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83 一敌一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83 一敌一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波涛汹涌的海水顷刻间凝固,一座座浪潮化成了晶莹的冰山,空中的水气变成冰霰雪雹,镇海神舟搁浅在连绵起伏的冰山之间,船头高高扬起,船身向后倾斜。

    桑仙姥见对方不但不停止怪叫,还把海水冻结,顿时怒不可遏,张口发出尖戾的咆哮,青色的先天乙木神光从指间迸发,射入大船左侧的冰层里。

    青光在坚冰里面蔓延,顷刻间百余座浪潮凝就的冰山全被染成草绿色,随着桑仙姥的咆哮声结束,喀吧吧,天崩地裂一半,方圆数十里的巨大的冰坨支离破碎。

    无数条骇人的荆棘木条从冰层里面钻出来,它们像是巨型章鱼的触手,比车轮还要粗,上面长满带着倒钩的尖刺,共有数千条,无限生长延伸,蜂蛹扑向那一男一女。

    做法的男人把周围海域冻住,正要飞过来杀人夺船,他费了不少发力凝成的冰川,成型以后不到半分钟就被人破了,更有那么多的荆棘藤条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先吃了一惊,没想到船上竟然有如此厉害的高手,急忙放出飞剑迎上去。

    他的飞剑是一道蓝色的寒光,掠过的海面不断有海水被吸摄起来,环绕在飞剑周边,凝成一口口的寒冰巨剑,旋转成剑轮,将涌过来的荆棘巨藤切碎。

    只是桑仙姥发出来的这些荆棘又硬又韧,他的飞剑只斩断了十几根便后继乏力,被许多藤条缠住,其他的藤条又来缠绕他。

    这人吓得变了脸色,大叫:“姊姊你还不出手!”

    那手脚残疾的女子事不关己地道:“你不是说要把那艘船夺过来送给我么?要是我出手了,还能算是你送的么?”

    男rén dà吼一声,双手掌心向上抬抓而起,自大海里凝成一对坚冰巨手,比一栋别墅还要大,纯由冰块冻结而成,晶莹剔透,飞将起来,各抓住一大把藤条,往空中扯去。

    桑仙姥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认定两人是同伙,荆棘巨藤将一男一女全部裹在当中,那女的怒道:“嫌命长的东西,敢来惹我!”飞剑迸出,她用的是三十六口湘妃剑,用千年湘妃竹炼成,发出时化作成排的青光跟巨藤绞在一起,青光胶着,好似无数怪蟒胡乱纠缠。

    桑仙姥发现她的道行比那男的高得多,便调集更多的荆棘向她这里聚集,木行主生,生生不息,荆棘疯长,无穷无尽。

    这女喝骂一声,喷吐精气,随着一阵裂帛似的急响,密密麻麻的巨藤全被绞碎,化作漫天青霞,弥散在空中。

    桑仙姥使木遁离船,在青霞里面现身:“你才是嫌命长的贱婢!敢惹你家姥姥!”她满头绿发被海风卷起,在脑后乱飘,五只怪眼lán guāng乱射,双手十股乙木精气直扑敌人。

    女子以飞剑迎敌,却不想桑仙姥用的乙木神光已经由后天返还先天,不但能够化生草木,更能吸摄天下木行之属,如母摄子,她的湘妃剑跟青光相碰,立被吸住,强行拉扯升向九天之上,女子咒骂着打出大蓬粉红色的飞针:“姓郑的,你还不退,等着死……”

    她话未喊完,方才施法的那个男的发出一声惨叫,已经被桑仙姥借她的湘妃剑将双臂齐肘斩断,男人身子鲜血狂飙,向海中坠落,女子又打出一柄翠玉分海钺,斩破重重青霞,和飞针一起围魏救赵,猛攻桑仙姥:“你这绿毛老鬼,敢在姑奶奶面前伤人!”

    桑仙姥嘎嘎一笑:“你这残废贱婢,给姥姥洗脚姥姥都嫌你没用,姥姥今天不但要在你面前伤人,还要在你面前chī rén,你且看着!”她用乙木神光挡住敌人的飞针,却挡不住那分海钺,被热刀切牛油般只劈过来,将身体砍成两半,化作两片木板在钺锋之下碎裂。

    与此同时,海面上又钻出密密麻麻的巨藤,共有三千六百条,宛如一朵巨大的花朵在海面上盛开,又似一只长满獠牙舌头的恐怖巨口,张开来往空一吸,要把断臂的郑姓男子吞进去,男子正强忍剧痛,默运玄功,施法想要飞走,猛然身子一紧被青光吸住,加速下降。

    傅则阳已经猜出那女子是谁了,天底下长成这样,还有这般法力的,只有东海冷云仙子余娲的爱徒于湘竹了。于湘竹是带艺投师,原就是个很厉害的散仙,有个三湘贫女的绰hào,因她生得跟正常人不同,总被嘲笑。学道以后,只要谁敢嘲笑她的长相,她必要将那人碎尸万段,不死不救,下手又狠又毒,拜师余娲以后来到东海,法力益强。

    桑仙姥能够单凭乙木真气跟她斗到这般地步,让傅则阳有些小小的意外,在对方手里有克制她的分海钺情况下,她还能声东击西,打的两人首尾难顾,手忙脚乱,这份临阵斗法的水平已然不低。他指点几个小的:“你们学着点,斗??刹恢豢捶山5暮没?,还要看对剑诀剑法的运用。斗法也是一样,法力高,法宝多,不一定就能取胜?!?br />
    钱莱和桓玉本就看得心痒难耐,只是两人跟傅则阳相处时间都不是很久,不敢造次,这时听见傅则阳的鼓励——他俩将这些话当作鼓励,相互使个眼色,趁大家都在专心观战,各自纵身跃下船垛,身剑合一杀入战场。

    钱莱经常往外跑不着家,胡打海摔惯了,而且法力不弱,桓玉却是被长辈们当成心肝宝贝,年纪也太过幼小,刚刚修成身剑合一,就敢冒冒失失地参与这样大场面的斗法,实在凶险至极。秋云生怕她有闪失,连忙也纵身御剑追去,慧珠很乐意跟哥哥前世的亲人多接触亲近,她即爱秋云的性格,又喜欢桓玉的伶俐,担心两人出事,脚前脚后也追过去。

    于湘竹二人以多打少斗一个桑仙姥都很吃力,这时再添四个敌人,自然更加抵挡不住,她喝骂着祭起分海钺,把漫天青光从中剖开,杀出一条通路,手指处,释放出一团白光现将断了双臂的同伴卷起送出战场,自己随后身剑合一腾空飞去。

    二人星驰电掣般飞远,于湘竹的声骂声依旧远远传过来:“你们这帮不知死的鬼,姑奶奶有几件镇洞之宝尚未带来,有胆量的,来我绿华岛一战!”

    桑仙姥本就没打算放过她们,一心要干掉二人稍出胸中恶气,从水下不声不响地追去。钱莱上来便被于湘竹毁了一件法宝,动了真怒,带着桓玉双剑平行紧追不放。剑光神速,瞬息千里,慧珠和秋云从后面急赶。

    桓超群在山上等着轮班,见秋云追敌远走,不放心,也御剑飞起,跟追赶慧珠的二凤并作一拨,七个人,分成四组,直奔东北方向电射而去。

    傅则阳在来之前,算得卦象,半路上会有枝节发生,看情形当应在此处。

    他叫过天痴上人和钱康夫妇:“咱们算一卦,他们此去如何收???”

    天痴上人说:“那个生相奇特的女子叫于湘竹,是冷云仙子余娲的弟子,生性刻薄,睚眦必报,绿华岛是她出师以后开辟的别府,桑道友就这么过去,恐怕讨不得好处?!?br />
    钱康谦虚道:“犬子顽劣,给道友添麻烦了,日后还请道友严加管教,不必留情?!?br />
    三人盘膝座下,各自默运玄功,推算卦象。

    不多时,钱康最先睁眼:“绿华岛当破,先胜后困之局。那余娲我听说过她,虽是散仙,法力gāo qiáng,远胜于我,咱们还是尽快出手,以免月缺难圆,让他们造成不可收拾的乱局,凭白结下这样一个大仇家?!?br />
    言毕,天痴上人也演算完毕,用手捋了捋胡须:“我已算得,那个被桑道友刖去双足的男子是东北两海交界冰瑚岛岛主林幽的弟子,也是一位极厉害的散仙,昔年我去东海采药,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他那弟子我当年也见过,叫做郑元规。从卦象上看,若郑元规被杀死,林幽很快便会到来?!?br />
    傅则阳算得,在这里会结下一个仇家,同时交下一个朋友,只是不知余娲和林幽,谁是仇人,谁是朋友,以两人法力来看,余娲更强。以性格来讲,二人一样地孤僻不好相处,余娲爱热闹,比较好结交,但是纵容弟子与人结仇,又极护短,日后难免拖累。林幽好清静,管教弟子很严,从不惹事,但不好交往。

    天数注定,两人一敌一友,若依自己性子,把两人全部交为朋友改了这天数才好,但于湘竹和郑元规主动来捋虎须,我再容忍放过,有点对不住自己连转两世苦苦xiū liàn的血神经,要么就把两边徒众全部杀死,都结成敌人?那更对不住自己的智商,总不能修血神经把脑子都修没了,不管魔道、仙道,都以人道为基础,是人就得有人类最基本的行为准则。

    最终,傅则阳选择了林幽,因为他在推算过程中,天魔感应,想起一件秘辛: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到北极去,救了灵威叟,入主玄凕仙府,那陷空岛就是林幽的,陷空老祖的名头也是人家的!虽然傅则阳不觉得自己欠林幽什么,毕竟前人仙府,留赠有缘,先到先得,到底有这么一层因果关系在。

    要结交林幽,就不能让郑元规死了,傅则阳请天痴上人操纵仙舟加速跟在后面,他自凌空飞起,使出大诸天遁法,身影若隐若现闪了几下,彻底消失不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