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64 赤霞神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64 赤霞神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把金须奴、二凤、徐无鬼叫到面前:“崔盈上次含恨而走,现在正四处邀约能手,不日将来攻打紫云宫。若是由我出手对付这些臭鱼烂虾,太不值当,也是自降身份,所以这次由你们出面,只许胜,不许败!”

    二凤以己度人,还不肯深信:“崔姐姐那天走时虽然说的话难听,到底跟咱们相好了数月之久,她在这里做客,咱们无一日怠慢。她先爱慕舅舅,后爱慕金须奴,因遭你们拒绝,心里恼了才说那样的狠话,总不至于转头带人打上门来吧?”

    “那个女人最擅长逢场作戏,我原来以为她还有三分人性,后来看出,她天生劣根,近魔似鬼,不可救药,你们切不可掉以轻心?!?br />
    金须奴说:“师父放心,我早已经看穿那个女人的本质,貌美如花,心似蛇蝎?!?br />
    傅则阳点头赞许:“她会约十来个人,大都是她的面首相好,俱是旁门左道的散仙,功力有强有弱。其中有三人比较厉害,我推算他们底细,两人来自中土,一人来自南海。来自中土的一个善于丙火道法,身上法宝极多。另一个是魔道路数,法术诡异,让人防不胜防。海外那个与未来咱们跟陈紫芹之间的恩怨颇有因果。除了这三人之外,余者皆不可虑,到时你们在外用功,最多只能放三个进来,其余的都不许他们见到紫云宫门前的牌坊!”

    崔盈只是开胃小菜,后面的陈紫芹才是难过的劫数,那家伙跟宇宙六怪之一的辛如玉是好友,资格比申无垢还要老,要挑战她这种级别的高手,得拿出百倍的勇气和智慧来。

    傅则阳将事情都交代给金须奴三人以后,便回圆椒殿虔心推算未来跟陈紫芹对上以后的种种情形和变数,又极力推算可能在半路上杀出来的“程咬金”。

    长眉真人和极乐真人如今都在北极,归入佛门的辛如玉在东北两海交界处的毒龙礁坐禅镇压毒气,申氏三仙姑都已经相继得到飞升,太元真人和樗散子得道飞升,连山大师坐化火解月儿岛,青城二老天都明河马上就要飞升,当年的疯和尚已经转世,陈紫芹的师父以及师父的丈夫也已经转世……

    半月之后,崔盈果然召集了一帮同党杀奔紫云宫来。

    她共带了十二个人,其中十一个都是跟她有过首尾的入幕之宾,单独有一个是约人时遇到新结识的,名叫丑魔王邢锟。

    邢锟一见到她便给迷上,扬言崔盈已经定得是他的人了,谁再敢染指便是与他为敌,为此引得其他面首纷纷不快。这些人之间不乏兄弟同门,相互之间早有默契,也都跟崔盈定好,大家共享共乐,哪能容人独占?便要联起手来整他。

    崔盈找人向来都以颜值为先,结识的无不是相貌出众的年轻才俊,像邢锟这种过去她是看也不看一眼的,只是眼下正当用人之际,她见识过傅则阳出手,认作深不可测,邢锟魔法gāo qiáng,是个得用的助力。

    她表面上百依百顺,安抚邢锟,暗地里对其他人连哄带激,要他们戮力同心:“其他不论,只这次把紫云宫夺下来,日后咱们在南海也有个落脚娱乐的佳地,将来随时都可来这里,共开无遮大会。眼前的敌人可恶,大家须得齐心协力。你们都知道我的秉性,如何能容忍那样的丑鬼上的我的仙榻?不过借他杀敌罢了,等事成之后,我自有计较。

    众人这才按捺下来,各自憋着一股劲,只等秋后算账。

    一行人来到紫云宫外,分开海水沉向海底,丑魔王邢锟最是凶恶,又爱在人前卖弄,御剑飞在最前面。

    他手里拿着一面魔旗,挥舞之际,猎猎作响,释放出滚滚砂流将他裹在里面,形成长有千米,直径百余米的梭形,横冲直撞钻入海里,搅得附近海水都开了锅似的,一片浑浊。

    傅则阳将这里化作战场,提前让徐无鬼将方圆三百里之内的水族全部驱逐,有个别通灵或是稀少的异种,连同那珍惜的珊瑚、藻类、海树等,都带进紫云宫养在虹光湖里,不然邢锟的磨砂里面含有剧毒,生长在这里的水族非得再受一场荼毒不可。

    其他人跟在邢锟后面尽吃浑水,恨得没有好气,其中有个赤霞神君丙融粗声粗气地道:“这丑鬼行速太慢,我先走一步了!”他有心在美人面前卖弄,纵身化成一道火光,绕开前方毒砂组成的“巨梭”,提前一步钻进海眼去了。

    金须奴在海眼处把手,看见一道极强的火光裹杂大量气泡飞来,跟傅则阳事先所说的形象吻合,按照吩咐,并不阻挡,容他穿越而过。

    崔盈他们这些人来之前也都占卜推算吉凶,精通术数的几个都算出主战场在外面的海里,最终只有三人能够穿过海眼进入紫云宫,后面如何便算不出了。

    丙融仗着法力gāo qiáng,这次来不但带了自家的镇洞之宝,还把五位兄弟的宝物借来好几件,认定自己绝不会落败。他要抢先飞入海眼,占据卦象上算出来的一个名额,头一个杀尽紫云宫去,将敌人全部杀光,只留下二凤,再等后面两人进来看是谁,除了崔盈,其他男的全部杀死,将这海底仙阙据为己有。

    过海眼的时候他做足了准备,不但身剑合一,用法宝护身,更暗扣好几种能够绝地反杀,威力奇大的宝物。却没想到什么都没有发生,轻轻松松地过来了。穿过海眼不久,便见到漆黑深海之中那个巨大的气泡,随着海底暗潮不断飘荡摇摆,珠宫贝阙,宝光四射紫云宫就在气泡里面。

    “何方妖孽!敢来紫云宫放肆!”二凤头戴金钗步摇,身穿雪浪长裙,持剑站在紫云宫牌坊右侧的珊瑚树丛中间喝道,“识相的,赶紧滚回家去,闭门反省三月,尚有活命的希望,若不知好歹,敢过这牌坊,今日便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丙融看她天生丽质,娇嫩柔美,面露狞笑,取出一件法宝,是个碗口大的huáng sè宝珠,出手悬在空中,滴溜溜旋转,从表面上涌起大量的黄烟,浓浓滚滚冲向二凤。

    他这宝贝叫做天瘟球,是他的镇洞之宝,所发黄烟乃瘟癀疫气,只需转的一转,所发的黄烟就能害死一个村子的所有生物,一般的修士都经受不住,他纵横北方,仗此宝害了不少生物,与人斗法时放出来,敌人都望烟而逃。

    他想用此宝将二凤瘟倒,擒住以后再救活,供他为所欲为。

    黄烟冲进珊瑚树丛,二凤慌了手脚,不知躲闪,被黄烟卷在里面,竟然直接化成一股青气,跟黄烟一起消散。

    丙融呆了一呆,猛听得脑后传来娇喝:“妖孽受死!”

    青色剑光斜下飞掠,丙融来不及反应就被剑光贯体,横切肩胛当胸切成两段。

    他法力gāo qiáng,身子断成两截却没有死去,血液流出啦都是白炽的火焰,将上下两个半截身子燃烧成两团烈焰。

    火球向前射出千余米远,相互融合,结成一团,丙融在翻滚的烈火之中重新出现。

    他看见二凤站在紫玉牌坊下面,手里拿着他那枚天瘟球,气得咬牙切齿:“贱婢!我那宝贝也是你能随便拿的?黄烟吸入一口,就让你绝了性命!现在你已经疫气入体,侵伐五脏,识相的立即跪地求饶,我给你解药,不然的话,一时三刻你就要全身流脓而死!”

    二凤不服:“我身上带有舅父的仙丹,才不怕你这病气!”为了证明自己却是不怕,她对着天瘟球的黄烟深吸了口气,这黄烟散开以后无色无臭,浓烈的时候却极为难闻,她只吸了半口就犯恶心,逆气呛了,连连咳嗽,“咳咳呸!好难闻!”拿出一道符印拍在球上,往海眼方向投过去,“金须奴,还是赶紧给你拿去用吧!”

    天瘟球在水里飞行,丙融赶忙掐诀想要收回来,那球被神符封禁,不听他的召唤,远远飞去,被金须奴接住。

    原来,傅则阳从卦象上看出来人善用瘟病法宝,有一件球形宝物尤其厉害,便用宫中的紫竹雕刻了人偶,注入乙木精气,变作跟二凤同样模样,立在珊瑚树丛里跟丙融对打。

    丙融刚过海眼,便受魔法暗制,激发了满腔色心,注意力都在假人身上,二凤真身却隐藏在紫云宫的牌坊顶上,趁他不防,突然身剑合一飞下来将丙融腰斩,并把天瘟球抢过来。她事先服了能解百毒的仙丹,由天府玉莲的藕粉制成,另添千余种灵药,连寒蚿的丹毒都不在话下,天瘟球自然也伤她不得。

    二凤夺球到手,用傅则阳赐予的灵符封印传球给金须奴,金须奴拿去装在归藏袋里,打开袋口,借着海眼向外狂喷的暗流发动阴火。天瘟球在火焰里面逐渐炼化,瘟癀之气随着阴火一起喷涌而出,洪荒毒焰被海水送到外面,接天连地,疯狂倾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