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71 迷天七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71 迷天七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和陈紫芹又斗了半日,陈紫芹双目赤红,掐诀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她被七圣魔神迷了心窍,直觉的全身都被怒火充满,满腔胀气,非得发泄出去不可,这三日夜间不停地发泄法力。

    傅则阳只守不攻,消耗比她小得多,再不断以言语cì jī,她性情孤傲偏激,向来不容人侵犯。昔年许多男仙追求她,都被她玩弄侮辱,再由她评定,若是作恶多的便杀了了事,不曾作恶的也要受尽屈辱。偏生她法力gāo qiáng,结交的又多是超级大佬,那些旁门左道的散仙皆惹不起,只能自认倒霉。

    自从渡过第二次天劫以后,除了一个星宿海的大魔头以外,再无人能让她品尝这样欲而不能的感觉,更被傅则阳句句都锥在她的心尖上,更是怒火焚身,几乎咬碎银牙。

    入魔愈深怒火瑜盛,怒火长时又助涨魔念,大量消耗自身神气,等到第五日时候已经近乎灯枯油尽,偏偏内虚外实,透支潜能疯狂激发出来,越发地亢奋凶猛。

    终于,在最后一次狂催太乙流珠扇炸碎千余洪荒海怪之后,她身体透支,狂喷鲜血向下坠落海中,幸得底子厚,法力高,及时打出一件法宝,化成彩云将自己拖住,漂浮海上。

    她盘腿坐在彩云上,双手强行压制躁动的气血,并努力让混乱纷杂的神念安定下来。七圣入心,禁制她的元神,陈紫芹天人交战,内外夹攻,全身打摆子似地哆嗦,眼耳口鼻皮肤下面不断鼓胀平息,如有小虫一般乱窜。

    这样挨得片刻,眼耳口鼻都流出血来,忍不住又连喷了几口,染的衣襟尽红。

    傅则阳虚临海面,右手拿着她的太乙流珠扇,左手托着禹鼎,操纵阴云闭合,黑浪排空,万千洪荒巨兽齐聚成圈,将两人拱在中央。

    “陈紫芹,我现在杀你如杀一鸡!”傅则阳居高临下,朗声说道,“不过,量你也不服,你也不必害怕,待会救你之人便到了。昔年你托辛如玉去照顾申无垢黄河之水,她遇到石神宫主,十分无礼,两人相约在邛崃山中斗法。后来辛如玉前往邛崃山途中遇到一个佛门高僧,被拐入佛门,最终未曾赴约。这段因果,以你请托为引,以辛如玉发誓扫荡群魔开始,未来必定佛魔再见分晓结束。等你二次转劫,以两甲子死关得证青莲正果以后,那时你已经转入佛门,自以为参悟佛法真谛,那时我与你在昆仑山光明顶上再战,既决胜负,亦定生死!你若答应,我便收回迷天七圣,放你离开,你若不答应,我不召还七圣,即便待会救你那人来了将你带走,也需要花费一甲子的时间为你驱除魔头,但你元神受损,仍然不能转世,还要另行xiū liàn三甲子方能转劫!”

    陈紫芹听过这番话,心中更恨,那迷天七圣听说傅则阳要把他们召回去,更是着急,愤恨傅则阳之余,抓紧攻伐陈紫芹的元神,吞啖她的精气魂体。

    陈紫芹觉得受到奇耻大辱,不肯答傅则阳的话,暗自调动三昧真火准备拼命。

    傅则阳道:“以你的道行,不会不知道待会来救你的人是谁吧?若是他不来,你尚有三分脸面存在,若是真由他来带你走,你千年立志斩妖降魔,却最终被一个魔头救走,岂不是比就此死掉,灰飞烟灭,更加难堪?”

    陈紫芹愤然咬牙说道:“好魔头!我就答应你,将来去昆仑山跟你见个高下便是!”

    傅则阳大笑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手掐灵诀,默念真言,召唤迷天七圣。

    那七个魔神正食髓知味,附在陈紫芹身上不肯回来,傅则阳一再施法强拘,他们动了野性,飞回来扑在傅则阳身上,要行反噬,迷他的心窍,攻他的元神。

    傅则阳血神之躯小成,神、气、血三者融而为一,形神俱妙,反用一朵魔焰将他们裹住焚烧,制得七魔惨叫连声,各自化成一股淡淡的彩烟散去。

    七魔既去,陈紫芹精神为之一振,顿觉天地清宁,火气仍然炽盛,但神智清明,默运玄功恢复神气,冷冷地说:“你为了防止长眉真人找人,竟然把注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

    傅则阳笑道:“我就知道陈仙子法力无边,魔心一去,立即会知晓前因后果?!?br />
    他跟陈紫芹约架,长眉真人就不能再找他麻烦,不然就会又重新扯起跟陈紫芹之间的因果线,让他无法汞性圆明,证得纯阳,性命功夫不能圆满,从金仙位业上退下来,非但自己不得飞升,还会影响将来峨眉派的气运,此是一顾。

    他又把自己血神经的传承定位为石神宫主,还是经由长眉真人转手递给他的,同时斩断了跟邓隐之间的联系,长眉真人追拿邓隐主要原因还是想引导邓隐改邪归正,一次次抓住,只禁不灭。长眉真人追杀其他的血神经xiū liàn者,是因为当年石神宫主把克制血神经的血莲萼给了他,让他看顾日后不要让xiū liàn血神经的人为祸人间,造下恐怖的杀劫。

    傅则阳这一番操作让长眉真人没有动力再杀他,又有前面一重忌讳,此消彼涨,基本上不会再亲自向他出手。

    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普通人做事之前不考虑后果,等到恶果结出,大难临头的时候才痛哭流涕,后悔莫名,有大智慧的人在做事之前就考虑好一切,绝不会轻易出手。

    而放眼天下,只要长眉真人不亲自动手,其他人来傅则阳都不怵,既是被多位大佬围殴,他也能想办法进行战略转移。

    借这个机会把血神经彻底摆上台面,可以用得光明正大,长眉真人又不能对他出手,他又战败陈紫芹,打得一拳开,避免百拳来,从此可以过的上几百年的消停日子了。

    至于将来跟陈紫芹,那时候她已经是修佛的圣姑伽因那场决斗,会不会更多的佛道两教的超级大佬助拳,都是许多年以后的事情了,他自可慢慢谋划,提升实力,若能把血神经全部炼成,证得不死不灭的魔神之体,便是对上金仙也不怕了

    陈紫芹性情高傲,说出来的话,哪怕后来只都是错也绝不肯回头,既然已经答应了傅则阳的约架,就不容更改。想到落到傅则阳手里的那几件法宝,不乏自己花费许多心血炼成的心爱奇珍,但她也绝不会开口讨要,只等尽快将法力恢复,好尽快离开。

    忽然天海之间的灰暗色调映入一丝丝的红芒,迅速扩大,照得云水皆赤,海水里面,钻出一朵朵红色花蕾,继而盛开,旋转绽放,是一朵朵的红色莲花,每一朵都涨到房子大小,有的在海面上,随海水拨动上下起伏,有的飞上空中,似一盏盏莲花宝灯。

    傅则阳笑道:“陈仙子,你那相好的来了!”随即又向空中朗声道,“道友,请开始你的表演!”他右手打了个响指,十余万头乘风破浪,张牙舞爪的洪荒巨妖全部融化成血水,血水化成血气,飞回到他的掌心,万妖元神也回归他左手上的禹鼎之中。

    陈紫芹看见朵朵红莲绽放在浓云黑浪之间,面色紧绷,目露恨意,在她存身的五色祥云底下,开放一朵最大的红色巨莲,花瓣层层叠叠,光芒闪耀,她长得极美,但以相貌而言不输于崔盈,气质高冷,又更胜一筹,被衬托得仿佛深入地狱广度众生的菩萨。

    “阿弥陀佛!”一声佛hào,一朵同样的巨莲出现,上面现出一个青年僧人,长得皮肤白皙,相貌英俊,慈眉善目,端坐在红莲之上,宝相庄严,单手竖在胸前,手上有一串佛珠,位置跟陈紫芹和傅则阳构成品字形,先冲傅则阳笑了笑,又跟陈紫芹说,“你这脾气总不能改,今日终于应了我当年给你做下的预言,遭了魔劫?!?br />
    陈紫芹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和尚又说:“你视我为魔中之魔,避我如避蛇蝎,却不知真正的魔在你的心中,你的贪嗔痴慢才是你的魔难,促成你的一桩桩劫数?!?br />
    陈紫芹冷冷说道:“百余年不见,你竟然皈依了佛门?”

    和尚笑道:“你将来不也要皈依佛门么?我准备以后跟你共同皈依三宝,同飞极乐,于西方七宝池中莲花化身,花开见佛,证得阿惟越致,做个逍遥自在的?;崞腥?,一同在七宝树下听佛讲经,岂不美哉?”

    “做梦!”陈紫芹道,“你就算披上袈裟,依然改变不了邪魔本质,焉能往生极乐?你若真能放下屠刀,何必在西昆仑施法禁制了长江和黄河的源头,准备到劫数临头时候与天地苍生拼个同归于???不过佛皮魔骨,能欺世人,焉能欺心?”

    傅则阳插口道:“我倒是觉得红莲道友这样装扮很好,即便是佛皮魔骨,在世人看来,也比魔皮魔骨更好些,真正的佛皮佛骨反倒不为世人所接受?!?br />
    “善哉善哉!”和尚十分开心,话语里透着感激,“道友说得极是!世人喜欢佛像,我便显佛像于人间,世人皆爱魔骨,我便以魔骨充实其中,如此随顺众生,普渡万灵,正是佛家本色!道友足堪做我的知己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