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84 三湘贫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84 三湘贫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桑仙姥心狠手辣又记仇,刚才郑元规和于湘竹骂她的话全被她深深地刻在脑子里,更被于湘竹后面的话激怒,下定了决心要杀掉两人。

    于湘竹护着郑元规正加紧疾飞,被桑仙姥用一面三木灵光网遮天连海罩住,于湘竹急忙打出师传至宝炸出一个窟窿。那网灵光倏散倏合,颇具变化,她是跑出去了,郑元规被罩在网里。于湘竹回来营救,桑仙姥放出跟天痴上人同时练的六十四口古桑神木剑拦住。

    郑元规被无量发丝细的晶亮青光罩住,越挣扎网到身上的越多,在空中翻翻滚滚,成了一个巨大的青气光球。钱莱和桓玉随后追到,看到郑元规被困住,乐得收着入了网的猎物,两道剑光并排激射过去。

    郑元规望着扑面而来的两道剑光吓得惊叫失声,眼看就要被砍死,忽然双剑连他自己全被一股无形且有强大的力量吸住,通往空中升去。

    钱莱和桓玉见飞剑失控,双双大吃一惊,待抬头往空中看去,见傅则阳站在云端,一只手抓了两只飞剑,一只手隔空拎着把郑元规网成一团绿球。

    钱莱没了飞剑,还有遁法可用,桓玉年纪太小,遁法掌控不灵,跌跌撞撞,好在傅则阳等他们见着自己以后就把手松开,飞剑各自回到主人身侧。

    傅则阳的大诸天遁法速度奇快无比,终于在最后关头救下郑元规一命,不至于跟林幽结下死仇。他救下郑元规,又去分解桑仙姥和于湘竹,如今郑元规被斩断了双臂,于湘竹还全须全尾地,如果林幽一心要为徒弟报仇做自己的敌人,那么余娲就将成为朋友,跟他一起去北极参与救灾,所以不能让桑仙姥伤了于湘竹。

    于湘竹眼力颇好,看见傅则阳出现,身法时隐时现,如同鬼魅,吃惊之余料自己抵不过,急忙撇了桑仙姥,身剑合一继续往绿华岛飞去,邀战的声音再次响彻天海:“老树精!你们以多欺少,姑奶奶不吃这眼前亏,你们可敢来绿华岛讨死么?”

    桑仙姥看傅则阳阻止,并没有继续追赶于湘竹,只跟傅则阳笑:“那贱婢问你敢不敢去绿华岛讨死,你到底敢不敢呢?”

    傅则阳原本就不是个脾气特别大的人,凡事未想一分进,先思三分退,修道多年,尤其跟魔类打交道,更是如履薄冰,时刻小心嗔心火炽,被魔神所乘,像于湘竹这种叫阵的话,并不能让他生气:“这件事是她们惹事讨打在先,以咱们的身份直接跟他舞刀弄枪太过掉价,现在已经擒住一个,还斩断了两条胳膊,惩戒已经足够。咱们这就把他带回去,再调转船头,开去她的绿华岛,等两人师门长辈到了,再跟他们的师父讲道理?!?br />
    桑仙姥分出两个眼睛望于湘竹逃跑的方向瞪了瞪,干笑两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率众回到船上,傅则阳把郑元规扔到甲板上,桑仙姥收去三木灵光网,郑元规已经失血过多,昏死过去,傅则阳让甄艮和甄兑给他双臂止血,喂下一粒丹药,将人唤醒。

    郑元规醒来之后,没有睁眼,听周围的动静知道已经落入敌人之手,心中又恨又怕。

    傅则阳说:“你已经醒了,还装什么?赶紧回话,不然把你双腿也斩了!”

    郑元规睁开眼睛,望了望周围一群敌人,心惊胆颤,赶忙双膝跪倒,转圈磕头:“小人错了!小人该死!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认的诸位前辈真仙,瞎了眼睛,跟于湘竹那个残废贱婢来抢夺诸位的宝船……”不用别人问,他便自报家门,“我是东北两海交界冰瑚岛仙人林幽的弟子,他老人家虽然深居简出,不怎么出来交集,但已经度过一重天劫,说的上是神通广大,恳请诸位饶我性命,我师父日后必有报答!”

    傅则阳问:“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来夺我们的船?”

    仙家出行,要么驾驭飞剑,要么使用遁光,也有豢养仙禽乘坐飞行的,相比乘船,是又快捷用迅速,傅则阳这艘镇海仙舟虽然精致奢华,但太过笨重,不搞大型运输的话,基本上没什么用,除非对方没有洞府,把这船当成xiū liàn的道场。

    他从先前两人的谈话中已经得知,郑元规是想把这船夺了送给于湘竹泡妞,故意有此一问,试探郑元规的性情。

    郑元规赶忙道:“都是那于湘竹!她们师兄弟出师以后,各辟别府,有三座岛屿,相距数百里。她今日看见这船,便想夺过来,施法划定路线,让这船自行在三岛之间往来,平素可以和同门登船饮宴,做一移动仙景!她知道我喜欢她,故意用言语激我出手,才惊扰了诸位真仙,实在是罪该万死……”

    从卦象上看,林幽和余娲只能交好一人,傅则阳心中偏向林幽,但郑元规被砍掉双臂,仇已经结下,而这场事故曲又在彼,傅则阳不会自降身份,腆着脸去讨好两人。

    他让郑元规想办法通知他师父林幽过来,他要直接跟林幽谈,如果能跟林幽化敌为友更好,若不能便先将郑元规杀了,既然决定翻脸,对于妄想来杀人夺船的人必须杀一儆百,就好像他赌上身家性命去跟陈紫芹掰命,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现在虽然长眉真人不会来找他,天底下的正邪两道不知有多少人觊觎血神经呢。

    郑元规说:“师父在洞府中清修,甚少出门,我失了双臂,也没办法通知他,真人如果信得过我,我可以自行以水遁回去跟师父讲明今日的误会,要不诸位就干脆到我们冰瑚岛上去做客,我师父最好结交有道真仙,必然盛情款待诸位?!?br />
    “不必了?!鼻懊嫣斐丈先怂抵T嬉凰?,林幽就会赶来,傅则阳让甄艮揪下郑元规的一把头发,他从中指伸出一滴血,落在头发上,迅速将头发溶解,然后跟泡沫似地猛涨起来,变成三寸长的小人。傅则阳打了个响指,小人发出惨叫,爆散成血气消散。

    他使用蚩尤三盘经中的法术,滴血代身,让郑元规命数出现“假死”情况,相信林幽用不了多久就会赶过来。

    镇海神舟加速向绿华岛进发,傅则阳要去会会余娲,施法催动癸水雷珠在雷音室里面不停bào zhà,推动庞大的船体像离弦的箭分水破浪向前急行。

    傅则阳还下不够快,让桑仙姥把轻云连山障取出来。这宝贝是桑仙姥祭炼了三十多年,新近在船上傅则阳帮助她炼成的,连名字都是他起的。此宝放出来时是遮天连地的嫩青光气,被桑仙姥设法操纵垫在船底,使其跟海水分离,这船下半截仍然在海面以下,跟跟海水之间隔着一层半米多厚的烟气,阻力大减,船尾癸水雷珠成双成对地bào zhà,释放出来的能量又让大船行进速度提升了几十倍不止。

    还未到达绿华岛,那于湘竹又回来了,身边跟着四个青年,两男一女,在海面上排开喝骂:“受死也赶不上好时候,死守着你们这木乌龟就能离死得生么?”

    天痴上人看出傅则阳不愿意跟余娲结成生死大仇,给楼沧洲打眼色,楼沧洲领会师父意思,抢在众人前面回话:“敢问你们可都是冷云仙子余娲的弟子么?”

    于湘竹:“既然认得你家姑奶奶,还不跪地领死?求得姑奶奶心软,饶你们狗命!”

    楼沧洲强忍怒气:“你想必是于湘竹于道友了?你可知这船上坐着的都有谁?这一位是南海紫云宫宫主天运神君,这位是我师父铜椰岛岛主,道hào上天下痴,这位是小南极金钟岛岛岛主钱真人,他老人家已经修正地仙位业,你们纵然修道多年,法力高深,也该称呼一声道友,如何先要施法夺船,恶言相向,不成以后又故意激我们到此?”

    于湘竹冷笑:“我当是谁,原来是铜椰岛的天痴老怪,紫云宫的天运老魔,方才还有个岁的人身,未具人性的老树妖!你们这一群妖魔鬼怪在南海称王称霸也就算了,到了东?;垢胰绱朔潘??这里风大浪急,不比南海,须得先问过我们答应不答应!”

    这下就算是天痴上人和钱康夫妇都动了真怒,傅则阳正要设法给她点颜色看看,钱莱先开口骂上:“我家桑姥姥最差也具有了人形,你这丑八怪却连人形都不具有,手脚上尚未长全,理应回你的娘胎里重造!而且你那人性……”

    于湘竹最恨别人拿她相貌取笑,被钱莱这样当面指摘其短,按耐不住,大骂一声:“小狗安敢如此欺我!”全力祭起分海钺,起在空中,化作三十多米高的巨型斧头,青光爆闪,对着镇海舟船头迎面劈砍下来。

    钱莱一肚子话都憋会肚子里,见这分海钺简直似要开天辟地,慌忙间想要拔足逃奔,却被钺上两颗似眼镜般的明珠迸射出来的彩光摄住,黄光摄住身体,红光摄住元神,钱莱全身被禁锢,不能动弹,元神也被封禁,大脑一片空白。

    青色钺芒刹那劈到眼前,在钱莱眼里,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刺目的青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