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74 铜椰岛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74 铜椰岛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果说修行的最终目的都是长生不死,万劫不灭的话,那么魔门、道门、佛门就是三个通往这个目标的门户。

    道家以性命双修,证得形神俱妙进入门中,达成目标。佛教以了悟空色,见证不生不死进入门中,达成目标。魔教取天下之不足奉己之有余,截短补长,强者愈强,杀入门中。

    道家以自身有乾坤,体内配阴阳而成就,佛教以自证自悟,见性解脱而成就,但两者亦有仰仗祖师,念佛持名等借助外力成道的法门。

    相比之下,魔教由于更容易借到外力,初时更容易获得神通法力。一个修道的,可能十年不能安立鼎炉,完成筑基,一个修佛的,可能一生都不能离开干慧地,行完资粮道。

    唯有魔教,只要心成法对,跟魔头签订契约,达成交易,就能轻易得魔附体,获得神通。佛道两家都晓得自力为主,他力为辅,师父提点,亦要自身降龙伏虎,佛力加持,更需悟得自性弥陀,魔教由于门槛太低,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往往修士都沉溺于得他力获取,不能勤勉自修,经年之后,一身精气俱为魔头收去,最后命中连元神也被摄走,成为奴隶。

    血神经作为魔教正道宗旨,开篇便点名自力他力的xiū liàn关窍,让学者不走偏路,但这更需要极强的毅力和心性,不能行的xiū liàn无益有害,弄不好折寿损命,甚至万劫不复。

    傅则阳检点传人,只有四人能学,他一面借光明神王显圣,传授邓八姑和陈玉凤,一面本尊在紫云宫教授初凤和金须奴。

    四人同学,各不相同,邓八姑性子刚强带刺,不发则已,一发必要斩尽杀绝,傅则阳让她专用天外神山上的螭蛇蟒蛟等带有剧毒的冷血动物,取血xiū liàn。陈玉凤性情轻灵,外柔内刚,傅则阳让她专用四种天外神山特产,拥有透明血液的灵虫xiū liàn。金须奴血中带火,用热补躁亢的海洋生物xiū liàn。初凤涉世未深,淳朴唯美,傅则阳让她用蚌鲎等动物xiū liàn。

    他算是对血神经xiū liàn的一种尝试,理论上也能xiū liàn成功,威力或许不如自己取各种禽兽之血xiū liàn成的巨大,但是炼成的血影化身更加精纯,将来劫数偏重一门,只要事先作好对治的准备,更加容易度过。

    这样又过了数年,傅则阳静极思动,冥冥中感应到一重劫数,连忙在寿仙山同人洞中闭关推算,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算清楚诸般变化。

    出得宫来,他把大家叫到一起:“我前世投生在中土武夷山桑树塬上的桓家,有个同胞姐姐,现嫁给距离这里一千八百里的铜椰岛天痴上人,合籍双修。这几年我都禁着大家不许外出,闷在宫中修道,更施法遮蔽了海眼,也没有宾客外来。这样吧,我带你们去铜椰岛认认亲戚的门户,日后也好往来,在外行道时也有照映?!?br />
    众人听完都颇有些惊喜,天痴上人的大名在南海这边的修行者耳中如雷贯耳,金须奴、朱逍遥过去都欣羡崇拜,甄家兄弟也听父母提到过不止一次。只是都无缘去拜见,天痴上人家教甚严,脾气又很古怪,贸然登门必遭拒绝,弄不好还要弄得灰头土脸,没想到自家师父竟然跟天痴上人是亲戚。

    傅则阳让他们各自准备妥当,然后一起出海,赶奔铜椰岛。

    铜椰岛面积极大,上面长满参天椰树,木质坚硬如铁,光泽似铜,因此都叫铜椰神木,经过天痴上人多年培育,再得桑仙姥乙木精气滋润催化,越发神异雄壮。

    岛上地势坐北朝南,南方有育鲸池,培养各种已经濒临绝种的赤须鲸、裂戟鲸、巨鳄鲸,还有已经绝种的,被天痴上人得到骸骨,以木行灵气施展无上妙法重新复活的龙王鲸等。平时弟子们驯养鲸群,乘坐出海,统治周边水族,堪为南海一景。

    这日又是天痴上rén dà弟子柳和率领众师弟们在海上驾驭鲸群采集癸水精气,忽然看到东南方向飞来一团彩云,速度极快,彩云上立着十来个人,极为面生,从未见过。他略微迟疑了下,顿时变了脸色,赶忙拉过一个师弟:“快去通知师父……”

    那师弟被他扯了个趔趄:“师父被桑仙闹出了真火,现在谁敢去……”

    “那也得去!就说紫云宫那位魔君来了,不速之客,敌友不辨,请他老人家早作准备!”说话功夫,彩云已经到了近前,柳和把师弟推出去,驱鲸向前迎了一段距离,“铜椰岛天痴上人座下大弟子柳和,见过二位前辈,诸位道友?!?br />
    傅则阳看这少年能有十七八岁年纪,长得白白净净,跟其他人一样都穿着淡青色的长衫,外罩白色短袖半臂,露着双肘和膝盖,赤脚站在鲸背上,说话谦和里带着不卑不亢。

    “你认得我们???”

    柳和欠身道:“晚辈认得那位金道友和甄家二子,听闻他们前些年都投到紫云宫,拜在天运神君座下学道,想来前辈就是神君当面了?”

    “真是个聪明孩子!”傅则阳跟慧珠夸赞了一声,“你方才让你那个小兄弟进去通报,是说紫云魔君来了吗?你再派个人进去跟你师父说一声,就说桓则阳到了!”

    桓则阳?柳和跟周边的师弟们对视一眼,都有点迷茫,猛然间他想起来,桑仙的娘家就姓桓,有个同胞弟弟叫则阳真人,当年迎娶桑仙过门的时候,他还见过一次。

    柳和仰面打量了傅则阳几眼,赶紧又拉过一个师弟:“快去跟师父如实说了!”

    天痴上人正在阁中强行按奈怒火,先得弟子回报说是紫云宫主到了,天痴上人一巴掌把桌子拍碎:“他还有脸来!让你大师兄告诉他,我正在闭关,不见外客!”前一个弟子还没出去,后一个又进来,报上傅则阳的名hào。

    天痴上人听完气得胡子都飘起来了,怒极反笑:“我本以为他转世投生以后,断了过去的因缘,只做得紫云宫主,单以恶邻相处,不想他还敢报上前一世的名hào!甚好!甚好!去!请他们进来,就说我在木公堂相侯!”

    铜椰岛上有山,天痴上人并不住在山洞里,而是依着山势建了好些宫阁房舍,木公堂在一片茂密的椰林边缘处,墙壁房屋全是木制,于中土的木纹建筑不同,这里的木头都是铜质,上面凿出镂空雕花,泛着金属光泽,比上等的金丝楠木还漂亮。

    天痴上人是个老头,白眉长髯,一派仙风道骨,眉眼间透着古板,身边排开八个童子,挑灯提炉,还有吹奏仙乐的,排场不小。

    见着傅则阳,天痴上人面色不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傅则阳毫不见外,端起茶碗自己喝了,又招呼慧珠等人一起喝:“久闻岛上的铜椰汁乳清香宜人,甜美绝伦,泡成茶饮喝风味更佳,如今尝来,果然名不虚传?!?br />
    天痴上人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心里暗恨弟子们不晓事,少说一句都不行,难道看不清自己的脸色吗?就不应该把茶送上来,干巴巴地晾着这班人才好!心里想着,他也有点渴了,端起自己面前的椰汁仙乳喝。

    傅则阳自然看得清楚他的脸色,来之前推算清楚,从卦象上也大略能够看得出来:“姐夫,你……”

    他这一声姐夫叫出口,天痴上人登时喝呛了,满腔怒气顺势迸发,连咳了好一阵才平息下来,脸都咳红了:“莫要如此称呼!只叫我道友便是!”

    “那怎么行,我老姐嫁给了你,你就是我姐夫?!?br />
    “你还敢提那忘恩负义的祸精!”天痴上人怒道,“早知道如此,我便是晚些年成就也绝不找她上门!即便找来了,也绝不会跟她同木合籍!”

    傅则阳诧异道:“这是怎么了?她又惹你生气了?唉,她就是那种性格,说实在的,当年在家的时候,她也这样,我不惯着她,该打就打,该揍就揍,打老实也就罢了。我久闻你的大名,寻思把她嫁给你,你法力道行远胜于她,必能把她彻底驯服,同木相济,两方得益。怎么,看你这意思,到现在还没把她摆弄老实吗?”

    这番话说得满屋的人都傻眼了,连慧珠都愣住了,这还是那个凡是迁就自己,照顾自己的哥哥吗?怎么对前一世的亲姐姐是这种态度?

    天痴上人心里稍微顺畅了一点点:“她平时胡闹我都忍的,你知道她这次又做下什么了吗?她怪我当初不肯趁你跟九天魔女大战之际,去坐收渔翁之利,乘势夺了紫云宫。耿耿于怀之下,竟然趁着合修之际,要夺了我的躯壳,吞噬我的元神,她好立正不死之身,先占了铜椰岛这处基业,再去紫云宫杀灭你们,夺了那里清修!”

    铜椰岛众人都面露愤慨,紫云宫这边也都觉得骇人听闻。

    傅则阳却哈哈大笑:“不错不错,这却是是她能够做出来的事,所以我当初不敢把她嫁给别人,只敢嫁给你,就是因为别人降不住她。姐夫别恼,小舅子来给你主持公道,她现在哪里?让我见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