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77 两情相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77 两情相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并没有打算跟乌灵珠他们一同享受那人间最大的乐事,他来这里所为只是魔神经和秘魔神梭,现在都已经拿到手,随便吃几块鲜瓜,喝两杯果酒就打算离开,只因见到司徒雷,算得上是个高人才多聊了几句。

    正要请辞,乌灵珠跟司徒雷说:“咱们昨天摄来的那对就很不错,道友跟他们两个蝼蚁般的人守规矩?不如领出来,将男的你自己留着,女的咱们三个享用,当然,天运神君在这里,正好给神君拔个头筹!”

    傅则阳摇头:“不论玄门魔门,双修之法皆要讲求个两情相悦,方能情真意切,于道家神奇交感,于魔道内外齐应,这帮强迫的,或是设法迷惑的,都是单纯发泄,即便有采阴补阳,元阴吸阳的采战手段,也都是旁门左道之法,并非正途?!?br />
    司徒雷点头:“道友所说极是!我的身体天生阴阳同体,每月上弦时为男,下弦时为女,秉性里又极为好色难熬,遇着俊男měi nǚ便忍不住想要得到,但男欢女爱,必须由本心互相贪恋,决不能有丝毫勉强,否则于道行性命有损。我最不服的是那些自诩玄门正宗之人,将人生至乐认为大逆不道,简直如同洪水猛兽,也不问双方有无夙缘,不但婚嫁不许,连相互交往也恐妨碍修为,一律禁止。少有几对合籍的,也要各自转世,回头再做名色夫妻,实在是不近人情,他们不断绝自家香火,却要断绝别人家的香火!因此我遇到正教中的痴男怨女,只要双方有情愫互生,我必设法成全,即便为此延误修为,或被师长逐出门墙,我倒可收入门下,按照我门中**,一样也能修成地仙,虽说咱们每六甲子一次大劫,他们所谓的正教之徒,每隔五百年,还不是照样有一次天劫?”

    傅则阳笑道:“你这个想法倒有意思,深得我魔道正趣,今日这两个也是正教弟子么?我倒想见见,是什么样的人物?”

    乌灵珠眼馋那少女,见傅则阳开口,司徒雷没有立即拒绝,便拿出一面小幡,让门人将人引来,一面解释道:“那小子是我和伍道友擒住的,我们这些人多是被中土之人驱逐流放的孤魂野鬼,很多人的对头自诩正道,既凶又狠,即使躲到这里也不肯放过,我们不得已要联合起来,互帮互助,共抗强敌。其余各岛都已答应入盟,唯独北面靠近极光大火的金钟岛岛主钱康夫妇不肯,我们先后三次派人送出重礼,都被他拒绝,一次比一次话狠。如此我们就不能容他在留在小南极了,我们正准备联合起来去将他赶走,偏巧他的儿子跑出来盗采仙药,还口出不逊,打杀了我们好几个弟子,被我们设法擒住?!?br />
    司徒雷接口:“那女的不过只炼成一口飞剑,微末道行,却是仙根道骨,珠情玉体,我要带她回巫山合籍双修,她不愿也就罢了,我绝不会勉强,还向我破口大骂,说我是该遭天雷轰顶的妖道。我老人家,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这样咒骂于我,我哪能忍她?但也不屑于强要她的身子,便把她摄了来,带在身边,准备寻一个正教中的少年郎跟她相配。正巧乌道友他们刚刚捉拿了钱康的儿子,我看那小子相貌还好,便把他们关在一起,以法术禁制神魂,除非她真个三贞九烈,不然只要对那少年稍动一点有好感的念头,立即御火猛烧,必然失真。我上有另一个癖好,每逢这种事情,必在旁观看,饱个眼福!”

    这就有点biàn tài了……傅则阳问:“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了?”

    说话间,婢女已经用两面魔幡引着一对少年男女进来,年纪都不甚大,男的衣服被撕烂扯破,千疮百孔,鞋子都掉了,一只脚穿着白色布袜,一只脚光着,浑身潮红,双手在身后用一条银锁紧紧锁住,手腕处磨得鲜血淋漓。他神智不清,迷迷怔怔,口中呓语,不断叫:“姐姐,姐姐,我忍不了了……”

    女的也衣衫不整,发髻凌乱,双目赤红,如发癔症般瞪着前方,牙关咬得咯吱吱地响,浑身哆嗦,由婢女搀扶着,踉跄走来。

    这两人都中了司徒雷的法术,倒也蛮厉害的:“他们被禁住多久了?”

    司徒雷道:“将有六个时辰?!彼源靡獾匚?,“道友觉得我这迷神法术如何?”

    傅则阳点头称赞:“不过跟我魔道手段还是不同,我门中手段,并不迷人神智,只从五感六触上做手脚,将眼耳鼻舌身意诸般感受组成境界让人品尝,要与不要,全凭对方自己选择,不管做什么,都是高度清醒的,常常是一边悔恨流泪,一边加紧行事,休咎祸福,自作自受,我们只提供助缘。像这种让人神志不清,如做蠢梦,已然落了下乘?!?br />
    司徒雷若有所思:“神君道高法深,司徒雷受益匪浅呐!”

    司徒雷的法术十分厉害,少年忽然跪倒在地,崩溃似地大哭,不断喊:“姐姐?!?br />
    少女也难支持,身体哆嗦得越发厉害。

    傅则阳说:“金钟岛钱康我虽然没有见过,但他跟我另两个弟子颇有交情,他的儿子遇难,我绝不能袖手旁观?!?br />
    司徒雷面露不悦:“神君是何意?”

    傅则阳笑了笑,用手一指:“这两个人我看上了,给我吧?!?br />
    司徒雷看着他,又看了看乌灵珠,乌灵珠心有不舍,但不敢更不愿为了这两个人惹天运神君生气:“神君既然不愿意他们两个受苦,不如先试着解了他们所中的法术?”

    傅则阳伸出右手,先向那女的凌空虚拍,女孩向后踉跄了下,直觉的满眼通红,泥丸宫内魔光一闪,登时禁制元神的邪法烟消云散,清明起来,怔怔地看着周围,人她都认得,唯有中央一个少年眼生,伸手往另一个男孩方向拍去,男孩身子一抖,也清醒过来。

    女孩靠向同伴,汇合一处,仿佛落入狼群的小白羊,眼中满是恐惧。

    男孩清醒以后,咧嘴忍疼,默声念诵咒语,手里的锁链化成一道银光解开,被他拿在手里,挺起胸膛,向前半步,挡在少女前面,瞪着乌灵珠大骂:“妖道!你们不得好死!”

    “大胆!”乌灵珠一拍桌子,指向傅则阳,“小小孩童,乳臭未干,你知道这位是谁?这位是紫云宫主,昔年战败九天魔女的天运神君,你再敢口出不逊,让你生不如死!”

    男孩女孩都听说过傅则阳的名字,都向他看过来。

    傅则阳先问那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凄惨一笑:“既然落到你们手里,连死也死不得,叫什名字又有什么干系?”

    傅则阳又问男孩,男孩大声说:“要到你记着,你家小爷我姓钱,名叫钱莱!”

    “你爹是叫钱康吗?”

    男孩冷哼一声:“呸!我爹的名字,岂是你们这般妖道能够叫得?他早晚炼成至宝,将你们四十六岛的妖邪一举扫荡干净!到时候也让你们生不如死!”

    傅则阳跟司徒雷说:“道友,怎么样?这两个孩子我看着都不错,还有钱康跟我弟子那一层关系,我要带他们走,你们没有意见吧?”说完又看向乌灵珠。

    乌灵珠完全被他气势所摄,不敢多说:“钱康的崽子是我们抓的,神君若要尽可带走,我们将来跟钱康公平一战便是,只那女孩是司徒道友的人,须得他应允?!?br />
    司徒雷缓缓摇头:“并非我不肯,只是我有我的规矩,是我平生行事之准绳,绝不能打破!神君修要怪我不讲情面?!?br />
    “哦?是这样么?”傅则阳面带微笑,双瞳里红光隐现,准备出手。

    司徒雷继续说:“不过我本来就没想伤害他们,只是要看看这女的是否真个似她说的那样贞烈。本来定好七天七夜,如今才过了半日不到他们便要沦陷,神君何不等七日之后,再带他们走呢?神君就算要他们活命,也不急于一时?!?br />
    傅则阳道:“我门中也不禁婚嫁,不过我乃魔门正宗,跟道友一样讲求两情相悦,仰仗魔力打破桎梏,荡平险阻,使得有情人终成眷属,却不似这般以法术迷神,让他们与不知不觉之中成了夫妻,此乃大谬!”

    司徒雷沉吟片刻:“既然这般,我倒是有个折衷的法子,神君友若能应允,我便让道友将他们带走,神君若是不应,恐怕我就不得不领教神君的血神功了!”

    傅则阳眯缝起眼睛:“你说?!?br />
    司徒雷说:“神君与他们无缘无故,就这样把他们带走,日后传出去,人家都笑我被人欺负太甚。我看神君既然怜悯他们,不若将他们收入座下,一来,让天下人知道,神君不是因为想要纳了此女,从我司徒雷手上抢女人,二来,既然是神君弟子,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加害。日后神君传了他们你那魔经上的正道修法,让他们两情相悦,结为夫妇,也算是向天下人证明,神君的道比我司徒雷的道更胜一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