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86 混元神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86 混元神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心中尚存些许跟余娲化敌为友的希望,要带她和她两个同伴去北极,共同完成一桩功德大业,多一个像她这样的大高手参与,最终的功德结果便会大上许多。

    于他自身而言不但陷空岛可以保住,于未来的天劫人劫也有好处,至少以后对上佛门,会增加一道护身符:“余道友,你徒弟伙同这个郑元规在大海上突然向我们发难,要杀了我们的人,夺了我们的船,后来又公然辱骂我和我姐夫,太也目中无人。我听过你的大名,一直不曾亲自下重手,就是等你现身给我们一个说法?!?br />
    余娲冷笑一声:“后学小辈,你跟我要什么说法,我徒弟跟你们同辈,你又在那里装得哪路高人?听你的意思,还手下留情了?来来来,你别留手,我看你能有多大道行!”

    这下连天痴上人都受不了了:“余娲!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装大辈?”

    傅则阳笑着将天痴上人拦住,他xiū liàn魔道,群魔环伺,对魔更加敏感,稍动嗔心,魔便乘虚而入,所以他越要生气,越是要笑,提醒自己,及时消除嗔心:“余道友,你也太瞧不起人了。也罢,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紫云宫主的手段?!彼赶蛴噫词掷锏幕煸黄?,“你以为你真能在我的面前抓我的人吗?他们六个是我故意让你擒住。一来,引你现身,先前你一直心有忌惮,怕被落了脸面,不敢出现,有她们被你擒住,你果然便有台阶出来了。二来嘛,我也借此事让她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知道自己的法力仍然有很多不足,尤其是我那个老姐,最需要磨磨性子?!?br />
    余娲冷笑:“休要夸口,你真有法力,就把他们从我手上救走?!?br />
    傅则阳道:“如果我真能把人救回来,你待如何?”

    “我便让我的弟子给你磕头认错,为今日的无礼赔罪!”余娲道,“你若救不出人,那又如……”

    她最后一个“何”字尚未说完,手上的烟球猛地一条,钻出一道血光,血光化成一个模糊的人影,如血神子般往她眉心闪电般扑至。

    余娲爆喝一声:“敕!”

    烟球里面立即爆起一股青烟,在她眼前将血色人影包住,卷了几下,成了个鸡蛋大的青色烟球。她正要将这小球跟大球重新融合,那大球里面又有血光迸射而出,这回不是一道,而是接二连三不停射出,跟节日里的礼炮一样。

    余娲赶忙喷出一口真元精气,使烟球不断射出一道道青烟,每飞出一个血影子便飞出一股烟气,后发先至将那道血影包裹在里面。小球越来越多,围绕着大球上下盘飞,转眼间增加到了几百个。余娲被逼的收回右手,配合左手掐诀,以精气补助加持,语气阴沉地说:“你法力尚还可以,只是此宝经我多年祭炼,与我性命相关,你焉能……”

    傅则阳又没等她说完话,双眸中魔光闪烁,那混元一气球“砰”地一声炸裂开来,恰似一个被捅炸了的马蜂窝,里面无穷无尽的血影如蜂群般扑向余娲,余娲也听说过血神子的大名,急忙向后飞速倒退,双手一分,面前浮起一片如水般的清澈光芒将自己护住,那些血影子扑倒青光里,略扭了几扭,便溶解消失。

    与此同时,无数股青烟投向傅则阳,在他身边落下,翻翻滚滚,桑仙姥、朱逍遥、慧珠、二凤、桓超群、秋云相继现身。

    傅则阳伸出右手,数百股青烟全部投入到他的手里,还原成足球大小的一团青气,与愿不同的是,青色里面沾染着些许的血红。

    桑仙姥被困在里面,没有上下左右,没有东西南北,没有时间,没有声音……把她别闷坏了,现身以后,呼吸到带着海水咸湿的潮气,又来了精神,五只怪眼扫视周围,最后锁定余娲等人,嗷地一声怪叫:“敢偷袭你家姥姥!”就要扑过去拼命。

    “老姐且慢!听我说话!”傅则阳右手抓成拳头,青烟在他掌心消失:“余道友,人,我已经救出来了,请兑现你的诺言!”

    余娲重新飞回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于湘竹见师父为难,纵身飞向船头,临空向傅则阳双膝跪倒,连叩十几个头,厉声道:“今日我不该有眼无珠,任由那姓郑的出手阻扰诸位,现在这里给大家磕头请罪!”

    谁也没想到她这么高傲偏激的人,竟然会当众向敌人磕头,这时那褚玲也飞过来,连先被擒住的陆成,被剃成光头的毛霄,全都在甲板上跪下磕头,虽然各个脸上屈辱恨意极浓,头磕得却不含糊,尤其是毛霄,光头砸得甲板砰砰直响。

    傅则阳有些诧异,余娲做人不怎么样,收的徒弟也跟她一样偏激好胜,师徒之间的感情却很不一般。不过也难怪,如果不是她护短,这些门人也不会养成这样目中无人的性格,也难得这些徒弟知恩图报。

    “既然如此,咱们的恩怨就此揭过?!彼饬寺匠珊兔龅慕?,“你们去吧!”

    陆成和毛霄飞回去,又给余娲磕头:“弟子无能,给师父丢人了!”

    余娲看两个徒弟满脸屈辱,尤其是毛霄,平时英俊潇洒,极重外表,如今头发被剃光,偏偏剃得还不完全,东留一块,西胜一撮,期间夹杂着横七竖八的伤口,脸颊也被打肿,嘴唇破皮流血,心疼之余,动了真火。

    她推开众弟子,向傅则阳说:“我弟子即便惹到你,被你擒住,如何这般折辱?须知他们是我的弟子,你打他的脸便如打我的脸一般!”

    傅则阳料想她嗔心难除,还要生事,想要拉拢她带来的那两个同伴,他已觉知,那两人并不想跟自己为敌,只是碍不过情面,被余娲强拉来的。

    他正要抢在前面,邀请二人下来吃顿烤海鲜,喝个椰汁酒,并邀请一起往北极去整治天灾,余娲再次发难质问。

    傅则阳笑道:“怪不得他们妄自尊大,狗眼看人低,满口秽言脏话,俱是跟你一样。你自己法力gāo qiáng,又泼又辣,无人敢惹你,我念在你得道多年,给你三分颜面,不好当众打你的脸,只能打在他们的脸上了,恰如打你一般!望你能够自省己过,悬崖勒马……”

    余娲听不得说完,伸手一指,如意金钩化作两道百丈金虹,似双龙出海绞向船头。

    傅则阳纵身飞起,祭起斩龙仙剑,使出张三丰传授的星潮剑诀,漾起亿万星光,勾动千丈海潮,伴随聚散飞舞,跟双钩绞在一起。

    余娲的如意双钩是天上金仙炼制的天府奇宝,傅则阳的斩龙剑是三丰真人还丹点化的性命至宝,二者都是三百多米长的虹光,在大海上搅得天翻地覆,海喷浪涌。

    傅则阳看出她一身旁门法术,又凶又狠,凌厉之处还在天痴上人之上,身上法宝又多,想要速胜必须取巧。他故意以玄门正宗的手段跟她斗剑,打了近半个小时,斩龙剑的漫天星潮逐渐将两口金蛟压制,他大声问:“余娲!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余娲取出乾罡神火罩,祭在空中化作九条银色火龙扑向傅则阳。

    傅则阳也用垂云扇扇出一道寒潮席卷天地而去,暗施魔功,隐藏在寒潮里释放出去。

    眼看双方就要对上,余娲带来的那两人同时出手,一个摇动珊瑚法杖,上面铁瓢飞去,将九条火龙抄在里面,似泥鳅般在瓢里钻来飞去,只是飞不出来。

    另一个摇动手里的绿菊,绽放出万道碧光,刹那间结成一座光山将寒潮抵住,花蕊绽放,释放出缕缕香气,悄然将藏在寒潮里的魔法破去。

    就在同时,天痴上人和钱康也到了傅则阳身后,准备出手,以免傅则阳以寡敌众。

    “道友且先住手!”两位女仙同时叫道。

    傅则阳早料到她们得出手阻止,闻言收回法宝和仙剑,余娲见两个同伴不向着自己,也觉得面上无光,着手把火龙收回,还原成一个罩子,随手扔给于湘竹,被人收去的宝物,她也不愿意再用了。

    持绿菊的女仙向傅则阳笑道:“贫道温良玉?!?br />
    天痴上人点头:“可是霜华仙子当面?”

    温良玉点头,又指向拿珊瑚杖的道姑:“这是瓢媪裴娥,我俩一处修道,跟余道友做邻居,余道友,你赶快消消火气,过来说话?!?br />
    余娲绷着脸,飞到近前。

    裴娥说:“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此事由小辈们不懂礼数触怒长辈而起,以小辈认识到错误,给长辈赔罪结束,一天云彩也该散了,不然冤冤相报,这仇得结到什么时候?况且大家本来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怨,何不化敌为友呢?”

    余娲冷哼一声,阴森森地说:“他辱我弟子,便如辱我一般!”

    裴娥叹道:“那你要如何?还要这位道友给你徒弟磕头赔罪么?依我说,道友你也大度一些,把夺得余道友师徒的宝物还给他们,双方就握手言和吧!”

    傅则阳道:“方才她的徒弟出口不逊,对我的门人下死手,我收了他们的法宝随手赏赐给弟子,绝不可能要回。至于那混元一气球,我倒是肯给,只是余道友还肯要吗?怕不是每次用到,都会想起今日之事?这样吧,你那个女弟子被我斩掉一条手臂,算是我有以大欺小之嫌,我紫云宫有千年续断灵玉药膏,给她一盒,可用两次,让她把手臂接上,连她那腿,想要换个完整的,也可如愿,如何?”

    于湘竹愤愤地说:“我只要我原来的肢体,宁可残缺!”

    她那先天萎缩的断臂已经掉入大海,早不知被哪条倒霉的鱼吃了,要想再接,只能另寻别人身上的手臂,拼得粗细长短正好,斩下来接上,至于她是选择好人还是坏人,选择活人还是新死的人,就不是傅则阳能操心的了,不过以于湘竹的性格,应该是主动招惹到她的,按照她过去的作风将对方杀掉,顺便取条手臂。

    余娲却道:“你若真有此灵药,此事便真个彻底揭过,我满门上下绝不再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