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87 拉上魔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87 拉上魔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余娲、裴娥、温良玉,及于湘竹等四人最终都登上了这艘镇海神舟。

    傅则阳令摆下两席,他、天痴上人、钱康与三个客人一席,慧珠、桑仙姥、钱夫人带着小辈们和余娲弟子们一席。徐无鬼充作厨师,整治海鲜,甄艮和甄兑当侍者,负责传菜。

    裴娥说道:“我观道友所用仙剑,似乎是三丰真人的斩龙剑,剑诀也是星潮剑诀?!?br />
    傅则阳挑起大拇指:“道友眼力真好,三丰真人正是我传道解惑的恩师?!?br />
    温良玉叹道:“三丰先生昔年以阳神游东海采药,在银蝉礁遇sè jiè九魔,被魔火焚炼,七七四十九日后以无上道力降伏诸魔,令东海诸仙叹为观止。我曾听天篷山上的一位道友说过此事,讲过这斩龙剑、缚虎绦,以及星潮剑诀的威能,不想今日能亲眼一见?!?br />
    想起张三丰,傅则阳也很怀念:“我也很久没有见过恩师,这次北海之行回程时候,我要往武当山去探望拜见?!彼淙簧洗巫叩氖焙?,张三丰告诉他无须再回武当山找他,就算想找也找不到,但傅则阳很想念这位老师,每次入静xiū liàn的时候,他往往怀念当初在武当山上做个小道童,陪侍老师身侧炼丹学剑的日子。

    裴娥诧异道:“道友还不知道吗?三丰真人四年前已经飞升了!”

    “什么???”傅则阳差点站起来,按照他的推算,张三丰还有一百多年才会飞升呢,“你是怎么知道的?消息可准确么?”

    裴娥道:“前年我往天篷山为一个朋友庆贺五百岁整寿,听她们说起未来玄门正宗的气运。言说未来千年之内,玄门当兴,昆仑派一元祖师广收弟子,长眉真人亦在峨眉山创建峨眉派,天都明河二位道友着弟子创建青城派,三丰真人创建武当派,太乙混元祖师在天山大漠得到一部前人的混元道书,回到中土创建五台派,烈火祖师得chén xī夷老祖的秘籍创华山派,此六家皆是玄门正宗。极乐真人在五台派开府之时,还曾亲笔在峭壁上写下‘混元正宗’四个金字,天下皆知?!?br />
    别人怎么样傅则阳都不管,只问:“我师父飞升时情景如何?”

    “三丰真人成道时候并没有把弟子们叫到一起交代后事,只留下一个纸条,上面写道‘我去了’。武当诸仙以为他又向往常一样外出云游,直到半年之后发现了他留在真武殿的一个预言才恍然大悟。三丰真人预言说,有域外天魔降临此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未来一万年之内,道门中只能有三个人飞升。他本来要等到百年以后,但另有传人帮他做后事,他便提前走了。告诫弟子们,莫问是非,专心修道,尽早争取剩下那两个名额,不然以后就走不了了,万年之后,光景恐怕更加不妙?!?br />
    傅则阳听完心神大震,师父说的那个域外天魔是我吗?

    他自有记忆以来已历四世三生,共两百余年,于万千魔境之中遇到过各样境遇。于天地,于万物,于众生,皆有所感,亦有所悟。

    魔者,他化自在,阻人超脱。

    小魔害人生命,终结一生,大魔损人慧命,万世沉沦。

    傅则阳由人道入魔道,本着原来的人性道德,鄙视随意杀人害命的小魔之道。由于他本身不想飞升,亦不愿让别人飞升,由此发心直入最终的魔门大道,自证魔神,化乐万物,要让一切众生都成为自身欢乐地源泉!

    傅则阳并不想障碍不相干的人成道,人家愿意修佛就修佛,愿意修道就修道,他只是不想身边亲近的人走,也不想自己的仇人成道,其余的人他管不着。

    但是听张三丰的预言来看,未来一万年之内,道门里只剩下三个能够飞升,其余的都会被障碍??!这是什么概念?难道我的出现,把整个世界飞升的阀门给关闭了么?我有那么大的能量吗?

    师父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域外天魔,能障碍群仙飞升成道的?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灭掉我?或许他当初就不该救我,只要任由我被无行尊者夺魂炼宝即可。

    哪怕当时不知,后来知道了,为了弥补这次“过失”也应该来南海找自己,长眉真人被他的手段迷惑住,那是因为他跟长眉真人交集太少,长眉真人得到的数据少得可怜,难免推算出差,三丰真人跟他一起生活了七年,无论他躲到天涯海角,耍出多少花招,三丰真人也能分分钟找到他!

    傅则阳想不通张三丰的作为,他更关心张三丰是否还认他做弟子:“我师父还有其他的预言留下来吗?武当派还有什么讯息传出来?”

    “武当派现在正闹得不可开交!”裴娥说,“三丰真人飞升以后,并没有指定继承人,只说将来会有一位手持他昔年随身的炼魔至宝斩龙剑、缚虎绦来指定继承人。武当第一代七位剑仙互不服气,排行最末的两位要依照师嘱,寻找那位教外别传的小师弟,前面的五位却不同意。据传他们在紫霄宫大战一场后,各占山头,另创武当天剑门、太乙门、太极门、天音门,各自重立教规,互相之间势同水火?!?br />
    三丰真人提前飞升,导致武当派的内斗提早爆发,傅则阳应该去武当山,持龙虎二宝暂执门户。不过那七位师兄师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当年在武当山住了七年,傅则阳跟他们有过接触,对他的存在都颇为不忿。

    武当派毕竟是玄门正宗,傅则阳要整治武当得按照玄门的道理去做,不然他去大开杀戒,以弟弑兄,无罪而诛,既是夺得了武当quán bǐng,也会让武当派从此丧失其原有的道德,有违师父创立武当山得本意。

    傅则阳收花绿绮就是看出她是玄门根性,打算将来让她入武当派,但那是长远打算,眼下……确实不是立即去干预武当的最好时机,必须得等那五个犯了师父所留重要的戒条法规他才好出手,不然他的格局就跟那几个人一样,是去争权的了。

    傅则阳略一盘算,决定仍按照计划先去北极,于武当派他是师弟,只负责纠错问责,不负责教育感化,对方犯错了才需要他,人家正??ι⒁?,创立宗门,他没有理由插手。

    酒过三巡,傅则阳看见郑元规,问及林幽的事情,余娲满口不屑地道:“那厮在东北两海交界的冰瑚岛,行事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平时深居简出,极少出来?!彼底蓬┝艘谎壑T?,“这是他前些年收的徒弟,林幽家法极严,言明虽然传授道法,在外面惹事却是不管,一切所作,善恶自受。他又是个不可难分的,前不久游到我那边,遇到我这几个徒弟,刻意讨好,想多几个靠山,私底下还露出口风,想要摆在我的门下,也不看看他那是什么德行,再转生十世也不配入我的门下?!?br />
    郑元规在角落里,被说得面红耳赤,低下头颅,不敢还嘴,只在心里暗恨不已。

    傅则阳寻思,自己算的卦象上该得一敌一友,如今与余娲化敌为友,那林幽按数要成为敌人了。郑元规是此事的罪魁祸首,要杀了他倒容易,不过郑元规这种人,杀了就跟杀个鸡杀条鱼差不多,这厮脑后有反骨,未来必会背师叛教,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他让甄艮去舱底取了些金精来,两手掌心燃起魔焰,将金精熔化成液体,按照他的意愿变成两只金属手臂,在关联处各滴了一滴精血。

    两只金精神臂飞到郑元规肩头断结处,先涌出一股魔火,将方才包扎的药补焚化成灰,接着断口,触血粘连,遇骨生根,仙四中央金精骨架跟骨骼长在一起,里面的一比零八根金弦粘着肌肉筋头,再附上血肉肌肤,与身体彻底血脉相连。

    傅则阳让郑元规试着运动,郑元规先比了几个抓挠攥拳的动作,与原生的肢体无异,再掐诀施法,操纵飞剑,无不如意,引得众人啧啧称奇,连余娲也暗自敬佩。

    “你师父始终不肯露面,我也懒得杀你,斩你一双胳膊,还你两只神臂,这双手力大无穷,可以空手抓人飞剑,我传你法诀,你还能将它化作亩许大的遮天巨手去提山抓河。你回去跟你师父说,我在北极陷空岛,欢迎他去做客,咱们这事今天就如此算了吧!”

    郑元规万万没想到,自己不用死了,还得了一双比寻常法宝还要厉害几倍的金精神臂,赶忙又跪下磕头谢恩,哭着忏悔,表示自己有眼无珠,惹了神君,便是被神君千刀万剐都不为过,神君却以德报怨,不但不取性命,还赐下如此一对金精神臂,实在是让他无敌之容云云。他连哭带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傅则阳却知道他没有半分真心,让甄艮弄了一只碳烤龙虾,并一杯酒,给他吃完,让他赶紧离开。

    裴娥在一旁看得连连赞叹:“世人都道道友xiū liàn血神经,必然与那血神子邓隐一般无恶不作,令人闻风丧胆。说句不怕被人小瞧的话,若非道友使出三丰真人嫡传剑诀,又有龙虎二宝在手,我还真的不敢为你们双方讲和??芍?,血神经上册为善,下册为恶,虽然同为魔道,却善恶有别,所言不虚了。道友如此宅心仁厚,与其他魔类迥然不同,比正道中人也不遑多让?!彼醋盼铝加?,笑道,“可见咱们先前所算不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