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67 疏不间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67 疏不间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却说崔盈被一根魔针钉住元神,三道神符封印法力,关到蚌壳里沉向海底。

    魔针内每个半分钟便射出一缕魔火,灼烧她的三魂七魄,把崔盈烧得如堕火焚地狱,偏偏浑身酸软,动不得嚷不得,不禁绝望难过,自己被这样沉在海底,谁能发现得了?要么被大鱼连蚌壳一起吞入腹中,化为粪便,要么挨过日期,被烧化成灰……

    正在叫苦不迭,绝望难过之际,忽然蚌壳被从海里捞出去,落在礁石上,随后开启,外面站着一个俏生生的白衣女仙,正是自己师父的好友白幽女。

    白幽女跟陈紫芹相识两百余年,两人情性相似,一样美艳无双,孤芳自赏,见过一次以后便结成闺中密友,感情相处得极好。

    只是自从当初收了崔盈以后,两人关系便逐渐变坏。

    最初白幽女听说陈紫芹收了崔盈,便赶去幻波池说崔盈这人收不得,陈紫芹已经把人收下,不肯自折脸面,而且也确实喜爱崔盈聪明丽质,便成定局。

    白幽女仗着长辈身份,再三训斥崔盈加以警告,又屡次把崔盈在外面做下的坏事告诉陈紫芹。时间久了不止崔盈恨她入骨,连陈紫芹也听得腻歪,尤其白幽女说话越来越直,最后连陈紫芹若不将崔盈开革出门,将来必要因她怀道的话都说了出来。

    陈紫芹何等高傲,闻言变色:“我自己甘愿受累,与旁人何干?她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我虽不能事无巨细,悉皆知晓,从卦象上总能看出一二。不过既然已经收她为徒,必将感化教导,引她归正,即使她背叛于我,我也饶他三次,只要第四次不凡在我手上,我绝不杀她!大不了有她在世一日,我也留此一日,事不了结,我绝不成道便是!”

    白幽女苦口婆心:“妹子看她美若天仙,心如蛇蝎,虽然肯当面悔改,但心口不一,本性难移……你若不肯下手,我可代你除了这个祸根?!?br />
    陈紫芹勃然大怒:“我生平做事从不后悔,她在我没有逐出门前之前,仍然是我九天魔女的弟子,我自己打得骂得,却不容任何人加以欺负!况且,再过些年,她尽得我的真传,就算道友你想除她,也未必能如人意!”

    两人相识相交两百余年,期间也曾经发生过多次争执拌嘴,却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越说越僵,最后都动了真火,互相拿未来命运结局打赌,从此再无相见。

    今天白幽女去小南极采药,产药的飞龙岛竟然被一散仙盘踞,自hào飞龙真人,施法将全岛禁制,不许外人采药。

    白幽女何等性情,几句话说翻了脸,两人斗起法来,飞龙真人斗不过她,呼朋唤友,叫来十余个附近岛礁上盘踞的散仙围殴白幽女。白幽女抵挡不住,逃离战场,药既采不成,更惹了一肚子气,正愤愤不平,又遇到了这档子糟心事。

    当打开蚌壳看到里面是崔盈的刹那间,白幽女恨不能立即把蚌壳盖上扔回海里。

    崔盈看到白幽女,却似来了救星,想要求救,却不能说话,只望着白幽女流泪不止。

    白幽女看她身姿孱弱,半卧半倒在蚌壳里,披散着头发遮住半张脸,眼泪不停地流,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充满哀求,不由得也少懂了些恻隐之心……

    不过,她的心肠很快又硬了起来,她知道这个女人是陈紫芹的命中魔星,自己屡次要除她,只怕真的跟陈紫芹结了生死大仇才忍住没有动手。天幸也不知哪个好心人把这**擒住,磨针炼魂沉入海底,不出百日便会形神俱灭,化为灰烬。自己也是倒霉催的,看那丑汉鬼鬼祟祟地把个蚌壳沉入大海,手欠的给捞上来,却捡回来一个大祸根!

    白幽女看着崔盈皱眉,她多么希望刚才自己的眼睛瞎掉,直接飞过去……

    她厉声跟崔盈说:“我要将你一剑斩杀或是重新沉回海里,你师父必定怨我众生,我犯不上为了你坏了我们两百年的姐妹情谊,但若是这样解救你脱困也太便宜你了!”她把蚌壳合拢,用一条绛红纱裹住,化作一团红云离地飞起,星驰电掣直飞西北。

    来到中土大陆,于南疆茫茫大山里找到依环岭,进入幻波池,直奔陈紫芹的寝洞。

    陈紫芹如今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但由于所修的是旁门,修出的元婴不能成就纯阳,始终有许多阴渣无法炼化,介乎于散仙和地仙之间,法力越炼越高,道力却距离天仙尚远,只能遨游十洲三岛,四极八荒,却无法飞升仙界。

    眼看着散仙第三次重劫就要到来,以自己法力和满洞法宝能否度过在五五之数,即便能够度过,日后还有更厉害的末劫,终究难成正果。

    她生性要强,不要人助,思来想去未来出路当在佛门,只是没有机缘。最近静中参悟,似有一桩劫数即将到来,正在思忖是否要顺势借此转劫重生一次,得知已经许久不曾登门的白幽女来了,还带回了自己的徒弟崔盈。

    白幽女把蚌壳往陈紫芹面前一摔:“我早说此女生性淫毒,恶根难除,上次她是怎样跟你赌咒发誓,说自己一定悔改的?今天遇上,我本不耐多管闲事,甚或早有心将她飞剑枭首,但终要让你认清她的本来面目!”她收回绛红纱,打开蚌壳,质问崔盈,“你说,你这次又犯了何等**,方有此报?”

    陈紫芹听她说话,越听越不爽,等看见崔盈在蚌壳里披头散发,正在受魔火炼魂之苦,浑身战栗,满头汗湿,泪流不止,火气再也忍耐不住。

    她一面施法拔出魔针,烧掉灵符把崔盈救出来,一面向白幽女道:“你再怎么讨厌她,也该看在我得面上,担待三分,毕竟她还是我的弟子,被外人这样作践,打她的脸就跟打在我脸上一般无二。怎地她被人欺负到如此地步,你反倒似拿住了什么把柄一样,带着她来跟我兴师问罪?”

    白幽女见她还认识不到崔盈的恶性,反派自己的不是,又急又气:“她这次必定是又是背着你外出,由**招来这场劫难,我不用起卦便能猜到十之七八,你的术数强我数倍,你可沾上一卦,看我说的对是不对?看她这次出去背着你又做了什么……”

    “够了!”陈紫芹大声打断她,“她做了什么,我自然知道,我不但知道她过去做了什么,还知道她未来会做什么,不必别人来提醒教导!不过人非冥顽至愚,至多再蹈一次覆辙,焉有师长屡次成全宽免,尚不回头之理?天数虽然如此,然我有大毅力大恒心,必能人定胜天,使她回心归正。然而我九天魔女的弟子,即使再不好,也容不得别人欺凌!”

    崔盈从蚌壳里出来,跪在师父面前,哭成一个类人:“师父!师父!弟子知错了!师父闭关炼宝,一入数年,弟子太过寂寞就出去玩,没想到……”

    “你也莫要再说了!你打量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么?”陈紫芹恨崔盈不争气,厉声喝道,“你去北洞闭门反省,无我容许,不许再出洞半步!”

    崔盈见师父动了真怒,不敢再哭,擦擦眼泪站起来往外走。

    看她背影,陈紫芹又软了心:“去我寝洞拿一瓶太素炼形丹,将形神养炼好了,等我将那伙妖人除了,再来发落你!”

    崔盈见师父心疼自己,还要替自己报仇,知道这件事算是揭过去了,师父法力无边,紫云宫那伙人师父挥挥手就能像捏臭虫一样捏死,等回来以后自己再乖巧请罪,必能得宽宥,到时再求师父把紫云宫赐给自己,日后有空了再重找些英俊少年入宫快活!

    白幽女指着崔盈大声说:“你还看不出她在打什么心思?”

    “我怎地不知!”陈紫芹脸色铁青,“不过我的徒弟,如何管教不劳妹妹操心!”

    白幽女气得跺脚,用手指着陈紫芹:“我曾经花费十年苦功为你推算未来结果,你早晚因她坏道,在生死之间,不生不死两甲子不能解脱!”

    陈紫芹冷笑:“白道友还是担心担心自己日后九鬼啖生魂之事如何保住性命吧!看在咱们多年姐妹情谊的份上,我将来也必定助你成道便是了!”

    白幽女气得几乎哭出来,哽咽道:“罢了罢了,到那时我再来救你!”纵身化成一道红霞离去,出了幻波池,暗暗发誓,有生之年再也不回这里。

    陈紫芹道法高妙,算出自己将有一劫,当应在南海,不过躲起来避劫不是九天魔女的性格,甭管什么劫数,怎么样的敌人,在强大的法力和法宝面前都要被砸烂打碎!

    我要转劫,也是我自己乐意,绝不假敌人之手!

    如此欺凌我的弟子,不管对错在此在彼,我绝不能容!

    她回寝宫将昔年仗之横扫天下的三件镇洞至宝以及数百年搜集到的十七件天府奇珍全部戴在身上,开启五宫遁法封闭幻波池,使内不出外不入,然后飞来南海替徒弟报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