头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90 燃脂头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波罗神焰化成的两朵黄金莲花尚未飘出佛光护罩,突然花心里面礼炮似喷出一股血色火花,两个赤红色的小人在血焰里现身。

    洪崖大师震惊莫名,波罗神焰是佛家最著名的炼魔佛火,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会有魔头从佛火金莲里面化形显圣。

    此时佛光外面的血影已经不见,傅则阳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佛光里面。

    直到此时,他若能身心不动,自性放光,傅则阳仍然伤不了他,或是记得念佛,得阿弥陀佛加持护佑,亦能保全性命。

    偏生他带着悲天悯人,降魔卫道的信愿而来,本身把自己摆在高于众生的地位,藐视魔道,对于天蒙禅师的叮嘱不以为然,认为自己具有无边佛法,当可轻松降服魔头。

    却不料,傅则阳突破了他的佛光防御,骤然出现到面前,前后落差太大,他又惊又怒又恐,多年苦修的定慧全失,还想用手上随身八年的定珠抵挡,十八罗汉宝珠闪烁金光,才刚飞起,被两道血影迎面扑来,直入眉心,登时夺了全身精气神血。

    这血神经炼成的血影,一扑之下,不但能夺人形体,亦能夺人神魂,一念之间形神俱摄,类似于被动技能。当年他扑杀天乾山小男便是这般,然而今天碰到的这洪崖禅师八世苦修,有许多积修的功德傍身,更有一位前辈神僧在他元神里面安住的一点佛火心灯,已经随他三世,每一世都能照亮心田,驱散无明,保佑他不堕三恶道,不被诸魔侵袭。

    傅则阳一扑之下,将这点灯火激活,满世界的金霞之内,飘荡着一朵红、蓝、白三色灯焰,忽地炸开,彩焰乱飘,落到傅则阳的身上,烧得他极为难受。

    以他目前的神通,无论道家的纯阳仙火还是佛门的波罗神焰都伤不了他,这佛火却让他神魂剧痛,夺了洪崖大师的身体之后,兀自一阵头晕恶心。洪崖大师的元神随着灯火bào zhà,自泥丸宫飞出,飘入云端,晃眼不见,傅则阳元神受损,无暇去追。

    好厉害的佛火!傅则阳定了定神,隔空看镇海舟前方,天痴上人和余娲还在跟那头陀斗法,头陀一分为四,借由佛教四大hù fǎ金刚愿力加持,拿着洪崖大师留下的四件法宝,虽然被天痴上人和余娲压着打,仍然能够屹立不倒。

    傅则阳并没有去帮忙,而是转身投入大海,依着天魔感应,直寻到妙香岩海底洞穴。

    洞口有佛光笼罩,傅则阳有洪崖大师的躯壳,便不惧怕,他将身上的袈裟取下,向洞内掷去,借由袈裟穿过佛光障碍,走进洞里。

    洞内三个pú tuán,只中央盘膝坐着一个头陀,披散着头发,两手小指俱似被火烧过一样,黑黢黢的短了一截。

    见到傅则阳,燃脂头陀大吃一惊,洪崖大师的身体往仰倒,傅则阳化成一道红光迎面扑来,他见数世相交的挚友为魔头所害,心中震惊悲惧之情比先前洪崖大师更甚,但他平时有一桩异宝,乃几百年定慧修持化生出来的佛光随功德化成,名叫香云宝盖,动念间佛光大方,一片祥云托在身下,万道佛光护在头顶,照得满洞灿金,又有一股清香浮动。

    傅则阳撞在佛光上面,竟被弹回,他恢复了自己本来面貌,仍是个青衣少年,在洞门口站定:“你是燃脂头陀?”

    燃脂头陀看着地上的尸体,满脸悲戚:“不错!我便是三百年前燃指舍身供佛的燃脂头陀!”他指着挚友由于失去了精血神气迅速干瘪的尸身,含泪道,“你这魔头!洪崖师弟行菩萨道,广修六度万行,已历八世!已经是两不退位的菩萨!你杀他,如出佛身血!你将来必要堕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

    傅则阳冷笑:“他杀人就是帮助人家脱离魔网,渡人成佛,我杀他就是出佛身血,要堕入阿鼻地狱?若真如此,天道何其不公!”

    燃脂头陀道:“洪崖杀人,心无杀念,一切都为了天地苍生,为了降服魔道,度脱众生,甚至不惜自入地狱。此乃佛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也就是说,他杀人也是要入地狱的,不是吗?佛要杀我,我便杀佛,就算要下地狱,咱们谁也别跑,一起去吧!”傅则阳身子一晃,全身散成三百六十股血气,每股血气化成一道血影,噼里啪啦扑在香云宝盖上,在佛光祥云之中激起点点涟漪。

    燃脂头陀见他冲不破香云宝盖的防御,心中稍定:“我不敢相信,洪崖佛法精深,不下于我,更有好几手降魔**,你如何能害得了他?你怎么突破得了他的护体佛光?”

    数百道血影只是在佛光外面乱套乱撞,并无回答。

    燃脂头陀先见傅则阳杀死洪崖,魔头凶狠超出他的想象,心中已经打了退堂鼓,想暂时退却,去请天蒙神僧前来降魔。及再见血影穿不透香云宝盖,又升起了信心,想要为挚友报仇,斩妖伏魔,故而有此一问,暗地里把佛光凝塑,金刚加持的化身都收回来,准备施展万佛顶首楞严真经上的降魔**,给敌人以致命一击!

    傅则阳穿不透香云宝盖,这功德至宝与别的宝贝不同,他想要用魔血沾染,逐渐渗透都做不到。血神总纲上记载,魔者要善于找机会,寻找心灵上的漏洞,只要心有挂碍,便能生发魔障。三百多个血影子同时开口回答:“那洪崖和尚佛法修行太差,偏又妄自尊大,好为人师,莫名其妙想要来度化我,结果被我度化了!头陀,你也想度化我吗?你若不想,今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自去了?!彼低晖毕蛲夥扇?。

    燃脂头陀大喝一声:“魔头那里走!休想再去害人!”双手当胸,手指勾起交叠,结下手印,中心佛光猛涨,迸射出一个“卍”字。与此同时,洪崖留下的那四件佛宝从外面飞来,也都各自生发佛光,挟带降魔大力,越过洞口,当头撞击。

    这下前后夹击,金色的佛光瞬息间将所有血影子淹没,凝成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俄而,金光散去,血影全部被消灭掉,四件佛宝也都光芒收缩,跌落在地。

    这是挚友随身八世的至宝,而且蕴含降魔威能,自然不能舍弃,燃脂头陀扬手将四件宝物召过来,刚穿过香云宝盖,猛然间从那金刚铃下面飞出一道血光,电射绽放,迎面一扑,登时全身精神气血尽被夺去,散了意识。

    头陀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随后全身发火,骨肉焚尽,留下三颗红光闪闪的舍利,傅则阳又弹指发出一点魔火,将地上洪崖和尚的尸体也焚烧干净,剩下三颗金色舍利,全部被他拿在手里:“洪崖因为傲慢被我所乘,这燃脂头陀因为贪着,魔经总纲上说得果然不错,为魔者逍遥之处在于,魔王不找世人去,世人自找魔王来,心性上又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非此即彼,总有漏洞可钻,连这些专门以降魔为己任,苦修几辈子几百年的大和尚也不在话下。洪崖下辈子比来找我报仇,若我觉知得不错,他应该就是峨眉派未来掌教齐漱溟的爱子李洪,那厮背后靠着天蒙、白眉、谢山三个大佬,将来可有的斗了!”

    或许是虱子多了不愁,又惹上三个大佬,傅则阳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沉重,相反他还有点小小的冲动,盼望着三个家伙能够早点来找自己,看看他们有什么缺陷和漏洞可钻。

    洪崖留下的四件法宝都已经沾染了魔气,他不会佛法,无法洗练,既是洗炼成功也不能应用,索性豁出一点时间,放出魔火全部炼化了,埋入地下。

    香云宝盖是功德法宝,倒是能想办法祭炼一下,他划破手腕,将鲜血源源不断地滴落在香云宝盖上,血水淋漓,顺着佛光向下淌落到祥云上,白色的祥云很快被染红,然后再向上染着佛光,最后把佛光青云全部染成血色,被他缩成龙眼大小,吞入腹中。

    傅则阳从海底回来,天痴、余娲已经回到船上,就在他杀掉洪崖大师,遁入海底的这段时间,船上又来了一个人,便是那林幽。

    原来,燃脂头陀和洪崖和尚要用他的因果来降服魔头,林幽却不愿意为了郑元规与强敌结仇,再说此事全是郑元规主动惹事,被斩掉双臂以后,傅则阳补偿了一双金精神臂,他更加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再去跟傅则阳yào shuō fǎ了。

    然而,两位高僧都愿意出头,他不能后退,只能硬着头皮上,但又不愿意打前站,聚水成形以后,便跟洪崖和尚说既然是降魔,就该凝聚一个大佛法相,自己就不借此现身了,洪崖和尚瞧不起他,便自己顶上去,林幽早退往一边。

    后来双方斗法,林幽觉察到不止两位高僧法力无边,船上跟自己不相上下的也有五六位之多,这样上去,必然讨不到好处。

    一直拖到洪崖大师的金刚巨灵神掌被三人合力接下,大船猛烈摇晃,甲板上一片混乱之际,他突然上船,将钱莱禁制住,凭空掳走,并且放出话来,要把钱莱带到西北三万两千四百里之外的黑风屿去,让傅则阳去救,若四十九日之后还救不出人,便也斩断他的双臂,给自己徒儿报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